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小说by斯力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4:43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已完结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

来源:掌文作者:斯力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讲述的是\一部深度探索官场心理的权谋小说,反映年轻公务员的升官路线图,为了升职,傍大树搭后台,女人不惜玉体横陈,官场斗争触目惊心,手腕出奇绝对真实的官员升迁路线图,超真实的公务员提拔调任程序图,深度的官员权术、谋略展示小说以一个基层公务员的成长经历为主线,对基层官场的生活作了生动细致的描绘,展示了一幅现代县乡官场的生动画卷。小说通过跌宕起伏的情节和主人公的命运波折,表现了机关公务员在纯洁的理想信念和卑劣的政治手段之间的犹豫和选择,展示了新一代人物建设新型社会管理体制的愿望。同时,小说还反映了他们在爱情观上的迷失,以及内心面临的强烈道德冲突。经过一番生活风雨的历练和洗礼,主人公终于突破了小我的利益诱惑,走向了大我和无我的宽广境界。  作者斯力写的这本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小说,《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
编辑唸红颜点评本书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整个文风比较轻松写意,有点小清新,很接地气的小说,代入感会非常的不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星期六早上,一觉醒来,韩江林赖在床上看了一会书,感觉百无聊赖,心里想着上县城走一走,变换环境调节心里的郁闷。

  站在镜子前换衣服的时候,眼前忽然浮现起晓诗镜前的窈窕身影。古人描绘女人,“懒起画峨眉”、 “对镜贴花黄”,晓诗对镜梳妆,人特别地温柔,也特别妩媚,满目含笑地问,这样行了吗?有急事出门的时候,他总是催,行了行了,又不是去相亲。晓诗就像一个玩家家的小孩子,生气地噘起可爱的嘴唇,一边看口红的浓淡,一边表达自己的不满,哼,现在嫌我?有一天你对着空镜时,你方知道女人罗嗦的好处。

  如今,晓诗不幸言中,韩江林心里隐隐作痛。晓诗曾经说过,她在哪儿,他的家就在那儿,晓诗远走他乡,县城里那个名义上的家,只是一套空荡而冷清的房子,他上县城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一阵回忆,两番思索,热情顿时冷却了许多,韩江林几乎是身不由己地下楼。一辆轿车正好挡在楼道前,只留下一条狭窄的缝供人通行,韩江林正想生气,窗门轻轻摇下,组织部司机小郑笑咪咪地看着他。

  韩江林惊问,你怎么来了?

  小郑得意地说,我有心灵感应,知道韩部长想出门,特意跑到南江来接你。

  石雨林从车上下来,中规中矩地叫了一声韩部长,说,我们特意来南江看你,上车吧。韩江林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后座上挤着的三个人一一和韩江林打招呼。除了干部室杨道理主任,一个是身材高挑、漂亮的办公室张主任,一个是清秀乖巧的出纳小杨。

  还跟我打埋伏,要是敌人,我不光荣了?看来我以后得提高警惕。韩江林以轻松的语气调侃。小郑听着他说话,咧嘴发笑,满脸憨态,并不开车。韩江林看着石雨林,诧异地问,怎么不开车,这是要去哪里?

  石雨林说,一切行动听指挥。

  没想到我们组织部干部政治素质这么坚定。严肃的话放到轻松的场合,就变得了笑话,韩江林赞扬一句,可现在不是工作时间,大家都是朋友、兄妹,今天我跟你们走。部下见领导,肯定已经作了周密的计划和安排,韩江林只等他们说出来。

  小杨说,八小时之内的工作,我们听领导的,八小时之外的生活,领导听我们指挥,我们听石大哥安排。

  石雨林不敢放肆,嘿嘿一笑,说,韩部长在乡下工作辛苦,同志们想来慰问,当然,这段时间部里的材料多,工作紧张,大家辛苦了,也想出来玩玩,秋天泡温泉感觉不错,大家想去泡温泉。

  韩江林大惑不解,想泡温泉到南江,你们这是南辕北辙。

  张主任说,放空车来接你也一样,我们随车来,顺便逛逛南江。

  韩江林回头看了三人一眼,心想,还真是一伙老实人。老实、厚道,这是白云干部的主要特点。不过,厚道人同样会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犯错往往只是一念之差,关键要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堵住干部有可能滑向深渊的通道。这种想法让他这个组织部长感觉责任重大。

  石雨林说,秋天的天华山层林尽染,满山的枫叶使连绵的山原看起来像燃烧的火焰,我们想到清水江河滩垂钓、听渔歌,欣赏如火的秋景。

  和向领导汇报工作一样,石雨林陈上了两套备选方案。然而,两套方案都不是韩江林此时需要的,领导有否决下属的方案权力和自由,但领导更多的时候并不会使用这种权力。领导的自由只是相对,而非绝对,领导需要更多地尊重下属的意见,换而言之,群众的意见往往是领导的政治基础,领导在许多时候只能代表群众意见。韩江林略一思索,心想泡温泉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星期六上温泉的人多,自己作为一个领导,带着一伙干部在温泉游玩,毕竟不是件光彩的事情,问,想钓鱼?你们带了钓具?

  钓鱼的意见是小郑提出的,听韩江林问渔具,兴奋地回答,带了,全套渔具,包括撒网、拦网。

  到清水江钓鱼当选暮春,青山朗润,水流桃花,我家晓诗曾经说过,孔子非常向往春游乐趣,穿着春服,在河边沐浴,依风而舞,歌咏而归,这是一种充满诗意的生活。说到这里,韩江林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说,现在是深秋,本来我们南江有乐队演奏,让你们迎风而歌,可惜那些实习生刚刚走了。

  石雨林问,实习生不是还要进行汇报演出吗?

  张主任说,屠书记要求汇报演出改在县里举行,作品评奖放在民族风情节上。

  小郑说,谁叫他是书记,这好像赛金花,官大一级,强行喝汤。

  小杨笑着说,我们碗里的汤都是书记给的,他要喝,还不做顺水人情?

  韩江林拿出手机给小周打电话,告诉小周,组织部的几个同志考察长滩村的基层组织建设,叫小刘开上镇里的车,叫上镇团委王书记、妇联刘主席几个女同志,买些牛肉到长滩的大草坪上烧烤。

  小杨说,韩部,我们带得有烧烤的东西。

  你们带是你们的,南江的同志得尽地主之谊,韩江林笑着说,我们南江出产的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童子牛食品。

  小郑说,什么童子鸡、童子鸭,现在又冒出一个童子牛,这童子是什么意思?

  杨道理打趣道,按照魔鬼词典的解释,童子鸡就是没有发生性生活的鸡。

  众皆大笑。小杨还是未婚姑娘,听这话闹了一个大花脸。张主任正告道,我们有年轻同志,老同志要注意发挥榜样作用。

  小郑脑子还没有转过弯过来,犟着争辩,牛和鸡都是动物,放在野外,谁知道它们会不会发生性生活?

  韩江林见小郑木讷得可以,伸手拧开了播放器,对小郑说,走吧,我们到长滩等他们。

  沿着河边曲折的乡村公路,车慢慢开到长滩。韩江林觉得没带什么任务进村考察,实际上就是扰民。因此车没有进村,而是顺着运沙的便道直接开到沙坝上。

  长滩是一处名符其实的险滩,奔腾的清水江在此处拐了一个弯,朝对岸的悬崖直冲而去。洪水季节,滔滔洪流在沙坝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夹带而来的泥沙在此沉淀下来,给草地带来了肥泥,随着洪水渐退,河边的肥泥又被洪水冲走,沿河留下一条长长的沙滩,於积着肥泥的地方长满了青草,形成了一大片平坦的绿草地。

  沙滩的前面,清澈透底的清水江如彩练一般缠绕着沙滩,被河水冲刷的石头珠珠玉矶,闪动着宝石般的晶莹光芒。沙滩靠村庄的宽阔大草坪上,几头水牛悠闲地吃草、游走。更远处,一座小村傍山而居,四周竹树环合,村子上空覆盖着淡淡的炊烟。

  杨道理下了车,纵目四望,惊叹道,哇,如果说有世外桃源,这地方算一处了。

  小郑望着清澈的水,好地方倒是好地方,可不是钓鱼的地方。

  为什么?石雨林问。

  水清无鱼。

  韩江林对小郑说,钓鱼到沙滩底下,那里有一条溪下来,形成了一个旋涡,沉淀了许多养料,鲤鱼特别多。

  小郑举手搭眼罩眺望了一会,提着鱼具包,踩着沙砾慢慢走下去。

  小杨十分兴奋,绾起裤腿跳进水里,格格的笑声像珠玉撒落在玉盘里,清澈响亮。清亮的水轻轻拍打着小杨雪白的小腿,让韩江林想起带晓诗到这里的情景,晓诗也是这般绾起裤腿在水里嬉戏。

  镇里的车载着镇里的四个年轻漂亮女干部来到,她们一边和组织部的人打招呼,一边动手拣拾柴火,准备烧烤器具。

  沙滩顿时喧闹起来。

  韩江林则像一个成熟淡定的导演,临水静坐,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

  让镇里的女干部来和组织部的人聚会,韩江林是有一点小小的心机,在他看来,不管组织部干部或者南江的干部,今后都会成为他政治上的坚定支持者。在他的心里,只要有机会,他会千方百计提拔自己阵营的人员,以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夯实政治基础。南江的妇联主席、团委书记都是他计划中可能提拔的人物,自己虽然是组织部长,拥有一定的提名权,但他不能做得太多、过于明显地提拔南江的干部,会给人以拉帮结派的印象,何况考察提拔是一项系统工作,需要经过许多程序,自己也不能完全控制,如果让组织部的干部和南江的干部相知、相识,结成较为亲密的关系,那么,自己的政治意图就可以不需要经过他,而通过他们自身的努力得以实现。

  从工作性质上来说,男女干部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但是,如果从政治艺术的角度考虑,同盟军中由于性别不同,产生的社会效果截然不同,男同志是坚定的支持者,是政治基础之一部分,女同志则利用她们习惯交流、表达、倾诉的优势,只要关心她们政治上的成长,她们感恩戴德的心情就像盐分子一样,在社会上浸透、传播。

  女同志能够起到号角的作用。韩江林心想,宣传鼓动也是战斗力的一部分,这是为什么战争时期,女人一般充当了宣传员的原因。

  如果说科级干部只有拼后台、拼政绩得以升迁,在众多副县级中,同一项工作任务,由于大家分管的具体任务、方向、层面不同,不可能再分出具体的政绩。古时有观民风的官,以褒奖提拔官吏,现实观民风的活动,是上级派出的干部考察组的考察,考察组通过考核官员的德能勤绩评定干部,而这些都依靠干部们来评说,谁的政治同盟军多,政绩自然也大。

  除了潜在的其它因素,副县级干部给上级领导的印象更多地依靠个人气质、政治声望等得以升迁,而政声来自于科级干部的口碑。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要想在政治上有更大发展,现在正应当利用自己的职位优势,开始着手组建政治同盟大军。同盟军越大,呼声自然越高,造成的社会影响必然更大。

  当烧烤的香味伴随着女人们的笑声在空气中自由散漫,韩江林心情为之一震,觉得美好的前景开始向他招手。

  小郑钓得两条两斤多重在红鳞鲤鱼,小周到稻田里捞来一把干枯的稻草,把鲤鱼包好,放在火边慢慢烘烤,稻草烧掉,香味浸进鲤鱼里面,鲤鱼吃起来格外香甜可口。

  组织部和南江干部的第一次联婚是成功的。南江的女干部泼辣大胆,又热情周到,一口一个石部长、杨主任、张主任,把几位捧得晕乎乎的找不着北。喝了点酒,女同志面若桃花,她们是情感型的,比男同志更容易直接表达心中愿望。

  刘主席柔媚的女性电光眼顾盼生辉,对石雨林说,石部长从基层出去,知道乡干的辛苦,都熬成大龄青年了,还找不到对象,你不帮我们,谁还帮我们?团委王书记格格笑着帮腔,不帮也可以,以后找不到男朋友,成了大龄青年,天天上你家,闹你个鸡犬不宁?

  三个女人一台戏,几个人一唱一和,石雨林像在云里雾中,只得求助韩江林,韩部长不在这里?提拔调动还不是他一句话?

  这句话又引来几位一阵炮轰,一个说,韩部长自己的稀饭还没吹冷,还要靠你们帮忙才能上去。又一个说,南江镇和组织部都在韩部长领导下,是一个锅子里吃饭的一家人,家长不管具体事,我们赖定你这个副家长了。

  暮色降临,席终人散,一伙人仗着酒意,小时所受的文化熏陶这会儿表现了出来,小车一路起伏颠簸撒下一路歌。即至路头分手,大家竟然难分难舍了。歌声远去,韩江林依然陶醉在飘渺的歌声中,心想,孔子所谓沐浴春江、歌咏而归,不过就是这样的生活吧。

  脑子里重现热闹的场景,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心说,女人是天生的外交家,在与外界交流接触过程中,亲和力很容易发生作用,往上跑项目什么的,可能比男同志更有优势。

  一路上,张主任和石部长盛赞南江女干部素质高。一向羞怯的小杨也仗着酒意说,韩部长培养的干部,素质哪能不高?小郑笑着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韩部长手下素质不高,他能当部长?

  石雨林感叹地说,一头领头的羊,会把一群狼带成绵羊,一头领头的狼,会把一群羊带成狼,我们那个乡,论文凭,论年龄,论经验,都不错,论能力,论干劲,论气质,与南江相比,真是天上地下。

  一次简单的聚会,竟然变成了干部素素质评比会。韩江林想不通,哪能从聚会上看出干部的素质?不过,南江的干部给组织部的同志留下好印象,这正是他的目的所在,既然火点起来了,他只能加柴,不能泼水。

  南江的这几位同志工作真的出色,我很满意。韩江林说这话,语气是淡定的,但淡定中包含深意,聚会叫她们过来,已经传达了某种特殊的信息,现在又夸她们,信息再一次明确,她们是不错的,他会提拔她们。他只是把这种心理暗示传递给了石雨林他们,因为他不能具体操作,不是他不能操作,如果他事事亲躬,亲自操作这事,只能说明他在政治上还不成熟。这好比一个老师,只需要一个题目,方案的具体解法,则需要学生去完成。

  半途,韩江林手机有提示信息。上面有几条信息,一条是县委星期天十点召开常委会的通知,在几条垃圾信息中,其中一条只有短短两个字,小心。后面加了一串感叹号,韩江林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知道这信息来自朋友还是对手,更不知道是好心提醒还是警告,心里一沉,脸色阴郁下来。

  小郑注意到韩江林神色变化,关切地问,没事吧。韩江林没有任何表示,眼睛平视前方。人们一般把打听他人隐私当作关心,通过这种关心,领导心腹往往因此介入领导私生活,进而左右领导的意志,韩江林不能给小郑这样的机会。

  小郑先把韩江林送到医院宿舍大院门前,韩江林下车走进大院。绕过花园小道,一个黑影从花台间站起来,像一尊黑塔挡在面前,幽幽一声叫,韩部长。

  这一下把韩江林吓得不轻,以为是有什么人想谋害自己。等定眼认真一看,原来是杨卉的老公朱明。韩江林心想,以后回屋得小心,万一真有某个人想谋害自己,现在不就得手了吗?这一念头使他心里有气,一边往里走一边用质问的语气,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朱明一向对韩江林心怀敬畏,小心地说,有事找你。

  楼道里,韩江林不再说话,怕邻居听了去。进了门,打开灯,见朱明手里还提着东西,语气就更重了,有事不会打电话?

  朱明在沙发上坐下,不安地搓着手,这事电话里说不清。

  白云人说话像竹筒倒豆子,特别是对比自己小的人用短促的语气说话表达亲切,你有好大的事情,电话居然还说不清。

  朱明眼睛看着地板,一五一十地把想调改行调国土局的想法说了。

  当老师不是很好吗?

  老师辛苦。

  刚调进县城就想改行,改行那么容易吗?韩江林说,现在政策禁止老师改行。

  朱明嗫嚅地说,教育局同意放了,国土局长说,只要组织部下文,他们同意接收。

  韩江林心里一直鄙视朱明,鼻子里冷笑一声,组织部下文他们接收,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组织部能下这个文吗?国土局进人属于人事局管,组织部只管乡镇机关和县委机关,还有就是科级干部,你是科级吗?

  朱明被韩江林呛得说不出话,但他似乎很能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赖在沙发上不愿意离开。韩江林只得给杨卉打电话,问,朱老师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杨卉说,他想改行,我有什么办法?

  他在我这里。

  杨卉沉默了一下,说,既然他那么想改行,你就帮他想想办法吧。

  韩江林对杨卉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这事却让他有些为难。他还没有正式接管组织部的工作,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把这事切入进组织程序。他说,这事得缓一缓。

  杨卉笑了,你不会也要烟酒烟酒(研究研究)吧。

  韩江林一怔,没想到进了县城、升了官,见多识广,杨卉也会油调滑腔了。他本想问,屠书记的意思怎么样?侧目看了朱明一眼,话到嘴边咽了回去,说,我觉得当老师单纯,挺好的。

  有些人不想单纯,还想升点小官,你能有什么办法?

  韩江林从杨卉的语气里,知道这事已经屠晋平同意,而且有了更远的安排,属于杨卉牺牲自己的交易的一部分,所以决定做顺水人情。自从把组织部长当成升迁目标之后,韩江林已经对权力的社会学掌握透彻,如果帮自己亲近的人太多,人们会说这个人任人为亲,如果铁面无私,六亲不认,人们又会说这个人不近人情,不值得支持,自己又会失去许多支持者。韩江林的人事原则就是,只要有机会,你好我好大家好,助人为乐。

  挂了电话,他对朱明说,回去写个申请,该签什么字盖什么章,每一个程序都要走到。

  朱明见事情搞定,站起来告辞。望着他略为佝偻的背影,韩江林感觉他有些可怜,心想,有关杨卉的风言风语一定传进了他的耳里,他该承受多大的压力啊,一个地方的头就是土皇帝,他听到又能怎么样?在已经发现的腐败案中,有些人为了谋官谋利,巧施美人计,主动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土皇帝的床上。改行,谋一个小官,这是唯一能够弥漫他损失的办法了。

  关门时,韩江林不小心踢着朱明撂下的塑料袋子,埋怨自己,怎么不叫他拿回去呢?拉开看了看,里面全是小不丁点的苹果,心里便有些生气,心想,如果不是杨卉做出了牺牲,凭着葛朗台一般的吝啬,还想在社会上混出名堂?做梦去吧。

  韩江林给热水器插上电源,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韩江林跑出卫生间,一看号码,摁下接听键后,毕恭毕敬地站着,书记,有何指示?

  江林,你回家了?到纪委办公室来一趟。屠晋平改叫韩江林名字,好像因为同一个女人,两人的关系变得密切了似的,让韩江林感觉肉麻,随即想起朱明的事。但朱明的调动乃至于以后的提拔,都属于做了而不说的范畴,不能直接跟屠晋平说,只能心照而不宣,与其它需要签字的文件一起拿给屠晋平签字,搭车过关。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任科级干部时,韩江林一听到纪委就发怵,现在他跃上县处级台阶,县委纪的干部都在他的管理范围,他再也不用害怕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