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巨星护卫小说by小雪豹主角苏煦,叶安琪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都市>全能巨星护卫

更新时间:2020-01-22 17:44:25

全能巨星护卫已完结

全能巨星护卫

来源:掌阅云作者:小雪豹分类:都市主角:苏煦,叶安琪

《全能巨星护卫》是作者小雪豹所创作的都市小说,主角叫苏煦,叶安琪的小说。主要讲的是:苏煦只想做一个温良恭俭的好人,可惜,总有人拿脸往他鞋底上蹭; 苏煦只想做一个对爱情专一的人,可惜,总有妖孽要破坏他的纯真; 苏煦只想当一个老实本分的丈夫,可惜,总有刁民要令他万众瞩目。....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苏煦打的去了趟鸿瑞集团的办公楼,一路堵车,将近三点多才到。

苏煦先去董事长办公室,跟刘建文打了声招呼,问问他最近是否要安排一些比较重要的出行计划。

今年初,不少工程开始招标,企业间的利益链盘根错节,谁是敌人谁是友人根本没办法一概而论。

在这种多事之秋,苏煦多来雇主这里走走,原本无可厚非。不说刘建文每月给苏煦开的近六千块的工资对一名做兼职的大二学生来说已相当高了,最关键一点——刘建文对苏煦始终以朋友相待。

可惜,杜雪薇一方面喜欢让苏煦给她买一些价格不菲的礼物,另一方面又强烈排斥苏煦经常翘课的行为。

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苏煦默默考虑着:或许真的是我错了,等这阵子忙完,刘建文这边没啥事,我就少出学校,花多点时间约杜雪薇出来,陪陪她。女孩子本来就是要人陪的,买不买东西送她,倒还在其次,物质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情感上的交流。就是不知道事到如今,杜雪薇还肯不肯给我一个认错的机会?

苏煦有点心里没底。

刘建文看苏煦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就问道:“小煦,学业上遇到麻烦了?”

“文哥,跟学业上的事没关系……”

苏煦摇头道。

“跟学业无关……那就是跟钱有关?”

刘建文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红票子递给苏煦,道:“小煦,你拿去,把麻烦先解决掉。”

苏煦还是摇摇头。

“跟钱也没关系?”

刘建文疑惑了。

“唉……我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跟我分手。”

苏煦叹气道。

“哦,那就是跟钱有关喽。”

刘建文把钱塞进苏煦手里,道:“花点钱,烧出浪漫的感觉来,好好哄哄就没事了。”

“刘哥,这不是花不花钱的事。”

苏煦轻声道:“我女朋友,她不是那种人。”

刘建文愣了愣,问道:“小煦,这是你第一次谈恋爱吧?”

“是啊。咳、咳、咳……”

苏煦一边咳嗽一边说道:“我的初恋呢,很纯洁的。”

刘建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在董事长办公室与刘建文聊了会儿之后,苏煦去楼下跟保安科的胡队长互相随便侃了侃过去练武时的趣事。

晚上胡安国队长请吃饭,苏煦向叶安琪发了条微信:“晚上想吃啥?我帮你带。”

她感冒了,又没有大门钥匙,应该不会出门。

可是叶安琪却迟迟没有回消息。

傍晚,到了别墅之后,一开门,苏煦就看见叶安琪坐在沙发上,既没有看电视也没有上网。

沙发上盖着一条暗红色的薄毯,下边似乎摆放着不少东西,薄毯被堆得老高。

叶安琪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表情既认真,又带着一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意味深长。

除此之外,苏煦还留意到叶安琪的右手一直是放在她的背后。

苏煦想起了今天早上贴在学校大门公告栏那里的通报批评,以及路上遇到的那些同学对他的无声蔑视,就耸了耸肩,以一种无所谓的口气说道:“嗯,我翘课太频繁,学习态度存在严重问题,教务处对我进行了警告处分。你想嘲笑就嘲笑吧。”

“我为什么要嘲笑你?”

叶安琪愣了愣,说道:“学院官网上的公告我看了,因为翘课多而被警告,你还是明珠影校有史以来的第一人呢。明显是有人在整你,而且……这事多半跟吴教授有关。你是为了救我才惹上吴教授的,我有什么理由嘲笑你呢?”

“我中午在去教务处大楼的路上时,不少人对我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呢。”

苏煦道。

“幸灾乐祸,哪里都一样。他们还算好的了,没有表现得很明显。”

叶安琪道:“再者,你明明翘课那么多次,部分科目的考试成绩却比一些一节课都没落下的学员分数还高,他们肯定看你不顺眼啊。”

“哦……”

苏煦释怀道:“那你这么正经的等着我,是有啥事么?”

叶安琪沉默了片刻,道:“我这么正经的等你,是因为我有件事要向你坦白。你让我别乱动房子里的东西,可是……我想,我找完之后把东西都还原不就行了么。所以,我就开始找了……”

“哦……我明白了。”

苏煦点头表示理解道:“你找到感冒药了,可惜你吃错药了,于是你就这样表情严肃的正襟危坐……我不是跟你说了,感冒了不能乱吃药吗?把你吃错了的药拿过来给我瞧瞧吧,我看看问题大不大。”

“我没吃药!你听我说完行不行。”

叶安琪清了清嗓子道:“我没有找到感冒药,但我找到了不少很不正经的东西。”

说着,叶安琪掀开了那条薄薄的毛毯,底下堆放着的那些东西呈现在了苏煦的眼前。

皮鞭,蜡烛,夹子,口球,麻绳,肛珠,跳蛋,按摩棒,狗环……种类繁多,琳琅满目。

苏煦大为震惊,他愣了好一会儿,才解释道:“这些不是我的。小琪,你从哪儿找出来的,就放回哪里去吧,这毕竟是别人的房子。”

想不到啊,刘建文在那方面,竟然这么喜欢用道具……苏煦微微汗了汗。

见叶安琪的神色有些古怪,苏煦摊手道:“小姐姐,这些东西,真不是我的,我住进来之后没有到处翻,所以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

“我知道啊。你不是那种人。”

叶安琪点头道。

“嗯……总算还有一个看得起我的人。”

苏煦欣慰道。

“我没有看得起你啊,我只是说你不是那种人。”

叶安琪从那堆玩意儿之中捡起了一瓶药,上面写着“万艾可”三字。

“喏,这种药,你才刚满二十岁,肯定是用不上的。”

叶安琪道:“根据这瓶药,可以推断出这些东西不是你的。”

“什么?你还要根据那瓶药,才能判断出我不是那种人么……”

苏煦顿时有些失望了,他问道:“你们女人不是很相信直觉么?难道你的直觉还不足以判断出我是什么样的人?”

“错,小女孩子才相信直觉,被直觉欺骗的次数多了之后,女孩就变成了女人。”

叶安琪顿了顿,疑惑问道:“苏煦,你今天是怎么啦?好像是突然之间变得很缺乏认同感一样,跟昨天的你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我今天没怎么,我一直都是很缺乏认同感的啊……”

苏煦试图遮掩自己的情绪。

“哦,原来你是这么没有自信的一个人啊。”

叶安琪指了指那些东西,道:“我之所以暂时没有物归原处,是想看看你见到这些东西时的反应……唉,算了,不好玩。”

“看看我的反应?”

苏煦顿时乐了,问道:“那你估计我会是什么反应?”

叶安琪毫不客气道:“我估计你会嗷的一声朝着我扑过来。”

“……小姐姐,你藏着身后的那只手里拿的是什么,拿出来让我看看吧。”

苏煦不禁开始流汗。

“哈哈……防狼电击棒啊,4000伏的喔,对你来说应该只是小意思啦。”

叶安琪拿出了一只“短小精悍”的电击棍。

苏煦瞬间冷汗直流,后怕不已。真会玩,不仅会玩,还敢玩……

被这种防狼棍电一下,是闹着玩的?

昨夜,叶安琪一直处在一种高度紧张不安的精神状态当中,因此而显得身柔体弱楚楚可怜。

现在看来,她还是很调皮的嘛……

苏煦无语了片刻,又是叶安琪打破了沉默。

“小弟弟啊,这真的是你租下来的别墅么?”

叶安琪问道:“那这位业主也太不讲究了吧,成人玩具也随随便便往抽屉里放……你跟他很熟么,一个月房租多少钱啊?”

“熟。不要钱。”

苏煦打了个哈欠,道:“另外,不要叫我小弟弟了,成不成……我的小姐姐。我今天很累了,要去睡觉了,你慢慢玩。”

“等等!”

叶安琪把苏煦喊住,弯腰将脚边的一个小木箱子摆到了茶桌上,说道:“我还找到了这个。这箱子看上去很古老啊,会不会是医药箱呢?我没有钥匙,所以打不开。不过我估计,这应该就是医药箱了。你那个熟人有给你这箱子的钥匙吗?”

苏煦目瞪口呆,半晌才缓缓道:“小琪,你去我卧室干啥……”

“这有五间房呢,我哪知道哪间是你的卧室。我从我隔壁那间房里找到的,那是你的房间啊?”

叶安琪道:“哦,对了,这小箱子是放在你的床下面的呢。该不会……这里面藏了一些关于你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唉……”

苏煦叹了口气,道:“女人就是跟猫一样的好奇,我算是领教了。”

说完,苏煦走过来用钥匙打开了木箱,里面除了放有一些小瓷瓶之外,还有一个红酸枝材质的针盒。

“小煦,这些……是武侠电影的道具么?”

叶安琪问道。

“看过金城武主演的那部电影《武侠》没?”

苏煦反问。

“我有写过相关的论文诶……”

叶安琪吐了吐舌头,表示这个问题完全是多余的。

“记得金城武饰演的那个角色不?”

苏煦又问。

“这个问题就更多余了。”

叶安琪正色道:“在我九岁的时候,金城武就是我的男神。”

“武道医道,本是同源。金城武饰演的那个角色跟我很像,既会功夫,也懂针灸。”

苏煦提议道:“你感冒还没好,要不让我这个无证庸医扎两针试试?”

“谁说我感冒还没好。”

叶安琪道:“我思维清晰着呢。”

“那是因为你很快就要发烧了。”

苏煦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叶安琪的前额,吩咐道:“舌头伸出来看看。”

“啊……”

叶安琪听话招办。

“可以了。”

苏煦从衣兜里掏出了五种感冒药,挑出一种递给叶安琪,道:“吃两粒,喝一大杯热水,然后直接去睡觉,不要洗澡。”

“哦……”

叶安琪微微有些失望了,那支4000伏的防狼电击棒竟然没有用武之地。

吃完药之后的叶安琪安心躺在床上,她的嘴角挂着笑意。就因为她在微信上说自己好像感冒了,苏煦就一下带了五种感冒药回来。

有时候苏煦确实显得吊儿郎当的,而且还有点疯,但在这种时候……他真的算得上是暖男呢。而且,苏煦竟然还自称跟金城武饰演的角色有点像……

窗外,夜幕深沉,星光点点。

面带笑意的叶安琪睡得安心而舒适。

然而,在隔壁的那间卧室里,苏煦却是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成眠。

苏煦将手机拿起来,放下;又拿起来,又放下;再拿起来,再放下……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孬了……”

苏煦用拳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打开微信,给杜雪薇发了条语音。

“小薇,是我不好,我错了。以后,我尽量不翘课,我还会多花一些时间陪你逛街买东西。下个月我就去办张高额度的信用卡,到时候你看中啥,我就买啥,肯定不让你等了,好不好?”

苏煦言辞恳切,他坚信杜雪薇一定会回复的。

毕竟两个人已交往了快两年了,怎么可能说分手就分手呢?不存在的!

等待了漫长的几十秒之后,对方终于回了一条语音。

苏煦激动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触碰了一下手机屏幕,对杜雪薇的回复满怀期待。

谁知……从听筒传出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女朋友正在洗澡,我们刚才爱爱了的。你是苏煦吧?这次我就不把你拉黑了,但我希望你自觉,以后离我女朋友远一点。”

听完这段语音,苏煦如遭五雷轰顶。

苏煦跟杜雪薇交往了近两年,两个人连接吻都不曾有过,最多也就牵牵手而已……

秦耀麟才追了杜雪薇不到一星期,他俩竟然这么快就搞在一起了?不可能……

不可能!

苏煦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抖抖索索打出了一段文字回复了过去:你是秦耀麟?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你把手机还给小薇。

耐心等了一会儿之后,对方终于又有了新的回复。

这次,既不是语音,也不是文字,而是两张照片。

一张照片,是对着浴室拍的,虽然里边雾气蒸腾,但苏煦却可以明明白白的分辨出:那名正在淋浴的女孩,正是杜雪薇。

另一张照片,拍的是宾馆套房里的小沙发,女人的外衣、胸罩与内裤被随随便便扔在了小沙发上,那套价值不菲的梵希蔓蕾丝连衣裙,正是去年苏煦买给杜雪薇的生日礼物。

“啪——”

手机被苏煦甩向了墙壁,砸出一声脆响。

“咳、咳、咳……”

苏煦剧烈咳嗽,他用手捂住嘴,几缕触目惊心的殷红顺着指间淌下来。

自幼年时期开始,轻度的先天性心脏病,就像赶不走的癞皮狗一样,一直如影随形的陪伴着苏煦。

那个年代,苏煦的家庭条件不好,国内的医疗水平也不发达。

小时候,咳血吐血对苏煦而言是家常便饭。父母看在眼里,不知抹下了多少眼泪。

在苏煦九岁那年,家乡的老中医们纷纷摇头说:这孩子的十岁生日怕是过不成了。

父母带着苏煦去九华山,准备向地藏王菩萨发愿,夫妻两人愿各自折寿二十年,换苏煦此生平安无事。

只是,就在苏煦的父母正要向地藏王菩萨发愿之时,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拦下了他们,他说:“佛法虽无边,却不强断因果。”

苏煦的父亲拉住那老人的手不放,一定要那老人给苏煦指条活路,就差跪在地上大哭。那老人叹了口气,在苏煦家里住了三年,传了苏煦一些道家的养生法门,另外还教了苏煦一套名为《紫玄丹道之子午周天运针法门》的施针之法。

靠着那位老人传授的道家武学,以及那本《紫玄丹道之子午周天运针法门》,苏煦才能侥幸活到现在。

苏煦挣扎着站了起来,打开小木箱,取出针盒,以“子午流针法”调理五运六气,使体内十二经脉流注气血与心脉气息互相契合。

很快,苏煦的咳血之症便止住了。

苏煦将呼吸调匀,继续施针,引“中黄”之脉的冲阳之气灌入会阴,夹齐而行,且冲于上,以疗七情之伤。

就在这时,苏煦的房门被敲响了。

“苏煦,我刚刚听到砸东西的声音,你怎么啦?”

是叶安琪的声音。

“我没事,谢谢。”

苏煦平静道。

家丑不可外扬啊……

谁能想到,叶安琪却一下子打开了房门。

苏煦怔了怔,他很快想起来,上次他把所有卧室的钥匙都给叶安琪了……

穿着丝质睡衣的叶安琪大大方方走进卧室,她竟然丝毫不跟苏煦见外。

见苏煦盘膝坐在床上,胸膛上还扎着三根金针,叶安琪惊讶道:“哇,你真的懂针灸啊?”

随即,她四下观察,寻找着刚才撞击墙壁的那声脆响的来源。不一会儿,叶安琪就发现了跌落在地板上的苏煦的手机。

叶安琪弯腰捡起手机,从这个角度,苏煦想不看见叶安琪身前那一抹洁白嫩滑的旖旎风光都难。

但此时的苏煦,却是没有半点把握机会大饱眼福的兴致。

苏煦本想起身去制止叶安琪察看自己的手机,可惜他正在做针灸——乱动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时候,苏煦也只有默默祈祷那手机已经被彻底摔坏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