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歌图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阙歌图

更新时间:2020-10-03 21:37:39

阙歌图已完结

阙歌图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阙歌图小说在哪看?她是被赶出家门的将军夫人,却身具一统七国的神秘宝藏;他是功高盖世,追寻自己身世的暴戾王爷;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一张江山阙歌图与各自谋划硬生生绑在一起。战乱纷争,情可假可真,义可虚可实,是谁先失了心,没了理智,不惜代价只为博得一方世外桃源,逍遥自在。“阿君,这世道真乱。”“我给你一个太平盛世。”
编辑歌千尘点评阙歌图故事非常的厚重,背景塑造宏大,很慢热的书,但是非常的抓人,跌宕起伏的剧情设定,人性背后的思考。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无眠,晨光熹微。

打开窗户,一股冷意扑面而来,任长央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低头望着早已经热闹起来的大街上摆满了摊子,各种各样的叫唤声,讨价还价的声音,应接不暇。

赤邡是六国中的强国,令他国忌惮三分。这一路而来,在任长央的眼中,国泰民安足以体现。而百姓不就是渴望着这样的状态,安逸度日吗?

当她一想起江山阙歌图的时候,心中早已开始忐忑不安。它的出现,只会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昨日,赫君还与自己协商的条件后,她彻夜不眠想了许久,她猜不透这个人的心思,自然也是捉摸不透赫君还要江山阙歌图的目的何在。

倘若说单纯只是为了国强而更强,亦或者统一六国。

随着来来回回的人,任长央想得有些出神。直到门外传来敲门声,紧随着传来涧亦的声音,“任姑娘醒了吗?”

任长央关上窗户,缓缓走向门口,打开问道,“有事?”

只见涧亦挺直腰板,微微低头,恭敬的应道,“爷有请。”

闻言,任长央走出房门,右手搭在护栏上,看着一楼已经是坐满了人,可她不曾发现赫君还的身影。她的眉头轻微蹙起,不言语。

“爷说请任姑娘一同去太原府办案。”涧亦站在她身后,轻言轻语,解除了她的疑惑。

这时候任长央才回身过来,平静的看着涧亦,一脸的坚定,“你们主仆二人原本的计划可是来定州办案?”

“正是。”

“可是什么案子?我方便在场吗?”

“是官员频繁被暗杀一案,事关重大,交给京兆尹也是毫无头绪。所以爷亲自下来彻查此案。”涧亦如实回答,既然爷叫他前来请任姑娘一同前去,自然也是不打算隐瞒。那如此,他现在说了,也是在理。

想了许久,任长央才开口说话,“我记得太原府是从四品官职。”

原来赫君还在昨个下半夜就赶去太原府,只因亥时第四位官员被封喉流血不止而死。涧亦是被命令留下保护任长央的安全,直到天微亮,他才动身去敲门。

客栈与太原府的距离只不过一条街,听着涧亦对案子的陈述,任长央想了一路。

直到进府,看到了赫君还站在四具被盖着白布的尸体面前,脸色有些难看。想必是案子卡在了死胡同中,并未找到有用的线索。任长央将头上的带帽取下,随着涧亦一同进去。与一只暴露在外的手擦肩而过,她自始自终都是从容淡定。

看着任长央的小动作,直到她走到了跟前,赫君还的脸上也是变得缓和,反而直接问,“有什么要说的吗?”

须臾间,任长央有些诧异的看着赫君还的双眼,“王爷是与我说吗?”

“明知故问。”

无奈之下任长央只能是用干咳来化解尴尬,指着这些尸体,随意的问,“我能看看尸体吗?”

此言一出,赫君还嘴角便微微上扬,觉得自己请她来是个明智之举。“打开!”

站在不远处的几位官员原本是被赫君还的气场吓得不敢吭声半句,又在咄咄逼人的方式追问下,令他们苦不堪言,生怕自己说错话被送进大牢。可不想在这位陌生女子出现后,他们意外发现气氛似乎变得舒缓不少,更是震惊一个柔弱女子竟然不怕这些死人!

有一具是相当惨不忍睹,即便是他们看了也是几天吃不下饭。他们似乎能想象得到这位姑娘吓得晕过去的场景。几位官员相继对眼,心照不宣。

四具尸体的前后腐蚀程度很大,而方才被任长央注意到的那只手显然是第一个被杀的官员。他是被一箭刺中心的位置,可是脸上没有丝毫被射中后垂死挣扎的表情。

顺着头部,任长央慢慢将眼神集中在了那只手上,拿起一旁的一块方布,她淡然地举起那发紫发黑的右手,看了又看。“把他指甲中的东西弄下来。”

紧接着,任长央又是看着第二具尸体,若不是靠着脸上尸斑的程度,或许她会认为这是第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是被脱光了衣服,全身上下起了大小不一的水脓包。然而致命点并非这些,而是下体。

他被割掉了男人最主要的部分。

面对任长央对尸体的认真研究,相比之下恐怕连仵作也是很难做到不皱眉头淡然处之的样子吧。

再走到第三具尸体边上,此人是被抽掉了全身的筋脉,如此的拔筋之痛,可她依旧没有发现死者脸上的狰狞模样。逐渐的,任长央感觉到了奇怪。

看着昨夜被杀的官员,他是直接被封喉,那血从脖子被割出的小洞不断流血,从而导致流干血而死。

这些人死前应该都是承受着极大折磨,可偏偏每个人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反而相当的安逸。

“如何?”看到任长央思索中,仿佛是在犹豫什么。

被这一喊,任长央这才抬头,又是同时扫过那些尸体。迷惑不解的表情顿然间就茅塞顿开。“王爷,这必然是一场报复性的暗杀。”

“怎么说?”

“他们的死法都是相当痛苦折磨,可想而知凶手是多么憎恨,想用这种方式来泄恨。可是凶手偏偏又同时让他们安逸的死去,感觉不到痛苦,这说明凶手连最后的挣扎也不留给他们。”顿了顿,任长央接过侍卫送来的温水洗掉手中的污秽,“王爷,或许你可以从这四位大人之间的关系与他们的交际场合着重下手。当然,也不是不排除有人暗中设局的可能性。至于刚才我要求从死者指甲缝中取出的东西,王爷可以派人去查查是不是迷幻散。”

一阵滔滔不绝,已经是让一旁干站着的官员们目瞪口呆。这些细节,他们的确是不曾发现,竟然还有迷幻散的可能性。

紧随着,赫君还冷冽的扫过那些官员,哼哧一声,“方才王妃的话说得可都明白了?”

恍然间,任长央莫名的有些耳根子发烫,她自然感受到那些官员惊得目瞪口呆,她选择无视掉。反而是抬头狠狠瞪着赫君还,算是警告。

可同时赫君还也无视掉了她的诧异。

终于在涧亦的握拳咳嗽一下,几个官员立马回神过来,连忙鞠躬行礼,“卑职等明白。”

“既然明白了还不去查!”一道呵斥,尽显威严,霸气凛然。几个官员吓得踉踉跄跄逃出了房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