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女谋小说by时音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侍女谋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8:20

侍女谋已完结

侍女谋

来源:掌文作者:时音分类:校园主角:

侍女谋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故事讲述的是讲述了燕玄朝相国长女皇霜,被迫进入背后有神秘皇家势力控制的“易园”沦落为一名侍女。在易园中斗智斗勇,最终成功逃出生天,拿回属于自己一切的故事。 皇霜本是燕玄朝左相,皇北毅的嫡出长女,地位尊崇。却因为父母偏爱的小妹皇凤凰闯下弥天大祸,为了保住小妹,在父母的劝说下喝下毁容药,隐姓埋名进入易园中,成为一名平凡的侍女,改名为紫蝶[1]??。 易园是一处神秘的所在,背后有着皇家力量掌控。在易园中紫蝶每日如履薄冰,来这里的贵客公子犹如过江之鲫。紫蝶巧妙周旋在其中。 一日,易园的大夫人让紫蝶去服侍一位江南来的公子,此人名叫顾玉遥,来历神秘。顾玉遥生性恶劣,常以捉弄紫蝶为乐,紫蝶心思机敏,处处和他斗智斗勇。两人却也在这种互相挖苦、且互为监视的情况下,渐渐在心里生出一种难言的情愫。 直到有一日,紫蝶得知与自己自幼有婚约的镇国侯爷,即将迎娶她的亲妹妹为妻,此事激发了她逃离易园的决心。在神秘人帮助下,紫蝶恢复了容貌,也找回了昔日的身份,却不想,在之后的日子里,有一场大阴谋围绕着她展开来。《侍女谋》是作者时音写的一本小说,
编辑青丝绾点评作者时音文风一如既往,幽默逗比,三观不一定和你匹配,但是在爽感上绝对亏不了你。展开

本书标签:侍女谋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顾玉遥竟然不在屋子里,就没见过人受了伤还爱到处跑的。我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有看见他的影子。

我坐到旁边石头上捏着酸疼的大腿,想到刚才,我注定没有紫鸢那么好命,碰上个好主子,要多轻快有多轻快,只要主子爷在易园住一天,就是一天的好日子。

紫鸢那丫头进园早,今次总算碰见一回大运气了。

头上掉下来一个东西,我没在意,思绪飞到了天边上,居然记忆中浮现那一双眼睛,满怀柔情地看着我。我瞬间发了一身的冷汗,有种像被梦魇住了的感觉。那些东西,本该是我早就忘记的,也应该忘记的。魔障了,不过是睡了一觉居然开始魔障了。

“咚”,一个枣子从我头上滚落下去,把我敲醒了。

我猛地凝神,抬头往上看,只见红艳艳的枣树上,一个人影惬意地靠在树枝上面,顾玉遥手里垫着一个枣子,上上下下地抛起落下。

“爷、爷……”我战战兢兢地开口。

顾玉遥目光往下斜看着我:“居然敢在爷睡觉的时候偷懒,胆子不小啊你!”

我张了张嘴,半天,却只问出一句:“爷,您什么时候起来的?”看他睡得那死猪样子,我以为起码要到下午都不一定醒。他、他、他才睡了多久?

顾玉遥冷哼一声,手里的枣子迅疾地往我脑袋上丢,我怔了怔,到底没躲,咚的一声砸我额头上,我吃痛地伸手去捂。

面前一阵风过,顾玉遥潇洒地掸着衣角,已经从树上跳了下来。顾大公子就是顾大公子,纵然晚上才咳了半夜血,第二天起来依然风骚媚人。

我仰望着高高的树,看着面前神清气爽的顾玉遥,我不由竖着拇指:“爷,功夫真棒。”

顾大公子露出受用之色,伸手在我脑门上一弹:“下次长点记性,这次就是教训。”

我慌忙点头,跟在他屁股后面朝前走。

走了几步,望着他,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爷,您在树上干什么?”

他脚步顿了顿,忽然回过头冲我一笑,有几分神秘:“因为爷刚才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

“紫蝴蝶,”他朝我勾了勾手指,笑得醇厚又诱人,“过来爷告诉你。”

我心中早就警铃大作,又不能不过去,只好一步一步挪到他身边。他也不催促,笑着看着我,然后一伸手搭上我的肩,我蓦地一抖。

他俯下脸来,微微靠近我的耳朵,说道:“爷刚才在树上,看见你在下面,突然发现,你这丑丫头的背影,还真有一种绝世风姿。”

我猝然抬起头,差点撞上他的脸。他这时松开我,我连退几大步,完完全全被那个“绝世风姿”唬的晕头转向,我瞪大眼看着他,却看到他瞬间抑制不住的大笑。

我脸涨得通红,憋了半天话才蹦出来:“爷就不要拿婢子寻开心了……”

他渐渐止笑,忽然伸出手捏住我的脸,扯了扯。

“可是,你一转过身,爷看到这张脸,”他一边说一边摇头,“落差啊,怎么就这么大落差……”

我龇着牙,说话费力:“爷,婢子本来就不好看。”

他仿佛没听见我的话,手上又扯了两下,把我脸拉的得老高,我眼泪都要被扯出来,差点忍不住肚子里开始痛骂。

顾玉遥罢手,轻拍我的脸:“要不是你这丫头脸皮这么厚,爷还真怀疑你带了人皮面具。”

我含着眼泪,一脸勤学好问:“人皮面具是什么,爷的宝贝么?婢子可没偷啊。”

他淡淡扫了我一眼,却没再说话,慢慢转身走了。步子轻如流水,但沉静安然。

我摸了摸额头的潮湿汗水,低下头也默默跟上。

顾玉遥今日果然不同,居然开始坐到桌子前,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我走近去看,他竟是在画画,旁边还题了诗句,把我震惊的可以。

震惊是震惊,我还是很快走过去,乖觉地拿起一块墨放在砚台里磨,顾大公子大方地给了我一个很满意的眼神。

画画的时间过的就快多了,等一张画完工,太阳也就差不多落山了。

画画完了,我的眼睛始终专注于墨上,没朝画上瞥一眼。只见顾玉遥将整张画拎起来,凑在窗户下细看。

薄薄的光线透过画纸散发出来,似乎连屋子里也渲染了一层光晕。

顾玉遥微笑着抚了一下画的边缘,用嘴吹了几下墨迹,十分满意地上下欣赏着。“紫蝴蝶,看看爷这幅画。”

我依言抬起头,画的下方有大簇的花朵,淡粉的颜色浮动,上面画了一个艳华的少女,乌发如云,鬓染霜红,虽然不是真人,一眼望去仍让人感到摄魂夺魄。

看到少女的面容时,我的表情僵住。

“怎么了,你傻了?”

我倏然反应过来,忙不迭道:“婢子是太激动了!爷您画的真好,简直叫人移不开眼了!这女子跟神仙似的,您画的是嫦娥么?”

顾玉遥目光含笑地看着画:“这可不是嫦娥,是我们燕玄朝,实实在在存在的美人儿。”

我眼睛一跳,赶紧低下头:“哦,是谁啊?”

“听说过相国大人,膝下有一个幺女,皇凤凰么?”顾玉遥放下画,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讪讪笑:“婢子多少年没出过门了,什么事都没听说过。相国大人,婢子倒是知道。”

他挑眉,看了我一眼:“皇凤凰,是近两年传闻,我们燕玄朝的第一美人。传言她今年不过十四岁幼龄,却已是倾城之貌,当今皇后也略有不及。”

我一脸受教的样子点点头,眼中眨出神往之色:“原来爷您画的是这位美人。”

顾玉遥瞥了一眼桌上的画,慢慢地,脸上竟浮出一丝似讥讽的笑,道:“不过,我画的却不是她。”

嘎?

我愣了愣:“爷的意思是……”

“我画的是她的姐姐,本应是当今相国的长女,皇霜。”

仿佛有一记看不见的重拳砸进我心窝底,我站在桌旁身体僵硬,一时间有种恍惚不知今朝的感受。

顾玉遥的目光在我脸上扫了几圈,我不动声色,半晌冲他展颜一笑:“这皇霜,爷为什么画她?”

顾玉遥神秘一笑,目光饶有兴致地流连在我身上,字字诱人:“自然是因为……她是爷的心上人。”

“心上人?!!”我惊讶地咬住舌头,使劲地瞪着他,他得意地望向我,一边用手将画快速卷了起来。

这、这、我拼命挤出一丝笑,嘴角抽动着说:“爷,爷真厉害,居然跟相国大人的小姐有牵连。”

“谁说我跟她有牵连?”他斜睨了我一眼,“我说她是我心上人,但她又不认识我。”

我顿时感到了胸口气闷,干笑着说:“是吗?”

顾玉遥轻轻将画送进袖筒内,语气中居然泛出几许温柔:“而且,她也不是什么相府的小姐了。她很久以前,就已经失踪了的。”

不知为何今日顾玉遥的话出人意料非常多,也和平时不太一样。

我看了一下,画是意境,但题的两句词,显得就不怎么样了。满目红霞艳影,回身一夕风流。

我问他:“爷,你跟画上的女子一夕风流了?”

顾玉遥脸不红心不跳:“这只是爷我的一个美好愿望。”

我心里唾弃,美好你的头,这才真是满脑子邪魅想法,嘴上却说得无限风流。

顾玉遥盯着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嘴巴撇着的,比哭还难看。”

我转头看向他,手指立刻放到眼睛上擦:“婢子、婢子这是太羡慕了,爷您画的那皇霜姑娘真真是美极了……”怎么就失踪了呢,还没说完。

顾玉遥看我的样子,忽然宽慰地拍拍我的肩头:“紫蝴蝶,虽然你是没人家漂亮,不过你也不用羡慕,正因为有你的存在,许多漂亮姑娘才能显得那么突出,所以,在爷心里,你还是很有用的。”

我欲哭无泪:“多谢爷这么爱惜婢子……”

“那是应该,应该的,”顾玉遥晃着头,笑的恶质又可恶,“爷不爱惜你,谁爱惜你,你说是不?”

我点头:“是,是。您说的非常是。”

顾玉遥的目光移到桌面上:“紫蝴蝶,你墨磨得非常好。”

我垂手:“多谢爷的夸赞。”

“以前经常磨?”他问。

“偶尔会,婢子有时也会伺候一些喜欢读书写字的主子。”

顾玉遥看着我若有所思,“你来易园一共伺候过多少主子了?”

“回爷,大概十二个吧。”

“十二个……你都伺候了多长时间?”

我心里嘀咕,怎么又对我伺候了几个主子感兴趣了。老老实实回答:“有几个月的,最长一次伺候了半年。还有的……就是半天。”比如贾状元公。

顾玉遥一笑:“半年?你可真有耐心。果然不愧是称职的侍女。”

我眼睛凝视着桌面的墨,站在桌旁没有说什么。

顾玉遥站起身,向前走,朝我招手道:“来,紫蝴蝶,告诉爷,你到了易园后,是什么感受?”

话题陡然转了个方向,我措手不及,微愕之间,便不由沉默下来。

他在床边停下,转身看我:“不用怕,在爷的屋里,保证没有别的眼睛盯着你。只管说吧。”

我看着他,他眼中目光闪动,也盯着我。我喉头发紧,顿了顿,低低说出来:“两世为人。”

顾玉遥反身坐到床边,笑道:“说得好,两世为人,有深意。就冲这句话,爷赏你。”

我眼睛亮了亮:“赏什么?”

他立马挑起眼角无限风流地看了我一眼:“今天你就睡屋里吧,别在外头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的嘴角顿时抽了抽,却没发出声音,眼皮又狂跳起来。我用手捂住,半晌才说话:“爷、爷……”

顾玉遥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不用这么高兴,看你脸皮都抽筋了。”

我哭丧着脸:“爷,不,不行,婢子不能在您屋里睡!”

他眼角一挑:“爷我可今天听说了,婢子给主子守夜的时候,都是睡在屋里头,你可别再告诉爷,易园的规矩又是不许这样的。”

“不,不是……”我头摇的像拨浪鼓,简直哑巴吃黄连。

顾玉遥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看着我,忽然语气有些暧昧不清:“怎么,难道你还怕爷会对你怎么样?”

“不不……是婢子,婢子睡觉习惯差,睡着的时候,那个,会说梦话!婢子是怕吵到爷休息……”我一脸谄媚。

顾玉遥拍了拍我的头:“不怕,爷我睡觉很安稳,天打雷劈也醒不了。”

假话!上次我只是靠近了一点,他就跟夜猫一样睁开了眼,警觉性比什么都强!

我继续说:“爷,我不只说梦话,婢子睡觉的毛病可多了,婢子还、还磨牙,您,您肯定忍受不了!”豁出去了,反正今晚我是不打算要脸了。

他笑眯眯地看我:“没关系,爷都受得了。”

“可是,”我羞涩地看他一眼,“婢子怕破坏在您心中的美好形象。”

顾玉遥道:“怕什么,你在爷心中的形象一直都是那样。”我能看到他的潜台词,一直都不怎么地。

我更加羞涩道:“可是,可是您上午才夸了婢子有‘绝世风姿’……婢子,婢子还想保持的久一点。”

他静静地看着我,也暧昧地用手抚上了我的脸:“蝴蝶啊,不是爷说你,爷我是那等肤浅的人吗?甭说你在爷面前说梦话,你就是在爷面前扒衣服,爷也照样挺得住。你那点本钱,爷自然清楚得很。”

这人、这人绝对是猥琐的,不管外表形象有多光华灿烂,他还跟我第一次的印象一样,是个轻浮猥琐的家伙!

“爷……”我这回真要哭了。一边在心里畅快痛骂,一边眼带祈求。

顾玉遥利落地打断我的话:“好了,爷要睡了,你赶紧把被子搬过来,不然今晚睡屋里也冻死你。”

我眼里含着热泪转过身,来到门外把长椅上的包袱拎了回来。

顾玉遥在我身后看着,唇边慢慢露出一丝笑。

我用铜镜照了照额头,那上面被顾玉遥拿枣子打青了一块,此刻便有点火辣辣的,隐约肿起来。

顾玉遥见了,冷哼:“爷功力全盛的时候,那一下就能要你的命。”

我悻悻放下铜镜,转身灰溜溜地向床边走,这话的意思是要我感谢他手下留情?留我一条小命么?

顾玉遥打了个哈欠,一指床下:“里面应该有个暗板,你抽出来睡吧。”

我腹诽,这里面当然有暗板,专门给侍女为主子陪夜用的。只不过在以前,我从没用过罢了。

我吹灭烛火,看见顾玉遥合衣躺下,半晌似乎就没了动静。

那一晚上真是睡的无比艰难,我时刻神经紧绷提防着,结果睡的比在外面挨冻还不安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