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难为:王妃又去打劫了小说by叶筱筱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王爷难为:王妃又去打劫了

更新时间:2020-12-27 10:22:23

王爷难为:王妃又去打劫了连载中

王爷难为:王妃又去打劫了

作者:叶筱筱分类:言情主角:男频

王爷难为:王妃又去打劫了小说在哪看?“他”是大燕太子,他是伴读质子,一场意外让二人坦诚相见。“想让我保守秘密,那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男人嘴角一邪。不久之后,他强势归来,“嫁给朕,朕送你大好山河,盛世长安!”
编辑南笙离点评作者在气氛塑造下了一番功夫,很有意境,故事很淡,但也不缺乏幽默情节,看起来不会显得干,很有代入感。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昨日惹了殿下伤心,今天自然是该陪殿下前去的。”

燕清槐冷哼了一声,推着他的轮椅往外走:“你说的那人离皇宫有多远?”

“很近,”他说道,“出了宫门直走见小巷便拐进去,第三家便是。”

“嗯。”

燕清槐没让慕青跟随,而是让他去盯着姜红选人,亲自前去也是为了表示诚意。

大燕皇宫很大,没走两步她就松了手:“你自己推着走吧,孤累了。”

商成渊的轮椅是特制的,自己滑动轮子也能前行。

“不如歇一会?”

“不必,早点把这件事定下来,孤还安心一些。”

约莫一个时辰,二人走进了小巷,并非燕清槐不想乘轿子,而是商成渊说了,要见的人性情古怪,不是走着去的不见。

“就是这户?”

“对。”

燕清槐伸手敲门,半晌,一个身材矮小的独眼仆从开了门,一句话也不说扭头回了院子。

她也没恼,跟着人进了正屋。

商成渊口中的安顿难民的一把好手此刻正盘腿坐在地上,嘴里还叼着一块铁片,捣鼓着手中的一个木制机巧。

“找我有事?”

“在下燕清槐,想请您出山走一趟山平关。”

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对商成渊道:“你找来的?”

“这位是大燕太子。”

商成渊介绍道,“若是有空,便走一趟吧。”

男人摆摆手:“走不了,南边的水患到底为什么治不好太子大可以去问问苏丞相,当初把我赶走也就算了,凭什么他儿子治水,我就得安抚难民安营扎寨?不去。”

燕清槐看了商成渊一眼,他也是满脸无奈。

男人名叫宋桓,商兮人,南边水患初始,他身为南卢少卿本来都颇有成效,可苏丞相硬是以他并非燕人,居心不良为由让燕帝召他回京,改换了苏丞相的长子治水。

回京后,他越想越气干脆辞官在家,研究机巧,倒是乐得清闲。

商成渊与他在商兮时便认识了,这么多年,宋桓在大燕南方混得不错,颇受百姓爱戴。

故而才会提出由他去山平关。

“就当给我个面子也不成?”

商成渊问道。

“也不是不成,”宋桓把手里的东西一扔,“让我去也行,但是安顿好难民就要让我回南方治水。”

燕清槐欲哭无泪,这人是大禹吗?脑子里只有治水?

“可以,只要你办好差事,回南边的事孤会亲自同父皇说。”

宋桓松了一口气,笑道:“这就好办了,我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南边,太子你远在皇宫不知道,此次水患来势汹汹,三岔口上淤泥堆积已久不敢贸然清理,否则怕是会水淹城镇。”

大燕,临夏,商兮位于一条河的山岔口,河流湍急,水患是常有的事,只是这次尤为棘手。

“孤能理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进宫面圣,先给你挂上名头,也省的工部的人不听你调令。”

用人不疑,燕清槐愿意给出信任。

宋桓也是心里有些感动,换了衣裳主动推着商成渊往宫里走。

“宋大人,咱们不如乘轿子回宫?”

燕清槐提议道。

“太子有所不知,”宋桓不好意思道,“臣一坐轿子就吐,实在是……”

燕清槐:……

“理解,没事用走的便是,也不远。”

“多谢太子体恤。”

回宫时,燕清槐第一次萌生了让父皇准许皇宫前骑马的念头,真的太累了,她倒是也会骑射和简单的武术身法,但到底不常出宫,体力不太好。

想到这,她怨念地看了一直坐着的商成渊一眼,心里腹诽:也不知道他的腿几时能好。

燕清槐带着宋桓去了御书房,商成渊则是独自回了奇峰殿,还没进殿门便停下了,平静道:“出来吧。”

下一秒,眼前一花,来人正是慕青。

“慕青侍卫有事?”

“哼,”慕青冷笑一声,“太子纯善,但我决不能容忍你这样狼子野心的人留在太子身边。”

商成渊笑了笑,偏头看着他:“慕青侍卫很喜欢太子殿下吧?只可惜神女无情,惹人叹惋。”

“闭嘴!”慕青低吼,“我对太子一片忠心,岂是你能玷污的!”

说罢他抽出一条长鞭直奔商成渊的面门,商成渊微微躲开,故意用手臂挡了一下,留下一道皮肉外翻的伤口。

“慕青侍卫,论品阶,我是伴读,你是侍卫,你我平起平坐,但论身份,我是商兮皇子,为了两国交好而来,你伤了我是想置太子于不仁?”

“你……”

慕青犹豫了,但还是恨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伤了你我自会请罪。”

商成渊抚了抚掌:“是条汉子,只可惜行事莽撞,也不知你会给你家太子惹下多少祸事。”

若是燕清槐在场,必然会觉得商成渊此时的语气十分熟悉,同那夜的云方城城主一个调调。

一鞭罢了,慕青也确实被商成渊说动了,将鞭子别回腰间威胁了他几句便没了踪影。

商成渊只觉无聊,没回奇峰殿转去了正殿。

燕清槐回来时就看见一地血迹以及脸色苍白的商成渊。

“你这是怎么了?”

她小跑几步,轻轻抬起他胳膊看了看:“何人伤你?”

商成渊垂眸:“是慕青侍卫,觉得我居心不良所以给臣个警告。”

“胡闹!”

燕清槐眉尖紧皱,朝外面喊道:“来人,去请太医!”

“等等!”

商成渊冲她摇了摇头:“殿下不可,此事若是传出去难免连累东宫。”

燕清槐何尝不知其中利害,“可你这伤?”

“劳烦太子帮臣上药便是,慕青侍卫下手不重,只是看起来吓人罢了。”

思索再三,燕清槐没有叫太医,用剪子剪开了商成渊的衣袖,小心翼翼用湿帕为他擦拭。

“疼吗?”

她微微抬头撞进了他的眼中,二人均是一愣。

商成渊很快反应过来:“不疼。”

尽管他这么说,燕清槐还是有意转移他的注意力:“陛下让宋桓主理此事,并答应他若是能将难民安顿圆满就让他回南边治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