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未遇你,此生无喜小说by白妖主角唐佳然,段丞熠,白妖,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若未遇你,此生无喜

更新时间:2020-11-22 14:39:53

若未遇你,此生无喜已完结

若未遇你,此生无喜

来源:掌文作者:白妖分类:言情主角:唐佳然,段丞熠,白妖,

若未遇你,此生无喜唐佳然段丞熠白妖小说名字是若未遇你,此生无喜,全文讲述的是三年前,为了她的爱情,她被告上了法庭。三年后,为了她的清白,她缠上这个男人。男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勾引我?”她瑟瑟发抖:“段先生,我不是故意冲撞你的……”很快,她就知道什么叫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惹上男人。由作者白妖精心创作,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
编辑離人泪点评今天推荐的这本若未遇你,此生无喜绝对算得上合格的现代言情文,还是比较有亮点的,作者白妖也是比较的知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佳然摇头,想也没想,退了半步,和他保持距离,“我不能再麻烦你了……明天我自己去找吴律师。如果不是他,我真不知道还有谁,会透露出这个消息……”

录音可以确定,是徐孟庭的人拿走的。

除了吴律师,还能有谁泄露消息?

“透露信息的不一定是人,”段丞熠扫了一眼她手机,夹起来瞟了一眼,眸底泛着寒光,“你不信任我和吴律师,又何必合作?”

唐佳然一时语塞,不知怎么面对他的质疑。

她这部手机是三年前买的,回来以后,徐孟庭把手机拿给她,告诉她,每天他都会给这手机充电,等过几天给她买一款新手机。

而她毫无怀疑接受了。

这手机……

她翻看了一下。

段丞熠将手机壳撬开,露出了里边电池和卡槽。

一枚硬币大小的黑色金属物品覆盖在电池旁边。

上面布着针孔。

段丞熠扒下来一看,这玩意儿不像是手机零件。

更像是监听器。

“这……”

唐佳然完全没有想到,徐孟庭竟会在手机里装上监听器!

她湿漉漉的眼泛着微光,望向他的眼神,多了些歉意和愧疚,“对不起……我没想到徐孟庭会在我手机上……”

若不是这监听器,她的录音,也绝对不会丢。

段丞熠表情淡然,迅速挪开目光,寒凉眸子快渗出冰碴子。

“记得吃药。”

他把医药袋丢在桌上,离开时的背影决绝,不含半点温度,“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

他……

在生气什么?

是她冤枉了他,所以生气?

唐佳然又急又恼,却说不出挽留他的话。

他们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

这么互不牵扯,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听到门外再无动静,唐佳然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瞥见桌上的医药袋,脑袋埋在臂弯里,眼泪,悄无声息的往下流……

晚九点。

暗夜娱乐会所,顶楼包厢。

段丞熠瘫在沙发上,手里握着红酒杯,指尖有意无意敲打在沙发上,莺莺燕燕围绕,倒是热闹。

“二爷,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光顾着喝酒?”

女人凑上来,苏绣织的旗袍,跟块布似的紧紧裹着她,肤若凝脂,那细腰不经一握。

她纤纤玉指攀上他的肩,抚平他衬衣的领,语气娇媚万分,“要不要芊芊喂你?”

话音一落,鲜艳欲滴红唇含着酒就要凑上来。

段丞熠浓眉一蹙,锐利眼角腾出一丝戾气,使人遍体生寒,“滚!”

叫芊芊的女人脸色青白一阵,咬了咬牙,忍了下来,耐住性子的哄,“二爷,今儿心情不好?”

男人凌厉的五官阴沉几分,推开她,站了起来。

段丞熠去走廊抽烟。

金砖镶着的长廊,金碧辉煌,墙上雕着金龙,气势摄人。

点燃手头烟,段丞熠猛抽一口,瞥见包厢门口张望的女人,他眼底透着阴鸷,跟把刀子似的刺过去,那女人一下缩回脑袋。

不敢再看。

“徐孟庭,你这个伪君子!做了亏心事不敢让我当着你同事的面拆穿是吗!?”

一个熟悉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

段丞熠眼底眸色复杂,他余光一瞟,看见了那抹娇小身影。

*

唐佳然费了好大力气,才知道今晚徐孟庭在暗夜聚会。

她的录音丢了,只有徐孟庭会拿。

而她打电话联系不到他,又不知道他们的新家在哪里,在**到绝望之处,她才拜托以前熟人联系。

一找到徐孟庭,就看见他跟着一群女人喝酒唱歌。

领子上全是口红印。

被她拎出来,他半点愧色也无,撸起袖子,扯了领带,面色充斥不满,“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对着我大呼小叫?”

大概是喝了不少酒,说话舌头都打着卷儿。

“你……”

唐佳然气的发抖,咬牙切齿,“把我的录音还给我!”

一提到录音,徐孟庭眼底恢复了些许清澈,却依旧装傻,“什么录音?我不知道,你现在能做的,就是滚回去,安静等法院传票,懂?”

被欺负到这份上,却连反抗也不能有。

唐佳然闭着眼,眼泪沾染上了睫毛。

“求求你,那录音是我的,给我吧……”

她知道,若是录音没了,唯一证明自己的机会,也就失去了。

徐孟庭也是看中这一点,才会将录音拿走。

“哟,然然,你这是干嘛呢?”

童荣儿推门而出,瞧着她如此狼狈,扯了扯嘴角,“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吃下去的东西,真能吐出来吧?”

从包厢里出来三两个看客,一时搞不清楚状况。

童荣儿扶着腰,痛心疾首,“然然,当初可是你以自杀相逼,孟庭才和你结婚的。孟庭等了你三年,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不是考虑你会想不开,孟庭早就和你分手了!”

她擦了擦眼角虚无的泪,声音哽咽,“你现在一出狱就整天缠着孟庭,他难道就不能有自己的事业和爱情吗?你能不能饶过我们?”

说完,童荣儿作势要跪下,“今儿我就求求你,念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放过我们好不好?”

“你们……”

唐佳然后退一步,仓皇无措。

几个看客见她无力反驳,只当童荣儿说的是真的,在那儿指指点点。

“这三年,可是荣儿陪着孟庭起早贪黑工作,自个儿犯罪进了监狱,出来还敢闹!”

“就是,也不看看什么德行,哪里配得上徐总监了?”

“呵呵,要是个好人,怎么会进监狱!”

此起彼伏的责怪议论,将唐佳然包围。唐佳然多想证明自己没错,是个受害人。

可是她说不出口。

“还不滚!?”

徐孟庭扬起手,欲打她,“也不撒泡尿看看,就你这种女人,就算**了送在我床上,我也不要!”

哪怕被刺的伤痕累累。

唐佳然也没认输过。

可现在,她只觉得狼狈,又丢人。

她的一生,就只这样过下去了吗?背负着一个“罪犯”的名号,一直过下去?

“唐小姐,二爷让我带您过去。”

突然,一道洪亮声音响起。唐佳然泪眼朦胧抬头,只能瞧见这人穿着保镖**,而他身后,跟了十几个这样的人。

二爷?

唐佳然微微一怔。

这个二爷是谁?

还没缓过来,又听那保镖声音冷淡。

“徐先生,各位女士,二爷有吩咐,请你们在一分钟内消失在暗夜,如若不走,今后全城所有娱乐城将禁止你们入内,你们明日早晨,也会收到来自银行的百万赔偿单,请你们自行选择。”

唐佳然被保镖带进了休息室,手心紧张冒出了汗。

刚才那些人,听到保镖的话后,果真逃似的走了。就连徐孟庭,也指着她的鼻子骂她狠。

休息室约莫有一个套房大小,除去卧室,还配有卫生间和厨房。

“唐小姐请先在这里休息,二爷马上就来。”

保镖叮嘱了这么一句后,就消失了。唐佳然坐立不安,打量室内风格。

黑白相间装修,极简风窗帘。灰色调沙发和桌椅。

就连床,也是冷色的。

她一回头,瞥见镜子里的自己,才哭过,眼圈湿润,鼻尖有点红,短发凌乱,一双桃花眼隐约透着光。

在狱中三年,把她折磨的不成样子。尽管皮肤还白净。

“二少,您慢点。”

门外,女声响起,她身子一滞,屏息听着动静。

“芊芊伺候您休息,好不好?”

在这场所,有这样的女人,唐佳然见怪不怪。正愣神,房门“咔嚓”一声开了,她局促起身,又一下顿在原地。

脚底如同被粘在地板上,无法动弹。

男人被扶着,大半个身子靠在女人身上,衬衣半解,露出麦色肌肤。

见屋内有人,芊芊抬眸,眼底透着几分不满,“这儿不需要你了,快滚吧!”

唐佳然低着脑袋,生怕看到不该看的,立马点头,“是……”

尽管,她也不知来这儿是为了什么。

几步走到门口,她刚要离开,蓦地,手腕被男人攥住。

他力道很大,硌的她手腕疼。

“滚。”

男人眯着眼,喷薄着酒气,危险气息如狂风暴雨般卷来。

唐佳然鼻腔一酸,喉间一哽,“我马上就走……”

谁知,下一秒,她被拽入一个硬实宽厚的胸膛,男人将她摁入怀中,他狂傲盯向另一个女人,薄唇吐出几个字,“还不滚?!”

芊芊没想到,段丞熠竟然敢自己走。

她狠狠瞪了唐佳然一眼,转身离开,走时,还用力关上了门。

直到脚步声远离,唐佳然也没反应过来。

男人的手又紧了几分。

她被勒的骨头疼,这才意识到不对,小手试图推开他,“你放开我!”

他没动弹,薄唇却压了下来,贴上她的耳垂,温热气息一下将她裹住。

“不、放。”

她心下一慌,方才,就是他叫人去给她解围。

这个男人一定不简单。

他愿意一次次帮她,替她解决问题。

可现在,他知道她是谁吗?

“你喝醉了段先生!”

唐佳然攥着拳头,脸蛋绯红如玫瑰花瓣,娇嫩的很,“我要回家了,请你放开我!”

她不能和这个男人有所沾染!

“我说了,不放。”

段丞熠此时霸道的可以,就想占着她,他喘息的厉害,唇瓣擦过她滚烫的脸颊,将她圈在怀里,逼她靠着墙。

后背一凉。

唐佳然后退到毫无退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