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跃命运小说by东北虎霸王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玄幻>跳跃命运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6:12

跳跃命运已完结

跳跃命运

来源:掌文作者:东北虎霸王分类:玄幻主角:

跳跃命运是作者东北虎霸王出品。小说讲述的是一年前的首次防御战的时候,她失去了她的国王「拉法.冯.克拉提亚」。总数二万五千的兵力,包含两座边境防卫城内的平民,只在五天内就被完全歼灭掉,魔厌军破城之后,烧杀掳掠完全不留活口。若不是贴身魔法师强制将国王带离开,战死之后的身躯恐怕会被悬掛於城门之上,已示魔厌军威,大大打击克拉提亚所有军民的士气。跳跃命运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奇幻玄幻类型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
编辑墨浅忆点评作者东北虎霸王在气氛塑造下了一番功夫,很有意境,故事很淡,但也不缺乏幽默情节,看起来不会显得干,很有代入感。展开

本书标签:跳跃命运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出了虫洞之后,银发男子回到了他生长的地方──日本。

虽然这是他生长的地方,但是他不是日本人。说穿了,银发男子其实并不是位地球人。他的爷爷在他十七岁的时候,说出了这个令他十分震撼的事实。

白银须佐,前一任的“时空跳跃者”在一次前往异空间穿越过虫洞之时,不意间发现到了那时只有两岁般大的银发男孩,也就是现在的银发男子。须佐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虽然他仍保有生命跡象,但是双眼十分呆滞,只是静静地缩著小小的身躯,任凭在无重力状态之下,漂浮在虫洞空间裡。他的双眼,也不是现在所呈现出来的异色瞳,看得到的,就只有那有如深绝无望般的暗灰色眼瞳。

白银须佐当时真的是惊讶万分,怎麼会有像似人类一般的孩子,就这麼地飘流在这个毫无生机的虫洞中。虽然自己也是个“特殊存在份子”,利用自己本身的特殊能力,可以用将自己包覆在存有超密度氧气的结界当中生存。但他心想,就算是这个孩子不用呼吸,那可以不用吃东西吗?可以不用喝水吗?他算不算是个“生物”啊?白银须佐的心裡充满著许多疑惑。但是当他靠近这位孩子时,他竟然在脑海裡听到了只有人类才会发出的声音

“咕嚕──”

长长的一阵肚子饿时才会出现的声音,这时候,白银须佐笑了,带著眼泪地笑了,他紧紧地抱住了这个孩子很久、很久。

白银须佐感到十分不捨,於是拿出了身边外出一定会带的食物“巧克力”他小心地拆开包装,自己先吃了一口,示意著这是食物后,便将巧克力递给了那位孩子。起先这个孩子还不晓得这是什麼东西,就只是盯著这个奇怪的东西猛看。白银须佐见状后,轻轻地将巧克力推到那孩子的嘴边。他吃了,他吃巧克力了!须佐望著这像似拼了命般在吃东西的小孩,他又抱紧了这个小孩,或许是太高兴吧,须佐又流下了眼泪来。

当整个眼睛都被泪水给淹没时,那孩子伸手抚著须佐的脸颊,用手指轻轻沾了些泪水,放入自己的口中。他笑了!这个孩子笑了,而且原本深灰色的眼睛,竟然转化成了左蓝右绿的异色瞳。看著这有如天使般灿烂笑容的孩子,白银须佐决定要让这位孩子生存下去,有这般纯真笑容的孩子,不应该让他待在这个阴暗毫无光明的空间裡,所以他将孩子带回了自己生存的世界──地球。

白银须佐将孩子带回了日本之后,只有跟家族裡的人解释这是在外国捡到的小孩,自己决定领养他。而家族的人也不以為意,只是觉得因為奶奶早逝的关係,爷爷也已经独身很久,现在有位小孩子在身边,生活应该会比较快乐才对,所以家族也接受了这位小孩。

因為那双如宝石般瑰丽的眼睛,所以白银须佐為他取了个相称的名字,──“建御雷苍”

“建御雷须佐”是白银须佐的真正本名。“建御雷”这个姓氏,是个歷史非常长远的古姓,也是目前日本唯一的特殊姓氏,其家族所在的神宫大社更被日本政府定為珍贵遗產,代代供奉著日本三大神剑之一“布都御魂”

作為“时空跳跃者”的传承者,建御雷须佐捨弃了本家的姓,继承了“白银”所谓的“白银”,其实是代表著一把奇特的剑。此剑其黑色梣木剑柄,长达二十公分,柄身刻著一行奇特的金色符文,剑宽约二点五公分,具有双面刃。但是虽说為剑,其剑身长度却只有十五公分,比一般的切腹用小短刀的刀身还短,所以歷任传承者并不把它当成武具来使用,只是把它当成代表著“时空跳跃者”这个特殊身份。而剑柄上的符文以及此剑的来歷,因為事隔非常久远的时间,也早已经不可考了。

白银须佐,第四十六任“时空跳跃者”这个传承据说是种血之继承,也就是只有身上流著“建御雷”血脉的人,才具有被传承的资格。但是此传承,却曾经有过不少次大断层,也就是说并不是代代都会有继承人的出现。而时空跳跃这个能力是自觉性,如果自己没有觉醒的话,就不会成為传承者。一旦自身能力觉醒的话,“白银”会呼应传承者的能力,其剑柄会由黑色转化成银白色,这也是这把剑名称的由来。继承“白银”之名后,除了时空跳跃外,也会伴随另一项特殊能力──“结界术”

白银须佐在成為传承者之时,距离上一任也有近两百五十多年之久,他第一次能力觉醒之时,还误跳回战国时期,当时的他也已经快三十岁。“时空跳跃者”这个传承并不是具有特殊意义,也就是说不须要用来解救人民或行正义之事,一切任凭使用,但是绝对不能行恶。曾经也有过数任的传承者,想用其能力来為非作歹,最终下场都只有一种,就是即死。家族记载,在数任前的传承者当中,有过几位想追溯这项能力的由来,但最后还是和那把“白银”一样,其源不可考。

白银须佐自知家族特殊,并不适合小孩成长,為了能让他平凡长大,於是便告别了家族,带著苍在离本家不远处买了栋房子,当时须佐年龄五十七岁。自从接了这个孩子之后,须佐也停止了时空旅行,专心的扶养这个孩子。但奇怪的是,任凭须佐如何用心的教,这小孩子就是不会说话,一直到了他七岁的那年。

当时的苍正在唸幼稚园,某日中午,须佐等待孙子归来的同时,利用时间在自家庭院中修剪种植的花草,突然听到有小孩哭泣的声音,起先他也不以為意,但是当那位小孩推开了自家的篱笆后,须佐转身回去看到苍双手揉著眼睛,竟然还哭著说,“呜……爷爷……小朋友都说我是怪物,而且还欺负我……”

须佐一阵惊喜,丢下园艺工具便立即抱起了苍,还高兴的大笑著,“我的小苍终於会说话了!他终於开口叫我爷爷了!”此时的小苍被爷爷突来的反应感到非常生气,他竟然说,“爷爷!為什麼小苍被欺负还大笑,是不是觉得小苍也是怪物……”

“不是!才不是!爷爷只是听到小苍叫了声爷爷,爷爷是因為高兴才会大笑的。”须佐连忙对小苍解释著并且又说:“小苍,你不是怪物。他们是因為忌妒你,忌妒你的眼睛漂亮,头发还这麼美丽,而他们自己没有所以才这麼说的!”

“但是……但是他们还有拿东西丢我……小苍被丢的好痛喔!”小苍低著头,摸著他被丢到的地方。

“没关係的不怕,爷爷教你打架的方法。不过,你要答应爷爷,只有别人打你的时候才可以还手。如果你乱打人的话,爷爷就再也不教你了,知道吗?”须佐边摸著小苍的头,边帮他打气,而且还比了几个招式给他看。

“嗯,小苍知道。小苍不会乱打人的,爷爷我们来打勾勾。”小苍对著须佐比起了小指头。

“勾勾小指头,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

须佐跟小苍勾了小指头后说:“要记得跟爷爷说过的话喔。明天爷爷开始教你。现在我们先去吃午餐,爷爷煮了你最喜欢吃的东西,你猜是什麼啊?猜对的话,饭后甜点有巧克力吃。”

“汉堡排。”小苍不经思考,很快就说出了答案。因為这是除了巧克力外,小苍最喜欢吃的东西了。

“呵呵,正解。小苍有巧克力了,走吧,吃饭去了。”须佐拉著小苍的手,边吆喝边嬉闹的往厨房走去。今天,是他除了和已逝的老婆结婚之外,所最高兴的一天了。

建御雷苍,樱阪高校二年级生,年龄十七岁,身高一八三公分,成绩非常优秀,但是个性却非常的孤癖。除了养育他的爷爷之外,与外人对谈很少说出超过五句话。虽然爷爷在苍的每个就学阶段当中,都会先向学校解释苍异於常人的外表是因為是外国人,而且眼瞳色以及银色的头发,是小时后病变的关係所导致。学校基於校方的立场当然是接受的,但是学生们却不是这麼认為,也许是因為苍的学习成绩优异、体育万能,再加上其外型秀丽,又有著梦幻般的发色及瞳色,他在一般的男同学的眼中非常不受欢迎,是位极為厌恶的一个人。“忌妒”,就单单是这两个字。

中学时期,曾经有位班上男同学想与他交朋友,当时苍非常的高兴。因為他终於结交到了第一个朋友,有一段不少的时间他们常常会溺在一起玩。但是好景不长,不应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有次苍与这位同学相约去看电影,可是苍在约定的地方却等不到这位朋友来,他急忙的到处寻找,找了许久后,在一个偏僻的空地裡,却见到自己的好朋友被八个同校男同学欺凌。起初他还有保持的冷静并没有出手打人,只是劝告他们别这麼做,但是已经打上癮的那些人,怎麼可能会听这位他们本来就十分讨厌之人的话呢。

“建御雷,别以為你很伟大!成绩好有什麼了不起,在我们眼裡你不就是个怪物而已。你这个怪物!和你交往的人也是怪物一个啦!怎样,我就是要打,不服气的话就过来让老子打啊。两隻怪物一起打,应该会比较痛快吧!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那八人一边吶喊,一边挑衅著苍。

看了一眼那位脚踩著他好朋友的人,全身长满横肉体型非常壮硕的男同学,再看看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被踩在脚下,苍一时间怒火难耐,出口便对他喊道:“你说我怪物,我无所谓。但说我朋友坏话,不能原谅,你们通通去死吧!”

整整刚好五句话说完,情绪完全失控的苍对著天空狂啸了一声,整个人有如子弹般的速度,往那群人冲了过去。

也许是第一次打人,丝毫地不知道节制,见人就拼了命的挥拳。几乎承疯狂状态在猛打,或许是打红了眼,苍有段时间裡脑袋一片空白,直到他被周遭赶来的人制止并架开之后,他才恢復意识过来。当时的场景非常地触目惊心,现场一片血泊,那八人四肢扭曲的程度,连赶来救护的医士们都感到很恐怖。幸运的是并没有人死亡,但是全治没花个一年,恐怕也难痊癒。可是不幸的是,因為暴力伤害他人的关係,苍被警察带走了。

当苍要被警察架走时,他回头询问还十分担心的好朋友,“你……没事吧”但,他得到的回答却是一句“怪……怪物!你是个怪物!”他的朋友被刚刚的情形吓得半死,而且害怕到下半身失禁。他的朋友非常害怕,以為苍打完他们后也会跑来打他,因為他看到当时的苍,打人的神情是一边冷笑一边的挥拳,以几近残虐的手段在对付他们,他很害怕,他真的很害怕!

苍听到这有如世界末日般的回答后,他笑了,流著眼泪笑了。不过他一点都不怪那位朋友,论谁看到当时的惨剧,谁都会说出这种话吧。这时自己心裡也完全明白,这第一位结交的朋友,也将变成离开他的第一位朋友。他眼睛流著泪水,心裡淌著血。他告诉自己,“我,还真是个怪物啊。”

因為事态非常严重,伤者当中还有几位是权贵子弟,须佐為了力保苍,他动用了相当庞大的人际关係才把事情给抚平,而且包含学校部份也都掩饰掉。

须佐将苍带回家中后,给他泡了杯热茶,对温柔的对著他说:“小苍,爷爷知道你会动手的原因是什麼,但是也不能把人打到这样子啊。你要知道,你的身手和别人不同,不稍控制的话,可是很容易致人於死地的喔。”

“爷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这麼做,我应该忍住的!”苍,胎跪倒在爷爷的面前,痛苦地懺悔著。

须佐把苍扶了起来又对著他说:“爷爷都明白,也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爷爷相信你自己会好好反省,现在别再想这些事情了。对了,从明天开始我会教你另一种不伤人又可以自保的体术,先去洗澡,早上四点开始学习,迟到的话这个礼拜就没巧克力吃了。”

苍拖著疲惫的身躯以及沉痛的心情,洗完澡病根爷爷道安后就进房睡觉。但是过了许久都无法入眠,他拉著棉被捲曲著身子在哭泣,因為知道爷爷其实是很难过,只是没表现出来。他很痛恨自己的行為让爷爷担心。今夜,他对著自己心裡发誓,再也不会让爷爷伤心,為了这位世上唯一爱他的人。

中学毕业之后,苍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考取了私立樱阪高级学校。当然,以第一名的成绩,又有著秒杀女人的超弩级外型,很快的又被当成注目的焦点。虽然在校园裡还是流传著他在中学时期所做过的事,但奇怪的事是,竟然完全不影响到同学间对他的评价。原来,这所学校的学生,女生人数比男生人数多出太多,女生与男生的比例為七比三,就是这个数字,让苍的高中生活轻鬆了许多。

因為家裡距离学校并不是太远,所以苍每天只要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可到学校唸书,而且上学除了必备的物品外,他还得多带一个大袋子,就為了装那堆在自己鞋柜裡,满到快爆出来的告白情书。有趣的事是苍对於每封告白信,一定会亲自写信回应,但永远都只有两句话“谢谢妳,对不起!”而且最过分的是,苍会连同收到的告白信一起包好,完完整整的退还给原主,真是气死她们了。

虽说苍在学园裡很受欢迎没错,但是在大部份的时间裡,苍只有一种动作,就是低头看书而已。他还是不爱说话,和他说过话的人可能不到十位数。除了师长以及班上的女性委员长,有过几句对话以外,就只剩下在购买部对卖东西的女学生说过而已。

通常都只是这样子的谈话。

苍:“炒麵麵包、巧克力卷、巧克力牛奶。”

购买部女同学:“建御雷同学,你每天都会点同样的巧克力卷和巧克力牛奶,你很喜欢巧克力吗?”

苍:“…………”

购买部女同学:“下次我亲手做巧克力给你吃,好吗?”

苍:“…………”

以上对话内容请自行将“炒麵麵包”剔除,并加入其他任何食物,作无限轮迴!

所以在校园裡流传著这位银发美女……啊,不是!是银发美男子的三大不思议。

“无言的银发建御雷”

“核弹般的告白回信”

“他的爱人是巧克力”

高中一年级第二学期时,须佐希望苍不要每天都只有练功及读书,鼓励他应该多多接受学校的其他事物,比如可以参加一些学校的社团等,多交些朋友。

苍是位很听话的孩子,但是却选择了一个令人喷饭的社团──“薙刀部”

一般来说男孩子应该都会选择剑道部才对,在这以武士道盛行的国家,男孩子拿武士刀应该比较帅吧。其实并非是说学薙刀不好,而是长久以来,薙刀都一直都只有女性在学习,或许古代时有男性使用者,不过现今时期就只有女性才会学这门武技了。

苍在学园相关单位询问到了社团地点,於是在下课之后便来到了学校的薙刀部道场,“打打扰了。”说完拉开门板,他就这麼进去了。

一进去后,先是一堆女孩子的尖叫声,停顿了一阵子后,竟又再次响起了更大的尖叫声。

她们刚开始时只是惊讶怎麼会有男孩子的出现,但第二次就不一样,因為大家都知道这位银发男学生是谁,会在这种场合见面,她们觉得非常的兴奋。

某女社员:“喂!喂!你们看建御雷同学来我们社团有什麼事?是不是来找人告白的啊?太大胆了吧!”

“咦!会不会是我啊!早上我才将他鞋柜裡的告白信全丢了,现在只留下我写的那封。哇!怎麼办,好紧张喔!”这位女社员话才刚说完,背后的四位女社员异口同声的说道,“同学!我们有点事想请教妳!可以来一下吗?”话说完那四位就将她拖到更衣室去,可想而知,下场恐怕不太乐观。

社团长看到这般混乱的场面,忍受不住,於是便提步往苍这边走了过去并问:“建御雷同学,你到我们社团来请问有什麼事吗?”

社团长故意把声调放轻,神情温柔似水,谁看了也知道她的心裡在想些甚麼。

“我要入薙刀部。”苍很正经地回答。

“咦?建御雷同学,可以麻烦你再说一次好吗?”社团长这时恐怕是已经呆掉了吧。

“我想要加入薙刀部。”苍很正经地再一次回答。

“…………”社团长以及眾社员无言地望著苍。

“咦!─────────────”所有人以极度惊讶的眼神注视著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