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儿子是禁忌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我的儿子是禁忌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2:18

我的儿子是禁忌已完结

我的儿子是禁忌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主角:

这本小说名为《我的儿子是禁忌》,我怀孕了,他们却说这不是好事。
编辑鹤归吟点评本书我的儿子是禁忌最大的亮点就是男女主故事的冲突性,很适合改编电视剧,戏剧性非常的强,绝对是逆天的难度。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回头一看,是个年轻人,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几岁,急冲冲往我这里跑。我总觉得他看上去有点眼熟,但又不记得在哪见过。

  “你别跑!”他一手搭在我肩上,把我死死扣住。

  妈的,明显的来者不善,我用力将他手挣开。心里正烦躁呢!杀人的心都有。

  “你谁啊!一上来就动手动脚。”我急声道。

  他把手拿开,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笑道,“呦,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才过了两天就不记得了?”

  “别跟我扯犊子,说你到底是谁,想干嘛?我还要赶去上班呢!没时间跟你墨迹。”我白眼一翻,什么人啊这是,上来就套近乎,以为自己长的人见人爱?可把他美的。

  “你真不记得了?你上次打的一巴掌我可是记忆犹新。”他皮笑肉不笑道。

  我陡然跟被雷劈了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特么想起他是谁了,不就是那个被我扇了一巴掌的倒霉蛋医生?

  天地良心,我真不是故意的。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哔了狗!怎么这么巧?

  “你想咋滴?”

  又不是杀了他爹妈给他戴了绿帽子?大不了让他打一巴掌还回去,多大点事。

  “我不想咋滴,也不是找你报仇来了。我没那么无聊。”医生说道。

  我眉头一皱,无事不登三宝殿,认真的讲我还跟这小子有一巴掌的仇恨,黄鼠狼给鸡拜年?必须防着。

  “那你想怎样,划下道来?还有,我怀胎的事你休想做文章,我不可能给你做什么研究,要是你动了什么歪心思,我就去告你泄露患者隐私。”

  就怀胎这件事,我不放心,毕竟跑了五家医院,不少医生护士是知道了的。最后去查了一下,还真是有相关法律束缚。不说让那些人投鼠忌器,但也能让他们有所忌惮。

  医生小子不为所动,难道不是为这个来的?

  “还有没事,没事我可走了啊!”

  “先等等,你住在哪?”医生问道。

  “幸福公寓。”我用手指了指。

  “你也住这里?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医生诧异道。

  也?难道他也住这里面?我到幸福公寓住了一个月,除了和房东奶奶接触过外好像还没和其他住户见过面。

  “我在这里才刚住一个月,租金挺便宜的,你呢?”

  “哦!我住一年了,这里我来的最早。你刚才说租金?什么租金?”医生眉头挑动。

  他仿佛在逗我,不交租金能住在幸福公寓?难道是看房东奶奶老眼昏花,所以住霸王房?也不是没可能,这种人还少吗?

  “这房子不是一直传闻闹鬼吗?根本没户主,或者说户主从来没出现过,哪来的租金?”

  我瞳孔微缩,啥玩意?这犊子不会在骗我吧!没有租金?没有房东?鬼宅?开玩笑呢!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那你见过一个姓刘的婆婆没?就一个老婆婆,幸福公寓的房东。”我硬着头皮继续问道。

  医生那眼神就像看智障一样,淡漠的摇头,“说了没房东,我住一年了,从没人找我收房租。时间到了,我该去上班了,你要是需要做什么检查可以来找我,我给你免费!我姓赵,叫赵云海!”

  “宋开明…”

  赵云海走了,留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没有房东?怎么可能没有房东?房东奶奶明明真实存在?这姓赵的骗我?不像啊!

  我撒起脚丫子就跑,要是迟到,一个月的全勤可就没了。

  苦笑着摇头,还是那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至于说最近那怕是没时间了,工作上的事多的一批,如果不做完,会影响业绩。说我把钱看的比命还重要,我也认了。

  本来正在审稿,这时候电话响了,是二毛打来的。

  “宋开明,一起去吃个饭吧!这次劳资请客!想吃什么只管开口。”

  让这抠逼开口说请客还真是不简单,不好好宰他一顿我就不信宋。刚好又是公司的午休时间。

  “谁啊!这么高兴,不会是女朋友吧!”安小雨问道。

  我摸了摸鼻子,“不是,我发小。

  二毛站在公司门口朝我挥手,第一天来面试就是他陪我来的,当然知道我公司的位置。

  “今天怎么有空跑这边来?不忙你的发财大计?”

  “这不刚好在附近接了个工程,不然我还能特地来找你不成?自作多情!”

  “你大爷的,害我还感动半天。附近工程?难道是那个明达广场?听说耗资上亿,那可是个大单子啊!”我惊呼。

  现在不都兴建综合性商场?明达广场就是这种,耗资上亿毫不夸张,说不定还低估了。

  二毛能喝口汤都算他有大本事。

  我没和他扯多久,吃饭才是最紧要关头的事,不管怎样都不能亏待自己的胃。

  选了家比较平价的西餐厅,点了两份牛排,平常我可舍不得吃。

  “你们这些肚子里装墨水的就喜欢吃这洋玩意,还不如整顿烧烤实在。”二毛撇嘴道。

  我差点没一叉子叉他腿上,早知道我还不带他来了呢!本来还想带他尝鲜,这二货给人家说啥?他娘的要了一份十成熟的牛排,还问人家为啥没筷子。还好我脸皮厚,不然早跑了。

  “你肚子那东西打掉了吗?我看你还是照我说的去办,找个先生好好看看。”二毛说道。

  “这事等我回家再说吧!”我随意将他打发,不想把他牵扯进来,“我倒是想看,没门路,现在骗子多的要死,我可没钱给他骗。”

  二毛没有追问下去,话锋一转,“我妈最近催的挺紧,要我找个媳妇儿回家,她说今年过年见不到自己儿媳就把我腿给打折。”

  “你们上大学的不是什么同学朋友多?俺没考上大学,带个大学生媳妇回去那贼有面子。我条件也不差啊!虽不说玉树临风,怎的也比你长得好看吧!”

  “是是是,你最好看!”我敷衍道。

  我看他不是他妈逼的,这丫就是春天来了,寂寞。

  现在社会上,大学生不如狗,但是搁我们那小村沟里稀罕啊!我当年考上大学,我妈恨不得请戏班子唱三天大戏。

  “你就看着办呗!有好妹子就给我留意一下下。”二毛大大咧咧,“找媳妇还是任重道远啊!”

  “行,我帮你留意。”

  吃完了之后二毛还在那里碎碎念,说吃的啥玩意,花了三百大洋,五成饱都不到,差点没跑去和人家服务员扯皮,我赶紧拉着他跑了。

  “你今天还要上班,去忙吧!我可跟你说了啊!帮哥好好看一下,要这事能成,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嗝…”

  二毛出店门就没看外面,闭着眼睛,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根牙签在剔牙。他没看,我在看啊!

  出门我就觉得不对劲,发现外边的人都在看我们头上,就连路上的车都塞住了。分明听到有人尖叫,顿时警铃大作。

  “闪开!”我脚往后蹬,把二毛往边上撞出去。

  倒地的瞬间,我看到一个女人从上面掉下来,脸就对着我,是个年轻的妹子,她看上去很平静,相当平静,身上穿的是那种鲜红色的汉服,在风中飘飞,犹如一朵在空中盛开的鲜艳玫瑰,如火一般绽放。

  我倒在二毛身上的那一刻,她正好掉下来,头朝地,只听嘭的一声,就像西瓜落地破碎。

  汁液飞溅,一滴鲜红色的液滴迸射,沾染在我的面颊之上,似乎还有点温热。

  “尼玛!疼死劳资了,你没事吧!”二毛抬着左手一脸痛苦,他的虎口被牙签洞穿,还好没插到别处。

  我浑身一抖,急忙往脸上一擦,我靠,红的,黏黏的,血啊!看到二毛过来,我赶紧揩他身上了,贼恶心。

  二毛压根就没发现,把牙签抽下来,鲜血直飚,“特么的,咋就这么倒霉?吃顿饭都能碰到人跳楼,还差点蹦我们身上,狗日的,去酒吧蹦迪不好吗?”

  他从小胆子大,有一次居然怂恿我去挖坟,说想摸根骨头回来收藏,这是个正常人做的事吗?还好被他爸发现了,又是一顿暴打,让我逃过一劫。不过说起来,我胆子就是被这货带大的。

  “死者为大,少说两句!”我急忙把二毛拉住,偷偷把尸体瞟了一眼,吓的赶紧把脑袋转了过去,强忍着没吐出来。

  红的,入目的全是红的,整个头都已经被摔碎,看不出原来的容貌,血流了一地,空气里都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

  这妹子估计跳的干净利落,不然我们刚吃饭的时候肯定能听到动静。

  “你流了这么多血,没事吧!”

  “没事,小伤。”二毛憋了一肚子火,祸从天降,还找不到事主。

  江城警察的效率不低,不出片刻就有人过来封锁现场。我和二毛没有多做逗留,虽然我两都是“受害者”,但实在没必要牵扯进入这场纠纷之中,得不偿失。

  “你回去好好包扎一下,我先上班了。”

  我隔着人群又把那个女孩的尸体看了一眼,还是感觉渗人,脚步都加快了两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