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出逃王妃小说by小绿萝主角翁昕云,韩士州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邪王的出逃王妃

更新时间:2020-05-21 18:54:57

邪王的出逃王妃已完结

邪王的出逃王妃

来源:掌阅云作者:小绿萝分类:言情主角:翁昕云,韩士州

《邪王的出逃王妃》是作者小绿萝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翁昕云,韩士州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世人都说青炎国的越凌王容貌无双却又冷酷无情、喜怒无常,连青炎帝的面子都敢驳。可这样一个男人偏偏看上了那个敢和太子退婚的翁家的废柴三小姐。可韩士州八抬大轿把翁昕云娶进王府不过三日,这废柴小姐居然就服了龟息丸假死逃出了王府!韩士州说行,你敢跑,我就敢追,不管你跑到哪里,你都是本王的王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霄殿?”看到那牌匾,韩士州的神情变得越发凝重。

一旁的翁昕云有些疑惑,看向韩士州,“相公,怎么了?”

韩士州摇了摇头,“没事,我们先进去吧。”

翁昕云点了点头,也不多问,带着大家一起进入了这座宫殿。

宫殿装饰确实是华美无比,比那青炎国的文德殿还要华丽几分。

宫殿比众人想象的还要大,最中间放着一尊巨大的佛像,头顶着天花板,呈盘坐的姿势,双手成拈花指,放置于两边的腿上。

佛像看着庄重,却是用普通石块打造,在这华丽的宫殿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翁昕云走近了些,仔细瞧着那石像,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倒是案桌上摆放着的东西,让翁昕云眼睛一亮。

一般佛像前的案桌上摆放的都是一些香案食物之类的东西,可这桌上摆着的却都是一些奇珍异宝,难不成这佛不受香火,要接受这些金银珠宝。

翁昕云眼尖,在那供桌的珍宝中,还见到了一块玉牌位,上头还刻着几行字。

翁昕云将上头的刻字读了出来,“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玉牌位上的字刻的极深,却满是悲凉之意,这玉牌位背后还有两个字,便是高财。

“高财?”看到这两字,韩士州倒是笑了。

紫煌他们几个一直都长在玉界之中,对外头的事情并不了解,但是韩士州和翁昕云却知道,这个名叫高财的人,曾经是南启国的首富,只不过当年在一夜之间就销声匿迹了。

翁昕云看着这些珍宝,猜测道,“莫非这宫殿中的东西,便是高财一生的积蓄?”

韩士州点点头,“恐怕确实如此,不过这些财宝居然会在这玉佩之中,倒是奇了。”韩士州好笑得看着翁昕云,“陌,我的好王妃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啊?”

翁昕云干笑两声,看向了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紫煌他们,“紫煌,你们四个都在,怎么没看到什刹?”

没等紫煌回答呢,这边小火就开口了,“那家伙在这宫殿后面找到了天圣泉,估摸着现在还在那吧。”

“天圣泉?!”翁昕云瞪大了眼,这天圣泉可是修习水属性的灵药,一般人只要这一滴,就可以终生受用。这天圣泉水在市面上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居然会出现在玉界。

翁昕云咽了口唾沫,她是玉界的主人,这些珍宝自然也就属于她了,那她岂不是一下子就成了首富。

翁昕云心里美滋滋的,全然忘了刚才在暗黑森林之中是怎么被追杀的了。

翁昕云和众人在宫殿里左右都看了看,这宫殿中除了那些珍宝,还有不少的灵丹妙药,有不少是可以帮助翁昕云疗伤练功的。

翁昕云取出一些回气丹给了韩士州,自己服了一些疗伤的丹药,另外还取了一些准备给银笙。

翁昕云和韩士州和紫煌他们说了几句之后,便一起出了玉界,可没想到他们刚出来,就看到暗一和银笙一脸着急的站在洞内。

“王爷!”

“小姐!”

暗一和银笙看到翁昕云和韩士州出现,便急忙上前。

暗一低头行礼后,便立即说道,“王爷,暗五传来消息,说有人在散步谣言,说王妃在暗黑森林之中杀了翁玄康。”

韩士州刚刚听完,就皱了眉。

“什么?”翁昕云一听,直接愣了,“急忙问道,是谁说的?”

暗一看了眼韩士州,得到他的允许后,便说道,“并未查清。”

银笙急忙说道,“还用问么,肯定是翁雨烟他们了,也只有他们才一直针对小姐你!”

韩士州看着翁昕云,“陌,你打算怎么做?”

翁昕云微微皱眉,思考了一会儿,随后便看着韩士州直笑,“相公,你会帮我吧?”

韩士州看着她这表情,就知道她心里一定憋着什么坏主意。

韩士州点点头,说道,“你是本王的王妃,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好!”翁昕云笑的甜蜜,“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翁昕云看着银笙,急忙取出丹药给她,“银笙,你先服下丹药。”

银笙点头,二话没说就把药服了下去,随后看向翁昕云,“小姐,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啊,外头都闹翻了,沧溟学院的人还联合起来要你退学呢!”

翁昕云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计,银笙,你就好好等着看吧。”

看到两人这样,一旁的韩士州有些不爽,“陌,你已经是本王的王妃了,怎么还让你的丫鬟称你做小姐。”

翁昕云看着韩士州一脸委屈,“我哪知道假死的事情败露的怎么快,再说了,你不都帮我设了灵堂了么……”

韩士州一笑,并不作答,倒是暗一低头回答道,“王妃请放心,灵堂之事在王爷来青炎国之前,就已经上报给青炎帝了,等新生试炼结束,自然会有诏书颁下澄清。”

翁昕云看着暗一,又看向韩士州,他这个王爷是把自己吃定了,真是死活不肯放手了?

“咳咳咳……”翁昕云假意咳嗽了两声,“我们……我们先回去吧……”

韩士州点点头,随即便吩咐暗一准备。

翁昕云和银笙都因为被刺杀受了伤,此时也需要调息。

翁昕云盘腿坐下后,韩士州便守在她的身边,一直静静看着她。

翁昕云调息完毕后,便瞧见韩士州在一旁盯着她。

翁昕云有些心虚,“相公,你在看什么?”

韩士州一笑,随即说道,“本王在想一件事,我的王妃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先是那玉佩,然后就是那些玉界中的人,不对,或者应该说是五灵兽才贴切一点。”

翁昕云一惊,“相公你都知道了?”

韩士州点头,“其实并不难看出来,那个叫团子的和我过了几招,我便知道了。”

翁昕云点头,“玉界之中有五灵神木,他们四个,还有你没见到的什刹,都是五灵神木孕育出来的。”

“怪不得……”韩士州笑着看向翁昕云,”陌,你接下来想怎么做?

翁昕云嘿嘿一笑,“我们先回学院!”

这两人在玉界里过得悠闲,外面却是炸开了锅。

翁昕云直接让暗卫把学院门口堵着不许任何人进出,很多学生都只能从后门走。

可学院的后门是平日里处理一些杂货的人进出的,门并不大,最多也就只许两个人通过。

这下子所有人都只能从这个门通过,直接就把门堵上了,有时候出个门都还要排很久的队。

倒也不是没有人发表过自己的不满,可无一例外都被暗一打压了回去。

没办法,整个沧溟学院的学生几乎没有一个是暗一的对手。就算有,双拳难敌四手,这么多暗卫在可不是拿来摆设的。

渐渐的,就有人有了抱怨声,即使没有明目张胆的行动,私底下却都在希望翁雨烟能出面。

翁雨烟太子妃的身份早在学院里人尽皆知,还有她那两个多月的身孕,青炎国太子将她宠得紧,自然没人敢直接去说她。

但暗地里的流言蜚语却不少,甚至一些跟翁雨烟交好的人都渐渐有些疏远她了,毕竟人群的愤怒没有地方发泄的时候,她们这些跟在翁雨烟身边的人自然就成了目标。

翁雨烟不蠢,自然知道最近学院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想到自己若是真的要去请那个废物,那不就是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当初说的话都是在造谣嘛!

为了躲避那些人的指指点点,翁雨烟直接以身子不适为由请假,连课也不去上了,直接躲在屋子里不出门了。

一连五天,翁昕云让暗卫堵着沧溟学院的大门不允许任何人出入,让一些闻风而来看热闹的人把学院外面堵了个结实。

期间翁昕云倒是露了两次面,但每次都是在让其他暗卫来换班,还说什么:“大家伙儿都幸苦了,为了本王妃的名誉在这儿跟小人耗着,每个人多领一个月的份例!”

众暗卫一声“谢王妃赏赐”响彻整个学院,更过分的是,翁昕云直接在酒楼买来了许多美味佳肴,让这些暗卫就站在门口吃给学院里的人看。

最近几天后门堵着,采购物资的人根本出不去,学院的伙食几乎到了前所未有差的地步,如今看着人家大鱼大肉的在那儿吃着,心里怎么可能没落差!

在学院里一片哀声载道之下,苏东云终于坐不住了。

原本他觉得这是两个学生之间的事情,他身为院长并不太好插手,就让人暗中提点了翁雨烟两句,还以为她有那个觉悟会去把事情解决了的,事实却证明他错了。

无奈之余,苏东云在众人满怀希望的目光下走了出来:“陵越王妃,你究竟要如何才肯撤人呢?”

马车内,翁昕云慵懒的声音传来:“本王妃早就说过了,只要造谣者亲自来请本王妃进学院,本王妃立马撤人!”

苏东云叹了口气:“不如王妃直接说是谁,本院长一定给你做主!”他这话显然就是在明知故问。

翁昕云的声音满是无辜:“这些日子我也不在学院,虽然知道有些中伤自己的流言蜚语,但对于这些流言的源头却是一无所知,不知道学院的同学们有没有知道的?”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翁雨烟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