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还差一个你小说by韩倚风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我的世界还差一个你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9:03

我的世界还差一个你已完结

我的世界还差一个你

来源:掌文作者:韩倚风分类:校园主角:

本书简介:“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本书通过一个个或温暖或遗憾、或痛苦或悲哀的婚恋故事,直击隐藏在人性最深处的光明与黑暗,让人掩卷之余、或有所悟。 《等爱的人,即使失去,仍心怀希望》:爱而不得,仍然微笑面对,只因知道,最美的风景一定还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爱情的世界里终将等来那个最重要的人。 《当爱已成往事,只留一城风絮》:曾经深爱过,却因种种现实的原因而分手,不够坚强的人,永远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只能够痛失所爱、一生懊恼。 《爱到极致变疯魔,聚散无凭据》:以爱情的名义,有人纯洁美好如天使,有人却堕落黑化似恶魔,远离后者,世界才能变得更美好。 《幸福彼岸,总有天使在守候》:最是那热恋中的人,被天堂的光辉所萦绕,幸福到人人艳羡,他们却并不自知。因为,爱情本来就该是这样子的,对不对?《我的世界还差一个你》是作者韩倚风写的一本青少年类型小说。小说名字是我的世界还差一个你,
编辑北风归点评各位读者大大能不能适应本书我的世界还差一个你这种不拖泥带水的风格,在人物塑造方面还是挺饱满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人生就是一出“杯具”

  路菲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从小到大,她做一切事情都不顺利,似乎总有什么人在跟她作对,想方设法夺走属于她的每样东西,包括运气。

  路过街边的橱窗时,她看中一件妩媚风情的红色大衣,但是不菲的标价令她犹豫再三,虽然当时依依不舍地走了,然而大衣的影子始终在她脑海中盘旋,终于咬咬牙准备杀回去买下它时,却被告知:“不好意思,最后一件红色的刚被人买去。试试白色的吧,也很好看。”

  不错,只是好看而已,始终非她所爱。路菲只有怏怏地买下了同款的白色,后悔自己没有当机立断买下红色的那款。

  升学时,她本想念音乐学院,并为这个目标苦练了六年小提琴。结果在入学考试时,她正拉着自己精心准备的巴赫的变奏曲,却发现考官中竟有人在打瞌睡。

  那考官见她发现自己走神,急忙解释:“对不起,刚才那个考生也是演奏同样的曲目……但,她似乎拉得更好。”

  就算两个人的水平相当,先演奏者毕竟占据了先机,轮到路菲时,考官早已失去了新鲜感,于是她没被录取。

  她上了一所普通大学,跌跌撞撞熬到毕业,然而还没等她松一口气,找工作时再次遇见了怪事。

  路菲过五关斩六将拿到了一家跨国公司的面试通知,然而对方的人事经理看见她走进门时,脸上情不自禁地出现错愕的表情,还把她的简历看了又看,最后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刚才有个各方面素质跟你差不多的女孩子来应聘,我们已经决定录取她了。”

  晴天霹雳!

  路菲呆怔在当场,那个人事经理有些同情地望着她,半晌,才犹豫地开口问:“路小姐,你……是否有双胞胎姐妹?”

  这个问题很怪,路菲不解其意。

  对方观察着她的表情,最终摇了摇头:“算了,是我多事。不好意思,你可以回去了。”

  路菲欲哭无泪,最后勉强在一家小企业就了职。

  就这样,路菲跌跌撞撞地过了整整二十五年。直到遇上现在的男友何明,她的世界才似乎有了明亮的色彩。

  

2 幸福突如其来

  路菲与何明是在画展上认识的。

  那时极为失意的她正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无意中走进了路旁的画廊。刚在一幅画前停下脚步,一个男人就迎上前来:“你又来了?”

  路菲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完全陌生的脸,不过却意外地有些英俊。最重要的是,他是二十五年来第一个主动向她搭讪的男人。

  他就是何明,一个半黑不红的画家,那幅让她停下脚步的画正是他的作品,所以她才被他引为知己。

  很久以后,她仍然没有勇气告诉何明,其实当时自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幅画——她只是沮丧、失意、疲惫,想停下来歇歇脚而已。但这个偶然的决定,却令她开启了一段崭新的人生。

  她和何明开始频繁见面、约会,然后确定关系,顺利得如在梦中。

  “我想只有你才真正懂得我的作品,否则你不会这么快就回来。要知道,你刚刚离开几分钟而已,当我看见你再次走进那扇门,我简直高兴极了!”何明饱含感情地在她耳边呢喃。

  实际上,那是她第一次踏进那扇门。

  路菲想说清楚这一点儿,但何明已经用他结实有力的双臂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于是她想:说不说清楚又有什么要紧的?管他把自己错认成了谁,自己现在很幸福,这就够了。

  

3 放肆的第三者

  幸福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

  路菲慢慢发现,何明的身边有着另外一个女人。

  开始是出于女人的直觉,好几次她兴冲冲地跑到他家敲门时,开门的他脸上总有一种难以抹去的错愕。

  从他的眼神中,她可以感觉到,他认为自己不应该出现在此时此地——一个完全忠实于自己的男人脸上,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表情。

  他说出的话也很奇怪:“有什么东西忘在这里了吗?”

  问得没头没脑,他总该记得她上次来这里还是几天前,就算有什么东西落在他家,也不至于现在突然来拿。

  于是,她只想到一种可能:那是他惊慌失措后的掩饰之辞。

  疑心暗生以后,路菲将自己训练得好似一条缉毒犬,逮到机会就在何明家里搜寻另一个女人存在的蛛丝马迹。

  而那女人似乎也越来越放肆大胆,留下了足够多的线索让她挖掘。

  她将证据摔到何明脚下,跟他大吵大闹。

  奇怪的是,何明却不跟她对吵,只是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她看,直到她声嘶力竭而不得不安静下来,他才悠悠地开口:“这些全部都是你留下来的。你总是这样,明明说有急事需要离开却又会在几分钟后回来敲我的门,刚刚离开没多久,便又换上另外一套衣服来见我。我不否认这会让我觉得很有新鲜感,但如果你总是这样无理取闹,也许我们最好还是能分开冷静一下。”

  “你在胡说什么?我没有!”路菲愤怒地低吼。

  何明看着她,问道:“难不成你有双重人格?”

  够了,她受够了!

  从小到大,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女人总是要跟她作对,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漂亮的大衣、一流名校、高薪职位,现在又加上了他。

  为什么每个人都怀疑她有失散在外的孪生姐妹,或者说她有双重人格?就算那个女人跟她再像,也不该瞒过跟她最亲密的恋人的双眼。难道,真的是自己有病?

  路菲歇斯底里地将这么多年的苦闷倾泻出来,渐渐变得语无伦次。

  何明静静地听到最后,忽然说了一句古怪的话:“你是否听过那个传说——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另外两个完全相同的自己。”

  

4 世界上的三个你

  何明所说的传说,十分荒诞不经,却又与路菲的经历严丝合缝。

  “据说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另外两个完全相同的自己:相同的外貌、相同的爱好、相同的人生轨迹。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之间隔着一定的时间,也许是几分钟、几小时、几天,甚至几年。抢先的人永远掠夺着后来者的机会,这就像是一场赛跑,而我们所需要战胜的,是另外两个自己。”

  路菲怔怔地听着,有种置身于梦中的疏离感。

  “你知道最不幸的是什么吗?就是在这场赛跑中,你还没有起跑就已经落在了后面——而且你并没有落后太多,只是几分钟而已。

  “明明知道另一个你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你却始终只能跟在她的身后,被她抢走一切美好的东西,留给你的只是一地狼藉。这些……”何明悠然倒了杯红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

  路菲望着他,觉得自己的神经快要错乱了:“你相信吗?”

  何明凝视着她,眼神难以捉摸:“我是否相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信吗?”

  路菲有些迷惘。如果世界上真的还有两个“路菲”,那么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然而这个前提本身,却又是如此不合情理。

  “你的那个朋友能介绍给我认识吗?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

  路菲的话令何明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但他很快就笑笑:“当然可以,改天吧。”

  几天以后,在何明的引见下,路菲见到了他的那个朋友,并且迫不及待地问了很多问题。

  那个朋友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边说着话,边在笔记上写着什么,时不时地抬起头来,用耐人寻味的眼神盯着她。

  在路菲的追问下,他肯定了那个传说的内容,她不禁有些绝望:“究竟怎样才能摆脱她们?怎样才能让她们从我的生命中消失?”

  “你要记住,你才是真正的路菲,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路菲。”那个朋友放下手中的笔,走到路菲的面前,按住她的肩头,十分诚恳地开口说,“她们则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和幻影,只要你别再想着她们,别再关注她们,她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真能这么简单?路菲疑惑地看着他。

  “哦,对了,还有种神奇的药物也能起作用。”那朋友神秘兮兮地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小塑料袋的药片,“一周服用一次。记住,把药藏好,别让人看见,这样才有效。”

  路菲拿着药回到家。

  对方是何明的朋友,她决定相信他一次。当晚,她就吃下了第一片药,然后安安稳稳地睡到天明,世界似乎真的变美好了。

  她决定再也不去想那些扫兴的事情。

  

5 谁是路菲

  今天是何明的生日,路菲满心盘算着要跟他好好庆祝一番。她买了花、酒、蜡烛、巧克力,下班后兴冲冲地赶到他家。

  然而,开门见到她的刹那,何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你……”

  路菲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冲进门,环顾现场:瓶中的花、燃到一半的蜡烛、打开了的红酒和两个酒杯,以及拆开的巧克力。

  “那个女人,她又来过?”

  并不需要何明回答,路菲愤怒地将所有东西丢在地上,疯狂地冲出房门。没用的,她已经不再去想“她”,“她”却还是肆无忌惮地出现着。现在,她要用自己的方法去阻止“她”。

  高跟鞋急促地敲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在深夜分外响亮。路菲以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几乎连呼吸都要停顿。

  然后,她看见了那个女人的背影。红色的大衣,正是自己非常喜欢却没能买到的那件。

  听见脚步声,女人转过头来,她有着一张跟路菲完全相同的脸。看见路菲,她脸上掠过惊讶的神色:“你是谁?”

  路菲伸手指向对方,激动得连声音都发颤:“我是路菲!你又是谁?”

  “我才是路菲!”女人冷冷道。

  “不!你们都错了,我才是真正的路菲!”身后忽然又传来高跟鞋的急促声音,有人猛地冲上前来,站在路菲和红衣女人的面前。

  路菲惊讶地转过头,发现面前站着的是另一个自己,甚至她身上所穿的大衣也是同款,只不过,颜色是黑的。

  三个面貌身材完全相同的女人相对而立,这场面看上去格外诡异。

  新来的女人指着路菲和红衣女人:“就是你们俩,你们一直在破坏我的人生,让我不断地体会失败和挫折的滋味。我考不上最喜欢的音乐学院,连作为备胎的师范院校也都不肯接收我。从小到大,你们就像魔鬼的两个使者,总是挡在我的前方,阻止我实现梦想。直到我遇见何明……”她握紧了拳头,愤怒地嚷道,“他是属于我的,你们俩都给我滚远点!”

  “胡说!何明所爱的人是我!”红衣女人对她嗤之以鼻。

  “他爱的是我!你这个冒牌货!”黑衣女人也不甘示弱。

  她们的争吵令路菲的脑袋发胀,她茫然地盯着她们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想知道他爱的究竟是谁,那还不简单?让他自己选择不就行了?”

  其他两个女人都是一怔,但她们不愧是世界上的另外两个“路菲”,就连思维模式也十分相似,所以很快就同意了路菲的提议:一起去见何明。

  

6 谢幕退场

  “你……你们……”三个路菲同时出现在面前的那一刻,何明如同见了鬼似的,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直缩到房间的角落里。

  红衣女人坦然地上前一步,柔声道:“你还记得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吧?你要在海边买一幢小木屋,只有我们两个人,在那里自由自在地画画,疯狂地相爱,直到世界末日也不分开。来,别再等以后,我们现在就去!”

  黑衣女人也赶紧上前:“不对!你的梦想是在有山有水的乡间,建一座别致的艺术馆。你求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放弃城市的喧嚣和浮躁。我现在答应你,好不好?”

  何明一把抓过身边的画架,向她们推过来,她们急忙四散避开。

  “你们是怪物!滚!快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们!”他疯狂地对她们号叫着,眼神游移不定,回避着她们的视线。

  何明恐惧的表情和眼神让路菲感到疑惑:“是你告诉我,世界上还存在着另外两个路菲;是你带我去见你的朋友,让他向我解释一切,你不应该害怕我们。”

  “我以为你是疯子!那不是什么朋友,是替你约的精神科医生!”何明躲在墙角,似乎恨不得能把脑袋挤进水泥里,“他说你有严重的妄想症和人格分裂倾向,我根本没想过,世界上真的会有三个你!对我说这个传说的人,是以前的画家朋友,他早住进了精神病院。”

  “所以你以为我……我们疯了?”路菲轻轻地问,其他两个女人也同时沉默下来。

  “对不起!求求你们别再缠着我了,我还没有功成名就,我的画还没有千古流传,我还不想像梵高那样发疯……”

  何明可怜兮兮地念叨着,路菲忽然觉得他很可笑,奇怪自己怎么会爱上这样的男人。也许,当时的自己不过是想抓一根救命的稻草吧?

  “现在,你们还想留下吗?”她向红衣女人和黑衣女人各望一眼,她们同时摇头,很有默契地先后退出了何明的房间。

  红衣女人在前,黑衣女人在后,路菲在中间。

  如同舞台上演员的谢幕退场。

  

7 路菲的抉择

  收拾完最后一件行李,路菲环顾一圈,觉得似乎还遗漏了什么。最后,她站到穿衣镜前才恍然大悟,身上竟然还穿着那件白色大衣。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路菲有种那不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不久之前,她就曾跟那样的两个女人如同照镜子似的对望过。

  那天晚上,离开何明的家以后,她跟另外两个“自己”达成共识:分道扬镳,各赴前程。

  也许,她们之中某人的行为仍然会不自觉地影响到其他两个,但至少现在,她们已学会适度的忍让和适时的放弃。

  真是,世界这么大,她们为什么要为一件衣服、一个工作、一个男人争来斗去?到最后,反而被人视作怪物。

  路菲平静地删除了手机里何明的电话号码,然后向另一个城市的公司发出了简历。

  这一次,竟然出奇的顺利。

  几天后,路菲就受邀面试,并且很快拿到了Offer。她有种预感,那里,或许就是属于自己的崭新舞台。只要,另外两个“路菲”不在的话。

  也许很久以后的某天,她会忽然怀念起跟她们相遇的那一晚。毕竟,碰见存在于世间的另外两个自己,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经历。但目前,她却完全不关心她们的去处,更不想再与她们狭路相逢。

  对着镜子端详了自己片刻,路菲脱下大衣扔到床上,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拎起手提箱,走出门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