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来的刚刚好小说by沐依晨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若爱来的刚刚好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2:23

若爱来的刚刚好已完结

若爱来的刚刚好

来源:掌文作者:沐依晨分类:校园主角:

《若爱来的刚刚好》,由作者沐依晨倾情奉献,这本若爱来的刚刚好讲述的是美色当前,欲图于他,他没骨气地叫救命,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救他,达成,冷静自持……
编辑浅瞳兮点评若爱来的刚刚好绝对算是良心文,有脑洞,故事严谨,就是稍微少了一点网文的趣味,算是一本有硬核的青少年文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炷香,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穆的时光。 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又很恍惚,无法仔细地去分辨,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

   ——席慕容  1

  商墨不记得自己的公司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号人。

  她站在电梯里,看着朝着电梯缓缓走过来的女人,商墨礼貌地冲着她点了点头,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在自己面前,商墨心里一时间有些复杂。

  “九楼,谢谢!”

  九楼是人事部的位置。

  “您好,商总。我是人事部新来的专员,我叫俞纪蓝。”俞纪蓝伸出手来。

  商墨点了点头,却没有笑,也没有看她伸出来的那只手。她眼神淡定地看着面前电梯里的倒影。

  在她出国之前,她以她的好友自居,但是在回国之后,她却无法再以一个好友的身份面对她。

  很快九楼就到了,电梯“嘀”的一声响,门开了,俞纪蓝却没有出去。商墨看着电梯的门缓缓合上,然后直接上升到她的办公室的位置,十二楼。

  “商墨,我俞纪蓝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相反的,你对不起我。”

  “你抢了我的男人!”

  听到字字带着控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商墨这才转过头来,两人的个头差不多,所以在气势上谁也没输给谁。商墨甚至还温和地笑了笑,说:“阿蓝,他不是你的男人,也不会成为你的男人的。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明白,何必要自欺欺人呢?”

  她声音温柔,却字字带着刃。

  “你……”俞纪蓝的瞳孔忽然间放大。

  商墨叹了口气:“阿蓝,我不想理你,是我还没想好要用什么样的面目来面对你。我之前是对你愧疚,但是现在不,况且,现在我的心里很复杂。”

  “你都知道……”商墨说的话毫无头绪的,但是俞纪蓝却明白。准确地说,两个人都明白对方要讲的是什么。

  “你怎么知道的?”

  商墨沉默。电梯到了,她踏步出去,她听到身后传来的带着愤怒带着不甘的声音。那声音在这空荡的电梯里孤零零地回响。

  “商墨,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我恨你,我恨你夺走了我的一切。当初在学校,我什么都比不上你,但是我有易唐,可是你连易唐都夺走了。”

  “我千方百计地接近你,成为了你的朋友,我知道你喜欢易唐。呵呵,当易唐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忽然就松了口气,我终于赢了你。”

  “易唐喜欢的是我,不是你,商墨。”

  商墨突然回身,电梯的门已经缓缓合上了,关门的那一刹那,她看见俞纪蓝脸上的表情扭曲。

  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转身朝里走去,在办公室门口她看见小诗惊讶的表情,她微微一笑,进了办公室。

  俞纪蓝的态度其实她早就有猜到,她孤身在英国的那么些年,她完全可以联系到她,可她没有。而商墨也曾经尝试过联系她,可是,她似乎永远都不接她的电话。

  刚开始她也以为是因为易唐的原因,俞纪蓝是个冲动的人,在听见了她跟易唐的传闻之后怎么能一忍就是两年而不露面,而这次突然回来才全推翻了之前的猜测。

  俞纪蓝,肯定是那会儿才知道她和易唐的事的。那么她在英国的那几年对于她的态度,就有待商榷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一直以来掏心掏肺地当她是朋友,而她心里竟然会是这么想的,现在她的心里除了冰冷、寒凉,更多的是失望。

  俞纪蓝的自身的条件并不会比别人差,成绩优异,相貌好看,虽然她是单亲家庭,跟她的妈妈相依为命,但是她的生活却还算优越,也算是弥补了一点点遗憾。

  商墨叹息了一声,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无常。

  刚进办公室坐下,商墨就拿起了电话,“小诗,帮我通知杜主管上来一下。”

  杜先泽是人事部的主管。他站在商墨的办公桌面前,商墨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

  “那个俞纪蓝,是什么时候招进来的。”

  杜先泽有些诧异地看了商墨一眼,然后答道:“前两天,今天才正式上班。商总,怎么了?”

  商墨摇了摇头,示意杜先泽继续说。

  “俞纪蓝的资料我们审核过了,觉得都符合我们的标准,而且在众多求职简历中,她的简历也算不错。”

  杜先泽下去了,随即传过来的是俞纪蓝的简历。

  俞纪蓝的简历很漂亮,里面着重强调的是在英国的留学的经历,以及获得的一些奖项,看来易正弦在她身上还是费了不少功夫,倒是她的高中,只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

  若是放在以往,她对于招谁进来都无所谓,只是现在有了俞纪蓝,她总是觉得她不安好心。

  原来她商墨在遇见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也不能全然公正啊。商墨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把私人情绪带入公事里很显然不是明智的行为。

  市场部那边将最新一年的销售数据递了上来,商墨看着那一串数字,眉头皱得死紧。

  “这是什么意思?”

  商墨将数据扔在桌上,她双手抱胸,靠在身后的椅背上,表情冰冷。

  “商总,我们没想到SUN会突然冒出来?”

  “什么叫没想到?”

  随即,一份资料传了过来,商墨看着这份资料,脸色很不好看。

  “通知你们市场部全体人员,10点开会,给你二十分钟,帮我把SUN这家公司的资料调出来,我要最详细的!”

  市场部经理领命而去,商墨的脸色很不好看,皱着眉头,翻看着手里的文件,小诗泡了咖啡递了上来,见到商墨这般模样,识趣地退了出去。

  “SUN”是乔生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比她的JULY要稍微晚一点出现。乔生公司一直不温不火的,商氏以前一直也不是没有关注过它们,只是没想到这次,倒是出来了这么一匹黑马。

  乔生公司之前的销售数据她很清楚,对她的影响不大,而那边公司的设计师她也早有耳闻,不过是一个算不上大家的设计师,偶尔会有让人惊艳的作品,但是更多时候,都是碌碌无为,更何况,早几年前的一桩质量事故,差点儿让乔生公司退出服装市场。现在也只是吊着,勉强糊口罢了。

  这次的突然出现,倒是让她开始将目光放在这个乔生身上。

  从叶往的专业眼光来看,这次他们新推出的新品,不是以前设计师的风格,显然是换人了,这是其中的一点,还有一点,以商墨的敏锐的嗅觉来看,乔生的管理层,肯定也有了变动。至于是谁,以后总会知道的。

  商墨对于他们的市场的安排重新做了部署,而叶往这边的设计部压力也陡然加大,质量那边商墨亲自去检查了一番,希望不要出什么漏子。

  其实在叶往来看,她们只是少了那么一丁点的市场份额,本身对于商氏的影响并不大,犯不着这么大动静,但是他相信商墨的嗅觉。

  商墨敏锐的商业嗅觉,曾经几次挽救过她。

  等到华灯初上的时候,商墨才从办公室里出来。整栋大厦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处灯还亮着,商墨将正在加班的叶往挖了出来,“要不要我给你带点晚饭。”

  “谢谢!”叶往头也不抬地回道。

  “这些个小兔崽子,出来的这些东西能见人吗?”身后是叶往烦闷地嘟嘟囔囔。商墨嘴角轻勾,下了楼,去附近的店买点吃的。

  做服装设计的,需要的是源源不断的创意跟精力,他们往往是,夏天的时候开始做秋装,秋天的时候又要开始忙活冬装,熬夜加班是常有的事情,有些小新人刚来的时候,做梦梦见的都是第二天要交稿,而能够一直坚持坐下来的,除了本身的素质跟专业素养,更多的是对服装的热情。

  还好,叶往就是这么一个人。

  商墨欣慰地一笑,叫了饭,顺路去附近的星巴克买咖啡,在结账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角落里坐着的那一对璧人。

  易唐的位置正好是面对着她的,他冲着她笑得妩媚,那笑容,无端端地让她打了个寒战。商墨回了他一个礼貌并且疏离的微笑,脚步未停,就离开了。

  看到商墨的离开,易唐的脸顿时黑了。

  “怎么了?”俞纪蓝转过头,在大厅里扫了一圈,没看到任何人,有些狐疑地看向易唐。

  “易唐,当初的事情……是我不对。”

  易唐静静地听着俞纪蓝说话,脸上没神么表情,他身体斜斜地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坐没坐相的,但是却有一种倜傥的味道流了出来。他的手无意识地转动着桌上的咖啡杯,百无聊赖的样子。

  星巴克的门再一次被打开,易唐抬起头,正好看见商墨皱着眉头的眼光扫了过来。

  易唐敛了眉,那一瞬间眼底有笑意迅速地一闪而过,易唐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耳边俞纪蓝的声音顿时消失不见,他的世界瞬间成为无声,他的毛孔开始兴奋,他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那个正大步朝着这边走过来的那个女人身上。

  商墨将她手上拿着的饭菜跟咖啡一股脑地放在桌上,然后看向易唐,一只手抓住易唐的衣领,易唐顺着她的力道慢慢站了起来,然后……他就这么被半推半就地提出去了。

  俞纪蓝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的位置俨然已经换了人,她看了看面前好整以暇地商墨,又看了看那个带着疑惑带起奇怪却唯独没有怒气的易唐。

  易唐不知道这个女人要干什么,但是他倒是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产生了巨大的好奇,索性就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睁着一双如同宝石一般的眼睛,骨碌地转着,看起来十分灵动。

  俞纪蓝从未见过易唐这个样子,他可以沉默,可以优秀,可以帅气,他可以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祇,但是却不能这么……接地气。

  “易唐,你怎么……”

  话未出口,却被商墨打断了。

  “你不在的这几年,易唐变化不少。”

  “我什么时候变化了,本公子一直都如此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你住口。”商墨冷冷地甩了句话,然后瞪了他一眼。

  易唐乖巧地住了嘴,很显然,他并没在意,他倒是想知道,这两人会说些什么?就久别重逢抱头大哭,还是相看无语凝噎,未语泪先流?

  他转头看了看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商墨,他可不觉得这个丫头会哭?说不定,她心里此刻更明镜似的。

  这么想着,易唐正了正脸色,终于不再骨碌骨碌地看着她们了,而是又恢复到之前那种不咸不淡、散漫无趣的样子了。

  商墨不知道为什么,又瞪了一眼一旁的易唐,“我们女人说话你能暂避一下吗?”

  易唐转过头,做出一副正在东张西望的姿态,似未听见一般。

  俞纪蓝的脸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对于商墨为什么来找她也有了个底。在场的这三个人,无一不是一颗七窍玲珑心,很多事情,稍一联想,就想得出来。只是,不知道对方知道的,是否也是自己所知道的,他们都在玩着一种哑谜游戏,谁先被猜透了心,谁就输了。

  易唐在商墨的目光瞪视下不情不愿地起身,商墨目送易唐到窗边的一个单独的女孩的对面坐下,也不知道易唐说了什么,那女孩的表情先是防备,然后是惊疑,最后是惊讶,向她们望过来,最后终于开开心心地笑了。

  两人说说笑笑,看起来好不自在的样子。

  商墨收回眼光,看向俞纪蓝,而俞纪蓝显然还未收回神,“他……怎么……这样了?”有些不可置信地收回眼神,看向商墨。

  “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你们不会在一起的。”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阿蓝,我不想看见你这样。他是你的哥哥!你怎么可以喜欢他!”

  商墨的声音压得很低,俞纪蓝冷哼一声,“看来,易正弦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你了。”

  “你以为在爱上他之前我知道他是我哥哥吗??你以为我会明明知道真相却飞蛾扑火干出这样的事来?我俞纪蓝何时这么狼狈过!!!都是易正弦那个混蛋,在我以为我最接近幸福的时候把我一竿子打到地狱!”俞纪蓝低声控诉,而商墨在这时候的冷静,跟俞纪蓝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商墨,我不想一个人下地狱!”

  商墨缓缓张口,“所以,你就想把易唐拉下去???易唐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当初你为什么离开他吧,如果……他要是知道了呢?”

  “你敢!”俞纪蓝陡然站起身,周围有不少目光侧了过来。她顺了顺呼吸,这才低声警告商墨:“我知道你来找我的原因,但我也告诉你,若是让易唐知道,你以为你的日子会好过吗?”

  “我俞纪蓝,早已经不是当初的俞纪蓝了,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顺利地飞回国?”

  俞纪蓝拿了包包就走,商墨坐在原地低着头,在想着事情,连易唐什么时候过来了都不知道。

  易唐将指尖伸向正在沉思中的商墨的下巴,轻轻一抬,商墨的眼神扫了过来。易唐“啧啧”了一声,叹了口气,“你把我今晚的女人放跑了?”

  商墨浑身一抖,一阵恶寒,站起身,将易唐扔掉,当然也没忘记拿起打包好的东西,大步朝外走去。

  易唐在后面意味深长地笑,商墨似是感应到了易唐的视线,浑身一抖,赶紧加快了步伐。

  2

  如果商墨再不回来的话,叶往觉得自己肯定会死在商氏大厦里面,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是战死,而是饿死。

  当叶往控制不住要挠墙的时候,商墨终于姗姗来迟。叶往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很自觉地接过她的东西,坐到稍微不乱的一个角落吃着东西,而商墨就坐在他办公室一边的沙发上低着头,想着事情。

  等叶往吃饱喝足了才想起来去搭理她,看了看手里已经快要接近尾声的工作,叶往一屁股往商墨的身旁一坐,之前已经丢掉的教养现在统统记得捡回来。

  “这么晚了不回去睡觉真的打算在这里陪我?”叶往笑嘻嘻的样子,很没正形。

  商墨白了他一眼,将身体的重量全都放于沙发上,她靠在上面,看向叶往:“怎么,Boss陪你加班,不乐意?”

  “乐意之至,只是你确定你那个男朋友不会介意?”叶往放低了声音,声音魅惑。商墨一怔,徐徐笑开,“那我还是去陪他吧。”

  “诶。”商墨的手臂被人拉住,随即传来弱弱的声音,“诶,有异性没人性的人是可耻的啊,有Boss的亲自监督我才会工作神速啊……”

  商墨一笑,然后坐了下来。叶往工作的时候是极有魅力的,认真严肃,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她深以为然。说来也奇怪,以叶往的才华跟外貌,也不是找不到女孩子的,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孑然一身。

  她从来没有看见过有女孩子可以站在他的身侧。她还曾经一度怀疑过他是Gay,结果又没看见过他跟其任何男人有过亲近,除了易唐。

  商墨睁大眼睛,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怪异起来。

  叶往手上的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已经到了收尾的部分,所以这次倒是难得地可以下一个早班。对于他最近的状态而言,能够在9点半之前下班,那就算是早班了。

  他抬起头看向商墨的时候,商墨的整个身子都快缩进沙发里了。这个人看起来娇小又无助,她已经快要睡着了,却强撑着眼睛要看他,殊不知她的眼神早就已经发散开来,连他停下手中工作看向她她都丝毫没有注意到。

  叶往叹了口气,将商墨从睡意中唤醒,商墨抬起头,看向他,“做完了?”然后就要起身。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看着她强撑着睡意要陪着他加班,他有些心疼。

  抛开他们的上下级的关系不谈,商墨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在回家的路上,两人一直没说话,商墨的脑袋靠向窗边,像是快要睡着的样子,叶往体贴地不去打扰。

  忽然,商墨开了口:“叶往,你不会喜欢易唐吧。”

  叶往手一抖,突然刹车,商墨差点儿被惯性甩了出去,胸前的安全带把她勒得生疼,有后面的车超过他们拉下车窗骂。叶往听而不闻,转过头看向商墨,眼睛里隐隐跳跃着火光。

  商墨坐直了身体,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看向商墨。

  “你再说一遍?!”

  气氛一时间变得紧张起来。

  “那什么……我刚刚说着玩的……”商墨僵硬着脸,手紧紧地抓着安全带,一旦叶往稍有动作,她立马跳车。

  “嗯哼,那就好。”车再次缓缓开启,商墨小心翼翼地松了口气。

  叶往不说话,只是这次是气的,从侧面望过去,他的棱角绷得死紧,商墨提心吊胆地到了家,叶往将车熄了火,转过身看向商墨,商墨正要开车门的手顿住了。

  “商墨,我是男人。”

  “……”

  “我喜欢的是女人。”

  “……”

  商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傻笑,看起来特别傻气。

  叶往的瞳孔颜色变得深了起来,拽过商墨的胳臂,自己俯下身去,唇间很快触及到一片柔软香甜。

  叶往沾了一下就迅速地坐了回去,他的脸在黑暗中或明或灭。他看向已经呆住的商墨,“这下你信了吧?”

  “叶往!!!”商墨尖叫,羞愤地推开车门就跑了出去,慌慌张张的,叶往在后面看得轻笑不已。

  这个女人啊……

  手机嘀嘀响起,上面传来一条短信,“叶往你这个混蛋!!!!——墨”叶往笑了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等到商墨家的灯慢慢亮起,他才离开。他摸了摸自己的唇,唇上的触觉是那么温暖真实,叶往摇了摇头,“诶,我是不是离开得太早了?”

  途中,叶往的手机响起,接了个电话,笑了笑,到了路口,车一拐弯,朝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叶往到的时候,易唐显然已经到了很久了,他的面前摆了好些空的酒瓶。叶往摇了摇头,坐在这一方的安宁之中看着外面舞池的群魔乱舞,眼神迷离。

  “怎么,易总打算重返温柔乡了?”叶往调笑道,没有去动桌上的酒。

  易唐的眼神不知道投放到哪里,没有回答,叶往将整个身子扔到单人沙发里。易唐回过头,看向叶往,“你喜欢商墨。”

  叶往心里一惊,差点儿跳起来,但是很快,所有情绪都变成微微一笑,易唐说的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你是怎么知道的?”

  易唐晃着杯子里的液体,像是要透过这个看向更远的远方。

  “你不是不喜欢商墨吗?”

  “嗯。”

  叶往提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动了动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疼。耳边传来易唐的声音,“可是,叶往,我后悔了。”

  叶往听到自己脖子传来清脆的“咔嚓”声。

  叶往因为脖子受伤住院,还好他手上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自有服装部以及宣传策划来搞定。

  商墨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看叶往,在医院的电梯口遇见易唐,商墨的心紧紧提了起来,但是又自嘲地笑了笑。

  现在不是都和平解散了吗?商墨暗骂自己,真是贱哪。

  “晚上我约了阿蓝,你要不要过来?”

  “不要。”

  干脆利落地回答,果然是商墨的风格。

  “你……上次跟阿蓝说了什么?阿蓝后来一直都不高兴。”

  阿蓝阿蓝阿蓝,你就记得你的阿蓝。商墨的脸色很不好看。转过头,眼睛直视易唐,“我警告她离你远点儿,或者你自己自觉一点儿,不要去招惹她。”

  “凭什么?”

  “易唐,你就这么贱吗?当初人家不告而别把你折磨成这样,现在她回来了你还巴巴地伸出你的脸来再让她踩一脚吗?”

  易唐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

  病房里,商墨看着大束大数的花跟各式水果叹了口气,看来这厮来医院是享受的。

  叶往看见她来,赶紧招呼着商墨坐下,“来来来,想吃什么?要不要吃根香蕉?!”

  商墨眯眯眼,看着他带着的颈托,“叶先生,医院好玩吗?”

  “呃……被你识破了……”叶往喃喃道,随后又讨好地笑,“Boss啊,我这颈椎啊,老是有问题,这次待在医院是想多治疗治疗。”

  商墨没说话,双手抱胸看着他。

  “你看在我伏案工作多年,多给我批几天假呗……”叶往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商墨浑身一抖,想起易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叶往对于某个女人的迁怒有些莫名,他伸出手,犹如抓住一株救命稻草一般地,抓住商墨的手,“Boss今天是来看我的吗,可是空手而来是不是不大好?你看花篮我也够了,水果也有了,您就没有其他的一点表示??”

  某女叹了口气,“你就没有其他追求了?”

  “难道你不觉得我的追求很崇高吗?”

  “……”

  商墨低着头专心地削着苹果,殷红可爱的苹果在她白皙修长的指尖飞转,水果刀利索地将外面的表皮全都削掉,长长的果皮垂下来,在阳光中一跳一跳的,扰乱了叶往的视线。

  有窗外的阳光照到商墨身上,商墨的头发温柔地垂散下来,一边挂在耳后,一边如瀑布一般垂在脸侧,墨黑透亮。

  叶往这才注意到她今日休闲的装扮,疑道:“你没去公司?”

  商墨头也不抬,“一会儿有个约会,暂时先不去公司了。”

  叶往的脸色顿时僵硬下来。商墨似有所觉,抬起头看向叶往,而他拿起手边的杂志认真地翻看着,脸上的表情无比平和自然。

  中途商墨接了个电话,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叶往嘟着嘴,很不满意,“Boss啊,你就待这么点儿时间就走,很没诚意啊。”

  商墨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叶往的床边,“你的奖金,诚意够了吧?”

  叶往爱钱,商墨是知道的,同时她也享受着叶往在拿到钱时瞬间变星星眼时带给她愉快的感觉。果然不出她所料的是,叶往脸上的表情瞬间如春风拂面,慢慢地柔软了下来,眼睛微微眯起,展开笑靥,伸出手将信封拿过来,托了托,笑容越来越大。

  “我就知道Boss最疼下属了……”叶往赶紧谄媚。

  商墨白眼一翻,微微一笑,“我疼的是有用的下属,若是你的脖子一直这么废着……哼哼……”

  叶往赶紧举手保证,“我的脖子会很快好的。”

  商墨心满意足地下楼,楼下俨然有车等着。商墨看了看车里的人,上了车。

  叶往站在窗前,看着楼下那辆车渐渐远行,这才觉得有些轻微的痛觉从身体里爆了开来。

  今天是商建安的生日,按照传统,她们做子女的是应该给他庆生的,只是这次还附上强制的要求,要带人回家。

  两人停好了车,从车上下来,商墨看了阮辛晨一眼。阮辛晨一身得体的西装,伸出手臂。商墨笑了一声伸出手挽了过去,一边还埋怨:“诶,就是个生日不用穿得这么隆重。”

  她们这边刚下车,那边车上也下来两个人,商墨眼尖地瞟到那个熟悉的人影,而那个人显然也看到她了。

  “我说商二,你这礼,挺大的啊……”

  商墨开始上下打量商乔身边的那个男人,那男人比商乔高出一个头不止,穿着一件黑色衬衣,浑身上下有种落拓的味道,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看那东西,丝毫不比商墨这边的要差。

  商墨越看越眼熟越看越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直到那男人叫道:“商墨。”

  沈盛林,那个纠缠商乔到死的男人!

  商墨差点儿跳了起来,看向商乔,商乔避开了她探寻的视线,转过头。商墨在心里叹了口气,率先携了阮辛晨上了楼。

  阮辛晨察觉到中间的异样,适时地沉默,体贴地不去询问。商墨将阮辛晨介绍给门口热情的老妈,自己坐在沙发上拿起苹果啃了起来。

  陆茹瞪了商墨一眼,阮辛晨从善如流地叫道:“阿姨。”在玄关处换了鞋,小心放好,微笑地进了屋,在商墨的身旁坐了下来。商建安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了一下他。

  “叔叔。”

  商建安放下手中的报纸,含笑看着得体的阮辛晨,暗自点头,“小阮啊,你跟我上来。”然后率先上了楼进了书房。

  陆茹是第一次见到阮辛晨,越看就越是喜欢,恨不得当场拿出户口本出来让商墨跟着人家去把证给领了,也免得人跑了。

  商乔随后一步进来,陆茹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阿姨。”

  陆茹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进了厨房忙活去了,而沈盛林显然早就预料到了,脸上半分惊讶的神色都没有,自发自觉地换了鞋,随着商乔坐了下来。

  商乔一落座,商墨就扯着商乔的袖子往屋里拽,关上门,回过神,看到坐在床上的半支着身体的商乔。

  “你丫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怎么又跟他好上了???当初他是怎么害的你,你全都忘了?你忘记你那个死在腹中的孩子了??”

  商乔脸上是无谓的笑,她仰着头,看向商墨,脸上的妆容竟然无比纯洁,“我想原谅他。”

  商墨的气焰瞬间熄灭,她拖了张凳子在商乔的对面坐了下来,平缓了语调方才开了口,“你怎么想的?你知道他是聚华美服装公司的人吗?虽然我们最近这些年都一直相安无事,但是难保哪一天矛盾一触即发……”

  “墨墨,当初我就是不想有那么一天会与他为敌,所以,我才不想接手老爸的公司。我承认是我自私,只是,辛苦你了。”

  商墨摆了摆手,不想再说话。

  外面再次传来喧闹的动静,也有下楼的声音,显然阮辛晨已经从书房出了来。商乔看了看商墨,挑着眉,身上女王的气势再次回来了,“怎么?舍得丢下你的那位易唐了吗?这位我看还不错,要好好把握?”

  商墨瞪了她一眼。商乔笑得越发灿烂,像是好不容易抓住了妹妹的把柄,她起身离开,经过商墨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我下去了,我怕老爸刁难他。商墨啊,商家的人,就算性格上的差异再大,骨子里其实都是一样的。”商乔娇笑着开了门。

  两姐妹下楼的时候,一个笑得娇艳如花,一个脸色沉静看不出丝毫异样。商墨走到阮辛晨的身边坐下,阮辛晨侧过头,想要跟商墨说话。正巧商墨也要转过来,俩人面面相觑,鼻尖上缠绕着对方身上的味道。

  阮辛晨一愣,愣愣地看着商墨那丰润水嫩的唇角,时间忽然静止了下来。

  若是其他女孩,此刻肯定睫毛半掩,羞涩得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但是此刻商墨却睁大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慢慢地,阮辛晨的脸上浮起两抹浅浅的红晕。

  阮辛晨叹了口气,一只手轻轻搭上商墨的眼眸,他感觉到手心底下痒痒的,她的睫毛似微微发着抖,他心里一动,叹了口气:“你怎么跟别的女孩那么不一样。”

  商墨的唇角挂着笑,看起来天真无邪极了,“因为我是女人,不是女孩!”句句字正腔圆,听起来竟然十分正经,商墨似乎此刻心情极好,轻笑出声,带着些成熟女人的低哑魅惑,阮辛晨的手心像是被烫到一般,猛然缩回手,撇开脸。

  这一撇开,才发现周围几个人竟是像看好戏一般盯着他们俩,里面不乏长辈,商建安虽然表情严肃,但是整个人似乎是愉悦的。

  阮辛晨只感觉到脑袋里像是有东西“砰”的一声炸裂开来,脸红得那叫一个彻彻底底。

  商乔朝商墨挤眉弄眼的,商墨咬着下唇盈盈看着红着脸的阮辛晨。她倒是没想到,阮辛晨这么不禁逗,那样子,竟是比她那天闯进男厕还要狼狈。

  阮辛晨失态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商家的门铃声响起,阮辛晨迅速地站起来,抢在陆茹之前去开门,那样子,要多慌乱就有多慌乱。陆茹含笑看着阮辛晨,满意地跟自家老公交换了一个各自才懂的眼神,转身进了厨房。

  门打开,门口站着的人一愣,阮辛晨也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究竟是有多喧宾夺主。手放在门把上,之间冰凉的触感跟面前的这个男人让他迅速地冷静下来,脸上的那抹红色也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商墨起身信步走了过来,看到易唐,竟是一点也不诧异,唯一诧异的就是他身旁的那个女人。

  商墨淡淡地瞟了俩人一眼,牵着阮辛晨的手,拉着他回到客厅坐下来。易唐似是无所谓,耸了耸肩,携着俞纪蓝进来了。

  商家的气氛开始莫名地诡异起来。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说话。商乔接到老大商黛从国外打来的电话,贫了几句嘴之后将电话直接扔给了商建安,然后拉着自家男人做到一旁翻着杂志。商墨拿起一个苹果认真地削了起来,然后切成一块一块的,放在刀尖上,送到阮辛晨的嘴边,示意他张嘴。

  “啊……”

  商墨甜笑着,看着阮辛晨的额角抽了抽。阮辛晨大概是丢脸丢太多了,豁出去了,一手轻轻揽过商墨的腰,张了嘴,待嘴里的苹果咽下去之后,笑得极为阳光,“好甜。”商墨手上的刀一抖,被阮辛晨宽大的手牢牢握住。

  3

  易唐对商家一点也不陌生,将俞纪蓝扔在客厅自己去厨房蹭蹭蹭地到陆茹跟前撒娇去了,一出来便是看到这样的局面。

  “易唐。”俞纪蓝温柔地声音唤道,带着小小的埋怨和不满,大概是怪易唐扔下她了吧。经过俞纪蓝这么一唤,商墨回过头,见易唐双手抱胸眯眯眼地看着她,又若无其事地转回头,继续削着手上的苹果。

  饭菜很快做好了,菜摆上了桌子,商墨嚷着肚子饿,一屁股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商乔踹了踹商墨,“老爸还没坐呢!“  商墨头也不回,只盯着面前的饭菜,“没事,今儿老爸生日,家宴家宴。”

  “我说商墨啊,你当这个是家宴,可有些人可不这么认为啊。”那声音阴阳怪气的,让本就怪怪的气氛变得更怪了。

  阮辛晨见惯了商墨平日里来正经八百的样子,见到商墨今天这般随性,小女儿娇态毕露,竟觉得格外可爱。大概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本该是这个样子的。只是……眼光飘向那个偶尔“不经意”把目光放在商墨身上的易唐,见易唐望了过来,阮辛晨微笑点头。那目光,看起来云淡风轻,却似是带着毒针,要扎在他的身上。阮辛晨看向那个专心垂涎着桌上菜肴的女人,这里的每一个人,恐怕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二姐,你是在说我吗?”易唐笑笑,声音颇为无辜。陆茹从厨房里端菜出来,正好见到的就是这一幕,瞪了自家二女儿一眼。

  “陆阿姨,我算是外人吗?”

  陆茹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我都不算外人,那么阿蓝自然也不算喽?”

  “理由呢,”商乔微微有些诧异,早些年就听过这个女人,也在妹妹的身边见过几次,难道……  易唐低头含笑,揽过俞纪蓝,“至于理由,相信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那模样,那低柔的声音,像是情人间的低吟,商乔的目光转到正在专心帮妈妈摆放碗筷的妹妹身上。

  大概是易唐如此贴近的气息跟那明显暧昧的语调,俞纪蓝脸色通红,但是却犹若初绽的玫瑰,越发娇艳。

  商墨慢悠悠地将手上所有碗筷都一一摆放好,最后又细致地纠正了一下微微放得歪斜的筷子。等做完这些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易唐一眼,显然,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阮辛晨在旁边认真地盯着商墨的神色,见她神色并无异样,这才微微放了心。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潮潮的。

  俞纪蓝优雅地笑笑,无比贤惠地从陆茹手上接过菜放好。商建安对于这些小孩子的游戏向来不闻不问,倒是陆茹,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叹了口气。

  商建安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几个人陆续就位,大家都是一脸欢笑,仿佛之前的争锋相对都是幻觉,商墨狼吞虎咽却不失优雅地吃着菜,偶尔往阮辛晨的碗里夹点菜。吃得差不多了,商墨抹了抹嘴,站起来,双手举杯,“爸爸,生日快乐。”仰头,将杯子里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商墨擦了擦嘴,冲着众人笑:“你们慢吃,我吃饱了。”然后在几个人的注视下,上了楼,然后听到楼上关门的声音。

  商建安一点都不在意,陆茹还在忙乱地给大家布菜。商乔毫不避讳有长辈跟其他人在,跟沈盛林在一旁腻歪着。俞纪蓝低着头小心地吃着菜。阮辛晨抬起头来看了眼易唐,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察觉到阮辛晨的观察的目光,易唐冲着他勾了勾唇角,然后自若地夹了一筷子的青菜放进俞纪蓝碗里:“你最近胖了点,你胖了就不好看了。”

  阮辛晨正要放下筷子,闻言望过去,“哦?原来易总喜欢瘦的女孩子,我倒觉得女孩子胖点最好,有福气,我常常觉得商墨太瘦。”阮辛晨看向商墨放下的碗筷,叹了口气。

  阮辛晨进来的时候商墨正盘着腿坐在阳台上发呆,商墨是闻到味道转过头的,见阮辛晨将手上的饭菜放到跟前,她心里莫名一酸,却转过头,看向窗外那缓缓落下的夕阳,那抹余光,似乎很快就要消失。

  身上传来的最后的温暖展现着阳光曾经存在过,商墨蜷着腿,将脸方向窗外。

  “再不吃饭就凉了。”

  商墨察觉到阮辛晨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听见那温润地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易唐,喜欢瘦一点儿的女孩子呢。”

  商墨转过头,拿过桌上的碗筷,揭开盖子,一愣,是她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阿姨知道你爱吃,特意给你留了点,让我带上来。”

  他没告诉她他特意地留了这么几块下来,不过在这丰盛的晚餐上,这点菜,或许不会入一些人的眼,可是他正好看到,正好想起来她喜欢,于是便留了下来。

  “还是我妈最疼我。”此刻的商墨卸下了重重的防备跟疏离,还有她时刻端着的“商总”的架子,像个无辜又可怜的小女孩。

  商家有三个女儿,每一个都很特别,能力超群:老大商黛很小的时候就出国读书,在25岁的时候就拿到那边最难考的医师执照,并且选择那边留了下来;老二商乔大学时候就跟人合伙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在业内颇有“冷面阎女”的称号,经手的案子都办得十分漂亮;唯有商墨,没有什么漂亮的资历,只有这商氏,在她手中不衰反盛。

  商家的女儿,在外面披荆斩棘,无坚不摧,也只有在家里的时候,才会卸下这重重的防备。

  当商墨在电话里告诉自己她爸爸明天生日让他陪同的时候,他放下手上的几个工作,现在忽然间觉得,这比起他赚更多钱、获得更多荣誉都要值得多。

  商墨啃着骨头,将骨头扔在小小可爱的垃圾桶里,心满意足地咂了咂嘴,心情渐渐变好起来,将手上的碗推倒一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阮辛晨心里觉得好笑,到底谁才是主人谁才是客人,但是倒也没说什么,站起身端起碗出了门,在门口楼梯的拐角处,遇见正在上楼的易唐,易唐看了看阮辛晨手里的碗,将手里的那几粒巧克力不动声色地放进裤兜里,微笑侧身。

  阮辛晨走后,商墨接了个电话,拿了外套就要下楼,在门口遇上正要敲门的易唐,易唐佯装惊讶地看着她,“呀,你怎么知道我要敲门,难道是心有灵犀吗?”

  商墨看了看楼下正在跟妈妈说话的俞纪蓝,她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往上瞟。商墨双手插胸,看着面前的男人,“易唐,在我面前,收起你那副无聊的嘴脸。”

  易唐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什么叫无聊的嘴脸,人家原本就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他总有刺激她的本事。

  “难道是……阿墨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易唐贴近商墨,眨了眨眼睛,万种风情肆意弥漫,那双眼睛,带着揶揄,带着调侃,还似乎带了些探寻……  易唐身上的味道是商墨最熟悉的,也是她心中最难以抵制的那抹香。她闭了闭眼,告诉自己就这样吧,那就这样吧。

  “易唐,如果你执意要跟她在一起,你的下场只会是粉身碎骨。”

  易唐直起身子,可是却还是想没长骨头一般靠在门口,商墨盯着他的眼睛不放,这两年来,她最是清楚他,也最是了解他。她以为他骨子里还是那个易唐,她盯着他,似乎只是想要离她心目中的那个易唐近一点点,再近一点点。

  易唐摊了摊手,转了转自己的脑袋,避开了她的目光,“哎呀呀,粉身碎骨是什么滋味呢?好想尝一尝。”然后慢慢下了楼。

  商墨看着他的背影,浑身散漫落拓不羁的信息,拳头捏紧了又放开,放开了又捏紧,她真的很想很想扑上去揍他一顿。

  商墨下楼,抱了抱正在看新闻联播的商建安,“爸爸,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辛晨。”

  阮辛晨此时正在阳台上跟商乔的男朋友说着话,转过头看向商墨,“辛晨,公司还有些事,送我过去吧。”

  阮辛晨有些歉意地跟众人告了辞,又跟商建安夫妻说了会儿话,一一告辞、礼数周全之后才出了来。商墨在车边耐心地等着,看起来很是安好,只是偶尔抬手看表却泄露了她内心的烦躁。

  看见阮辛晨出来,商墨这才说道:“道完别了吗?公司里还有事,先送我去一下公司吧,谢谢。”

  阮辛晨正在开车门,听到商墨那句礼貌的“谢谢”跟找不出错误的微笑,顿了顿,苦笑一声,“商墨,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像是那个丢了水晶鞋的灰姑娘。”

  商墨也坐了进来,却没说话。

  “南瓜车是假的,礼服是假的,所有华丽与高贵都是假的,灰姑娘还有王子呢,我就没有公主吗?”

  商墨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没有公主,找个骑士也可以。”

  “……”

  商墨进了办公大楼头也不回地走了,走之前还交代一句:“不用等我,晚点有司机会把车开过来。谢谢你,我今天很愉快。”

  阮辛晨快步向前,拉住商墨的手腕,苦笑,“诶,我是你男朋友,不是车夫。”

  商墨的脸色迅速地滑过一抹尴尬,“呃,谢谢。”

  “我要的不是谢谢。”

  阮辛晨俯下身,低下头,在商墨的额头间轻轻一吻,“我想要的,就是这样。”

  他放开抓着她的手,商墨呆萌时候的表情很可爱。她慢慢“哦”了一声,然后身体僵硬地往办公室走去。电梯开门,电梯关门。

  上了楼坐在办公室里,脸上的表情还有些僵硬,她揉了揉自己的脸,白纸上面的黑字一个一个地爬走,竟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