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神医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都市>桃运神医

更新时间:2020-10-03 21:36:32

桃运神医已完结

桃运神医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都市主角:

《桃运神医》文中讲述刘度本是医院实习医生,阴差阳错遭遇车祸却获得另一种能力,化身神医的他桃花泛滥,各种疑难杂症纷纷上门,而他也开始忙的不亦乐乎。但同时新的危机也悄然来临!。
编辑尽余生点评本书桃运神医故事逻辑性说的过去,挖坑能埋,作者布局能力是有的,不仅构建的世界观庞大,而且讲述的故事很完整。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坐在小桥人家的隔间里,刘度轻轻一笑:“在医院上班,却开着宝马,是不是有点太……”

  孟雨晴婉尔一笑,带出千种风情:“这是我表哥送我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送宝马,而且能让卫生局长亲自打电话说情,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得到的,不过孟雨晴不说,刘度也不想问。

  轻轻一笑,拿起酒杯对着孟雨晴遥遥一晃:“谢谢你!”

  “谢我什么?”孟雨晴小手轻轻的握着水杯的底端,却并没有拿起,她正来好事,不敢喝酒,所以要了一杯开水。

  刘度看到孟雨晴的眼神很纯洁,没有丝毫的做伪,更加的欣赏:“谢谢你和医务科打招呼,要不然我怕是没办法在医院继续实习了。”

  “我可没有帮你什么。”稍微沉默了一下,孟雨晴眼睛狡黠的眨了一下:“不过以你的医术,怕是在医院实习,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吧?”

  这句话倒是有感而发,她自己的病,她知道的很清楚,但没想到这样容易就被刘度解决了,所以她对刘度的医术,有了一种深刻的认识。

  “哈哈。”刘度开心的笑了笑,眼神里多了一点灼热,直视着孟雨晴:“我可不想被人赶走,要走,也得是我自己说走才行。”

  略略一顿,脸上的笑意更浓,隐隐间带了一丝挑逗:“而且,我现在感觉在普外科实习,也不错。”

  许多话不必要说太明白,含蓄些反而更有诱惑,孟雨晴脸色红了红,端起自己面前的水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借机避开了刘度炽热的眼神。

  “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我的病可是看了很多地方,都没看好。”

  这问题没办法说实话,如果真的实话实说,只怕会被人当怪物看,所以刘度神秘一笑,乱倪起来:“昨天,我碰上一位老神仙,他老人家给我了一本仙书,于是我就学会了。”

  知道刘度不愿意回答,孟雨晴也知趣的不再问,沉默了一会,脸色变得更红,真有点娇艳欲滴的味道,刘度不禁看得一怔,脱口而出:“你真美!”

  “去你的,说正事呢。”刚刚孟雨晴突然脸色变红,却是想起了在医生办公室中,刘度说的还需要再一针,而位置却是肚脐旁边,所以她才害羞:“真的还需要再扎一针吗?”

  “要,当然要!”刘度回答的很,略一回味,他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因,笑的更是暧昧:“那啥,要不下午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们扎一针吧?”

  “你……”孟雨晴就知道他没有好话,却没有想到刘度这般直接,顿时气恼。

  “难道给你针灸的时候,你希望很多人看到?”刘度一脸无辜与惊讶,但细看就会发现,他的嘴角还带着一抹坏笑。

  孟雨晴不由气结,明知道刘度在强词夺理,却又没办法反驳:“下午我休班,要不你去我那儿吧。”

  “好啊,好啊,见见你父母也是应该的。”刘度坏笑着赶紧答应下来,还趁机在口头上占了个便宜。

  “什么见父母,我爸妈不在这边住……”话还没说完,孟雨晴便感觉上了刘度的当,见父母,那都是男女朋友才会做的事,自己怎么被绕进去了,她又羞又恼,将身前的纸巾抽出一张,对着刘度便砸了过去。

  刘度一伸手,便将纸巾接在手中:“谢谢,你真是心疼我,知道我需要纸巾了。”但他拿起纸巾却并没有用,而且轻轻的嗅了一下,接着表情十分夸张的赞了一声:“好香!”

  “真是受不了你,我出去一下。”孟雨晴用眼狠狠的瞪了刘度一下,又羞又气,但心中却并不讨厌。

  刘度很是体贴的帮她拉开了长椅:“用我陪你一起去吗?”

  “谢谢你的好心,不用!”孟雨晴脸上刚刚褪去的嫣红,再度爬上脸颊。

  刘度见她如此,顿时明白她是要去卫生间,换卫生巾,有些尴尬:“那啥……,记得用透气性好的哈。”

  结果这句话又招来了孟雨晴一阵白眼。

  。

  今天陈勇很不爽,不但被一个实习生搞的下不来台,而且上午临下班时,又挨了医务科长一顿批,所以他决定下午休班,找几个朋友出来喝酒。

  很巧,他来的也是小桥人家。

  心情不好,喝酒也更容易醉,七八两下肚,陈勇已经有些醉了。

  “勇子,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至于吗?一会哥几个去金池,给你找个好的,让你爽一爽,泄泄火。”在他身旁坐着的是他的好朋友李建启,自己开了一家医药公司,与陈勇经常打交道。

  “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在李建启面前,陈勇不想示弱,他不愿意说出自己喜欢孟雨晴的话。

  “咽不下这口气,还不简单,我找人去,管保那小实习生当面给你道歉。”李建启的药能进入正原县人民医院,陈勇出了大力,这点小忙,在他看来不过是举手之劳,当然得帮。

  蓝河在一旁只是喝酒,他父亲是正原县副县长,政法书记,对孟雨晴知道的更多些,所以不想跟着掺合这事。

  心里暗暗有点后悔过来喝这个酒,但见李建启一副不怕事情闹大的模样,忍不住劝道:“算了,不过是一个实习生,再说,孟雨晴也没有说对他好,你急什么?”

  陈勇见蓝河如此说,心里有些失望:“可是他欺人太甚,在那么多人面前弄的我下不来台。”

  一个实习生,在李建启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正原县,他李建启也算是个人物,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事交给我就是了,下午就给你办了。”

  “不过你最好别惹孟雨晴。”蓝河在一旁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切,不过是一个医生,就是惹她又怎么了?”李建启轻蔑的一笑,端起面前的一杯酒直接一饮而尽。

  陈勇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把,醉眼朦胧:“好兄弟!”

  蓝河见两人如此,暗暗摇了摇头,直接站起身:“你们喝,我下午还有事,要先走一步。”

  其实他下午没有事,只是不想掺合这种事情,所以才找个借口走开了。

  二人站起来,送到门口,看着蓝河上了车,李建启突然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我呸,什么人啊,现在还没怎么样,就看不起咱们了,以后我还就不拿他当兄弟了呢!”

  他用‘咱们’,却是要挑拨陈勇与蓝河的关系,本来李建启与蓝河就是通过陈勇才认识的,但蓝河一直对李建启不冷不热。

  还有一次,李建启求蓝河办一件事,但蓝河给拒绝了,从那以后,李建启对他更是烦,只是表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陈勇与蓝河是高中同学,两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现在陈勇也喝得有些醉了,听到李建启的话,顿时一皱眉,心里也感觉很是不爽。

  “别管他,咱们继续喝酒。”陈勇冷冷的扔下一句,转身走进了隔间。

  李建启跟在他身后,正要走,却看到孟雨晴,便赶紧走进隔间,趴在陈勇耳边:“勇哥,孟雨晴就在外面。”

  “什么?她怎么会在这儿?”陈勇面色一变,眼里闪过一抹怒色,快步走了出去。

  他看到孟雨晴的背影,直接便喊:“孟雨晴,你站住!”

  孟雨晴转身见是陈勇,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虽然厌恶,可她还是保持了自己的涵养,只是声音很是清冷:“陈勇,有事吗?”

  “我和朋友喝酒。”陈勇感受到孟雨晴的冷,但在心中还是有着一丝希望:“过来一起吃饭吧。”

  “不了,我和朋友一起。”孟雨晴说完转身就走,她并不想与陈勇有过多的纠缠。

  本已经酒醉的陈勇,看到孟雨晴如此,心中突然间升腾起一股怒火,他一步就跨了过去,猛地抓住孟雨晴的胳膊,霸道的大喊:“陪我喝酒!”

  孟雨晴俏脸上罩上了一层寒霜,眼里更是充满了厌恶:“放开我!”

  可是酒劲上来,醉意越发浓厚的陈勇那里听得这些,他嘴角泛起一抹邪邪的笑,手上用力更大:“少在我面前装清纯,今天你陪也得陪,不陪也得陪!”

  “你喝醉了!”陈勇口里浓浓的酒气直冲孟雨晴鼻端,熏的她一阵反胃,用力挣扎,想要挣开陈勇的手,可她那里能挣脱的开。

  所有的郁闷借着酒劲,全部都释放了出来,陈勇用力的将孟雨晴往身前一拉:“走,陪我喝酒去。”

  孟雨晴又气又怒,可是她一个弱小的女子,任凭如何挣脱,也挣不开陈勇的有力的手臂,只得大喊:“刘度,快来救我!”

  这样一喊不要紧,陈勇早已经认定了是孟雨晴与刘度一起合伙骗他,现在更加认为他们两个的关系不单纯,心中怒火更盛,他狞笑着:“你居然跟他一块吃饭,真是奸夫淫妇啊!”

  他的手臂上越发用力,直接将孟雨晴拉到了怀中,连衣裙的领口也扯破了,露出奶白色的大半个胸脯,尤其诱人。

  便是站在一旁的李建启也吞了一口口水,旁观的诸人,谁又敢上来管这等闲事。

  陈勇看到孟雨晴酥胸半露,更是醉意上冲,色胆包大,居然一只手向着孟雨晴的胸脯伸了过去。

  孟雨晴见他已经失去理智,更是心中大骇,想要抵挡他伸过来的魔手,可是那里能够。

  眼见手就要抓到孟雨晴的酥胸,孟雨晴已经急得掉下泪来,便在此时,一声大喝,如平地惊雷,将所有人都震在那儿。

  “住手!”

  大喝的正是刘度,他在隔间里正一人喝着酒,可是一直没有等到孟雨晴,听到外面的叫喊声,便出来看看,正看到这一幕。

  “麻逼的,你也算是个男人!”刘度直接走向孟雨晴,一脚便将怔在那儿的陈勇踹了出去。

  这一脚将陈勇踹出三米多远,李建启一步踏了上来,怒视着刘度:“你TMD是谁,凭什么管人家的闲事?”

  “我是他男朋友,这够不够!”刘度真怒了,他一把将孟雨晴抱在怀中,看到她手臂上被陈勇抓出的青紫於血,眼里闪过一抹煞气:“你没事吧?”

  孟雨晴被刘度拥在怀中,感受着他宽厚温暖的胸膛,自心里升出一种安全感,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她略略用力,挣脱开刘度的怀抱,可留在鼻翼的那一抹男人的味道,却让她有点心猿意马,俏脸没来由的红了起来。

  陈勇很是狼狈的爬起来,怒视着刘度:“建启,他就是那个实习生,我要他跪在我面前!”

  “好,一定如你所愿。”李建启狞猩的笑着,逼近了刘度。

  刘度往前踏出一步,将孟雨晴挡在身后,缓缓的摇了摇头:“就凭你?不行!”

  几人的动静这样大,小桥人家的生意又很火爆,大厅中,不过片刻已经围满了人。

  有人认识李建启,小声私语:“这不是李建方的弟弟吗,那人是谁,怎么敢得罪他?”

  “不认识,不过一看就是个没入社会的小年青,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可不是,李建方可是咱们秦老爷子的徒弟。”

  “就是,听说他弟弟也跟他学了不少,打架就没过亏。”

  “依我看,这个小青年这一回惨了!”

  刘度何等的听力,这些人的话,他都听在耳中,冷冷一笑,这样厉害吗,正好试一下我的医家阴阳诀。

  “小子,你很狂。”李建启冷冷的哼了一声,却根本没有将刘度看在眼里,不屑的一笑:“我希望你一会还能狂得起来。”

  “麻逼的,那来的这么多废话!”刘度没有理会他,直接就冲了过去,一巴掌,只是一巴掌就打碎了所有人的幻想。

  “啪!”

  鼻血横流,李建启看着巴掌在他的眼中,越放越大,可就是躲不过去,这一掌实在是太快,根本扇的他没有反应,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便软软的躺了下去。

  “想帮人出头,就要被打的觉悟。”

  刘度冷冷的瞥了陈勇一眼,转身拥住孟雨晴,往外走去。

  孟雨晴任由他拥着,上了外面的宝马车,渐渐平静下来的孟雨晴,面上更添了一份羞涩:“你刚才怎么能那样说,我们……”

  “我们怎么着?”刘度不等她说完,便接了过来,一脸坏笑:“难道不是吗?”

  刘度虽然没有将男朋友两个字说出来,但意思却明显,也更加的暧昧。

  “你!”

  孟雨晴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再度激动起来,胸脯急剧的起伏着。

  刘度薄弱的理智,更是没有控制住自小腹升起的烈火,一阵口干舌燥。

  刘度见她转过身,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生气,讪讪的笑了笑:“那啥,我们去你住的地方吧。”

  “你、你想干什么呢?”孟雨晴差涩难当,有点心慌意乱,身体也微微的抖动起来。

  “那啥,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去你住的地方,我帮你针灸。”刘度一脸坏笑,但话却说的很正经。

  “那,那你不准转头看我。”孟雨晴用手紧紧的掩着领口,遮掩着自己的雄伟的胸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