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谋杀小说by苍色之翼主角林铭刑和畅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十字谋杀

更新时间:2021-04-08 08:41:06

十字谋杀连载中

十字谋杀

作者:苍色之翼分类:言情主角:林铭刑和畅字数:17.2万女频

最后章节:尘埃落定[连载中]

《十字谋杀》,文章出自作者:苍色之翼,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主人公是林铭刑和畅。漫漫长路向着罪恶的深渊 悲悯的亡魂,忏悔的夜歌 十年,走不到的尽头 有人遗忘 有人执着 有人参与 但却无人知晓——岁月是神偷,亦是死神。。
编辑凌修诩点评作者苍色之翼的想象力真的爆棚,非常烧脑的书,你根本猜测不到作者的下一步剧情安排,值得一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久久不见林铭出来,秦天推门走了进来,怪异地打量起里面的林铭与刑和畅,不知道这两人怎么走到了一起。不过,刑和畅并没有在意,干脆地招了招手让对方进来把门带上,随后继续和林铭攀谈了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说这些吗?”

  “因为,我在里面帮你说过话,是吧?”

  “嗯,没错,我认为你是个有眼光的人,不知道你在没有甜品的情况下,对这件案子怎么看?”刑和畅嘴角上扬,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道。

  “哼,别打趣我了。这案子的确有些奇怪,就好比董金鈡主动追求陈小染那事儿,毫无征兆,非常反常。”林铭皱眉道。

  “确实。”刑和畅从窗台上跳了下来,伸手摸出照片按在了桌上,照片上再次露出了溃烂死去的猫狗与董金鈡僵硬的尸体。

  他缓缓道:“死者是孤儿身份,养父母三年前相继去世,留下一笔财产。所以,他一直也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更是被选到了商研班。这人平素不爱说话,有些自闭,脾气也暴躁,没有往来颇深的朋友。可就在十月一号国庆节开始,他突然频繁与陈小染开始联系。”

  “十月一号国庆节?我记得学校陈列馆相框被盗窃好像就那一天吧?”林铭道。

  “对。”秦天点了点头,“十月一号去开门的老师报的案,另外关于董金鈡和陈小染,我听沈蓉说,两人已经是情侣关系了吧?好几次都看到他们私下约会了呢。”

  “不。董金鈡在追陈小染,不过对方不理睬就是了,我在宿舍听过他们几次电话。”林铭肯定道。随后,他仔细地看着照片,照片抓拍得非常细腻,色调更是充满了血腥,整个画面在阴冷的地下室内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董金鈡的确是对陈小染展开攻势,约她出去玩。但是陈小染好像并不领情。后来,两人就起了争执,董金鈡也为此和林铭你干上了吧?”邢和畅也分享出了自己的信息,“说实话,董金鈡和陈小染的资料我都看了,无论相貌还是家境,感觉都不太配。”

  “对,就在陈列馆后面,我只是一个劝架的好吧。”林铭叹了口气,他虽与董金鈡交际不深,但是想到前几天的董金鈡明明还生龙活虎,现在却出了这样意外,还是有些心塞。

  “不过陈小染那天过后,心情就很差,连续几天都呆在了宿舍,叫的也是外卖,订单记录与宿管科都有记录,所以已经排除得差不多了。不过,我依旧怀疑她。”

  “因为,这是男人的直觉!”林铭好气又好笑地接了上来。

  刑和畅打了个响指,“是,你说的没错,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是女人在犯罪。所以,我怀疑这两人。”他毫不避讳地点了点头,一脸正色。

  “难怪你会被那沈队长鄙视。”林铭低头轻语道。

  邢警官站直身躯,看了林铭一眼,黑瘦的身影露出了一种难言的怒意。

  “等你有一段无法抹灭的过去时,你就会懂我了。那时的你,将会和我一样成为他人眼中的疯子。过去无法抹灭,所以,痴笑且行吧。”

  他快速地收起了照片,留下句“心情好再会吧”,径直走了出去。

  看着他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林铭与秦天对望了一眼,都显得有些纳闷。

  “这什么警察,怎么神叨叨的?不过,有时候我也一样,做的那么多噩梦,跟你和挽秋说,你们也不相信我。”林铭呓语道。

  “好了,你别多想,这件事就交给警方了,我们走吧,例行询问也差不多了,我准备组织大伙一起吃个饭。”秦天回身却看到林铭不屑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忍不住问道,“怎地?”

  “除了沈蓉,估计没人愿意赴秦班长你的约了。”

  …………

  果然,林铭是个大侦探的料子,秦天组织大伙聚餐的时候,几个人直接摆摆手说下午有约,另外几个人则说最近没什么心情。很快,三三两两的人群就剩下了不到四人,其中还包括秦天自己与林铭。

  “秦班长,怎么样,我就说吧,咱班一个个可是独行侠。”林铭耸了耸肩膀,看着脸色有些暗淡的秦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少也好,刚好校门口新开了一家咖啡店,里面的菲力牛排不错,走吧。”

  “是啊,人少也清净下,况且我们四个人呢,刚好还可以打掼蛋。”沈蓉与她一旁的跟班女生站了起来。

  “好,那我请客。”秦天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

  “当然你请客了,你可是咱们班唯一一个收到工作邀请的男人,走起。”林铭激动地搂住了秦天,两人开道,一直走到校门口名为“啡尘雾绕”的咖啡店。

  四人坐下之后,秦天点餐,林铭则一屁股倒在沙发上,开始不停地抱怨起路上指指点点的八卦校友,顺便让秦天点了些酒。他算了一下挽秋抵达的大概时间,随后就将闹钟设置到了下午两点。

  “晦气的事咱就不说了,谈谈看,你那工作面试的怎么样?”菜一上桌,林铭就闹腾起来,立刻给秦天满上杯。

  “别倒那么多啤酒啊。”坐在对面的沈蓉皱起了眉头,声音有几分撒娇的味道,“秦天不能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说着将那满酒的杯子端了过来,然后把自己空杯子推了过去,顺手还递过去一个黑色U盘。

  “这什么玩意?”本来林铭是不屑地,刚准备反唇相讥却看到了那U盘。

  “这是我上午录音的,今天十点开始校庆的,秦天……还有你……都不在,怕你们错过校长的演讲,特地录下来给你们的。”沈蓉的脸上浮现了一道红晕,不过看着U盘居然被林铭揣入了口袋,却只能干着急地瞪眼,这东西是她专门为秦天准备的。

  秦天见状怕两人继续斗嘴,连忙转移话题,将自己去的公司简单地介绍了一番。

  那是一个在金融界极有威望的公司,福利、薪资、待遇极其丰厚。每年只有极少数的高级学院才有推荐名额。因为公司站在金融界的金字塔上,入职的员工也必然是出众的精英。所以该公司面试定制了“一智数试”制。

  顾名思义,对员工的筛选,硬核要求是“IQ”,随后就是“小试牛刀”的测试。情商、阅历、人生目标……等等都可能成为后续测试的要素。当然,后续的测试没人能够猜到。

  秦天作为班上被推荐的高材生,几次初试都还不错,这第三次去机场附近与神秘面试官相处了几天,过程也不错,但是仍旧处于考核期,最终答复在十月中下旬,期间仍有测试。

  林铭几人都感觉秦天稳了,顿时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很快林铭第一个倒在了包间里,其他人也都就着沙发休息起来。两点的闹钟还没有响,但是林铭的手机却提前响了。

  醉意朦胧的他,揉着惺忪的眼睛望了一眼来电,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困意顿时被寒意驱逐,他立刻滑动屏幕,接起了电话。

  随着话筒另一侧的声音响起,林铭的脸色也越来越差,忽然他大声暴喝了起来,“你说什么!挽秋出车祸了?这怎么可能!”

  “啊?挽秋出车祸了?”作陪的女生显然被惊道了,秦天也立刻醒了过来,两人面面相觑明显没弄清楚状况。而沈蓉则坐在角落,背着光,表情有些看不真切。

  “林铭,林铭,你没事吧?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秦天上前一把拉住林铭,却看到林铭的眼角已经湿润,他立刻知道林铭不是在开玩笑,脸色大变,“是……是谁打来的电话?蔡琴老师吗?”他说着,就想要摸出手机,确认一下消息是否可靠。

  “不……”林铭摇了摇头。

  “究竟是不是蔡老师通知你的?”秦天连忙拿出自己手机,准备确认下消息的真实性,顺便将事情问清楚。

  但林铭却忽然站了起来,他面朝沙发,沙哑地说道:“不用打了,不是蔡老师说的,是他,早上的那位警察——刑和畅。”

  包厢内的灯泡忽然闪了下,灯光一亮一暗中,林铭脸色愈发的难看。他愤怒地捶打在了沙发上,想要发泄出心头的不快。巨大的力道将沙发挤压出两个大坑,随即一个弧形反弹,拳头砸到自己脑袋。他疼得怪叫一声,噙着的眼泪顺势而下。

  “怎么回事?那个‘刑和畅’是谁?”跟班女追问道,倒是沈蓉与秦天两人缄默不语。

  “是今天后来冒出的一个外市的警察。”林铭咬牙答道,他不明白对方的用意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刻意打电话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却又不肯透露过多。

  秦天连忙扶住了林铭的肩膀,安慰道:“那么,他有没有告诉你,挽秋现在的情况怎样?有没有及时送到医院?”

  “什么医院?挽秋不可能出事的!”林铭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满脸通红,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全是那混蛋在瞎说。”发泄之后,林铭深呼吸一口气,知道自己之前太冲动那里,于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秦天很少看到林铭这般失态,他拿出口香糖,塞给了林铭两颗,低声安慰道:“没事……你慢慢说。

  “呼……呼……”长长的深呼吸后,林铭坐了下来,“那家伙实在可恶,说挽秋车祸没什么大碍。但是,居然跟我说……挽秋……她想要逃避接下来的审讯。哼,算我看错他了。”林铭握紧了拳头,气愤还是难消。

  “那警察居然这么说嘛,那未免也有些过分了。”秦天终于明白林铭的失态,连忙拍了拍他,安慰道:“不过,挽秋没什么大碍最好不过了。问了具体医院没,我们去看下?”

  “医院他直接说不可能告诉我,然后我气得就挂掉了。”林铭又恼火起来,“那警察居然还拿袋子上的指纹说事儿。我白天都已经跟警方解释的明明白白了,那天吵架的时候,蜜饯板栗我送给她的,怎么可能没她的指纹呢。是吧,秦天,你也在场的?”

  “哦……吵架……那天哦……”秦天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他咽了下口水,右手捏了捏下巴,没有继续说什么话,好像是在思考着那天一样。

  林铭刚准备继续抱怨,手机却再次响了,这一次赫然是蔡琴老师打来的,林铭急忙接通:

  “喂,蔡琴老师嘛……嗯,怎么说?哦……那么,挽秋现在怎么样?送去的医院你也不知道?……好吧,还是谢谢了。”林铭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无奈,他准备挂掉电话,电话那侧却又露出了欲言又止的叹息,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却又不方便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清秀迎草丛2021-03-24 12:56:11

    是什么样的东西潜伏在这黑暗、肮脏、血腥、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 蜡烛狂野2021-03-26 19:06:38

    因为没有星月的光芒,远处的A楼显得很是阴沉,墙壁上的红漆散发着猩红色亮光,宛若咒怨的双眼,死死盯着前来窥探的路人。

  • 小鸭子昏睡2021-03-31 16:43:35

    彼时的挽秋很爱吃,第一次给她送的时候,就因为外面黏黏的蜜糖而被说,以至于后来每次买这家板栗时,林铭都会准备个干净袋子。

  • 健康蜗牛2021-03-11 01:16:10

    第二步,应该是希望我们提供学生内部相传的消息。

  • 豌豆健忘2021-04-02 22:19:47

    不过,想到挽秋依旧被警方怀疑着,他显得有些犹豫起来,转而问道:那种被封锁的案发现场,以你的身手独自潜入岂不是更方便些吧。

  • 稳重给母鸡2021-04-02 12:37:59

    林铭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无奈,他准备挂掉电话,电话那侧却又露出了欲言又止的叹息,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却又不方便说。

  • 大炮机灵2021-03-28 13:48:37

    果然,没几个人回应他,整个队伍的气氛都怪怪的,每个人都冷漠得可怕。

  • 往事震动2021-03-11 02:47:44

      刑和畅听完之后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他感觉林铭十分有趣,顺着窗户多望了林铭两眼。

  • 外套奋斗2021-03-20 11:27:22

    她是死者前段时间的追求目标,因为身体不适躺在宿舍,我们已经派女同志过去调查过了,暂时排除了嫌疑。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