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陪你到这里小说by陆宝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0:38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已完结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来源:掌文作者:陆宝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讲的是家境富裕的贵小姐,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纯洁美好的落魄美人,心地善良的音乐才子。   是什么样的际遇让四个原本互不熟识的人榻遇相知?   是什么样的秘密让最初的圆满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   爱情与友情在撞击之后能否还原到最初的形状?   梦想与现实在权衡之间能否找到最佳的平衡点?   如果不是刻骨铭心就不会这么痛,如果不是深入骨髓就不会这么伤。   比哭还要绝望的是现实,比恨还要残忍的是破灭。对不起,我只能陪你到这里,毕竟有些事不可以。我只能陪你到这里,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实力推荐。作者陆宝写的这本我只能陪你到这里是一本青少年小说,
编辑墨浅忆点评人物智商全程在线,还有本书的叙述体系也是非常的有意思,有兴趣的务必加入书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兵荒马乱人心各异的旅行,我的浓密情调刚刚好

(1)

  在去大学之前,夏闻沁提议来一次毕业旅行以此作为纪念,因为之后的他们也许很难再有什么理由可以聚齐在一起。

  夏闻沁和丁洋包括伍嘉杰都不知道秦瑶被录制的院校其实是和伍嘉杰同一所。他们一直以为她是和夏闻沁还有丁洋一起的。这个毕业旅行的意义,大家都认为是为伍嘉杰饯行,当然,各人还有各人的小心思,只是隔了肚皮,谁都不会说出来。毕业旅行的地点选在大连这样一个海滨城市。他们四个人所在的城市属于中部地区,平时很难得看见大海,所以对于这次的旅行大家都很期待。

  他们四个人包了一辆车去大连,空空旷旷的车子上,伍嘉杰就坐在夏闻沁的旁边,天气再热,车内再空,他依旧喜欢坐在离她很近的地方。握紧她的手,感受自她手心传来的一点一点湿润的温度,在心底刻下蜿蜒的音符。他们之所以选择坐车而不是直接飞去大连是要享受长途旅程的乐趣,而长途旅程的乐趣也就在这里了。

  车子开了一天终于在晚上的时候抵达了大连。四个人都非常疲惫。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住酒店的问题。酒店客满,只剩下最后两间房,而且近处已经没有其他酒店。上天好像冥冥之中在安排着什么。

  “两间房就开两间房吧,小姐,需要压多少钱?”丁洋把自己的身份证抛给前台接待,然后掏出钱包准备付押金。

  伍嘉杰和夏闻沁四目相对,两个人彼此之间都了了对方的心意,于是目光又转回到秦瑶身上。秦瑶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埋头发短信,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夏闻沁走到丁洋身边拉住了他的胳膊,凑到他耳边低声问:“你有想过秦瑶的感受么?”

  “什么意思?”丁洋有些迷糊得问道。

  “今晚怎么睡?”看似是一句反问句,却是用一种叙说的口吻。夏闻沁回答了丁洋的问题。

  “你到底什么意思?”丁洋皱起了眉头,其实谁都明了这样的尴尬,只是谁都不愿意去说。

  “小沁跟秦瑶一个房间,两个女孩子没什么。我跟你两个男的一个房间是不是有些别扭?”一旁的伍嘉杰看不下去了,上前跟丁洋解释道。

  丁洋盯着伍嘉杰看了一会儿,脸上浮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你跟小沁睡好了啊。”

夏闻沁听到这句话不禁将头扭向了其他的方向,没有一个女孩子是愿意正面回应这个问题。她望的方向正好是秦瑶坐的方向。他们三个人对话的声音已经由小渐大,秦瑶看起来却仍然像一心一意玩手机的模样,不知道是跟自己一样的回避,还是真的没有听见。

  “你有没有跟秦瑶备过案?”伍嘉杰咳嗽了一声,声音又低沉下去。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过了一会儿,丁洋才憋出这么一句废话。

  “so?”夏闻沁回过头,与伍嘉杰异口同声得反问,这样的默契让丁洋彻底妥协。

  “这样吧,你们俩去过你们俩的二人世界,我和秦瑶的事情我自己来搞定,不需要你们俩操心,OK?”丁洋拿了房卡,然后走到秦瑶那边去。

  伍嘉杰和夏闻沁纷纷耸耸肩,表示不知所云。

  “瑶瑶,现在这样也不是我想的,但是我保证我不是那种人啊,我们……”丁洋支支吾吾的话还没说完,秦瑶抬起头,拿过丁洋手中的房卡,直接略过他们三个人便去电梯前。

  “我怎么感觉今晚要出事的样子。”夏闻沁望着秦瑶走开,丁洋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的样子不禁自言自语得总结道。

  “要出事也是他们两个,我只希望今晚我们俩有个美好的回忆。”伍嘉杰正对夏闻沁的双眸。耳边看似是不经意间呼出的热气,鼓起了一些小暧昧的骚动。明晃晃的水晶灯下,夏闻沁便红了脸。

(2)

  房间“咚”得一声一关,黑暗中便顿生暧昧。安静得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的房间。夏闻沁摸索着墙壁,将灯开开来。

  “哇,大连的夜景真的很漂亮。”夏闻沁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窗户外的景色。她走到窗前,将窗帘全部拉开,感叹着夜景。伍嘉杰无声得跟在她身后,望着她的脸部轮廓,毛茸茸的一圈颜色,温和而透明,眼神放射出的光彩是很久亦或者说是从未见过的。

  经历了这么多,前面的事情不愿多想,后面的事情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只是短暂得看到她幸福就岁月安好。伍嘉杰轻轻得走到夏闻沁身后,用长长的手臂圈住夏闻沁整个人,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

   伍嘉杰感觉自己怀中的人儿后脊有些僵硬,似乎有挣脱之意。“别动,小沁,让我抱抱你。”伍嘉杰轻轻在夏闻沁耳边吐出这样一句话。夏闻沁就真的很听话得没有再随便动弹。

   “在家乡的时候我很少看夜景,我也从没觉得夜景有这般好看。不知是因为大连的夜真的与众不同,还是因为心情好所以看什么都是美的。”夏闻沁慢慢回过头,喃喃得说道。伍嘉杰从夏闻沁的眼里看到了星光的投影,于是逐渐靠近,两个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且温热。

   伍嘉杰用自己的鼻尖摩挲了夏闻沁的鼻尖,随后亲吻了夏闻沁。

   “小的时候在一本图画册上看见过海狗,我觉得很可爱。所以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和我心爱的人去圣地亚哥看海狗。”夏闻沁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心酸的感觉,伍嘉杰并没有察觉夏闻沁的所指。

   “那以后我陪你去啊,陪你去圣地亚哥看海狗,陪你完成你的愿望。”伍嘉杰温柔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夏闻沁,他说话的语气也轻柔起来。

   “不用,我看你就好了,你长得跟海狗一样。”夏闻沁突然挣脱开伍嘉杰的怀抱,好像预料到伍嘉杰听到这句话不会放过她一样。果然,伍嘉杰的表情在一刹那间变得有些抽搐,对夏闻沁的调皮无可奈何,又对她说的话哭笑不得的神情。

   “你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你不要跑。”伍嘉杰第一反应伸出手却没有抓住夏闻沁,于是他们俩就在小小的房间内玩起了警察捉小偷的游戏。最后,夏闻沁还是被伍嘉杰堵在了一个角落。夏闻沁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我说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还跑,这下子看你怎么跑。”伍嘉杰的眉眼里闪耀出异样的神色。

   “等一下,我可以辩解的吧。”夏闻沁慢慢蹲下去,作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不要听你的辩解。”伍嘉杰邪邪得笑道。

   “时间这么长,我们做什么?”夏闻沁突然之间冒出了这个话题,气氛一刹那又凝固起来,好像是自寻死路。

   “你说呢?”伍嘉杰一副玩味的表情,看夏闻沁的样子就像打量一个从外星球来的人一般。

   “我是说我们可以聊聊人生观价值观,或者谈谈你最爱的音乐什么的到天明啊。”夏闻沁以一种很快的语速说道。

   伍嘉杰没有搭理夏闻沁的话,只是从地上把夏闻沁横抱起。似乎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夏闻沁也没有作过多挣扎,只是把脸埋进了伍嘉杰的怀里。这个当初依赖着自己的腼腆小男生,什么时候一点一滴得发生改变,慢慢强大,以至于自己后知后觉。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伍嘉杰不得不放下夏闻沁,表情不悦得去开门。门外站着的人居然是秦瑶。

   秦瑶直接绕过伍嘉杰,对夏闻沁说:“小沁,我们聊聊。”夏闻沁随即点了点头,这么多天以来,这是第一次秦瑶主动跟她说话。伍嘉杰目送夏闻沁和秦瑶一前一后得离开,后来就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跑到隔壁的房间,接连按门铃。门铃按了好几次,门才开了,丁洋一副很颓然的模样,脸上的失魂落魄让伍嘉杰起疑。

   “怎么了吗?”伍嘉杰摇晃着丁洋。

   “哥们儿,陪我去喝酒。”丁洋抬起头,嘴角泛上来一丝苦笑。

   伍嘉杰点点头,有些麻木。

   花期无后续。

   

(3)

   大连的夜风吹在腿上凉意阑珊,也是这样的风将刚才的暧昧温热全部吹没。

   “小沁,我们好久没有像这样聊过天了。”秦瑶坐在酒店外水池的边上,摇晃着双腿对夏闻沁说道。

   夏闻沁并不知道秦瑶的意思,只是象征意识得点点头。

   “好多次我都想跟你好好聊聊,就像之前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谈那样,可是我做不到了,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我知道你对我好,只是你越对我好,我越是心虚,因为我并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秦瑶回眸望着夏闻沁,她敢于直视夏闻沁,就让人觉得她真诚无比。

   夏闻沁依旧是点点头,等待秦瑶的下一句话以及自己可以回复什么话的时机。

   “我原本以为友谊很伟大,其实友谊也脆弱得很。你说我们这样算什么?”秦瑶继续慢慢说。

   夏闻沁开始觉得不对劲,因为秦瑶要和她聊聊,却始终没有聊到一个什么具体的事情的话题,而是一直在讲一些模糊的道理。

   “秦瑶,对不起,今天应该是我跟你一起的,我知道你并不喜欢丁洋,这样的安排对你不公平,真的对不起。”夏闻沁开头对秦瑶道歉道。

   “你帮了我那么多,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说不定以后说对不起的还是我,你以后也很少会看见我了。”秦瑶明显话中有话,缱绻的眉眼里莹润出不一样的气息。

   “以后很少看见你,什么意思?”夏闻沁敏感得觉察出秦瑶似乎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没什么,小沁,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秦瑶的语气突然有些激动,但随后又平复下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小沁,可以陪我一晚上么?”秦瑶突然以一种央求的口吻对夏闻沁说道。夏闻沁何其聪明,她猜也猜得到秦瑶的小心思,不单单是不想与丁洋一个房间过夜,还有就是想拆单自己和伍嘉杰,一举两得。可是这些都是自己欠她的,应当补偿的吧。

   夏闻沁笑着点点头,没有拆穿秦瑶的想法。

   酒店的酒吧内,丁洋一下子就点了七八瓶酒,看起来就要大干一场的场面。伍嘉杰没有阻拦他,都是男的,何必要扭扭捏捏,再说罪魁祸首是自己,陪他喝一场醉也是应该的。

   “你怎么什么都不问我。”丁洋从裤袋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又从吧台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她不喜欢你,你喜欢她嘛。”伍嘉杰开启了一瓶酒,然后潇洒得把瓶盖往后一丢。

   丁洋听了伍嘉杰的话后冷笑了一会儿,然后狠狠得掐掉烟,也开启了一瓶酒,举到伍嘉杰面前,大声吼了一句:“干。”然后仰起头将一瓶酒全部灌进自己的喉咙,因为喝的太急促了,被酒呛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停下这个动作,依旧坚持一口气喝完了一瓶酒,直到打了个酒嗝。接着他又开启了另一瓶酒,以相同的速度和姿势往喉咙里灌,他明显想要灌醉自己,灌醉这个不堪的夜晚,失败与耻辱。

   伍嘉杰看着丁洋类似自虐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夜深的时候人的感觉是最为灵敏的。就像黑暗的使者会在没有阳光的地方滋生与快乐相反的思想信息渗入人的五脏六腑。深深叹一口气,与灵魂深处的自己对话。

   

(4)

   早上的时候,四个人在不同的地点都睡了。醒来的时候,他们达成的共识便是去海边。

见面的时候彼此之间虽然有些尴尬,却没有谁把它表现得特别明显。

   夏闻沁一直陪着秦瑶,她去哪里,她便去哪里。因为谁都不想着昨晚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所以四人行分成了两个小组织。夏闻沁和秦瑶,伍嘉杰和丁洋,这样的两队组合走在海边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毕业旅行的初衷是想让大家抛开之前所有的不愉快,握手言和,拥有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次回忆。可是事情的发展趋势永远都不如人所愿。

   夏闻沁的手机这时候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短信来自离自己不过三米远的伍嘉杰。短信的内容只有一句话——我们就准备这样下去么?

   我们就准备这样下去么?夏闻沁回头看见丁洋已经坐了下来,而伍嘉杰一直注视着自己。夏闻沁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一点思绪都没有。她望向身边的秦瑶,想她能发表一些意见。因为昨晚睡得不安稳,秦瑶的眼睛周边有了黑眼圈,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只是大家都很疲惫。

   “小沁,你去找伍嘉杰吧,他在看着你呢,好好的旅行被我弄成这个样子。”秦瑶突然对夏闻沁说道,语气之间有一种淡淡的游离。

   “那你呢?”夏闻沁有些担忧得问道。

   “我去陪陪丁洋,是我不好。”秦瑶边说着边走向丁洋。夏闻沁有些莫名其妙得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看不透彻她了。

   就好像那些之前精心组织好的言语在心底某个地方轰然倒塌,来不及转回那个反射弧,最后孑然一身得离开,留一个背影,长长的模糊的抽象的带着悲伤的背影。

   “小沁,快过来,这里好多漂亮的贝壳。”伍嘉杰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欣喜得大声呼喊夏闻沁。夏闻沁走过去一看,真的很多漂亮的贝壳。蓝色泛白的浪花一簇一簇涌上岸来,那些冰凉就这么触在自己的小腿上。那些形状大大小小、纹路深深浅浅的贝壳静静得躺在沙滩上,初升的太阳给这些黄沙照射上一层金色的贵重感,它们环绕着可爱的贝壳的壳身,就像展览柜上的珍藏品。

   “据说像这样将海水倾倒出来,放在耳边就可以听见贝壳说话。”夏闻沁拿起一个贝壳,握在手心,像握着什么宝贝一样。

   伍嘉杰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从第一次在琴房见到她的时候,自己提起过几米,她的神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她也拥有一般女孩子的天真烂漫情怀,只是在那样充满着压抑感的城市,这些东西都被埋藏得太深了。

   伍嘉杰笑着摇摇头,以一种宠溺的姿势将贝壳拿起放在夏闻沁的左耳边。

   “听见贝壳说话了么?”伍嘉杰轻轻问。

   “恩恩。”夏闻沁肯定得点点头。伍嘉杰将信将疑得也将贝壳举起来放在耳边,可是听到的除了海风的咆哮就是浪声的回音,或许这就是所谓“贝壳在说话”。伍嘉杰和夏闻沁开心得在沙滩上捡起了各种各样的贝壳。

   而这边丁洋与秦瑶肩并肩坐着,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走吧,我们也去捡贝壳?”丁洋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好啊。”秦瑶笑了笑,站起了身,朝贝壳聚集起来的地方走去。丁洋看着她踩过的松软的黄沙的地方,有一深一浅的脚印。丁洋故意踩在秦瑶踩过的地方,心里安慰自己道,今后的时间还长,等她看不见伍嘉杰了,自己长期以来的坚持一定会打动她的。

   海滩上的贝壳多到数不胜数,全然躺在海洋和陆地的分界线之中,仿佛是为人类编制一条缤纷蜿蜒的小路似的。海滩上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看似像伍嘉杰和夏闻沁或者丁洋和秦瑶这样的情侣并不稀奇,海水一丛一丛往岸边袭来,像一些顽皮的精灵。

   他们游历了大连最具特色的广场。绿地、白鸽、雕塑、喷泉,将他们环绕在其间。

   这一次的毕业旅行让这四个人都玩得筋疲力尽,以至于回去的时候,车子一路颠簸,大家却都不想说话。

   夏闻沁已经沉沉得睡去,她的耳朵里塞着耳机,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伍嘉杰握着她的手,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时,有些好奇她是听什么歌听成这样。于是他伸手取下夏闻沁其中一只耳机,放在自己耳蜗中,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能为一个人改变不容易,能真心与一个人长相厮守更不容易,看不见身边的人的瞳孔清澈的颜色,至少可以听见她沉稳的呼吸也就很幸福。很多事回忆起来,会很佩服最初的自己有那样的勇气。就像在钢琴房第一次的遇见,如果当初的自己没有鼓起勇气去跟夏闻沁说话,那现在的自己身边跟着的又会是谁呢?

    “还有多久开学?”丁洋在沉默的氛围中突然开了口。

   “没多久了。”伍嘉杰轻轻得回复他,随后将夏闻沁的手握得更紧了。他的眼睛瞟向窗外,一路繁花似锦,却有看不真切的迷雾。丁洋眼底闪烁的微光与伍嘉杰截然不同。如果没有伍嘉杰的存在,秦瑶的眼底应该是可以看得见丁洋的吧。

   韶华年间,都会拥有最初的勇气为彼此灌溉爱直到世界崩落的吧。

   

    (5)

   车子缓缓行驶着,正当车子里的四个人都昏昏欲睡的时候,车子突然一个大的颠簸,刹时惊醒了所有人。夏闻沁睁开惺忪的睡眼,有些受了惊吓的模样,却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冷静的神情。

   “出了什么事了么?”夏闻沁挣脱开自己被伍嘉杰握紧的手,站起身跑到前面去问司机。

   “小姐,是没有汽油了。”司机很无奈得告诉夏闻沁这个事实。

   “那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来的时候不知道做好这些准备工作。”丁洋也走上前,眉头皱起,有些不悦地抱怨道。

   司机沉默下去,想说什么反驳丁洋的话,但是最终还是闭了嘴。这个细微的小动作被夏闻沁看在眼底。

   夏闻沁开口问司机:“你想说什么的?”面上不动声色。

   “我?”司机哽言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夏闻沁察觉到司机脸上的窘色,于是换了一个话题,不再重复之前的尴尬。

   “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往邮箱内加一些水,二是我们坚持一下,前方就有加油站了。但是这两种无论是哪一种对汽车的损伤都会很大。”司机实话实说,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没有权利决定什么的。

   “那我们坚持一下吧,反正没多远了是吧?”夏闻沁随即立刻回复道。

   “还是往里面加一些水吧,以前我们家自己的车子也是这样,有了水也可以发动的,不是都没多少路了嘛,还去加什么油?”伍嘉杰说道。

   “加水的话会引起车子熄火的,不要冒这个险,还是坚持一下,去加油站加一些油吧。”夏闻沁直截了当得否定了伍嘉杰的看法。

   被自己的女朋友当着司机,还有其他人的面这么否定了一下,伍嘉杰的面子上有一些过不去了。他也直接反驳道:“这算什么冒险,以前我们自己家都是这样的啊。”说着,他往司机的方向看去。司机很快低下了头,作为一个卑微的靠这份薪水养家糊口的人,他确实没有资格决定,他也不想得罪谁。

   “你家是你家,我家是我家,这车子是我们家的,你不要用你们家的经验来说可以么?”夏闻沁抱胸,显然一副蔑视的态度。无论为他人改变多少的人,内心亦或者说骨子里的那份骄傲是无法磨灭的。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藏在阳光的背后,墨色洗涤不过如初。

   伍嘉杰被夏闻沁这句话呛住了,一时之间找不到话回过去。只是他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这时候,秦瑶走出来,拉开夏闻沁,对司机柔声说道:“我觉得伍嘉杰说得挺对的,还是加一些水试试看吧,出不了什么事的。”

   “秦瑶?”夏闻沁喊出声,在自己内心,秦瑶一般不会参与这种事才对。她这样做难道是为了讨好伍嘉杰?

   “小沁,就加些水试试看吧。”丁洋也开始劝慰起夏闻沁来。夏闻沁回过头,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丁洋看。丁洋突然低下头咳嗽了几声,然后将目光投向别的方向。

   夏闻沁与伍嘉杰两个人无声得僵持了一会儿之后,夏闻沁一声不吭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眼睛望向窗外。司机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听谁的才好。夏闻沁以一种极其冷漠的口气命令司机道:“那你就加一些水吧,出了事我不负责任,快一些开,争取在天黑之前开回家。”这句话出来后,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

   伍嘉杰自觉刚才不该跟夏闻沁因为起争执。他也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但是当他的手再去触碰到夏闻沁的手时,夏闻沁却以一种很快的速度抽离。

   “小沁,你别这样。”伍嘉杰缓和了语气,他又去握住了夏闻沁的手。这次握的时候,手上的力道很大,以至于夏闻沁想抽出来,却抽离不开。眼见夏闻沁的眉头越锁越深,伍嘉杰有些着急,他赶紧说道:“小沁,你听我说,你别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跟我生气啊,我们之前那么多事情都挺过来了,如果因为这么一件小事你就这样的话,那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你放开。”夏闻沁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之中却尽显凌厉。空气中蕴藏着即将落下的暴风雨。

   “小沁,你别……”最终要脱口而出的挽留词句慢慢消磨在粘稠的空气里。车子内的氛围依旧沉默,而且多了一些压抑的气息。

   伍嘉杰从一开始就知道夏闻沁的脾气。只是当矛盾来的时候,他也有自己的脾气。伍嘉杰不想去怀疑一开始的对错,只是坚持和真心都很难得,他也想要伟大一次,他也想要做歌颂爱情的浩荡大军中的一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