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逃妻不太乖小说by桃丽丝主角云婉歌,霍少琛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替嫁逃妻不太乖

更新时间:2020-12-22 18:01:09

替嫁逃妻不太乖连载中

替嫁逃妻不太乖

作者:桃丽丝分类:总裁主角:云婉歌,霍少琛女频

是作者:桃丽丝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小说。男女主角是云婉歌霍少琛的小说叫《替嫁逃妻不太乖》,这本小说名为《替嫁逃妻不太乖》,是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替嫁,她成为他的妻子。三年来,夫妻关系却如同虚设,终于她用假死,携子逃离。四年后归来相遇,他一手提溜起小包子,一手把她圈在臂弯,死皮赖脸求复婚。
编辑青玉案点评替嫁逃妻不太乖全文非常的紧凑,绝对没有多余的水字数情节,人物塑造没有千篇一律,都各自有各自的大特点,很多生活化的东西,结合人物的形象,给人跃然纸上的感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发完信息后,云婉歌回到霍家时已经十点,刚准备换鞋,她就听见客厅有道轻柔温婉的声音传来,“是不是姐姐回来了?”

云馨月?

云婉歌细眉轻蹙了下,她怎么会在这儿?

“我们霍家这是娶了娶了个祖宗不是娶了个媳妇,成天在外面鬼混到这个时间。”

婆婆戚岚的声音冷冷从客厅里传出来,周围打扫的佣人顿时目露幸灾乐祸地看向云婉歌。

豪门媳妇本就不好当,更别说夫人还这么厌恶这个少夫人,搞不好不用多久她就被抛弃了。

早已经习惯婆婆戚岚的冷嘲热讽,云婉歌抿了抿唇,走进客厅里。

一进去她便看到云馨月坐在戚岚身边的沙发上,正笑吟吟地拉着戚岚的手说些什么,姿态亲如母女。

见云婉歌进来,戚岚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作理会,转头对云馨月笑道。

“瞧瞧,她要是能有你一半好,我也就不必一大把年纪了,还因为找个这么浪荡的儿媳妇,在人家面前抬不起头来。”

明明戚岚对云馨月说话的声音极温和,却还是令云婉歌有种窒闷的感觉,下意识攥紧了手指。

听着戚岚的话,云馨月有些难为情地低了低头,笑容羞涩:“伯母您太夸我了。姐姐自小就跟在爷爷身边学习医术,据说医术了得,我自小身体弱才与药为伴,学习西医也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些,哪能跟姐姐的中医比呢?”

云婉歌指尖冰凉,心底有些讥诮。

云馨月明明知道戚岚年轻时被冒充中医的骗子坑害过,是霍家最厌恶中医的人。

当初云婉歌嫁进门第一天,戚岚就把她放在房间里的医术药材一把火烧了,警告她家里不准出现这些东西。

云婉歌把手伸进火里翻找抢回,才勉强保住那些东西,却因此被戚岚罚跪在祠堂一整天。

云馨月这些话,无异于把云婉歌往悬崖的边缘再推了一把。

果然,戚岚原先还淡淡的脸色瞬时就变得嫌恶而鄙夷。

她像是在对云馨月说,目光却是警告地看着云婉歌,“那种害人不浅的东西,我看谁敢弄进霍家。倒是你,自幼身体不好还这般努力,若我的儿媳是你,我都能乐得多活几岁!”

云婉歌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疼,不想再理会,她眸光淡淡地道,“如果妈没什么事,我就先上楼休息了。”

“姐姐。”云馨月见云婉歌要走,立刻站起来走过去挽住了她的手,笑容甜美地撒娇:“我们这么久没见,今晚我们一起睡好不好,像小时候那样。”

手臂上传来的尖锐刺痛让云婉歌脸色微变,看着她的目光淡如水,“我十五岁才回到云家,谁跟你小时候?松手。”

云馨月怎么会那么轻易放开她,指甲几乎要掐进了云婉歌的手心肉里,“姐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我都不生气姐姐趁我不在代替我嫁给少琛了,姐姐还这么生我气,是为什么呢?”

一字一句,一步一坑。

云婉歌忍不住冷笑,懒得和她做戏,抬手便要挣开云馨月的手,谁知云馨月就整个人往后倒去,砸在了旁边的花瓶上!

这一幕发生得太突然,云婉歌刚要伸手去拉她,就见眼前闪过一道颀长俊逸的身影。

下一瞬撞倒花瓶的云馨月还没摔倒,就被霍少琛抱在了怀里。

云婉歌顿时心里咯噔的想:被钢铁直男看见这一幕,这误会大了!

花瓶碎片洒落了一地。

云婉歌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被神色愠怒的霍少琛挥手甩开了。

云婉歌身体一下重心不稳,“嘭”声跪倒在了那堆碎片上。

痛!

尖锐的碎片划破手心和膝盖的肌肤,火辣辣的刺痛感让云婉歌的双眸霎时就红了,痛得整个人都在打着哆嗦,死咬着牙才没痛呼出声。

霍少琛有些于心不忍,放开怀里的云馨月,伸手要去扶云婉歌,却被一把甩开!

“咎由自取。”他寒眸凝滞了下,很快被漠然与厌弃所取代。

冷冰冰的四个字让云婉歌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被冻僵了一般,脸色惨白得吓人。

“少琛,我心脏好难受,好痛……”

云馨月本身正得意地看着云婉歌狼狈惨状样子,她却皎洁的捕捉到霍少琛脸上不忍,于是忽然变了脸色,捂着心脏的位置喘了好几下,竟是晕了过去!

“馨月,馨月!”霍少琛神色骤变,俯身打横抱起云馨月,目光冷凝地看着云婉歌,语调狠戾,“你最好祈祷她没事!”

那一眼像是裹挟着寒冬腊月的冰棱,尖锐兀自地刺进了云婉歌心口,顷刻鲜血淋漓。

“下作东西,为了争宠连自己妹妹都下得去手。”戚岚冷声讥讽道,用目光制止了要去扶云婉歌的佣人。

云婉歌低眸未语,心里苦涩得要命,许久才强撑着站起来,一步一步忍着剧痛走回了房间里。

她在他们眼里永远都是,费尽筹谋代替亲妹妹嫁进霍家的恶毒女人。

与此同时,帝都第一医院里。

霍少琛站在云馨月病房外,忍不住给戚岚打了一个电话:“妈,你怎么让馨月住到家里来,这不是闲家里不够乱吗?我和云婉歌还没有离婚!”

那端是戚岚有些愠怒的声音:“我这还不是为你好,马上就离婚了,不提前培养感情吗?”

霍少琛无奈道:“馨月的身体也不能这么胡来!待在医院里比较好!”

“医院里有什么好的,能有我照顾得好吗?何况你都不常去医院看她!”

霍少琛知道拗不过戚岚,只能愤怒地把电话挂了。

他斜倚在雪白墙壁边,指间夹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眉间凝着烦闷,明明守在云馨月的病房外,眼前却总是浮现云婉歌受伤又倔强的眼神。

-

翌日清晨,雨声淅淅沥沥,模糊了窗外风景。

云婉歌揉着混沌的脑袋拥着被子起身,谁知却看见床边立着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一抬头便发现他墨眸紧盯着她,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神情难辨。

像是蛰伏于黑夜中的暗兽,携着一身寒意。

“霍少琛?”

云婉歌有些被吓到,纤指抓紧了被角,想到昨晚的事情,心里有些忐忑。

虽然云馨月并不是她推倒的,可就算是她解释了,他也未必会信她吧。

他现在出现在这里,是要找她算账的吗?

“给你五分钟时间下楼,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伤口。”霍少琛喉尖滚动了两番,冷淡地说完,便径直转身离开房间。

与云婉歌所想刚好相反。

“不用……”云婉歌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出来,房门就已经关上了。

她怔了怔,心尖泛起了丝丝甜蜜的滋味,不由笑弯了眸子。

他心里还是关心她的,只是对她不熟悉并且误解太深,所以从不曾表露过而已。

如果他知道她就是小时候那个和他有过约定的小女孩,他们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