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兵王奶爸小说by寒枫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都市>神级兵王奶爸

更新时间:2020-11-22 14:34:51

神级兵王奶爸连载中

神级兵王奶爸

来源:掌文作者:寒枫分类:都市主角:

全文讲述了一代佣兵之王身陷离奇追杀,回归都市多了个无法无天的小祖宗。《神级兵王奶爸》是作者寒枫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名为《神级兵王奶爸》,是一本社会都市小说,
编辑顾璃笙点评各种阴谋诡计遇到主角通通瓦解,情节紧凑,高潮不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耶耶!杂种被开除喽,以后再也不用跟她一起上课啦!”

小胖墩一听园长的话,顿时喜笑颜开,手舞足蹈。

思思眼圈微红,轻轻晃动着安月晨的手臂,抬头带着哭腔道:“我不是杂种,你告诉他们我不是杂种!”

不知为何,寒枫看到思思那副娇弱可怜的样子,心头竟微微泛起一丝心疼。

安月晨一手轻轻抚摸着思思的小脑瓜,一手替她拭去眼角泪水,强行挤出一丝微笑,道:“当然不是,思思不用理会他们。”

对于刘老师将所有错全都推到思思身上的行为,安月晨心里十分恼怒,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园长!”安月晨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心里做了一番苦痛的挣扎。”我作为思思的家长,向这位小朋友以及他的家长表示诚挚的歉意,请求你们原谅她,不要开除她可以吗?”

这所幼儿园是龙江市最好的幼儿园,她不能让思思失去接受最好教育的机会。

思思不可置信地看着安月晨,幼小的心灵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她为何要道歉!委屈的泪水终于再也克制不住,如决堤般的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张凯一脸鄙夷地看着安月晨,冷笑道:“呸,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大本事呢,不过是杂种女儿加一个不检点母亲罢了!丢人现眼的东西!”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一样击打在安月晨的心头,让她弱不禁风的身子摇摇欲坠。

孩子被叫做杂种,现在就连她也被无缘无故扣上了不检点的帽子,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极大的侮辱!

但为了孩子的未来,她不得不打碎牙齿和血吞下去,独自一人扛下这份屈辱!

寒枫撇嘴摇了摇头,觉得安月晨这么做实在有点跌份,小声嘲讽道:“唉,真是没骨气,亏我还出手帮你,也跟着你一起丢了面子!”

心里已经千疮百孔的安月晨听到寒枫的话,心头怒火瞬间被点燃,她眼含清泪,如一头狮子般怒吼起来。

“我没骨气?我让你丢了面子?你这话说的好轻松啊!我姐姐这些年下落不明,丢下这么一个小丫头孤苦无依,我们一家辛辛苦苦拉扯着她,但她还是因为没有爸妈受尽同学欺辱和嘲讽,你这个当爸爸的做过什么!”

“现在你还有脸说风凉话!你简直就是个人渣,猪狗不如!”

寒枫头皮一阵发麻,全身似是被雷电劈中一般僵硬,低头看向小女孩思思,心头微微颤抖。

“爸爸?我是小女孩的爸爸?”

心底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安月晨的话,寒枫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小姨,你在说什么?他怎么可能是我爸爸?”

思思脸上挂满了疑惑,但疑惑之中又似乎夹杂着一丝小激动。

这也难怪,如果眼前男子真的是她的爸爸,那她以后就不是没有爸爸的杂种了,以后再也不用被其他小朋友嘲笑了!

“安月晨,你说什么?她……她怎么会是我的女儿?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

气得俏脸通红的安月晨低头看着思思,轻声道:“思思,你告诉他,你姓什么!”

不明所以的思思抬头看着寒枫,奶声奶气道:“我姓寒,寒冷的寒,我叫寒思思,是我妈妈给我起的名字。”

寒!

她竟然姓寒?

思思,难道是思念的意思?

安月清,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小家伙!而且还是在两人未曾发生过任何关系的情况下!

一时之间,寒枫脑海里闪过无数的不解和困惑,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对了,难道是那一次安月清为了搞科学研究,向他这个贴身保镖要他万字千孙的时候?

对,肯定是那一次,他记得安月清当时那玩味的笑容,还告诉他三年后还他一个小家伙,难道就是眼前的小姑娘?

蹲下身子仔细看着寒思思娇嫩的脸颊,寒枫发现她眉目之间确实有自己的影子,而她暴躁的性子和敏捷的身手,可不就是遗传了自己么?

“小丫头,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我妈妈叫安月清,是个大科学家哦,小姨说她现在正在研究大机密,所以没办法回来看我,我爸爸叫寒枫,听小姨说我妈妈特别爱他,说他是世界上最勇敢最厉害的男人呢!”

忍不住苦笑一声,寒枫眼睛里星芒闪烁,是安月清吗?

孩子的妈妈真的是安月清吗?寒枫不敢确定,但是他唯一确定的是,他肯定是孩子的父亲。

“那你爸爸这么久都不回来看你,你会生气吗?”

一提起爸爸,思思稚嫩的眉头揉成一团,嘟着嘴说道:“生气!不过爸爸肯定有苦衷,思思这么可爱,爸爸肯定不会不要我的。”

心底最深处的那一片柔软被深深触动,寒枫轻轻捏了捏眼前可爱女孩的脸颊,刚想说话却不经意间看到她脖子上戴着的一个项链,正是之前他送给安月清的项链。

寒枫心里再无半点怀疑,眼前的女孩,绝对是自己的女儿!

因为安月清当时曾软磨硬泡让寒枫给他买一条项链,理由是送给寒枫未来的女儿,在当时想来这理由可笑,但是现在却是切实的证据。

只不过安月清为何要告诉家人,思思是她和他寒枫的女儿?

寒枫百思不得其解,也只能作罢,心中决定为了弄清楚真相,还是暂时不把真相告诉安家的父母。

“思思,我是爸爸,爸爸回来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你了,你能原谅爸爸吗?”

小女孩虽然做梦都想见到爸爸,但冷不丁突然冒出来一个陌生男人说是自己爸爸,她幼小的心灵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她匆忙躲到安月晨的身后,略带警惕地打量着寒枫,小手钻进安月晨的大手之中,痴痴问道:“小姨,他真的是我爸爸?”

安月晨冷面不语,心里不断自责着,怎么刚才那么冲动,一时没忍住把实话给说了出来。

看了半天认亲大戏的张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对站在一旁的园长笑道:“还真有傻子愿意当接盘侠,我看八成是这对母女联合起来编了一段故事骗这个傻子。”

“张总说的不错,杂种就是杂种,怎么可能突然冒出一个爸爸?”园长冷笑一声连连附和。

“辱人者,人辱之!

寒枫还未起身,一道杀气腾腾的话就脱口而出,随着他起身、转身,周围的温度似乎瞬间降低了十几度,透骨寒意直刺人心。

“我寒枫的女儿,没人可以欺负!”

霸气怒吼一声,寒枫飞起一脚,直接将园长踹出十几米远,口吐鲜血,几欲昏迷。

张凯脸色狂变,刚想放几句狠话镇住对方,话到嘴边却被寒枫的鞋底踹回了肚子中,两颗大门牙混合着一口老血直喷天际。

“滚,你们给我滚,我们幼儿园绝对不会纵容你们这对儿野蛮父女!”

园长恼羞成怒,不顾胸口疼痛大声嘶吼着。

“你说什么?”

寒枫手掌放在耳朵边,假意没听清楚,似地狱恶魔一般走向园长。

“我……”园长顿时哑火,吓得再不敢说话。

寒思思小嘴微张,被寒枫霸气凌厉的身手深深震撼到了,心里没来由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很奇妙,让她有种想哭的感觉。

安月晨脸色惨白,知道思思被开除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于是立即拉住了寒枫,冷声喝道:“你疯了?想闹出人命吗?赶紧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