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七十年代小说by兰思思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生于七十年代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9:54

生于七十年代已完结

生于七十年代

来源:掌文作者:兰思思分类:校园主角:

生于70年代后期的赵岚岚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有一80后的弟弟赵磊,一家人和睦幸福。但25岁仍待字闺中的她却被母亲不厌其烦安排的一次又一次的相亲会搞得心烦意乱,遂决定自力更生,自谋出路。恰在此时,她偶遇大学时期暗恋过的学长徐承,于是向他展开了颇为曲折可笑的“倒追”攻势,却屡遭挫败,一波三折之后,岚岚和徐承还是皆大欢喜地步入了婚姻殿堂。婚后不久,两人便有了宝贝女儿徐媛媛,由岚岚的母亲代为照顾,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仿佛坚不可摧。然而,父亲的意外车祸彻底打破了看似稳固的家庭格局,而徐承部门里新来的女孩张谨又对徐承产生了微妙的情愫,一场波折已经悄然拉开了帷幕……是作者:兰思思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青少年小说。小说名字是生于七十年代,
编辑凌修诩点评今天推荐的这本生于七十年代绝对算得上合格的青少年文,还是比较有亮点的,作者兰思思也是比较的知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节后第一天上班,办公室里除了保洁员,一个人都没有。岚岚这才想起来,刘燕莎跟她老公去外地的婆家过年了,要过了元宵才返回。

开电脑草草查了下邮件,各条战线都挺安生。左右无事,她挽了袖子开始大张旗鼓地整理堆积了一年的旧文件。

临到中午,却接到曹宇翔的求助电话。这个可怜人初四就开工了,在德克的新车间装一套检测设备。因为有几件专用工具拉在办事处了,央岚岚替他送一趟。

岚岚虽然为了相亲的事跟他正闹着别扭,但她是个识大体的孩子,况且隔着电话她都能轻而易举地想象出曹宇翔是怎样一副笑容可掬的神态,所谓伸手不打笑面客,架不住他马屁狂拍,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早春的街上,阳光明媚,岚岚的心情却夹杂着期待与矛盾,她不觉想,也不知徐承上班了没有?这趟过去,会碰上他么?要是碰上了,是热情点好呢,还是冷淡点好?自己究竟是希望碰上他呢?还是不希望碰上他?

脑子里乱得什么似的,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想起自己劝徐承的那句话: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自己不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么?

说来说去,这事还得怪晓筠,要不是她出的那个馊主意,自己能这么魂不附体,神不守舍么?

胡思乱想间,已经到了德克门口。岚岚下了出租车,又在门房处登了记,这才提着工具往厂区走。刚到三车间门外,正好碰见曹宇翔从里面晃出来,穿着MS的标准作业服,胸襟和袖口处依稀还沾了点黑黢黢的油渍,她是个心软的人,想想工程师也是真辛苦,本来路上想好要抢白他几句的,这时候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把工具递给他,也不急着走,问:“就你一个人在忙?”

“一个人?那我得干到什么时候!还有俩兄弟在呢,要不要进去看看。”

“好啊!”岚岚闲着也是闲着,经常去客户场地看看也是老板对她工作的要求之一。

一路往里走,曹宇翔见岚岚东张西望、心神不定的样子,遂快人快语道:“放心吧,在这里碰不到姜伟。他一般不会出没在这块土壤上。”

岚岚被他一提,立刻表情尴尬,她哪里是在提防此人啊!可是被曹宇翔这么一说,倒是勾起了旧恨,狠狠白了他一眼。

曹宇翔此刻方醒悟自己是那个置她于难堪的罪魁祸首,赶紧挥舞着手表态,“嗨!我早看出来了,这种人心术不正,老想着钓大鱼,我看他且有得飘呢!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什么叫越描越黑,这就是了!

“现在搞得象明白人一样了,早干嘛去了?你是不是故意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哪能呢!”曹宇翔咧着嘴干笑。

瞅着岚岚对自己的怒目而视,曹宇翔觉得还是免开尊口为好!

场地上倒也有条不紊,各种部件都归置得整整齐齐,工具摆放和区域划分也都符合安全操作的规程。曹宇翔听到岚岚的称赞,立刻涎着脸凑上来道:“好好帮我们在老板面前美言几句哦!就照您刚才那几句话说就成!”

岚岚未及开口,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居然是徐承的名字,心跳明显加快好几拍,暗暗告诫自己,“淡定,淡定!”

深吸一口气,然后才缓缓接起来,很郑重地“喂”了一声。

曹宇翔在旁边看着纳起闷儿来,小丫头是接谁的电话呢,谱摆这么大?

“我刚才好像看见你了。”徐承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含着一丝浅微的笑意,没事人似的。

很显然,他是彻底忘记自己的承诺了。这令岚岚觉得气恼,冷淡地说:“是啊!我来你们公司办点事儿。”

“那么,中午一起出去吃饭?”

“不用了,我今天很忙的。”

口气过于僵硬,徐承立刻听出来了,顿了一下,笑着说:“对不起啊,小师妹,我假期没在家,所以……”

岚岚心里打了个咯噔,难道自己那点心思就这么轻易被他窥破了,脸无端有点红,声音便不由自主软下来,“什么呀!我早就忘了。我今天是真的很忙。”

徐承忍着笑,悠悠地问她,“你忘了什么了?”

“就是你说请……呃……我……”岚岚猛然间顿悟,立刻语无伦次,捉襟见肘,羞极而恼,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你请我吃饭的事呗,出尔反尔!”想起这个心事重重的假期,她那几分本就没有平息下去的委屈一下子又全都浮了上来。

听着她既难堪而嗔怨的口吻,徐承不知怎的心底竟有些柔软,也就不好意思再逗她了,轻咳了一声道:“再忙饭总得吃吧。你在哪里?我半小时后过来找你!”

事实上,这顿饭岚岚早已盼得望眼欲穿,所以,最终结果自然是赵岚岚同学投降。

半小时后,徐承准时出现在他们的工作场地,微笑着跟每个人都打了招呼。曹宇翔讶然,“哟,徐经理跟我们岚岚认识啊!”

徐承笑着解释:“我们是校友,今天正好有机会,过来请她吃饭呢!要不,大家一起去?”

岚岚斜眼看他,但见他嘴角带笑,眼眸清亮,倒是一副挺真诚的样子,不像在敷衍,心里顿时泛起一阵别扭的小波浪,她可不想两个人的约会变成大众聚餐。

曹宇翔客气着道:“谢谢徐经理的美意,只是我们任务紧,不方便出去吃。再说,哪能让你请我们呢!该我们请你才对!”转头吩咐岚岚,“你好好招待徐经理,留着餐票,回来找我报销!就这么说定了啊!”

好险!岚岚舒一口气,对曹宇翔甜甜一笑,“知道啦!”

徐承带着她去了附近的一家粤菜馆,打车过去八分钟就到。节后第一天,客人不多,稀疏散落在大堂的各个角落。

岚岚心情相当好,吹着暖风,喝着香茶,听徐承解释着假期爽约的原因,“去西双版纳玩了一趟,年初二出发的,游人真多,不过景色很不错。”

“哇!西双版纳!好地方啊!”岚岚交口称赞,冷不丁又来了一句,“你——一个人去的?”

徐承手上把玩着搁筷子的小瓷架,郁郁地“嗯”了一声。

这个年徐承过得相当落寞,父母跟兄长都没回国,自己跟俞蕾又正闹得僵,一下子沦落成了孤家寡人。以前还有过不少关系很铁的同学跟朋友,但随着工作的变迁和年龄的增长,越来越疏于联络。仅剩的几个例如富大明之流,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撇下家人陪他一个大男人聊天解闷。于是,徐承在独自度过了大年夜和年初一这两个本该热闹非凡的日子后再也无法在清冷的家里呆下去,年初二一早就择了个旅行社远赴云南游山玩水去了。

岚岚却是听得心花怒放:一个男人,假期独自出去旅游,这表象背后隐藏的深层含义是什么?

答案自然已经不言而喻!

万里长征的第二步——搞清徐承现在的个人状况!在此时的赵岚岚看来,已是大捷在望。

想到这里,岚岚眉宇间的笑意再也无可抑止地荡漾开来。嘴上却不无遗憾地说:“唉,那么漂亮的地方,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过去呢!”

啜了口茶,徐承放下自己心里的不快,转而笑着打趣她,“跟姜伟撒个娇,让他带你去不就行了?”

“嗯?”岚岚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睛吧嗒吧嗒地眨了好几下,突然明白了,脸一下子绯红!

二师兄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本以为那天在茶馆邂逅的事并没被他撞破,想不到他早已了然在胸。

“我,我跟他……”岚岚艰难地启齿,实在有种说不出的难堪,“我们没成。”咬咬牙,干脆再补上一句,“他没看上我。”

徐承一愣,这个结果他着实没料到,在他看来,象赵岚岚这么可爱的小女生,应该只有她甩了别人的份儿,哪里可能会倒过来?!而岚岚脸上的羞赧之色立刻让他心生懊恼,乘着上菜的当儿,赶忙热情地拿公勺给她碟子里舀了几勺,“陈皮炖鸭,这里的招牌菜,你多吃点儿。”

岚岚点头,俯首默默地吃着热气腾腾的菜,心情却不再似刚才那般明快,因为被徐承冷不丁勾起了挫败感。

接下来,美妙的云南风光也未能挽救热意消散的气氛。徐承看着岚岚眼里流露出来的黯淡,那道在心上划过的懊恼便愈加深重起来。他不习惯眼前这个郁郁寡欢的赵岚岚,在他的记忆里,她永远都是活泼好动的,没有半分安静下来的时刻。以前,每到聚会,他都很享受边跟人敷衍聊天,边有意无意追随她神采飞扬的笑脸,然后,在适当的时机,悄然涮她两把。看她在别人的笑声中后知后觉地翻着眼睛琢磨自己话里的涵义是他那时最为开心的时刻。而当她领悟出来他的戏谑后,最多也只是狠狠朝他瞪几眼,回上几句毫无杀伤力的埋怨。

那时的赵岚岚多皮实呃!可惜,人似乎只要年纪一大,甭管是谁,都逃不过那一道道世俗的烦恼!

岚岚的心情终于在徐承说出的一句话后彻底多云转晴。

“我在Z市已经没几个可以联络的朋友了,你算其中一个,以后要是有空,可以经常出来一起坐坐,聊聊天。”

徐承说这话时也是真情实意的,相知相交的同学朋友大多散布在祖国的天涯海角,还有若干甚至流落海外,而他又向来把同事跟朋友的界限划得很清,即使工作中会遇到彼此欣赏的人物,也因为顾忌利益、立场等关系无法深交,这不能不说是遗憾。

赵岚岚又是他认识的人中性子最爽朗的一个,与她相处无需多费心思,她自己就能把自己逗得乐乐呵呵的,所以徐承不得不承认,在朋友的范畴中,她是自己很钟意的那一类。

而赵岚岚却把这礼貌的客套当成了某种暗示,试想,两个未婚单身青年,有了这句名正言顺的邀请,有什么可能性是不存在滴?!

饭毕,徐承又抢着把钱给付了。

岚岚嘟嘴抱怨:“说好了我们公司请的嘛!我回去曹工又有的说我了。”

徐承笑着道:“现在又不是在公司,而且咱们吃饭也不是为了公事。”他拿皮夹在半空中点了点岚岚,“记住,就我们俩的时候,我永远都不是你的客户。”

岚岚愣愣地听着,然后缓缓咧嘴而笑,“那是!俺记住啦,二师兄!”

“还二师兄啊?”

“记住啦,师兄!”岚岚的声音愈加清脆甜美。

两天后,这顿饭被岚岚以夸张的形容向董晓筠作了汇报,俨然是胜利者的口吻,洋洋自得。

董晓筠却没她那么乐观,“他又没直接明了地说没女朋友,或许刚好跟女朋友正闹着别扭也说不定呢。我看你呀,还是慎重点儿,摸清了对方的底细,再投入感情为妙。”

岚岚对她的泼冷水行径很不以为然,“天大的别扭也不能大过年的犯拧啊!再说了,感情这事又不是自来水笼头,哪能说放就放,说收就收呢?”

“你的意思是,”董晓筠缓慢低语,“你已经陷进去了?”

岚岚愣住,“我这么说了吗?我哪有?!”

董晓筠呵呵乐道:“哦,那就好。”她没继续跟岚岚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因为她打电话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只不过一上来,岚岚就迫不及待地先跟她交待了一番自己的“进展”。

“哎,有人给我介绍了个朋友,北京人,是个律师。”

岚岚深感意外,同时又替她高兴,董晓筠自从遭遇那段暗恋挫折后,感情上一直油盐不进的,难得她肯出去接触人了,立刻兴奋地嚷起来,“啊?那很好啊!对了,人怎么样,帅不帅?有啥闪光点没有?”

“就见过一面,长得倒是不吓人,也挺沉稳的。就是话不多,感觉有点闷葫芦。”

岚岚讶然,“不会吧,律师哎,靠嘴皮子吃饭的,居然会没话讲?”

董晓筠笑了笑,“也许在庭上把话都讲完了吧。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我不喜欢话太多的男人。”

她这么一说,岚岚立刻想到魏峰似乎也是这德行,台上滔滔不绝,台下寡言少语,甚至还有几分腼腆。她暗想,晓筠不会是准备找个替身吧?

当然,她也仅是想想而已,没敢把这话当玩笑来讲,董晓筠什么都好,就是会在某些地方莫名执着。

“嗯,我们俩终于再次步调一致了,好好努力吧!”她慷慨激昂地总结陈词。

董晓筠在电话那头笑,带着几分惆怅。想当年两人在学校,也是几乎在同一时间段有了心上人的。当岚岚心事重重地告诉她时,董晓筠立刻惴惴不安,唯恐两人喜欢的是同一个人,那该多别扭啊!

幸甚至哉!岚岚心仪的那个人既不是魏峰,甚至不是董晓筠第二念头猜到的徐承,居然是院里某个平常不太惹人注目的男孩子。虽然两人最后的结果有点令人哭笑不得,董晓筠还是觉得岚岚比自己幸运,因为她其实并没有真正爱上过。

没有真的爱过,就不会真的受伤。

赵岚岚觉得事情正在朝着好的一面迅猛发展。跟徐承首次会餐后的半个月里,她又借各种名头约了他三次,除了有一回他工作特别忙没能成行,其他两次都积极赴约了,席间也相谈甚欢,虽然无关风月。

好事往往成双。

节后开工第二周,岚岚就收到一个三月底在新加坡举行的售后服务技巧及管理培训的邀请,后勤部门在全国共有三个名额,老板赵丽文鉴于岚岚的勤勉,给推荐上了。这种培训通常是放松身心的一种方式,尤其对非技术人员来说,实在是个公费旅游的好机会,难怪刘燕莎一听说就酸不叽叽地叹她好福气。不过她羡慕也没有用——即便把机会给刘燕莎,她也不会舍得去,她是那种一天看不见孩子就要失魂落魄的女性,这个会连头带尾巴的,得差不多四五天。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即将来临。

去年的这段时间,岚岚记得自己是唱着刘若英的那首歌长吁短叹地度过的,“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

可是今年,心态变了,状态也就完全两样了。她——有了一个梦想!

当然,这个梦想既不宏伟,也没有难到高不可攀的地步——她只是希望能跟徐承在情人节那天有些个节目。

虽说两人目前的关系还没到谈情说爱的地步,赵岚岚的勇气也没有足够大到在情人节那天来个倒追行动,主动表白。可凭白放过如此暧昧的一天委实说不过去,更何况今年的情人节居然是在星期六!

周末,绞尽脑汁的岚岚借故又去了趟德克,然后非常“偶然”地遇到了徐承,又装出“想起了什么”的神情,很“随意”地递给他两张电影票,“我们公司发的,有得多,我就给你留了两张。”

徐承把电影票来回翻看了两遍,“明天晚上的,什么电影啊?”

“《大城小事》,黎明跟舒淇演的,听说不错。”

“文艺片啊!”徐承的口气笑笑的。

岚岚咧嘴道:“人偶尔也是需要培养一下浪漫气质的嘛!”隔了一下又狡黠地补充,“你可以带朋友一起去哦!”

徐承暗暗苦笑了一下,抬头问:“你去不去?”

岚岚密切关注着他的神色,此时立刻兴奋地眨了眨眼睛道:“当然!”

她统共买了四张票,给徐承的是中间的两张,所以,不管到时他坐在哪张位子上,都逃不过她赵岚岚的“阴影”!

徐承想了想,明天反正也没什么事,去就去吧,于是道:“行啊!不过我也没什么朋友可以带过去,到时候跟你坐一块儿得了。对了,你们办事处的人都去吗?”

“哦,那个可不一定,我们那儿你也知道的,没几个人。”岚岚信口诌道,反正黑灯瞎火的,谁认得谁啊!

这事儿就算是敲定了。岚岚一路哼着小曲儿出来,在厂区草坪上居然跟姜伟狭路相逢。

离得远,要刻意避开也是有时间的,但此时的岚岚正士气高涨,况且她也想不出自己要溜之大吉的理由,真要论理,也是他“无理”在先呢!

所以,当半垂着头不知在地上搜罗什么宝藏的姜伟来到跟前时,她大大方方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姜伟有些诧异地瞅了她一眼,立刻认出她是谁了,俊气的面庞上飘过一丝浅淡的尴尬。措手不及地应了一声,正打算驻足再客套几句,岚岚已经笑眯眯地跟他挥手道别了。

在门岗处退访客牌时,她的余光瞟见草坪上那个伟岸的身影还杵立在原地,朝着自己这边频频张望,她挑了挑眉,利索地登记完了走人,心里兀自奇怪,第一次看见他时还觉得特别光辉,特别遥不可及,怎么刚刚那一照面,自己一点心跳加剧的反应都没有了?

可见相貌多半也是受人的主观因素引导的。

唉,这回是彻底再见了,帅哥!

中午去饭厅用餐,在一群年轻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中,徐承才幡然醒悟明天竟然是轰轰烈烈的情人节!

他本来就没有多少浪漫细胞,现在俞蕾又不在身边,哪里有闲情逸致去理会这个洋节日。

回办公室的路上,徐承开始心不在焉。情人节了,甭管之前两人关系有多僵,也总得有所表示,况且这也是个不错的寻求和解的由头。只是如今两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想送束花都伤脑筋。

不过,只要是徐承想做的事,还没有搞不定的,他欠缺的只是做还是不做的决心。

站在公司广袤得近乎奢侈的草坪上,他给以往在上海经常光顾的一家花店去了电话,按照老板娘的建议选好了花束,嘱咐对方于今天用最快的方式给俞蕾送过去,当然也谈妥了付款条件。

两小时后,徐承正在一个会议上,花店给他打来电话,他破天荒取了手机就往会议室外走。

电话里,老板娘跟他确认,俞蕾已经签收。

“她说什么了吗?”徐承难得罗嗦起来。

熟识的老板娘先是一通暧昧的笑,尔后捏着嗓子道:“倒是没说什么,但看俞小姐的表情,就知道心里一定很开心啦!”

一丝笑意蜿蜒地游上徐承的嘴角,他仿佛窥见黑暗里的一道曙光。

他决定乘热打铁,当即给俞蕾拨了过去,等待接通的时分,心底的热意就像炉子上正烧着的水那样,咕噜咕噜地直冒热气儿。

俞蕾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温和中带着笑意,“谢谢你的花。”

徐承一时也很畅意,“明天,要我过去吗?”从Z市到上海,坐火车也就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说近不近,但说远也不远。

俞蕾静默了片刻,却道:“还是我去找你吧。”

这让他既意外又高兴,没想太多,便道:“也好,你有阵子没回来了。”他说得极为自然,俞蕾却在那一头本能地蹙了蹙眉,但不想破坏这难得赢来的和谐时光,也就没说什么。

挂断电话,徐承的心头蓦然划过一道疑虑,速度太快,以至于他还没来得及捕捉到,它就已经溜得无影无踪。

是什么呢?好像是一件跟俞蕾无关的事情,可任凭他怎么费神思量,也是毫无所获。及至回到会议室里,他很快就把这丝疑惑彻底抛诸脑后了。

第二天却是个阴天。

徐承早早起床,先里里外外地把家里彻底收拾了一顿。其实也没什么可忙的,父母亲临走就把家里的东西精简过一番。而徐承从高中起在家住宿的时间简直屈指可数,他习惯了把自己的东西浓缩在一小块区域里,其他不属于他的领地基本能不触及就不触及,哪怕是在自己家里。

他很少有周末都这么忙的,去市中心的商场里给俞蕾挑礼物,然后去超市选购做晚饭的材料,准备掳袖子大干一场。

他很少下厨,却烧得一手好菜。想当初在东京受训的一个多月里,一行七八号人,在物价昂贵的东京,愣是靠着他的厨艺不仅撑了下来,还个个珠圆玉润。一回来,那几个主管级人物就纷纷拿俞蕾打趣,赞她将来福气好。其实两人在一起时,别说徐承了,连俞蕾都甚少下厨,经常不是在公司解决,就是随便找个餐馆了事。

俞蕾是临近傍晚才到的Z市。徐承将家里的一切置备妥当后,早早来到火车站。

在出口处看到她从匆忙的人群里分流出来,娉娉婷婷走向自己,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丝陌生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她与周围大多数庸碌的行人太过不同,徐承总觉得她身上少了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她漂亮、飘逸,有品味,因而也就有了些许不真实的意味。

她没有背行李,手上提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四方形商务皮包,不用猜,徐承也清楚里面必定少不了手提电脑,她是那种无论到哪里都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

徐承微笑着走上去,熟稔地从她手上接过了包,“我来吧。”

俞蕾由着他帮忙,然后说:“我不去你家了,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徐承一怔。

俞蕾紧接着解释,“我晚上九点的飞机去青岛——顺便过来看看你。”

一阵失落从心头涌起,徐承竭力按耐住,清了清嗓子没有坚持,却无法再保持适才的一腔热忱,努力笑了一下,想冲淡骤然冷却的气氛,“也好,只是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没有预约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得到空位。”

坐在出租车里,两人一时竟没有话讲,徐承微微侧了头,打量面露倦容的俞蕾,蓦地感到有点悲哀,虽然她就在自己身边,可他却感觉还是抓不住她。

手机叮铃铃响了两声,有短信进来,他取出来查看,是赵岚岚,提醒他别忘了晚上的电影。

徐承愣了一愣,他的确已经把这事儿忘得精光了。

俞蕾转头见他面露迟疑之色,不觉问他,“你有事?”

徐承本待回个短信给岚岚,可一见俞蕾眼里流露出来的好奇与探究的神色,心里便有了几分顾忌,如此敏感的时期,他不想让俞蕾对自己有哪怕一星半点的误会,于是把手机收好,淡然道:“没什么。”心下暗忖,一会儿找个时间再给岚岚打电话说明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徐承预料得没错,无论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几乎家家餐馆都已经爆满,最后两人在西城区的一条美食街上找到了落脚点。这里离市区很远,是一片新开发的步行街,装潢新颖,但因为价格比较贵,食客并不多。

包厢里灯影交错,这顿饭却吃得有些沉闷,徐承直觉俞蕾有话要说。

果然,吃到一半,俞蕾抬头直视着他,面色凝重,缓缓地说:“徐承,我想,咱们得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岚岚收到赵磊友情赞助的一盒巧克力,“姐,好好努力,希望明年不再是我送你了啊!”

岚岚把那盒包装精致的菲列罗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满腹狐疑地睨向弟弟,“你买的?你会舍得?不会是别人送你的吧?”

赵磊的目光赶紧随着他的脚步一起飘走,“有的吃就吃呗,瞎问什么。”

见他拾掇齐整了似要出门的样子,岚岚疑窦更深,“就快吃饭了,你哪儿去呀?”

赵磊在门口蹬上球鞋,“加班!”

“这个点儿加班?你们领导没毛病吧?啥都没干就管饭?你蒙谁呢!”

赵磊皱了皱眉,“姐你真是的,不要老是用怀疑一切的目光看人好不好?这样会老得很快的!女人嘛,心态还是要放平和一点儿——哎!”他避之不及,被岚岚随手抛过来的一团抹布当头打中,气呼呼地待要发作,见岚岚虎视眈眈地瞄着自己,心底有点发飘,挥挥手,嘟哝了一句,“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开了门就往外闪人。

云仙在厨房里洗菜,听到动静在门口探出头来,然后问缩在小沙发上埋头翻杂志的岚岚,“咦,小磊呢?”

“溜了。”

“这孩子!就是呆不住家。”云仙泛泛地唠叨了一句,眼睛却始终盯在岚岚身上,“你今天怎么没出去玩玩,不是那个什么节嘛!就没人约你?”

最后一句象根针一样戳在岚岚心上,她厌烦地调了个头,瓮声瓮气地说:“没有!”

如果说她心里一点期待都没有那一定是假的,打从清晨掰开眼睛,她的一根弦就暗暗绷着,耳朵更是格外灵敏,手机一响就立刻蹦过去检点,但每次都是以失望告终。

他不是一个人么?他在干什么呢?

云仙扁了扁嘴,厨房里炖着的一锅汤嗤嗤冒响,她只得转身进去。心里也憋屈得很,早上闺女的手机响个不停,可她看了一眼就给摁断了。等云仙乘她不注意上去瞄了一眼,果然是工商局的那个,她鼻子都气歪了!

可毕竟是偷看来的,她也不能扬眉吐气地去指责岚岚,只能时不时这么旁敲侧击一下。

门铃叮咚响了几下,岚岚抛下手上的杂志好奇地去开门。

一簇艳丽的玫瑰后面是一张带着几分拘谨的笑脸,岚岚有些震愕跟无措,正不知如何是好,身后传来云仙热闹的招呼声,“小刘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阿姨,你好!”西装笔挺的小刘腼腆地瞄了岚岚一眼,就随喜气洋洋的云仙进了屋。

听着客厅里那两人亲热的交谈,岚岚半张的嘴巴一直没能合拢,直到云仙狠狠地朝她使眼色,她才慢吞吞地从门口挪到了客厅,仍然坐回自己的地盘,只是不再看杂志,改看自己的指甲了。

震惊过后便是愠怒,她生平最讨厌别人强自己所难,明明说过不合适了,还这么执着地跑上门来,除了让她频添反感,起不了任何积极的作用。

云仙可不这么想,喜滋滋地又是泡茶又是拿水果,忙得花枝招展。

“没打招呼就过来,实在是冒昧得很。”小刘的脸上始终挂着憨厚的笑容,却只敢朝云仙说话。

云仙忙道:“怎么会呢!我跟你乔阿姨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她最近身体还好吧?你看你,来就来嘛!还带这么多东西过来。这花是真漂亮,今天买价格一定翻倍吧……”

岚岚有些受不了,绷着脸干咳了几声,云仙看都不看她,“小刘,既然来了,就吃了饭再走吧,就是没什么菜,你别嫌弃才好!”

又是一通你来我往的客套,最后自然是云仙胜出,扔下一句,“岚岚你招呼一下小刘啊。”就兴兴头头往厨房里冲。

没有云仙的客厅一下子冷清起来。岚岚没有说话的**,而小刘一眼瞥见她冷冰冰的面孔就更紧张了。

“岚岚,我……今天,你有空吗?我想……”手心里隐约有汗,暗暗恼恨自己,平常也不是这么口拙的,怎么关键时候连句流畅的话都说不象了呢?

岚岚直截了当地打断他,“对不起,我没空。”想想还不解恨,又忍不住质问:“上次在电话里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们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为什么还要来我家?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她脸上的决绝让小刘突然感到伤心,如果说前几次的见面他对她还抱有几分幻想的话,那么现在从她脸上,他丝毫都找不出曾经令他心悸的温柔与阳光,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一开始就搞错了。

小刘长久的沉默令岚岚有些不安。她其实也不想象现在这样**裸地把对方逼到墙角去,只是感情这事还真是丁是丁卯是卯,半分含糊不得,而她彼时也并不懂得迂回婉转的拒绝方式。

云仙端了一盆热腾腾的鸡汤出来,却见客厅里只有岚岚独自呆坐在沙发上。

“哎,小刘呢?”

“走了。”

“怎么回事?”云仙的口气严厉起来。

岚岚怔了片刻,还是抬起头来对她妈说:“我让他走的。”

云仙的呼吸急促起来,她经常发火,可一般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不往心里去的那种。一旦真的生气起来,她反而不会大呼小叫。

“赵岚岚。”云仙低沉而微颤的声音让岚岚有些发怵,“你是不是从小就被惯坏了,连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了是不是?”

岚岚心里也并不好受,小刘闷不吭声离去的背影忽然让她觉得自己很残忍,她唯有无力地辩白,“妈,我跟他真的不合适,你就别强扭了行不行啊?”

云仙点着头,“行,我不说你,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我看你能找个什么样的回来!”

她的话不但没使岚岚感到轻松,反而有种委屈的压抑。

母女俩相对无言,食不知味地草草吃完了午饭,岚岚在家里再也呆不下去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出了门,云仙一反往日问长问短的模样,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岚岚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独处,所以她没有约同学或者朋友出来。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两个多钟头。没有惊喜,也没有奇迹,身旁时不时飘过双双对对甜蜜而扎眼的情侣,更衬得她形单影只的可怜,她忽然觉得这一天是如此漫长而沉闷,多么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

在瞿巷步行街的星巴克门口,她思忖是否需要进去歇歇脚,于是隔着玻璃朝里面扫了一眼,脚立刻就顿住了。

一对年轻的男女面对面坐着,相谈甚欢。男孩目光专注而温柔,女孩背对着外面,但那瘦削的身影岚岚并不陌生。

进去,还是不进去?

思维纠结的瞬间,小刘的背影鬼使神差地晃荡出来,岚岚叹了口气,还是留点余地吧,她转而拿起了手机。

“小磊,在干嘛呢?”

玻璃内侧,赵磊的笑脸迅速收敛,“在外边,忙着呢!你有事吗?”

“忙着跟郭静聊天呢吧?”

赵磊脸色微变,立刻朝玻璃门外张望,岚岚迅速往后遁开,嘴上却直接挑破,“赵磊我告诉你啊,别犯原则性错误,你小心爸妈知道了再揍——”她话没说完,赵磊的电话已经掐了。

岚岚愠怒地收线,长长地作了几次深呼吸,正待悻悻地离开,身旁传来一声叫唤,“姐——”

她转身,赵磊正站在台阶上望着她,眼里却没有惊慌,平静如斯。

赵磊跟郭静打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紧张的初三下半学期,成绩平平的俩人居然啊忙里偷闲,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早恋运动。个中有多少曲折就不赘述了,岚岚至今记得的一个场面是郭静那有钱的爹跑到他们家来,含蓄却又不失犀利地嘱咐她父母看好自己的孩子。他看似礼貌,实则傲慢的姿态给了全家人不小的刺激。数年不曾打过孩子的赵启舟对儿子痛下杀手,结结实实揍了他一顿,并勒令他不许再跟郭静有一丝一毫的来往。这一禁令直到赵磊中专毕业,为工作奔波忙碌后才逐渐淡出家庭成员的视线。

岚岚一直怀疑弟弟跟郭静藕断丝连,没想到今天会被自己逮个正着。

“你干嘛跟踪我?”赵磊抱着膀子不满地看着姐姐。

“切!我有那必要吗?”岚岚嗤之以鼻,遂又正色道:“你怎么搞的,脑子犯糊涂了是吧?你跟她能有什么结果?且不说双方家长的意思,光你们现在这情形,能捱到几时啊?你跟她,哼,纯粹是在浪费时间!”

赵磊眼里的神色黯淡了一些,又很快平复,“姐,我的事你别管了,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过日子没你那么有规划性,我只知道自己喜欢她。我也不想将来怎么着,反正能陪她一天就是一天,我们自己开心就好。”

望着赵磊转身而去的宽阔背影,岚岚一时语结。她突然失去了指责弟弟的勇气,因为她在他身上看到了执着。

若干年前,她对那两个小屁孩的早恋是持鄙夷态度的,一时的头脑发热而已,他们懂什么叫爱情。

可是他们竟然能坚持了这么久,如果这不是爱情,那么什么才是?

爱情其实没什么理智,也不可规划,它降临在谁身上,发生在什么地方,都由不了人。但一旦产生,就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可以阻挡。

在街上不知疲倦地继续行走,直至天黑。岚岚的心里滚过一串串的疑问。

从情窦初开到如今待字闺中,暗恋过的人一拨拨在心头划过,然而,她可曾长久地记住过哪个身影?为了他,辗转反侧,孤枕难眠?

她甚至扪心自问,自己如今对徐承的心思,真的是因为喜欢,还是出于某种功利的目的?

她想不清楚。有很多问题,本身其实就没有什么标准答案。

当饥饿感传递到脑海里时,岚岚终于止住了探寻的脚步,她感觉到疲倦了。

坐在热闹非凡的麦当劳里,她给徐承发了条短信。不管想得通还是想不通,一旦决心要做的事她从来不会半途而废,也鲜有后悔的时候。

徐承一直没有回复。经历了一天的情绪变化,此刻的岚岚对徐承也有点意兴阑珊起来,她慢慢填着肚子,打定主意,不管徐承来不来,她都要好好看完一场电影。

一整天以来,也只有这个想法得以兑现——她果真一个人看完了那场浪漫的爱情电影。

剧院里成群结队的欢乐男女和耳朵里时不时传来的情侣间的窃窃私语,让岚岚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本就不该出来的。

她孤零零地坐在边缘的位子上,不甘心地给徐承一遍遍地拨着电话。

没人听……

占线……

没人听……

没人听……

关机……

失落和沮丧充斥进整个胸膛,岚岚黏在屏幕上的眼睛空洞而无神,黎明与王菲间的喜怒哀乐她怎么都无法完整地串联起来。

就这样一直到完结,灯亮。

随着潮水一样的人群涌出电影院,岚岚在料峭的春寒中咬着牙最后一遍拨徐承的电话。

这一次,如果他再不接,她就打算彻底放弃他了。

因为她觉得倒追是如此得劳累和乏力。

在按下键去的那一刻,她屏息凝神,无意识地祈求上天能给自己一点运气。

她欣喜地发现,上天是真实存在的。

在长久而枯燥的等待之后,终于有人接电话了。

“喂,哪位?”是徐承的声音,虽然嗓音暗哑地有些异常。

“我是岚岚。”她没有象以前那样故作活泼轻快状,失望在她的语气里显而易见,“你怎么没来?电影都结束了。”

徐承不说话,仿佛听出了她的所有失落和情意。

岚岚静静地等着,期待着。也许,今晚,此刻,会是一个转机。

“不就是个文艺片么?有什么好看的,你至于这样一次次打电话嘛!你烦不烦?!”

在岚岚怔忡之间,徐承已经干脆利落地挂了。

岚岚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鼻息与眼眶处有热流涌出。

她哭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