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扬刀小说by相晓云溪主角小山,瑶瑶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仙侠>四海扬刀

更新时间:2020-04-30 18:50:42

四海扬刀已完结

四海扬刀

来源:掌阅云作者:相晓云溪分类:仙侠主角:小山,瑶瑶

《四海扬刀》是作者相晓云溪所创作的仙侠小说,主角叫小山,瑶瑶的小说。主要讲的是:满身风雨,我从山中来,发现你很可爱,发现世界很无奈……哼,我就是要将无奈的世界变得像你一样可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恬的声音甜甜的,却总能把一个极其平凡的事情上升到政治斗争的高度。

张谦一听到叶恬甜甜的声音就浑身酥麻麻的,从他第一次听到她叫他谦哥起,十几年来,从来如此,一直如此。他无奈地摇摇头,对于这个发廊实际的领导者,他向来只有言听计从的份。

想当年,二十郎当岁的张谦,很光荣地从镇办中学的高材生变成了榆林镇的高考落榜生,他垂头丧气了千分之一秒,便兴高采烈地投入到了创业的大潮之中。

张谦的祖上号称三湘第一快刀手,打住,你千万别像那五个笨贼一样,以为这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武林帮派。

他当然不会是隶属于过去黑社会的某一个杀手组织,而是,而是一个传统而历史悠久的光荣行业,那就是——理发!

张谦用了落榜后的整整一个暑假,精研了他的祖传绝学,自认为不但全盘接收,而且还颇为发扬光大,于是,他便在榆林镇上开办了第一家,当然也是唯一一家的理发店。

因为小小的榆林镇太小,小得容不下第二家理发店,再说了,张家是有名的三湘第一快刀,谁还有这个能力和他争一日之短长呢。

所以张谦的发廊很快就顺利地开张了。

他为小店想了一个别有意韵的名字“梦发轩”!嘿嘿,张谦是落榜生不错,但他在落榜生之前曾经是一名是高材生,所以这“梦发轩”三字,并不是顾名思义的做梦都想着发财,而是另有深意,最直接的意思就是把你的发型整理成你梦想的样子,至于那个“轩”字嘛,嘿嘿,一般的乡野村夫,又有几人能够体会呢。

为了吸引客源,他又皱眉苦思了一个星期,终于想出了一副对联,于是,亲笔疾书于大门两边,这就是最初的梦发轩的楹联,“三湘快刀,四海扬名!”简洁利落,雅俗共赏。

刚开始,张老板单枪匹马一个人为全镇人民理发,那时候,全镇一百多户,人头几许,都在他的心中,只是后来,小镇经济随着榆林镇大市而快速发展,计划生育也相应地失控,人头成几何级数地增加,张老板渐渐的有点心有余而力为足。

为了顺应小镇发展的大好形势,他很自然地发展了第一个雇员,一个女理发师,这个叫叶甜的女人一声接一声的“谦哥!”叫得他骨软筋酥,在她叫到第一千一百零八次的时候,她便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合法妻子。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梦发轩的生意越来越好,可是,尽管夫妻二人尽心尽力,仍然没能跟上小镇人口增长的步伐,更由于榆林镇的大市,在国内的知名度越来越大,有些商家竟然在这里安家落户,所以,小小的榆林镇逐渐成了不大不小的榆林镇。

为了巩固梦发轩的生意,于是张老板在叶恬的甜言蜜语下,开始招收了第一个徒弟。

叶恬当时的语录摘要如下:

“谦哥,你老婆我嫁给你主要的任务是为你传宗接代的,可是辛苦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没能完成一丁点任务,到目前为止,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依然遥遥无期,究其原因就是我们太忙啦,白天忙,晚上自然就很累,所以——”以下为了和谐社会,省略N个字节,约合53K。

张老板架不住老婆的甜言蜜语,在叶甜恬语录重复了第二百零二次的时候,他终于收下了大徒弟赵佶,满以为这下可以轻松面对小镇人口的增长了。

但不幸的是,他很快就发现,自从赵佶到来后,叶恬便很少在理发店露面,理由自然无比充分地坚强,“干事业是你们男人的事,我们小女子相夫教子而已。所以啊,以后我就做你们爷俩的坚强后盾啦。”

张老板思念再三,为了让叶恬的后盾更坚强,他又收了二徒弟李明三徒弟陈昌。

李明初进师门,为了表示他对师父的尊重,更为了彰显他的不世才华,于是援笔在张谦的楹联下面续了一句,用他的话说是妙手天成,而赵佶则认为是狗尾续貂,总之见仁见智,张谦夫妻则是含笑不语。

从此,这副楹联就成了梦发轩的标示,也成了榆林镇一道别样的风景。

有了三个徒弟之后,叶恬不但没有丝毫满足,她反而更加的不乐意,“你们明显在欺负我,四个大老爷们,我一个小女子可没法伺候。”

没办法,张老板最后一咬牙,收了个女徒弟,那就是人见人不爱的瑶瑶!

瑶瑶一米七的个头,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手长脚长,十足一个美人坯子,可就是豪爽的不像话,爱说爱笑,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能脱口而出,该笑的时候笑,不该笑的时候她也能笑的面红耳赤。

好在瑶瑶虽然很会得罪人,但是小师妹这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三个师哥都争先恐后地呵护着她,而作为师父的张谦,对这个唯一的女弟子也是疼护有加,这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她恃“宠”而骄的不正之风。长此以往,瑶瑶小姐就更加肆无忌惮啦。所以这一次她居然借着让师父出面对付五个笨贼一事,提出了这样一个近乎无理取闹式的问题。

所幸作为师娘的叶恬很喜欢瑶瑶,她早已暗中和瑶瑶结成了女性歪理联盟,她并不认为瑶瑶是在无理取闹,而是在争取女人的合法权益。说到底,女性骨子里都会有一种爱,那就是母爱,瑶瑶想找一个小师弟来疼护,未尝不是母爱的一种另类表现吧。

如今既然叶恬大人发话了,张谦自然不会违拗,三位师哥也只好持保留意见了。

赵佶极不情愿地鼓捣出一摞纸来,一把扔到李明面前,“老二,该你露一手了。”

原来,李明自诩才高九斗——比那些才高八斗之人整整多了一斗。琴棋书画,样样不太精通,写个招聘启事什么的,还是勉强可以胜任的。

陈昌好不容易从墙角找来一支秃笔,那还是梦发轩初开之时,生意惨淡,张谦用来消遣时学书法用的,只是他的书法越写越是差强人意,最后在叶恬的干涉下,终于不了了之,也是这支秃笔,为梦发轩留下了那传世的楹联。

但是,这支秃笔被李明发挥过以后,便再也无人问津,非常完整地作为梦发轩唯一的古董保留在某一个角落里。陈昌将秃笔恭恭敬敬地捧到李明面前,“二师哥,不要怕出丑,来吧!”

李明望着面前的纸笔,又看看赵佶和陈昌幸灾乐祸的嘴脸,想想自己这几年来,理发的手艺突飞猛进,与之相比较的,书法却是一落千里,实在有点拿不出手,好在,他只沉默了三分之一秒,便是一阵豪爽的奸笑,“用电脑照排好了,这年头谁还用这老古董啊。”

“那可不行,二师哥,拿出点诚意好不好。”瑶瑶发话了,她的话一般情况下在三个师哥面前与圣旨也差不了多少。

李明没办法,撸衣捞袖,大义凛然地说:“来就来呗,谁让咱才大气粗呢!”

赵佶哼了一声,“才不算太大,气倒是很粗!”

李明狠狠瞪了赵佶一眼,“你懂什么!”他提起笔来还不忘对瑶瑶献媚地一笑,“小师妹,还是我最疼你啊,你瞧吧,我一定为你写一篇才华横溢、热情洋溢的招聘启事!”

陈昌冷冷地说:“至于吗?”

瑶瑶却双手捂在胸前,一脸真诚地说:“好期待哦!”

赵佶凑到瑶瑶身边,悄声问,“小师妹,我看你不是在期待李同志的大作,而是在期待心目中的小师弟吧。”

“是啊,是又怎么样?”瑶瑶俏脸微扬,在这大师哥面前,她一直是毫无顾忌的。

“不,不,不怎么样。”赵佶讪讪地说:“不知小师妹心中的小师弟是什么样子的?”

瑶瑶还没回答,李明便抢着说:“一定是高、富、帅,高得离谱,富得流油,帅得发呆。”

瑶瑶咯咯大笑,“二师哥,你脑残呀,哪有高富帅来学理发的。”

“那一定是脑残的高富帅。”陈昌不疼不痒地哼了一句。

李明嘿嘿一笑,伸手往脸上一抹——他有一个习惯,每次被瑶瑶损了以后,总要抹一下他那光秃秃的下巴,没想到这一次手中多了一支饱醮浓墨的秃笔,这一下倒好,那支秃笔还没来得及和那张纸亲密接触,就全部大写意地印在它主人的脸上。

“哄”的一声,梦发轩里每天N遍的笑声再次响起。

陈昌最先忍住笑,他清清嗓子,对瑶瑶说:“我猜你心目中的小师弟一定是和史泰龙一样的型男。”

赵佶连连摇头,“不可能的,那不是和你一个样子么,说好听了是型男,说不好听的,那就是傻大黑粗!小师妹不会这么没品味吧。要我说啊,小师妹理想的师弟那一定像杨过那么潇洒,像韦小宝那么机灵,还得像郭靖那样忠诚,这三样缺一不可,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他最起码得向我靠拢一点,小师妹才会看得中他吧。”

尽管大师哥说的信心满满,但还是同样招来瑶瑶的讥笑,“落伍的大师哥,我再没眼光,也不会去找个老前辈哈。”

三个师哥都碰了一鼻子灰,闷在一旁,却是同一个心思,不知小师妹心目中的小师弟究竟是个什么鸟模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