权宠王妃小说by苏瑾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权宠王妃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0:19

权宠王妃已完结

权宠王妃

来源:掌文作者:苏瑾分类:言情主角: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女,拥有父母的疼爱,姨娘的宠溺……可是,那年的冬至,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她亲眼目睹母亲被杀,往日温柔的姨娘卸下了伪装,就连她的父亲……都变得冷血无情。“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她不明白,一点也不明白。被自己的亲妹妹纵奴殴打,奄奄一息地被送到了乱葬岗,她以为自己的下场是被豺狼虎豹吞食,可是她偏偏又命大,被人救下。十年之后,她冷血归来,扬言要将那些伤害她,背叛她,欺骗她的人通通推入地狱。可是谁来告诉她,这个本该与她毫无瓜葛的九皇子怎么偏偏赖上了她?“你不是要复仇吗?你想要的,本殿下都可以给你。”作者是苏瑾权宠王妃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
编辑浅瞳兮点评作者苏瑾塑造的故事,可以说架构的非常的完整,内容非常的丰富。展开

本书标签:权宠王妃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醉风楼”是京城最大最豪华的酒楼,进出的人非富即贵,位于京城繁华之地,可谓日进斗金。

殷轻羽倚在窗边,红衣墨发,妖孽至极,脸上依然是那块半面具。小白卧在铺了上好地毯的地上,眯着眼睡觉。这是醉风楼四楼,只接待醉风楼的主人,也就是殷轻羽。

“小姐,是丞相府的人。”若水仍冷着一张脸,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队穿着丞相府衣饰的人。

“看来是来接我的呢。”殷轻羽瞥着楼下穿着一致的一行人,不知道今日的丞相府与昔日的尚书府有什么区别。虽然已她现在的实力不论是要杀柳愫,慕容馨儿,还是慕容清都太容易,可当年的事情看似只是慕容清为权势而作,然殷氏一族的隐退,慕容清节节高升,这些事里有太多疑点和似是而非的联系,她一定要查清楚。

“要丞相府的酒囊饭袋找到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殷轻羽唇边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讽刺的笑,一手撑着窗棂,“会会他们去。”

殷轻羽说着,裙裾悉索间已经转身下楼,若水随即跟上。

“呜……”小白耳朵动了动,慵懒地睁开那双眼,打了个哈欠,晃着尾巴也跟了出去。

“真是个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卫奕奕本来在房顶上喝着小酒晒着太阳,一瞥到那抹鲜红,立马想到那枯木森林用肉诱惑小白的女人,立马来了兴致。

人流如潮的大街上忽的一红一青两个身影翩翩而来,恍若仙人。李青带着丞相府的人无头苍蝇一样的找什么大小姐本就十分恼火,这会儿又是两个女人挡住了路。

“你们是什么人,还不让开。”李青上前一步呵到。路过的人有些凑热闹的,在看到李青一行人的衣饰后又不敢上前,丞相府的人,谁惹的起?

看热闹的人不想离开,只能在一旁指指点点,都想知道是谁敢挡丞相府的路。

殷轻羽红衣如火,乌发似墨,面具遮住一半面容,明明是十分显眼的打扮,却没有人知道在京城有这样的人物。殷轻羽偏头,似问非问,“你们不是要找我吗?”

“找你?难道你是大小姐不成?”李青冷笑一声,道。殷轻羽朝一旁的小白招手,小白欢欢喜喜的跑来蹭着她的手掌。

“狼…是狼…”

“是极北敖雪狼…”南燕地处大陆之中,与其他三国接壤,敖雪狼世间少有,且只生活在申然国,这个红衣女子什么来头,竟驯得住暴力成性的敖雪狼。殷轻羽拍拍小白的脑袋,它好像有些兴奋。

“不识主的狗,留着也是废物。”

殷轻羽漠然勾唇,如同罂栗绽放。仿佛感受到了殷轻羽周身的冷意,小白立刻将眼前这些人当做了敌人,一双幽冷的狼眼眯起来,霎时间整头狼都透着一股子血腥气,就如同所有野兽一样呲牙咧嘴,发出凶狠的低咽,两只滴溜的狼眸一改平日清淡,锋利的像是两柄利剑。

“你......你要干什么?”李青见那半人高的狼一步步朝自己走来,那凶狠嗜杀的眼神竟比人的眼神还可怕。

只见小白纵身一跃到丞相府众人当中,一口咬断李青的脖子,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反应。

殷轻羽阻拦不及,微微蹙眉之后也知道以敖雪狼凶狠的性子,不尽兴是不会罢手的,何况小白的反应……怎么看怎么像是因主人受了欺辱而发怒。

不消片刻,满目血色。

“啊!死人啦!”人群惊恐万分,像过街老鼠一样四处逃窜。

“救......救命......”

小白的攻击又快又狠,都是一口咬断脖子。

不多时,几个方才还耀武扬威的人成了狼口下的亡魂。

“嗷呜......”小白看也不看地下的尸首,跑到殷轻羽身边蹭蹭,褪去杀意的双眸小可怜似的乞求殷轻明的奖励。“真不知道你的主人是怎么教你的。”殷轻羽无奈地抚摸着小白细柔的狼毛,目光里有些许责备,却也没说什么。一地尸身,血流如注,她却看也不看,数人性命于她来说无关痛痒。

卫栾奕一直看着这好戏,那红衣的小妞没准儿是个深藏不露的主,那个青衣的冷面妞嘛,一张冰山脸,一看就是没人爱的。

这南燕好像越来越有趣了嘛。

“姑娘,本公子名卫栾奕,不知姑娘名讳?”卫栾奕眼见殷轻羽就要离开,一眨眼挡在了殷轻羽身前。

“呜......”小白见窜出个人来,所以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一副护主的模样。“慕容轻羽。”殷轻羽看了眼笑得人畜无害的卫栾奕,卫栾奕?卫昭国的六王爷,传言为人霸道,说一不二,却是卫昭皇最看重的儿子。

“慕容轻羽?好名字,改日定去府上拜访才是。”卫栾奕到京城这么多天,可没少听“慕容轻羽”这个名字,十年前说什么溺亡,十年后又平白窜了出来。

“不必。”殷轻羽并不想和卫栾奕有太多交集,更何况,“慕容”这姓氏,自十年前她就舍弃了,改用母亲的“殷”姓。“啊?”卫栾奕也没想到殷轻羽拒绝得这么干脆。“哒哒——”马蹄声渐近,一辆朴素的马车缓缓驶过,平白无奇。

“呜......”

殷轻羽下意识朝马车望过去,却什么也看不见,也没注意到小白望着马车有些欢快的眼神。

若水一直没说话,方才见有些人朝官府的方向跑去,开口提醒道:“小姐。再不走,官府的人就要来了。”

马车从尸体上踏过去,没有一丝的停滞。

“走吧。”殷轻羽理理衣裳,领着一人一狼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往丞相府走去。

“小白?”方才离开的马车窗被一只素白的手挑开,露出一双魅人的丹凤眼,见小白远去的身影,又放下帘子,唇角的笑意味深长。

丞相有门口,几个守门的下人打着瞌睡,忽然远远的看见几个身影,悠哉悠哉,却不似平头百姓。待那几个身影走近,只听得耳边狼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