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缱绻惊华梦小说by花哈姑娘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深宫缱绻惊华梦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5:52

深宫缱绻惊华梦已完结

深宫缱绻惊华梦

来源:掌文作者:花哈姑娘分类:言情主角:

小说讲述的是带着复仇之意重生的将军庶女,权斗之争,她嫁给了不受宠的八王爷君九言。他戏她,她乱他。他爱她,她爱他。一袭白衣乱了谁的心,一身伤痕揪了谁的情。“我霸道,傲慢,目无王法,但实际我心思稠密,运筹帷幄。重活一世,我会让那些人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求求你醒来吧,我定当不再负你。”是作者花哈姑娘出品,本书是部古代言情小说。
编辑挽袖吟点评作者花哈姑娘在背景塑造方面也是下了一番功夫,非常的精彩,将主角塑造的很立体很鲜活,真的是苟到了极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见小姐身边只有一只红木箱,香秀忍不住抱怨:“老爷爷真是狠心,都不给小姐置办嫁妆,大夫人更是贪婪,居然连清王送来的聘礼都昧下了。”

“香秀......”见香秀心直口快王妈赶紧制止。

香秀自知失言掩口看着主子,果然见那母女两个敛了笑容。

王妈打岔说:“香秀啊,以后到了王府可得管好你这张嘴,少给小姐惹祸。”

香秀吐吐舌头不再说话。

何影怜端详着盛装的女儿,视线模糊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由衷的说道:“儿啊,娘对不起你,跟着娘你没过过好日子,如今让你如此寒酸的出门,娘心里真是......”

“娘,你别难过,跟娘相依为命,女儿一直觉得很幸福。虽然两手空空嫁过去,但是女儿自会筹谋,以后我一定会让娘过好日子。”

“秋儿......”何影怜说着,搂着女儿期期艾艾的哭起来。

“娘,您这样女儿怎么能放心出门呢?”杜挽秋帮母亲擦着眼泪,自己也忍不住垂下泪来。

听女儿这样说,何夫人赶紧止住眼泪,自责道:“说的是,是娘不好,看娘这是在做什么。”

安抚好娘挽秋屈膝要对王妈跪下,王妈眼疾手快的拦下了:“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王妈,我们走了,娘身边就只有你了,求你一定要替秋儿照顾好母亲。”

王妈也激动的落泪,“小姐您真是折煞老身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一如王府深似海,到是小姐要多加小心。”

“恩,我会的。”

将军府外锣鼓喧天,她们知道那是清王的迎亲队伍。

她们走过王府正堂,里面杜明哲和沈可柔端坐着,等待着她们来拜别。

杜挽秋犹豫了一下,何影怜看都不看内堂一眼,对女儿说:“走吧。”

母女良人就这样在丫鬟妈妈的跟随下走过王府正堂,望都没有向里望一眼。

“何影怜!”杜明哲咬牙启齿的吼道。

杜挽秋感受到母亲身子一震,可以她的脚步并未停留,仍旧带着女儿款款向前走。

“将军莫急,三小姐飞上枝头,马上就是清王妃了,自然是不用到堂前来拜会,以后我们见了面还要向她行礼呢。”

沈可柔说话阴阳怪气,明里是替挽秋说话,暗里却在撩拨杜明哲的火。

“现在还没拜堂呢!”二姨娘在旁边煽风点火。

啪!

杜明哲气的把手中茶杯丢在地上,碎了一地。

何影怜停下了脚步,因为激动浑身微微发颤,杜挽秋见母亲如此,停在堂屋门口,掀开盖头对着沈可柔道:“大夫人何必无事生非,我和娘在偏院自力更生这些年,我出嫁杜府没有半点布置,不给半分陪嫁,却把清王府的嫁妆都昧下了,那些嫁妆只当是我们母女的租金,从此后我和杜府两不相欠。”

杜挽秋揭开盖头,一张瓜子脸娇艳欲滴,看得人呆了呆

听她一番话说完堂中人更是惊讶唏嘘,这个三小姐一向是个软柿子,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

沈可柔的被一顿抢白,扫了面子。

二姨娘狗腿的说道:“三小姐此话差矣,你们若不是杜家人,就算是几倍的价钱,咱们府上也不收留外人。”

“我们是杜家人吗?你们哪个待我们母女像杜家人的?”何影怜上前一步,愤然说道。

二姨娘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平日里这娘俩被遗忘在那个破院子里无人问津,她实在无话可说。

“都给我住口!速去备白银五千两、绫罗绸缎两百匹、古董玩物若干,连同清王府的聘礼让挽秋一同带过去。”

沈可柔敢怒不敢言,只是翻了个白眼,管家领命就要去置办,只听杜挽秋说:“不必麻烦,挽秋消受不起。只希望我走后父亲能好生照顾母亲,让她衣食无忧,不必再为三餐操劳。”

杜挽秋说着跪下磕头,不是与父亲告别,只是为了托付母亲。

杜明哲心中钝痛,十几年了,他不是没有想过与她和好,可是他始终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而何影怜又处处紧逼、咄咄逼人。

再也回不去了,他爱的女人恨毒了他,本该是掌上明珠的女儿受到迁怒,直到出嫁也未得到他的父爱。

“你放心去吧,她是杜府的人,我会照顾她的。”杜明哲叹口气,沉沉说道,说着这些话,他觉得口中发苦。

“如此多谢父亲!”挽秋起身走到母亲身边小声道:“母亲稍安勿躁,女儿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挽秋说完由香秀扶着款款出了将军府的大门,然后牵起逶迤的裙摆,踩着脚蹬上了花轿。

随行的嬷嬷看着挽秋的一支木箱皱起了眉头,她带着丫鬟老妈子浩浩荡荡的来到将军府大堂,施礼说道:“知道的说将军府节俭惯了的,从来不讲面子排场,所以嫁女儿也简单得狠,嫁妆都免了;不知道的呢还以为我们王府在纳妾,随便把哪家贩夫走卒的姑娘给抬了去呢。”

杜明哲一听腾的红了脸,赶紧起身赔笑道:“嬷嬷莫怪,嫁妆随后就到,是小女一时置气......”

杜明哲还没说完,只听杜锦兰抢着说道:“父亲备了丰厚的嫁妆,是小妹赌气不要的,还说跟我们不是一家人......”

“住口!我和嬷嬷讲话,有你插嘴的份吗?不懂规矩,给我掌嘴!”

杜明哲咬牙说道,他最近因为挽秋母女十分不痛快,今天先是被那母女折磨,现在又被王府打脸,满心的不痛快都发泄在读锦兰身上。

沈可柔一听要打女儿赶紧站起来,央求道:“老爷,锦兰说的原也没错,确实是挽秋嫌弃我们府上穷酸,攀了高枝儿去了,嫁妆也不要,你为何要和锦兰置气呢。”

那嬷嬷一听,冷哼一声:“你们看着办吧,王府也不缺你们这一星半点,要是不怕人家笑话我们这就抬着人走了。”

嬷嬷久居宫中,对于大家世族内部的勾心斗角倾轧龌蹉十分清楚,忍不住瞪了沈可柔一眼,小声嘀咕:“这种夫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