赊刀人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赊刀人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2:03

赊刀人连载中

赊刀人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主角:

赊刀人,本书简介:你遇到过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菜刀的吗?别人想买,他却不卖,只肯卖给你。给他钱又不收,笑着告诉你,等两个馒头能换媳妇时再来收账。如果遇到了,千万不要以为捡了便宜,因为你将付出的,绝不止一把菜刀钱……。
编辑任平生点评赊刀人故事非常的厚重,背景塑造宏大,很慢热的书,但是非常的抓人,跌宕起伏的剧情设定,人性背后的思考。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福禄被人动了手脚,别管我,看路!”

  我死死按住心口,飞快观察周遭的动静,但用力太猛,眉心处不自觉的泛起了丝丝青气。

  望字诀施展到极致下,我很快就发觉后面有一丝隐晦的气息在靠近,距离千米以外。

  杨树看得急了:“你别逞强,交给我!”

  “嗯,右拐,上高速!”

  师父这十几年来对杨树全军事化的训练起到了作用,杨树毫不迟疑的执行着我的命令,车子像抽了羊癫疯似的颠簸着冲上了高速公路。

  高速和老土道宛若两个世界,我们这辆破五十铃很快淹没在来往的车流里。

  东宁这种口岸城市,即便在凌晨,高速上依旧车来车往,大灯把路照得亮如白昼。

  人是群居动物,在群体中总会有莫名的安全感,杨树也是如此,车一多,他就放松下来。

  但他却忘了,追我们的东西不是人。

  “油门踩到底,给老子快点!”

  “是!”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这边速度刚提起来,前边就有两辆大挂车拉起了横排。

  看架势,是两个货运司机较劲,一辆想超,一辆不让。

  平时遇上这情况,我肯定让杨树离远点,毕竟跑长途的大挂车保险太全,真敢往死里撞。

  可今个没人能拦老子的路!

  我挥手一指两车中间那道缝:“穿过去!”

  “是!”

  杨树重重按住喇叭,车子嗷嗷尖叫着,把那两辆大挂甩到后边吃灰。

  估计那两辆大挂也是头一次遇上我们这种不要命的皮卡,气得喇叭按得山响。

  事实上我都没想到,这辆破皮卡在报废之前,还能有这么一回一路火花带闪电的风光。

  我指挥着杨树在高速上不要命的狂飙,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战场,鼓噪着,嚎叫着,带着我那些兄弟向前猛冲,如猛虎下山,像群狼狩猎!

  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枪炮的轰鸣,狂暴的九五自动步枪和八八式狙击步合奏出的重金属旋律,震荡着高原、雪山,也震荡着我们的心,让我们的血管高高鼓起,血液咆哮沸腾!

  然而,我的眼皮却越来越沉,越来越重,离我的兄弟们,也越来越远……

  “师哥,师哥你醒啦!”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正躺在自己的行军床上,杨树一边嚼着炫迈一边叫唤着,吐沫星子都崩到我脸上了,这也就罢了,炫迈还特么是那种最恶心的西瓜味的。

  “滚!”

  我抬手把他扒拉到一边,就要坐起来,可脑袋沉得就像灌了铅似的,又倒了回去。

  此时,一个温软却又坚决的女声响起:“高压一百七十五,低压一百一,必须降压。”

  “小杨林你给我好好躺着,你说说你,多大个人了,还是个当了七年兵的男人,刚回来就不教好道,居然领着杨树去飙车?”

  我一听是关宁的动静,头更疼了。

  关宁是社区卫生所的小护士,长得像个软萌的折耳猫,生起气来像生猛的东北虎。

  好在杨树还有点分寸,跟她说是高速飙车,要是让她知道我吐血了,肯定得逼着我上医院!老子宁可吃屎也不想闻那股消毒水味,再说这伤,又不是他们治得了的。

  眯着眼瞧了瞧窗外的天色,估摸着是早上七点多钟,而且已经回到店里,那些东西暂时是威胁不到我了,昨晚吃了个暗亏,不过伤势倒也不至于就死,情况还在可控范围内。

  我这才有心情堆起笑脸,跟她打招呼:“哎呀,关娘娘,你咋来了呢?”

  关宁的瓜子脸都拉长了,杏眼圆睁,柳眉微扬:“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要上天?”

  “嘿嘿,哪能呢,就算我想,也没那个鸡翅膀不是。”

  “少打岔,人家问你呢,你不要命也就算了,干啥拉着杨树去飙车?不把好孩子教坏,你不罢休是吧?还好杨树没事,不然我就给你点青霉素,药死你得了。”

  她嘴上狠叨叨的,可拿酒精棉给我胳膊消毒的动作,却轻柔的很。

  我青霉素过敏她是最清楚的,自然不可能给我点那玩意,可就算葡萄糖我也不想点。

  “哎哎,娘娘啊,咱打个商量,你给我开点药得了,你瞧我这肌肉,哪像得病的人呐。有点小毛病,吃点药也就过去了,你说吃啥我就吃啥,按时按顿,我向组织保证!”

  “少来,你的保证把我耳朵都磨出茧子了,糊弄你的女军医去吧!”

  估计这回她是真生气了,使劲扎了我一针,动作像杀猪。

  “哎哟!疼!”

  “哼,知道疼了,那往后就少干缺德事儿,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带坏杨树,我保证让你十天半月下不了床,看你还敢不敢乱来……”

  她这边话到一半,我突然皱起了眉:“来人了,杨树去看看。”

  杨树刚转过身,屋外就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屋门嘭的一下被人踢开。

  几个身穿青灰色制服,头戴大檐帽的训导队员闯了进来,前面的两人迅速上前,看住了杨树和关宁,后边一个三角眼的家伙背着手,一脸严肃的踱进门来。

  他扬着下巴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我身上,明知故问:“你们谁是杨林?”

  虽然这家伙一副趾高气扬的德行,可我却忍不住乐了!

  这真是刚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正愁怎么能避过关宁这一针呢,现成的台阶就送上门了。

  我甜甜的应了一声:“哎,我就是,有啥事么好基友。”

  三角眼显然不喜欢搞基,颇为厌恶的皱了皱眉:“你就是杨林?老实点,跟我们走一趟!”

  “好嘞!”我喜笑颜开,迫不及待的把针拔了下来。

  甭管他们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只要能避过这一时,让我给他们送锦旗都行,哪怕再加五百大元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况且训导队离我的店就隔了一条街,溜达一圈,半个小时也就回来了。

  “等等,你们是什么人,找杨林干什么?”关宁自然不肯就这么放我走。

  三角眼斜了关宁一眼,却没说话。

  看守关宁的家伙冷哼着掏出工作证来,拎到关宁的面前,几乎抵到她鼻尖上:“睁大眼珠子看清楚,我们训导大队的,这位是我们曹组长!”

  所谓的曹组长就是三角眼,他见关宁被自己手下逼退了两步,这才语带讥讽的说:“杨林涉嫌一起凶杀案,现在他必须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这话一出,不光关宁,连我和杨树也都是一愣。

  训导大队?

  凶杀案?

  这样的大帽子可不是随便就能乱扣的,再加上他们对关宁的态度有点差,我不由得收起了笑脸,支撑着站起身:“兄弟,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回队里就特么清楚了!”

  三角眼不耐烦的向手下丢了个眼神,那人就把手铐拽了出来。

  关宁顿时急了,上前一步拦在我和那人中间:“你们不能带他走,他是我的病人!”

  与此同时,杨树也一言不发的挡在了曹组长和另一个手下面前。

  曹组长的脸色变了:“他是凶案嫌疑犯,你们敢阻挠我们执行公务?”

  不等曹组长再开口,他的手下突然一把推开关宁,合身朝我扑了过来。

  关宁一个小姑娘,哪架得住膀大腰圆的警察,身子一斜,撞向床头柜。

  事发突然,我也没想到那训导员竟然毫不留手。

  眼见关宁的头朝着柜子的尖角撞去,我哪还顾得上其他,抢前一步向她抓去。

  孰料,我刚扯到她衣角,训导员随后扑至。

  我本就受伤,离他又太近,根本来不及避让,被他一下扑个正着,抓着关宁的手也松了。

  一声闷响,关宁撞在柜子上,头顶上顿时血如泉涌!

  我也被那训导员压倒在床上。

  杨树见状要过来解围,却被曹组长一把扯住,不由分说,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杨树却并未还手,而是转头看向了我。

  我刚刚推开压在我身上的那只狗熊,就对上了杨树请战的目光!

  师父曾经教我们,人民子弟面对人民的曲解,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可现在怎么办?

  如果说师弟被人教训我还能忍,那瞧见满脸是血的关宁,我心头的火就再也压不住了。

  关宁六岁就跟我混,虽然没看过她的光腚,但当年一起玩过过家家,我当爹她当的是妈。

  尤其是我当兵这几年,她真是把我师父当亲爹一样孝敬,逢年过节就不说了,热时扇风寒时加衣,那份亲近简直比真正的儿媳妇还亲,替我弥补了不少无法侍奉膝前的遗憾,要是没有她,我在部队也不可能安得下心,这份情,我得领。

  可现在,当着我的面,她居然让人打得一脸血?

  狞笑再次在我脸上浮现,他们居然敢让老子的人见血!

  杨树看到我熟悉的笑容,顿时心领神会,身子如拉紧的弩弓般绷了起来。

  但姓曹的还是有点眼力的,见我一笑,他唰的一下抽出了枪!

  九二式手枪那冷硬的枪口当即顶在了杨树的脑门上!

  “你们想拒捕?”

  我还没表态,关宁却声嘶力竭的大喊起来。

  而且每喊一句,声调都更加尖锐。

  “谁敢动他!”

  “他是一级战斗英雄!”

  “把你这身狗皮挂满,也挂不下他的勋章!”

  曹组长愣住了,他手下愣住了,连那个刚被我缷掉膀子,疼得直冒冷汗的狗熊也愣住了。

  但紧接着,曹组长突然笑了起来:“蒙谁呢?就这逼样的还一级战斗英雄?有这份荣誉的,怎么说也该是个市人大代表,你瞅他这窝囊劲儿,能代表得了谁?”

  我汗颜,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一身淘宝货,轻叹:“娘的,老子就不能虎落平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