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小说by九万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7:36

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已完结

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

来源:掌文作者:九万分类:校园主角:

这本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讲述的是一个有理想的文艺青年九万,因不会打牌相亲被拒,从此走向赌博之路。从一无所知的新手,到身怀绝技、一夜豪赌千万的老千王,令各大地下赌场的大小赌徒、老千们闻风丧胆。   大起大落的刺激人生,是一群群疯狂老千的众生相缩影:欺诈、争斗、圈套,输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岁月、亲情、人性……是由作者九万倾心打造的一本青少年小说,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是一部相当好看的青少年类型小说,实力推荐。
编辑醉人心点评作者九万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个就要看你口味了人性心理的变化过渡也显得真实自然,有兴趣的书友可以试试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岁月算锤子,带不走九万的忧伤。

九万已经二十五岁了,他的腰围粗了很多,体重从以前的56公斤到了75公斤。他穿起西装,打起领带,就像一个成功的老板,一旦脱了衣服,光起膀子,就是一个浑身横肉,不折不扣的流氓。

九万身边不乏女人,但是这几年还真没有让他心动的,他动过心的女人只有李丽红。

那个女人在家乡。九万想回家了,有六年没有回家了。

他觉得应该衣锦还乡,衣锦还乡就应该开辆几十万的轿车回去——他虽然也有一辆车,但是已经旧了。

九万有了这个念头,立刻就来到至尊车行。他曾经路过这家车行,他喜欢这个名字,仿佛金花赌桌上的三条A一样,至尊无敌嘛!

九万西装革履,踌躇满志,目不斜视,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这位老板买车吗?”几个销售人员忙迎接上来。

废话,不买车来看车呀!

“请不要叫我老板,叫我九万。”九万中气十足。

“九万大哥,我给你介绍一款日本车。”一个好听的声音,九万浑身一震,循声望去,一美女娇小玲珑,长发披肩,一双眼睛如梦如幻。

“这不是丽红吗?”九万惊呆了,脱口而出,“丽红!”

“我不是丽红,我是蓝薇。”蓝薇嫣然一笑,楚楚动人。

“蓝薇!”九万感慨,“为什么那么像丽红?”

“九万大哥,我给你介绍一辆日本车。”蓝薇柔声说。

“不要在我面前提日本车,哥对它们不来电。”九万眉头一皱。

“这款是德国车,德国车设计严谨,耐磨……”蓝薇正想给九万详细介绍车的情况,九万伸手阻止了她:“不要说了。”

“啊?”蓝薇一怔,眼神之中分明有一丝失望。

“你去办理手续。”九万一字一顿地说。

“什么?”蓝薇睁大美丽的眼睛,“这辆车三十五万,加上挂牌什么的三十七万多。”

九万转过身,拿出砖头一般的电话,那个时候这叫大哥大,绝对是身份的象征。他拨通唐飞的电话:“唐飞兄弟,给我带四十万到至尊车行,我要买车。”

十几分钟之后,唐飞带着钱和几个兄弟赶来了,当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把九万拉到一边,悄声问:“九万兄弟,你究竟是想买车呢,还是想买那个女人?”

“锤子!车我买了,女人,也是我的。”九万自信地一笑。

两个月以后,九万带了唐飞和王勇两个兄弟,开着车,潇潇洒洒地回到家乡小城忠州。

九万首先找到大风和小伟,他们都还在那个工厂上班,结婚,生子,工资从以前的一两百涨到五六百,艰难度日。他又从两人的嘴里了解到李丽红的情况,他走后不久,李丽红就嫁给了陶三,结婚后不久,陶三日嫖夜赌的恶习就暴露出来,他不仅输光了自己家的钱财,也输光了岳父大人家的财产。

他的岳父是赞赏陶三打牌的。

有一次,有个赌局被当地公安局端了,陶三也在场,而且还输了一万多,因为数额巨大,警察一查,就查到了陶三老子,也就是曾经被九万打过的生产厂长。这个老家伙,居然贪污挥霍过十几万公款。

陶大厂长锒铛入狱,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然后,李丽红和陶三开始闹离婚,无休止地争吵打骂,不过陶三死活不签字,用他流氓、无赖的嘴脸说:老子就不签字,把你拖老,拖死,拖烂……那么美丽的一朵花,陶三怎么能轻易放弃?现在,两人已经分居两年,等待法院的判决。

星期一,一大早,九万就等到陶三,这个家伙双眼血红,一脸蜡黄,垂头丧气,呵欠连天,人模鬼样。凭他这副尊容,怎么比得上风度翩翩的九万?当年李丽红究竟看中了他哪一点?

那绝对是一朵玫瑰与一堆牛粪悲哀的故事。九万心里隐隐生痛。

九万用职业的眼光可以判断:刚下赌桌,而且输的身无分文。

“陶三公子!”九万喊。

“哪个?哪个?”陶三本能地想逃,一看就晓得他欠了不少钱,经常被人要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莫跑。”九万笑吟吟地按下汽车玻璃窗。

“哪个?”陶三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脚在清凉的晨风中微微颤抖。

“我。”九万微微一笑。

陶三看九万没有追他,也看到了这一辆气派的轿车,双眼顿时一亮,他大起胆子打量喊他的人,终于,发出了一声怪叫:“哎呀!是九万!”他居然记得晏江叫九万。

九万扔给他一支中华香烟。

“九万哥,发财了啊!啧啧,这车……十几万?二十几万?你买的呀?”陶三公子一双小眼睛东张西望,嗫嚅着,迟疑着,羡慕着。

锤子!不是我买的,难道是你买的?九万平淡如水:“四十万不到。”

“是真的发财了呀!”陶三啧啧赞叹。

“吃过早饭没有?”九万问。

“输完了。”陶三答非所问,叹了口气。

“上车,我请你吃早饭,顺便商量个事。”九万没有动,陶三自己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室,还用屁股试了下坐垫的弹性如何。

“好车!”陶三赞叹,可能他觉得坐垫非常适合他的屁股。

九万:“陶三公子,听说你和婆娘闹离婚?”

陶三立刻警觉起来,精神抖擞,双眼放光,仔细地把九万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什么意思?我明白了,你是想……哈哈……”

“我就是这个意思。”锤子!九万根本不用掩饰自己。

“我转让给你,不过,你得给点小小的转让费。”陶三现在最需要的是钱,他仿佛看到眼前有一大堆钞票,而且都是一百元一张的。

九万伸出了一根指头,竖在陶三的眼前。

“一千块?你想都别想,我陶三再穷,也不差一千块……如果是一万的话,可以考虑一下。”陶三仿佛受到奇耻大辱一般,一身正气,捍卫尊严。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出卖了他自己,即使九万只给他一百块,他估计也会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

“十万。”九万字字如铁,落地有声。

“啥?”陶三张大嘴巴,里面塞满了空气。

“十万。”九万重复了一遍,“十万,够不够?”

“成交!”陶三大声喊了起来。

九万从后座上提来一个黑色皮包,“唰”地一声拉开,天啊!全是钱,全是一百元,一沓一沓的。

陶三眼睛直了,人傻瓜了,思想苍白了。

“你立刻去办离婚手续,我就在这里等你,办完之后,十万就是你的。”九万先拿了一万,顺手用钱抽了陶三的脸一下。陶三清醒了,被钱抽的感觉太他妈爽了,比太阳女人还要爽!

妈的,老子穿烂的一双破鞋,居然有人花十万来买。这人不傻都不行!

陶三跑到婆娘家,岳父家如临大敌,伯伯叔叔,邻居,全副武装,准备战斗。他们要捍卫这个家族的尊严,保卫家族的女人。

“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签离婚协议的,快点拿协议来!”陶三眉飞色舞。

“是不是神经病了?”李丽红大伯疑惑地问。

“你才神经病,你全家都是神经病。”陶三催促道,“快点,不要耽搁我发财。”

“真的是神经病了!”李丽红叔叔肯定地说。

陶三懒得还击。赚钱才是王道,其他的都是浮云。

“管他是不是神经病,只要他签字就行。”岳父说。

“对,你管我是神经病还是精神病,我签字就行。”陶三也忙说。

拖了两年多的事情,居然在几分钟之内就圆满解决了。

陶三十万火急赶回九万的车里,他还真担心拿不到钱。九万带他到后备厢里拿钱——我的天,我的地,里面也全部是钱。

“你们一般玩什么牌?”九万随口问了陶三一句。

“诈金花。”陶三说。

“哎呀!我也喜欢诈金花,以后有人诈金花的时候喊我一声,这些天没什么好玩的,闲出个鸟来了。”九万感慨地说。

“好。”陶三连连点头。

从天而降了十万,陶三乐不可支。他在县城里也是个小有“名气”的烂人——别的没什么,但是打牌还是有点门道的,他认识忠州两个打牌高手——“猴子”柳顺和与“暴龙”蒋正武。他们都精通千术,以杀猪为生。

陶三把九万的情况给两人说了一下,结论是:人傻,钱多,不杀天理不容。

三人如此这般商量了一番。

陶三给九万打电话:“我是你前任兄弟陶三呀!九万哥,有人诈金花,要不要来?”

九万打着呵欠,显然刚刚起床:“多大呀?”

“十元底,五百封顶。”陶三不敢说太大,怕吓坏了九万,破了发财的计划。

九万等的就是这个电话:“太小了点吧?”锤子!他们就这点出息。

“有两千封顶的,五千也可以。”陶三连忙说,生怕烤熟的香喷喷的鸭子飞了。

“如果打五千封顶,我十分钟内就到。”九万说。

“来吧!”

九万先给唐飞和王勇打了电话,如此这般交代一番,就开了车,到约定的一家宾馆。此刻,陶三、柳顺和、蒋正武正磨刀霍霍,只等九万来了。

九万来了,果然够傻呀!

三人都认为自己是忠州镇的高手,没有人比他们更高了,更何况九万是外地来客,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即使赢了,自己不给他,又能怎么样?

他们已经稳操胜券。

九万财大气粗的样子,提了一口袋的钱。

第一把,九万输了一万。

第二把,九万输了两万。

第三把,九万输了四万。

第四把,九万赢了两千。这两千是三人故意让他赢的,他们要想彻底地宰杀九万,把他的骨头皮肉一点一点地割下来,让他死无全尸。

九万发牌,他发牌的手抬得比较高,他下手的柳顺和眼睛相当尖,既然绰号猴子,肯定有一套了——他清楚地看到九万是一对A和一张4,而自己面前的牌是一对K和一个5。另外两家是杂牌。

九万发完之后,把牌往中间一丢,不料用力过大翻开了一沓,一张K就翻了出来。

九万的手一放下,就把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烟盒碰到地上去了,他弯腰去拣,说时迟,那时快,猴子果断出手,用手中的5换了下面的那一张K。果然好身手,快如闪电。

他的牌刚换好,九万就抬起头来。时间刚刚好,不差一分一秒。

“该谁发言了?”九万问。

“我闷。”猴子说。

“我也闷,我也跟闷。”陶三和暴龙得到猴子的暗示,自然要抬轿。

鬼抬轿。如果三个小鬼抬的是阎王,那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你们敢闷,我不闷说我没脾气,我闷到底。”九万说。

好吧!闷到底,闷完之后,你就晓得是怎么死的。

四人闷到兴起,九万大吼一声:“我闷一万!”本来五千封顶,他喊出了一万。暴龙也跟着喊:“你敢闷一万,我也敢闷一万。”

结果五千封顶变成了五万封顶。

九万第一个看牌,跟五万。猴子、暴龙继续闷,陶三放弃。又走了几圈,猴子和九万对决。

赌桌上已经堆满了钱,九万说:“赌就赌个痛快,赢要痛快,输也要痛快,我还有二十万,你们还有多少?”其实这三人一共也没有二十万,牌桌上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你写个欠条也行。”九万说。

猴子笔走龙蛇,快速写好二十万的欠条,往中间一扔:“我三条K,你开牌吧!”

九万的脸色很难看。

“快点开!”三人开始大笑,他们已经想着如何分钱了。

“我在想,你们欠的二十万该如何还?”九万苦笑,他翻开牌,赫然是三张A。

“啊!”三个人目瞪口呆。

接着,三人互望一眼,刚想有所动作,九万已经拉开房门,唐飞和王勇进来了,两个大汉,气势汹汹,一拳放倒一个,一脚踏翻一个,猴子就不敢动弹了。

“锤子!想杀我的猪,没有想到我就是杀猪为生的呀!我故意把牌抬高,让你们看清楚我的牌是两张A,然后故意把烟盒碰掉,在我弯腰拣牌的时候,你们一定会换那张K,而我,早已经把那张4换成了A……”九万从衣袖里摸出一张4,丢在牌桌子中间。

三人魂飞魄散,三个小鬼在阎王面前耍花招,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九万收了钱,不慌不忙地走了。

唐飞和王勇在宾馆收拾陶三几人。三人已经彻底领教了特种兵的拳脚,拳拳到肉,丝毫不拖泥带水。

唐飞晃动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冷冷地说:“你们欠我兄弟二十万,该怎么还呢?”

三人连连讨饶。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我把你们的尾指割下来喂狗;第二,你们三个围绕忠州镇裸奔一圈,少一步也割指头……”唐飞给了他们两条路。

三人选择了裸奔,引得全镇的市民都来围观,比国庆节还要热闹。

忠州镇最好的酒店:长江酒店。最好的套房一天三百八十八元,吉利。

九万把李丽红接到套房里。

李丽红在浴室里洗刷,洗刷从前的一切。

九万破门而入。

李丽红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这个九万也太急了点,总该等我洗干净吧?

李丽红只失身过一个男人,有心理障碍,她躲在朦胧的水汽之中,双手抱着胸部,侧着身,等待着。

九万把她所有的衣裤,连同以前的项链、戒指、耳环,统统拿走,扔到垃圾房去了。

九万回来的时候,李丽红裹着浴巾,躲在门后面,默默流泪。

“一切重新开始。”九万说。

“我真后悔。”李丽红哭泣着。

“我没有处女情结,我也不是处男。”九万坦然,“我们已经错过一次,我不想继续错下去……”

“有一样东西,我一直留着。”李丽红从她的坤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纸。

“是什么?”九万一怔。

“你当年写给我的诗,我看了一千遍,一万遍……”

“我已经不写诗了。”九万轻轻一笑,把那些纸张一张一张撕得粉碎,然后扔进马桶里,一桶水冲走。

锤子,都什么年代了,哪个还写诗?

李丽红默默哭泣。

九万把她抱起,很大力地扔到宽大的床上,然后,如野兽一样狂暴地扑上去。

什么也不用说了。

什么也不要说。

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尽情地刷流量吧,疯狂地刷,刷到爆。

九万整整刷了一个月,刷得人瘦了五斤。

九万回到白水河市,同行的多了李丽红、大风和小伟。大风和小伟在单位上没有前途和发展,辞职了,九万慷慨地借了他们各十万做本钱,做点生意。本来九万要借他们二十万的,但是两人不敢要太多,害怕亏本。

九万花了二十多万在距离白水河市三十多公里的石城买了套小户型房子,是以李丽红的名义买的。当时李丽红很感动,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抱住九万,默默地流泪。

“相信我,老婆,我爱你一辈子。”九万这些天一直喊她老婆,喊得她的心都柔软了。

但是实际上,九万在白水河还花了四十多万买了另一套电梯房,是以蓝薇的名义买的。自从上次买车事件,九万就爱上了蓝薇,更重要的是蓝薇也爱上了九万。

然后事情的发展就很顺利了,他们俨然夫妻一般住在了一起……

李丽红不知道蓝薇的存在,蓝薇也不知道李丽红的存在。九万在两个女人,两个家之间来回周旋。

一个男人,两个女人,显然是很不道德的事情。

锤子!去他妈的道德,不要跟我九万讲什么道德。人都是自私的,如果能有几个女人愿意跟你,我相信你也愿意。

九万依然以赌为生。有一天,他和董金花杀了一个老板的猪之后,各分了几万。按照顺序,九万回到了蓝薇的家。

“老公,你回来了?”蓝薇已经不去上班了,是九万不让她去的,理由很简单,怕别人以同样的方式带走她的心,然后带走她的身体。

女人投进九万的怀抱,热情得要融化一样。

“我先去洗个澡。”九万到浴室去洗澡。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蓝薇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眼神有点忧郁:“晏江在家吗?”

“晏江是谁?”蓝薇一怔,九万没有告诉她自己真实的姓名。

“他也叫九万。”门外的女人是李丽红,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已经找来了。

“你找我老公干什么?”蓝薇吃了一惊,警惕地打量着李丽红。

“你老公就是九万?”李丽红伤心地问。

“不是我老公难道是你老公吗?”蓝薇咄咄逼人。

李丽红转身就走,蓝薇清楚地看到,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眼泪簌簌滚落下来。

蓝薇终于明白了什么,她愤怒了,咆哮了:“死九万,臭九万,破九万……”

九万从浴室里出来,他很快就明白了是什么事。他想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原来你早就有了老婆?”蓝薇比九万意料之中的还要坚强。

“她不是我老婆,是我初恋的情人。”九万冷静地说。

“那么我算什么?”蓝薇也冷静地问。

“你是我现任的爱人。”九万说。

“你能不能忘记初恋情人的好?”蓝薇质问他。

“不能。”九万说。

“所以,你还和她勾勾搭搭?”蓝薇继续质问。

“不是勾勾搭搭。”九万反对。

“勾搭成奸?”

“不是勾搭成奸,她是我的初恋情人,我只是偶尔和她……那个一下。”九万在想该如何说清楚这个事情。

“哪个?”蓝薇不依不饶。

“就是这样。”九万把蓝薇拉过来,按在床上,撕开她的衣服,一边强行侵略一边说。

蓝薇一边臭骂九万,一边哭泣,也一边配合他。

“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要我的钱,我把全部的钱给你,要我的心,我把心也挖出来……”这个时候,甜蜜的谎言就发挥了魔鬼一般的力量。

“我要你的钱,全部的钱!”蓝薇咬牙切齿。

“钱不是已经在你的屋里?”九万感觉一场暴风雨快过去了。

“我还要你的心,把你的心挖出来。”蓝薇翻身而起,疯狂地咬九万。

摆平了蓝薇,九万悄悄地给唐飞打了个电话。唐飞明白九万的处境,立刻赶来了,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九万出面解决。九万脱了身,然后十万火急地赶到石城,他必须给李丽红一个交代。

九万看房间里一片漆黑,没有人。等他打开房门,听到黑暗之中一个悲戚戚的声音:“谁?”

“晏江……”现在他不能是九万,只能是很多年前的那个晏江。

黑暗之中没有了声音。九万摸到墙角,摸到一个瑟瑟发抖的身体。

“丽红……”

那个瑟瑟发抖的身体在躲避他,九万把她搂住,感觉有冰凉的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是丽红的泪水,连泪水都是凉的,她的心是不是更凉?

九万没有说对不起,这个时候说这些东西没有用,他用流量来表现自己,证明自己心中有她。

李丽红的表现与蓝薇完全不一样,她沉默。

很久之后,黑暗之中,一个幽幽的声音:“九万,我们终于一样脏了……”

“你不脏,我才脏。”九万说。

以后,李丽红找了家工厂上班,九万来她不热情,也不冷漠,九万要,她给,九万不要,她从不主动。

在她的眼中,有九万不多,没九万不少。而且,她很少和九万说话。

这个晚上,九万在她的身上刷了两次流量,她也默默地承受。

“明天我要出趟远门。”九万对她说。

李丽红点了点头,若无其事地“嗯”了一声。

“可能要一两个月,或者三五个月。”九万说。

“知道了。”李丽红淡淡地说,然后又是漫长地沉默。

九万想了很久:“你想要点什么东西,我给你带回来。”

“不想要什么。”李丽红回答得很干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