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权贵娇女(重生)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1:57

权贵娇女(重生)已完结

权贵娇女(重生)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小说名字叫做《权贵娇女(重生)》,讲述了将门嫡女本应是掌上珠,却受尽冷眼之后,被逼跳崖自尽,重活一生,愿三千如意佑一生。前一世挑男人的眼光不太好,捡了个状元郎,宋稚吃尽了苦头。这辈子想好好活,却又被塞了个世子爷。世子爷前世是雄霸一方的枭雄,难不成咱也要跟着去?不过,这世子爷怎么没按着前世的剧情走啊?说好的冷酷人设呢?
编辑南笙离点评作者的想象力真的爆棚,非常烧脑的书,你根本猜测不到作者的下一步剧情安排,值得一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娘亲不太管事情,”宋稚轻轻的说,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纸包来。“后宅的大小事务都是周姑姑和大姐姐一同打理的。香料,自然也是她们管着的,我若说香料不对,岂不是疑她们?我又不懂香,只能让祖母找人帮我瞧瞧,这香料到底有无问题?”

  宋稚知道,前世林氏得了疯病,与这香料有些脱不开的关系。罗妈妈连忙接过纸包,出门去找秦妈妈了。

  秦妈妈有几分医术在身上,除了能调理女子的身体外,对这些内宅的阴私手段也很是了解,这也是为什么宋稚有意要她来照顾自己的原因。

  秦妈妈随罗妈妈来的时候,神色便有几分凝重,“小姐,你这香,当真是就是你娘亲平时所用的香料?”

  宋稚笃定的点了点头,“我怕弄错,直接让逐月从香炉里弄出来,绝对错不了!”

  “可有问题?”只看秦妈妈的神色,林老夫人便知这包香料定有问题。

  “这香,乍闻就是一味普通的熏香。但是其中有几味香料很是蹊跷。不像是咱们中原的香料。”

  秦妈妈又用手指沾了一点香料,放在鼻端细细嗅闻。

  “老夫人知我是西境人,被人西边一路买卖过来的。这香料中有一味骆驼叶,是我熟知的。这骆驼叶若是少量使用,会有凝神静气之效,可是长期使用,却会令人痴痴傻傻,疯疯癫癫。”

  听到此处,林老夫人心中已经是惊愕非常!但却没想到,秦妈妈还有下文。

  “其中还有一味寒枝,若是一直使用,有避孕之效。”

  “荒唐!荒唐!”林老夫人没想到自己女儿居然天真愚蠢到这种地步!

  她不与自己来往也就罢了,没想到做出这样的蠢事!居然把身家性命交到别人手里!

  宋稚一言不发,只是红了眼眶,胜过千言万语。

  老夫人瞧着快心疼坏了,想着自己的心头肉在别人手底下过活,定是受了不少委屈。

  小小的人,还得帮自己的娘亲留意着黑手,合该吓坏了吧!老夫人忙把宋稚搂在怀里哄着。

  “这事儿,会是谁做的呢?”罗妈妈和秦妈妈对视一眼,问。

  “宋嫣。”宋稚闷闷出声。

  “稚儿为何如此肯定?”林老夫人看着小孙女,疑道。

  秦妈妈也有疑惑,“她一个闺阁儿女,如何能得那远在西境的罕见香料?”

  “她的亲大哥,不就在西境吗?”在场都是聪明人,只消宋稚稍稍点拨,便豁然开朗,“再说了周姑姑为何要这样做?她没有理由,郑氏和娘亲于她而言都只是爹爹的夫人,我和宋嫣都是爹爹的儿女,都是一样的。”

  周姑姑是宋令的义姐,早年间对宋令有救命之恩,所以宋令将她安置在府上,礼遇有加。

  有周姑姑把持,在吃喝用度上,宋稚并没有被苛待,反而样样周全。

  不过,宋稚并不是因为这样才认定这事儿不是周姑姑所为,而是在前世,宋嫣曾亲口暗示过,是她将林氏弄成了一个疯子。

  ……

  茶水都上了第二轮,外头的人才等到林老夫人和宋稚走出来。

  “小鬼头,什么时候溜进去的?”林天朗都快把那一碟子金玉糕吃完了。

  “大馋猫!怎么只留了两块!”宋稚看看金玉糕,佯怒道。

  “妹妹别生气,我这还有,来吃吧。”宋嫣朝宋稚招招手,笑起来的模样既温柔又大方。

  “姐姐自己吃吧,我同哥哥开玩笑的。”宋稚又站在林老夫人跟前,笑眯眯的说:“方才祖母给我开了小灶了!”

  “祖母偏心。”林天朗和宋翎异口同声道。

  “你们这俩小子,也听这小丫头骗?不过是喝了我壶里头的一点残茶,这丫头就出来显摆?”林老夫人深褐色的丝绸衣料摸起来冰冰凉凉的,宋稚用手指描摹着上头的富贵花开图案,一派天真童稚的模样。

  林天朗说完自己在学堂学了些什么,宋翎便说自己在武场交了几个好友,宋稚又说自己院里的杜若新开了花。

  “妹妹倒是有雅趣儿,杜若花小色白,一般人是不喜欢的。”宋嫣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可以接上话的地方了。

  她一开口,屋里霎时静了一静,气氛一时间颇为尴尬。

  “杜若之花清冷,花杆挺直,踽踽独立。但它的果子又如深蓝玉珠一般,典雅大方。花也美,果也美,稚儿很喜欢。”宋稚的回答倒叫罗妈妈一愣,她平日里不曾多留意过这位小姐,没成想小小年纪,心思倒是很稳,刚才知道了自己的姐姐做了这样的恶事,居然也如此的淡定。

  “妹妹懂的倒多。”宋嫣说。

  “稚儿年纪小,不过闲来无事,侍弄侍弄花草罢了。”林老夫人看向宋嫣,目光很有几分锐利,“反倒是你,过了今年就十四了吧?该准备准备嫁人了。”

  宋嫣张口欲说些什么,却被林老夫人打断了,“我那女儿,不甚细心,我也没听她说是否有为你寻人家。不过你放心,我会提点提点她的。

  “外祖母如此关怀,嫣儿真是感动万分,不过嫣儿还想在爹娘身旁多伺候两年。”宋嫣忙道。

  “你们家五个孩子,嫁出去三个又会娶回来两个,何愁没人孝敬你爹娘呢?”林老夫人才不吃这一套。

  “听说你在府里头早早的就开始学着管事了,想来也是存了些心思。”这话很重,宋嫣一下就涨红了脸。

  寻常人家的小姐虽说会看看账本,打理打理自己小院里的事务,但是像宋嫣这样还没有定亲而且嫡母又健在,一个未出阁的小姐管府里的事情的确少见。

  要不是宋令常年不在京中,林氏又不善于交际,这事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话。

  “这样也好,起码嫁人之后更得心应手些。”林老夫人又补了一句。

  最后,宋嫣到底还是年轻,居然是红着眼眶出林府的,大家都瞧见了,可是谁也没有问一句。

  经此一事,将军府在林老夫人眼里堪比龙潭虎穴,当日就让秦妈妈同宋稚一起回了将军府。

  秦妈妈到将军府第一件事,便是去见了林氏,要林氏明日立刻回林府一趟。

  ……

  林氏第二日上午就出门去了林府,直到黄昏时分才归家。

  “小姐不去看看夫人吗?听说夫人是红着眼回来的。”逐月站在宋稚身后,看她写了密密的一篇蝇头小楷。

  “你这话都是听谁说的?怎么夫人跟前的事儿,都传的这么快?”

  “夫人身边的碧心,一向是个长舌。”逐月就是从与碧心交好的翠玉嘴里听说的。

  宋稚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片刻之后才道:“娘亲会很忙,暂时没有空见我。”

  宋稚搁下笔,“秦妈妈初来乍到,昨日睡得可好?”

  “好,秦妈妈说一切都好,她还备了一锅荷叶莲子羹,我让流星去取了。不过秦妈妈她好像去又去夫人那里了。”

  逐月也识得几个字,她虽不会品鉴,但是还是能看出来宋稚这几日的字进步神速,一个个字儿,又雅致又精细。

  (宋稚心想,当然进步神速了,前几天还是装着写的难看,装的手疼。)

  “嗯,秦妈妈还会在正院忙几天。”宋稚好像一点儿也不惊讶,“吩咐下去,上上下下对秦妈妈都要敬重。”

  “已经吩咐了。”逐月道。

  “不若去瞧瞧周姑姑吧。”宋稚拿了一块湿帕子擦了擦手,又用手指从一个玉制的盒子里刮了一点乳白色的玉女膏出来,抹在虎口处,可防止长茧。

  “好。”逐月虽不明白宋稚为何忽然有了这兴致,但是主子既然开口了,她便没有扫兴的道理。

  周姑姑喜好清静,就住在离如意阁不远的东南阁。周姑姑一向都是不爱热闹的,说话也很直楞,故而宋稚前世不爱搭理她,与她没有多少交集。

  可最后府中上下也只有一个她,站出来大骂宋刃宋嫣两兄妹,虽说是为了宋令的缘故,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是吗?

  “哟,稚姑娘怎么来了?”周姑姑似是叫惯了,管府里头的小姐都叫做姑娘。

  “想去花园逛逛来着,想着离得姑姑这儿也近。我左右无事,便过来瞧瞧。”

  周姑姑是个不善于交际的人,也说不好周全话,只给宋稚倒水、递糕点。

  两世为人,宋稚现下倒是更喜欢周姑姑这种性子的人。

  “姑姑猜猜,这是什么?”宋稚朝逐月挥挥手,逐月便拿出一个纸包来,交与宋稚。

  “何物?”

  宋稚狡黠一笑,她的脸型还是孩童的模样,但是眼睛却已经长开。这样一笑,倒是出来了几分女子的韵味。

  周姑姑心想,这三姑娘在容貌上着实胜过大姑娘和二姑娘许多。

  宋稚展开了手里的纸包,献宝似的递给周姑姑。

  “这不是蜀葵的种子吗?”周姑姑瞧着纸包里头的种子,欢喜的说。

  “听闻姑姑家在蜀中,离京甚远。稚儿偶然间得到这包种子,但是稚儿没有种过,想来交给姑姑,定能叫这蜀葵开的更好,也能略解姑姑思乡之苦。”

  “姑娘真是贴心,还记挂着我的事儿。”周姑姑抚着那些种子,喜悦之情无需言表,“现下已经过了播种的时候,待明年花开时,邀姑娘一同开赏花。”

  “那姑姑可要分我一朵做簪花。”

  “那是自然。”

  一包种子便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宋稚说话又是这样的亲热,周姑姑也不由自主的随意了些。

  逐月看着宋稚这般行事,一时间有些感慨,‘小姐真真是长大了。’

  “怎么不说话,可是想不明白我为何要这么做?”回如意阁的路上,逐月一言不发。

  “不,我明白。”逐月浅浅一笑,“小姐想做什么,逐月都会帮着小姐,只要是对小姐好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