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倾城小说by张尘舞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日光倾城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0:14

日光倾城已完结

日光倾城

来源:掌文作者:张尘舞分类:校园主角:

媲美《何以箫声默》,感动百万读者的催泪爱情《日光倾城》!感动8000万年轻人的青春疗愈系经典之作,初恋疼痛纪念书! 倾心写作4年,完整诠释青春年少时爱一个人的所有感动与伤痛!我做过最勇敢的事,就是爱你。——献给天下每一位有幸遇见爱情的女孩:越勇敢,越幸福!!你笑了,所以我爱了。你皱眉了,所以我来了!由作者张尘舞倾情奉献,日光倾城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
编辑长安忆点评作者张尘舞的想象力真的爆棚,非常烧脑的书,你根本猜测不到作者的下一步剧情安排,值得一看!展开

本书标签:日光倾城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张笑影紧张的站在自己家客厅中央,微微低着头,盯着地面。纪深望着她那样子感觉特别好笑,他走近她,把腰弯了下来,顺着她的目光向地面看去。张笑影吓了一跳,双手护胸:“你……你别胡来啊!我也不是故意要看见你的裸体……”纪深不语,板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张笑影不敢再看他,左顾右盼想找点什么话题来打破这难熬的安静,突然她看到桌子上多了个骏马的摆设,估计是纪深带来的,于是赶忙开口赞道:“那个纪……深,你这个马真好看啊!”纪深回头一看,正想开口称赞她很有眼光,这玉马是何等罕见的成色,只听她接着补充问:“是大理石的么?”

沉默……死寂……冻结……纪深感觉额头出汗了。他清了清嗓子,问:“那个……对了,怎么看你好眼熟啊?”

“哈!你终于想起来啦,本来我还以为救人的是你哥呢。那年夏天,在护城河畔你……”还没等张笑影激动的把话说完,纪深就打断她的话,恍然大悟的说:“原来那天我救的是你啊!”他蹙起眉头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细长漆黑的眼睛好像渗透了阳光般灿烂起来:“哈哈,那天在水里救你的时候挺清秀的一姑娘,怎么一上岸成了这幅不男不女的模样……”

张笑影顿时愤怒的无以复加,握紧拳头吼了起来:“纪深,你再敢这么说我,我会翻脸的!”

“哈哈!翻脸?你打算怎么翻?你可真有意思……长得也很创意,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长得有创意?大哥,你妈没教会你夸人你就别勉强了!

“张笑影!”她简短地回答,双眼锥子般的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穿着T恤衫的他,英俊的脸上沾满了阳光的味道。咦,这对双胞胎兄弟虽然长的一摸一样,但衣着风格似乎完全不同呢。

“你口水流下来了!”纪深提醒她。

“啊?真的吗?”她赶紧拿袖子擦了擦,发现他在耍她,气的脸鼓鼓的。再看看纪深,嘴角已经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她顿时来火了:她就这么好笑吗?见到美女应该露出惊艳的神色,而不是这副好笑的表情!

望着她满脸通红生气的模样,纪深觉得太逗了,他禁不住又想起那次在河里她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对自己说“感谢大侠相救,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的话,这个女孩真有意思!

其实纪深不知道,那次他救的并非是张笑影,而是斧子。

那是好多年前的某个夏天,斧子父亲单位组织出国考察,父亲丢下斧子带着斧子母亲飞了出去,临走很放心的把斧子丢到张笑影家。张笑影的父母忙着生意,没多少时间管看他们俩,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去。俩人无聊透顶时,张笑影提议去护城河游泳,斧子稍稍一犹豫,便糟来张笑影的打击鄙视,只好硬着头皮抱着个游泳圈屁颠颠的跟着她来到河边。护城河两边用水泥砌成斜体滑坡,站在岸边看着挺高的。河边有个人戴着一顶太阳帽拿根鱼杆正在钓鱼,这人便是纪深。张笑影看了看四周,小跑过去,问:“水里有鱼?”

纪深头也没回,说:“没有的话我来钓麻雀的?”一句话噎的她无言以对,她呆望着他的背影片刻,说:“哦,那你钓鱼的时候,顺便帮我们看着人啊,有人过来罚款的话就喊一声!”说完,她转身朝望着水发呆的斧子走去,打定主意斧子不下水的话就踢他下去。

斧子战战兢兢地打量着河水,询问似的看着她问:“笑影,这……这从哪边下水呀?而且……这里游泳会不会被罚款啊?不如……回去吧?”

张笑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他。大老远的骑着自行车跑来,他以为她是晒太阳浴来的?

“这么高,跳下去会不会摔死?”斧子又问道。

“你非要往水泥地上跳吗?那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张笑影没好气地说。斧子又木木地注视着清澈的河水,老半天才弱弱地说:“笑影啊,那个……我不会水唉!”

张笑影怒了,走过来踢了他一脚:“你以为我让你带着游泳圈是挡太阳用的?你会水的话我还让你带游泳圈?”

张笑影沿着斜坡慢慢滑了下去,扑通一声跳下水。斧子一见,急了,也跟着迅速地滑下斜坡,往河中一跳……等到他发现游泳圈还在岸上没带下水时,张笑影已经游出老远的了。他一慌,张嘴想喊,水却顺势涌进嘴里,他一口气呛了好几大口水却没来得及叫出一声“救命”,就在斧子认为自己真要挂掉的时候,突然一双手托起他的身体,小斧子惊喜地挣开眼睛,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眼前。

“刚才还让我帮忙看着罚款,现在差点送命!”纪深的声音沉沉的。

斧子吐出一口水,满肚子的感激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来,刚好这段时间迷恋武侠小说,于是顺口溜出一句:“感谢大侠救命之恩,无从报答只好以身相许!”别看斧子衣服一脱,满身肌肉看上去还挺高大威猛的,脸却特秀气漂亮的跟女孩子一般,反而比从小被父母当男孩子养的张笑影更加像女孩子,两人经常被别人弄混性别!

纪深一听这话,愣愣地看着他不知所措。这时,张笑影已经游了过来,纪深扭头看了她一眼,张笑影看见一双充满阳光、活力的眼睛细长细长地眯了起来。纪深伸手把小斧子往岸边一推然后爬上岸,从地上捡起鱼杆,对他们说:“快回去吧,这里水深,挺危险的!”说完,便提着鱼杆走了。张笑影怔怔地望着他慢慢消失在夕阳中。

这件事留给张笑影的记忆挺深刻的。

现在纪深居然说当年救起的姑娘挺清秀,并且还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她,也难怪张笑影生气了。这分明就是在说她还不如斧子有女人味嘛。她越想越不爽,大概是脸上的表情暴露了她的情绪,纪深好心的凑过来:“你怎么了?”

“哼!”她不语。

“哼什么哼,对了,你闯进我家偷看我洗澡,我还没跟你算账呢!”纪深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

她赶紧辩解:“什么闯进你家?这本来就是我家好不好?”

“咦,是你家,那你怎么不住这里?”

“呃……这个……”一句话把张笑影问的心情好复杂,她的脖子像被人卡住发不出一点声音。嗫嚅半天,终于,脱口而出:“我租了房子!”

纪深怀疑的看着她,她懊恼的咬了咬嘴唇,只好继续解释:“呃……因为,我想出去闯荡!”

“哦,闯荡啊?去吧,别跑远了!”他挥挥手。

“我真闯荡,所以重新租了房子!”她坚持着。他迷惘的看着她。

“不是,我想出去见识见识,我爸妈都出去旅游了,所以房子被你租去啦,我也只好去租房子住啦!”汗,怎么越描述越乱了?

“噢,你去旅游了?”

“不是旅游,是去闯荡!闯荡!你没听见我说的是闯荡啊!”她大义凛然的挺起胸脯,英雄似的壮烈。

“哦,听见了!闯荡嘛!”他拍了拍额头,坏笑:“闯荡,你怎么不去美国?”

“想去,可我没钱!”她老实的回答。话刚落音,就发现他在损自己,于是跳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呼:“说话不准带刺儿!你住我的房子,吃我家的自来水,你还损我?”

“我这是付费的!”他不在乎的转身给她倒了杯水,她不客气的接过来一饮而尽,话说多了果然比较渴,尤其是跟这对欠扁的兄弟交谈。放下杯子,张笑影开始总结性的发言了:“嗯……那个纪深啊,话也谈了,水也喝了,这个夜嘛,也深了!咱该干嘛干嘛了……”她赶紧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我的意思是,我们该休息了……”不对不对,她不是这个意思嘛!再次清了清嗓子,她咬牙切齿的对忍俊不禁的纪深说:“你该让我走人了吧!我又不是故意看到你的,是你自己不穿衣服让我看,我看也看了,你还想怎么样?”她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这样啊?走,你走你的!”他冲她摆了摆手,“又没人想要留你下来!”

晕,是他把她绑架进来的好不好?张笑影没好气的说:“门在你身后呢!好狗不挡道!”

“走吧走吧!”他侧身让路,挥动着手,脸上却是一副被笑憋坏了的表情。经过他身边,他不小心碰触到她的胳膊,她立刻转过头瞪着他,眼瞳明显收缩,有种小兽对敌的警觉,可爱之极,纪深简直想去拍拍她的头。

这女孩简直就是个活宝嘛。纪深站在窗前,心中盛满愉悦,望着她像只小鹿一样向黑夜跳跃,直至被夜色淹没,才想起自己忘了要她的联络号码。他急忙的跑下楼冲向夜色中,却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了。

张笑影跨进“忠义电脑”店,来找店主——斧子。这是斧子在父母的赞助下开的电脑公司。斧子本来打算开家专卖电脑的店,在他的经营下却渐渐变成了网吧,对于这点,张笑影想不通他是如何做到的。斧子却正儿八经的告诉她:“人家来买电脑,总要试机吧?试机人家肯定想上上网啊玩玩QQ什么的,人家一上QQ遇上熟人不舍得走,你总不成逼他吧?试机过后人家突然不打算买了我能怎么办?好在一般人最后总是觉得不好意思临走给我丢下几块钱的上网费,这不,就成网吧了!”急火烧心的张笑影哪里有心情管他是开什么店呀,开**也没空管啦。她干脆的对斧子说:“借我5000块钱,我断粮了。房东催我交房租。”张笑影想起母亲临走时告诉她已经帮她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就委屈,什么嘛,老太太就预交了第一个月的房租,还对房东说钱没带够,剩下的让她女儿张笑影来交………

斧子用愕然的眼神看着她:“你爸妈还没回来?”

张笑影悲愤的说:“他们存心逼我上绝路!”

“看来你最近过得不太好!”斧子同情的看着她,“你看你,本来就没肉的胸更小了!瘦哇!”

张笑影刚想发火,店里却来了顾客,只好熄灭了满腔怒火,乖乖的坐在一旁冷眼观看斧子接待。小斧子搓着手,热情的迎了上去:“美女,这边请,随便看看啊!呵呵,呵呵!”女孩脸长的一般,身材却爆好,让张笑影惭愧。斧子的笑容似乎突然从天而降覆盖了整张面孔,美女怀疑的看着他:“你这么热情干什么?”

无语!冷汗!让你一个月没卖出一台电脑,瞧你见到顾客热情不热情!

斧子继续笑:“你想买什么价位的电脑?”

美女不语,继续打量,斧子冷汗!

“你想要学习用呢还是玩游戏?”

美女把整个店都转了过来,终于开了金口:“老板,我注意到了,从你店开张以来你一台电脑都没卖出去,你店不准备转让么?我们谈谈怎么样?”

………愤怒!斧子怒极反笑,他一甩头发,不怀好意的上上下下扫视着美女的胸部,美女脸色大变,拂袖而去。

“嘿嘿,你瞧她,这才叫女性——**啊!”斧子朝笑影憨笑,想要消解自己那份尴尬。

“你小心眼睛生疮!色狼!”张笑影咒骂道。

“切!你胸小不能怨社会!更不能怨我,回家找你妈去!”小斧子一句话噎得她半死。

哼!胸小有什么不好,无论是趴着睡仰着睡侧着睡,都不会觉得有负担!张笑影自我安慰。

“我说笑影,刚才你也听到了,我从开这个店以来,还没开过张,我哪儿弄钱借你?你还狮子大开口,一借就是5000!哼,不瞒你,我吃喝都跟我爸妈伸手呢!”

“你那当官的老爸有的是票子,你回家帮我要点就是!”笑影继续要求。

“去你的!你自己要去!”斧子直接拒绝。

“韩在原,你有没有良心?从我父母走后,你给我打过电话关心过我么?你连我现在住哪里都不知道,你……”张笑影准备一一数落他的罪行,却见一重量级美女走进来,赶紧刹住。

美女穿着一件黑底白花的衣服,那件衣服设计的本意是宽松的款式,穿在她身上却变成了包裹束身的紧身衣。这效果绝对是毁灭性的,张笑影感觉一匹直立行走的梅花鹿走到她面前,而且还是只怀有身孕的梅花鹿。

“随便看看,随便看看啊!”斧子随便招呼招呼。张笑影白了他一眼,一步踏到“梅花鹿”前:“姐姐,你的衣服真好看,在哪儿买的?”斧子的嗓子一个哽咽,打了个冷战,抬眼去看张笑影的脸。只见她的样子无比虔诚,纯洁的就好像是空谷幽兰般的圣女。“梅花鹿”的脸上顿时花儿朵朵:“真的好看吗?价格不是很贵,关键是适合我!都夸我挑衣服的眼光好呢!”小斧子心里一阵恶心,再看看张笑影,面不改色,并且无比真诚的继续夸:“你穿的太好看啦,我也想去买一件!不知道我穿的有没有你这么好看!”“梅花鹿”的嘴都咧到耳边了:“你呀,还是不要买,你身材没我好,穿的话,衬不起来的!我的气质好嘛,跟这衣服也配!”

…………以下省略张笑影天打五雷轰的5000字马屁话。

斧子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张笑影表演,直到梅花鹿掏出一叠钱吼:“这两台电脑我都要了,给我侄子也买一台!”这才恍然大悟,慌忙去拿货。

梅花鹿走后,斧子盯着手里的票子,还沉浸在不可思议中,半响才终于憋出一句:“笑影啊,拍马屁是一个技术活儿,不仅需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理素质,更要有能忍住胃酸喷涌而出的恒心和毅力,总之是,很难,很难。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你炼成了!”

“少废话,帮你卖了两台电脑,现在借我点钱可以了吧。”张笑影懒得跟他斗嘴皮。

小斧子数了数手中的票子,数了5张红一百的给她:“拿着吧,只有500啊,5000你就拿我去卖算了。”

“韩在原,你有没有人性啊你!我刚帮你卖了几万块钱呢!”张笑影不满的提高了声音。小斧子赶紧挥手压住:“笑影笑影,我知道你很生气,因为你已经叫了两声‘韩在原’了。为了安抚你的愤怒,我决定对你说说心里话。对于你,我一直分不清你说话的真假区分,记得小时候你无数次资金供应不足,而我每次都是毅然借给你钱、。记得有一次你借我大数字的票子,当时你捧着那几张还带着我体温的票子,一边哆哆嗦嗦的握着我的手,一边抹着鼻涕,哦,当时你是有些感冒!你对我说,‘斧子,真的太感谢你了。不过我记性很差,可能会忘了还你。’当时我愣了半响,想了好久记起你似乎一直忘了还钱。但我还是很大度的说:‘没事,等你想起来的时候给我就成。’,结果,从此以后你就失忆了,不管我如何的启蒙,你就是大脑堵塞般的不开窍。我只能仰天长叹,从此作罢。你说你,现在对我还有什么不满的?”

张笑影理屈,接过斧子手里的钱,思量半天觉得自己还是要去找份工作,靠人救济有失尊严。

“哦对了,笑影啊,后天是方夏的生日,你要记得给她买份好点的礼物去帮她庆生。”斧子突然开口,张笑影愣住了,斧子的脸上全是轻描淡写,似乎随意一说而已,可张笑影却知道他是在很认真的提醒自己。

“哦。”张笑影的心缩了一下,内心的委屈刹那间涌了上来。斧子察颜观色,过了半天怯生生的又递过500元:“笑影,买礼物钱估计不够了,这钱你拿去。方夏也没啥朋友,就我们这几个……”

“我可不会给她买什么好礼物,我顶多给她带双袜子!”张笑影一把抢过钱,恶狠狠的说。斧子紧锁着眉头,看着她:“喂,说说可以啊,都是朋友,你可别真的小气到买双袜子来,惹的她不高兴。”

“知道了。”张笑影抬起半低的头,淡淡的说。这时,店里又来了顾客,斧子扔下她自顾自忙去。望着他忙碌的身影,顿时,心里有个地方突然变得无限膨胀,膨胀到空洞得没东西可以填满。张笑影忆起从前的早上,斧子每日在楼下等自己上学,日光下他的脸含混不清。傻愣愣的他身影修长,白色外套在他背后鼓得高高的。现在,一直伴随自己成长的少年就这么离开自己了……

时光真是无情啊!

张笑影的眼睛突然湿润了,好想哭。从后面看斧子,他依然是愣头愣脑的,脖子看上去依然那么硬。打小的时候,斧子就因为脖子硬而被老师说他与众不同。斧子读初中时经常冒泡并四处宣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不服砍谁!其实他胆子最小的了。他的英文是特糟糕,一上英文课他总忍不住昏昏欲睡,经常被老师修理得与众不同,大多时候都是熊猫眼。其实张笑影也昏昏欲睡,但斧子睡觉的造型比较别致,硬着脖子竖着头打酣。

每次斧子被英文老师拎上讲台,都是硬头硬脖子的,张笑影就在下面默默为他祈祷,双手在空气中猛画十字,暗叫:斧子,挺住啊。英文老师是个莽汉,擅长必杀技是,三勾拳过后再来个一瞪眼,之后又拎住头发转脑袋。小斧子被他拎起滴溜溜转得跟陀螺似的,没几下眼泪和鼻涕就“刷刷”地流了下来。妈的真泄气!张笑影想。

回忆总是温暖的,眼前的少年已经成长,他将要远离自己。

如果,如果可以一直一起走下去,该有多好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