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凉小说by雨微醺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西凉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1:02

西凉已完结

西凉

来源:掌文作者:雨微醺分类:校园主角:

文中讲述晚歌第一次遇到陆西凉是在学校男澡堂,他站在莹莹水雾中,水珠正从黝黑的头发上滴下来,落在不算发达的胸肌上,她鬼喊鬼叫地逃出去,从此一想到这个画面就脸红。第二次狭路相逢,是在花荫小道,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合欢花落在他的肩膀上,眉目清楚,衣衫落拓。原来与一个俊朗的男生在美景之下相遇真的好美。可是秦颜说:“你没赢面,花心思瞅他还不如把时间留着去睡觉。” 篮球场边的再次邂逅,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替她挡球而受伤,她趁机说要负责到底,鞍前马后地张罗。喜欢就死皮赖脸地跟着,是十七岁的女孩子都爱做的傻事。后来,参加高考、休暑假、读大学,她都步步紧随着他,他笑着说是因为她脸皮够厚才和她在一起。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即算在这场爱情中有人付出了生命,即算西凉再也不是那个明媚无暇的少年,即算所有的美好都在一瞬间挫骨扬灰,灰飞烟灭,也从没有动摇过她喜欢他的决心。因为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遇见一秒,然后记挂一生。而她的这个人,刚好就叫西凉,陆西凉。西凉是一部相当好看的青少年类型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西凉》,文章出自作者:雨微醺,是一本青少年小说,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青衫薄点评男女主那种自然而然,蜻蜓点水的感情,很温馨,人物塑造鲜明。展开

本书标签:西凉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妈妈和唐军已经领了结婚证,决定搬到唐家去。所以,第二天我和唐落欢一起回唐家,一路上唐落欢都没怎么说话。直到走到一处中级住宅小区,唐落欢才指着A栋的六楼窗户说:“那就是我家。”

  小区里的绿化很好,楼道里很干净,电梯安静而快速,按照C市的市价来说,能在这里有这样一套房子是要花费不少钱的,我虽然早就知道唐军在C市有房子,但看到这里还是比较意外。

  “这房子是妈妈留下来的,她之前有开个小公司,和爸爸离婚后她去了台湾,这房子就留给了爸爸,她什么都没带走连件衣服都没。”唐落欢似是看出我的疑惑,简单地说了一句,我看出她的脸色并不是特别好看。不过想想也对,亲妈留下的房子现在却要入住一个后妈,任谁心里也不会太舒服。

  电梯停在六楼,我跟着唐落欢的后面进了屋,屋里摆设整齐,地板干净明亮,在楼下时我没发现这里的窗户竟是落地,所以屋子也很明亮,一切看起来都收拾的很好。

  可就在面对着这桌明几亮的屋子时,唐落欢原本脸上的一些不悦瞬间变成了惊诧然后是愤慨,她将手上的包朝地上一丢,急急地去推开一扇门,然后拉开组合衣柜翻看。

  “你看,门开着,估计是她们俩回来了。”身后的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然后是唐军的应和声。

  “谁让你动我妈妈的东西?谁让你动的!”提着菜进门的妈妈怎么也不会想到,刚一进门就被唐落欢从卧室冲出来质问。

  唐落欢红着眼恶狠狠地瞪着妈妈,与平日的淑女文静丝毫不搭。

  妈妈被突然的质问惊到,尴尬地看着唐落欢,半天才小心地说:“我的衣服没处放,就把你妈妈的折起来放到……”

  “你凭什么占据我妈妈的衣柜?你不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妈妈花钱置办的?这里的房子,桌子,沙发,衣柜,你……”

  “欢欢,不许说了!”后面进门的唐军厉声打断唐落欢。

  “我要说,这本来就是我妈妈的,你……”

  “啪!”唐军为了阻止唐落欢的话情急之下扬手打了她。

  唐落欢安静下来,不敢置信地看唐军,然后恶狠狠地将目光瞪向妈妈,又在所有人还没能说一句话时转身跑进自己卧室重重摔上门。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是我入住唐家看到的第一幕,看着脸上努力露出尴尬笑意的妈妈,我突然很后悔支持她的再婚,至少是嫁给唐军。生性骄傲的妈妈纵然嘴上不说,但我知道唐落欢的话狠狠伤了她。

  当天,妈妈买回了个小衣柜将自己的衣服全放在了里面,但却没有将唐落欢妈妈冯慧的东西移回衣柜,唐军说妈妈这样做很麻烦,那衣柜空着也是空着,但妈妈坚持。只有我明白,她取出自己的衣服是尊重唐落欢,而不将冯慧的衣服重新放回则是为她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做出维护,母亲同我一样倔强而骄傲。

  我以为唐落欢会再次和妈妈发生冲突,或她会很久和妈妈冷战,可意外的是第二天一清早我就看到唐落欢主动和妈妈打招呼,然后道歉说昨天太过激,请妈妈不要生气,还主动动手把妈妈的衣服都移回了衣柜。

  唐军对这样的结果自然异常高兴,吃完早饭去了学校。妈妈为了一个市级公开课在家准备资料,妈妈说只要这次的公开课讲的好,她的中级教师考试审核就能过了。

  因为高考已经结束,没必要再复习,我整颗心就都挂到陆西凉身上。悄悄溜出去在一家电话亭拨通了陆西凉留的电话,接电话的却不是他,而是一个普通话不太纯正的声音问找谁,我赶紧惊慌地挂了电话。

  不到五秒,电话响了起来,我接起来就听到陆西凉的声音,“喂,是夏晚歌吗?”

  “嗯,啊,是。”我支吾了两声才答应。

  “你怎么挂了。”

  “我以为打错了。”

  “笨,没见过比你更笨的了。”

  我扁嘴抱怨,说:“好歹我考试的成绩都比你强好不好。”

  “我等你电话很久了,现在才打过来,再晚点我就不带你一起去海边了。”

  “嗯?海边?”我一头雾水。

  “明天去海边。”

  我不知道这通电话后来是怎么结束的,只记得我嗯嗯啊啊地没能说句正常话,挂了电话半天后才明白,这是我和陆西凉的第一次约会呢,去海边约会呀。

  我咧着嘴笑嘻嘻地从电话亭出来,发着痴边走边笑,直到想起些什么之后才又飞快地跑回唐家。

  我将自己平时省下来的私房钱全倒在床上,一张一张地数完,整整一百四十七快。虽然这点钱对于那些比较好点的牌子来讲,根本不够一件衣服的,但我还是跟自己是个大款一样上街间一间地逛专卖店,整整逛了一个下午,最后在一家淑女屋的橱窗外停下了。

  这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V字领,腰上有个粉蓝色蝴蝶结腰带,下摆是散开的,可爱清纯却又不显得繁杂刻意,我一眼相中。在跟店员用尽砍、求、赖,并一再保证以后会再来光顾之后终于以一百四十五的价格买下了那条裙子。

  提着裙子回家,唐落欢正要出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化妆后的唐落欢,一件白色紧身上衣,黑色短裙,脚下是一双白色高跟儿鞋,本就生得漂亮的她化妆之后掩掉了平时的淑女之气多了份妖娆美艳,但却又不失一个十八岁女生的清纯,美的迷人。

  她只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目光在我的手提纸袋上扫过,侧身从我旁边出门,高跟儿鞋在楼道里铮铮作响。

  进屋,我看妈妈还在屋里做资料,估计一天都没出来过,就煮了面条自己盛了一碗,又给她端了一碗进去。

  “妈,我明天约了同学去海边。”我踌躇地试探。

  “嗯,路上小心。”妈妈看都没看我一眼,顺口应了一声,伸手翻过一页资料。

  “嗯。”我故作平静地应声,放下面条出门,然后压低声音在客厅里一阵手舞足蹈。

  第二天我起的格外早,看主卧室的门还关着,就轻手轻脚地去梳洗,刚进卫生间却惊异地看到正在卸妆的唐落欢。

  她也惊诧地扭头看我,皱了下眉,然后继续对着镜子熟练地卸妆,不一会儿就恢复了平日白净的纯洁模样。

  “你才回来?”我站了半天,忍不住发问。

  “嗯。”唐落欢淡漠然地应了一声,放下毛巾转身出门,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说:“裙子很漂亮,是去约会吧。”

  说完,唐落欢带着意味深长的笑轻声出了卫生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了胸口,却又不知道从何而来。

  带着些堵心的感觉我出门,跳上去海边的巴士车又迅速怀上期待心情。一个小时后,看到宽阔蔚蓝的海面,我所有的不快都消失了。

  上午的海边根本没有人,我跑到一处海岩边坐下等陆西凉,才等了几分钟不到,就听到有人远远地叫我的名字,一扭头就看到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陆西凉朝我摇着手走过来。

  我心潮澎湃地起身朝他望着,看背对大海的他一点点走近,整个人都感觉不真实起来,然后毫不矜持地朝他跑过去。

  “夏晚歌,你真不淑女。”陆西凉在我隔着两三步的地方笑着开口。

  我迅速嗤之以鼻,说:“我们又不是头天认识。”

  “好歹你今天穿得还淑女,这也是我们的头次约会,你就不能留个美好点的印象吗?”

  “要怎么美好?”我追问。

  “跟我来!”陆西凉简单地说了一声,然后拖起我的手朝海边公路上跑。

  这是陆西凉第一次主动拉我的手,我被拉着跑了半天才紧紧回握住他,感觉可真幸福。

  跑到公路上,我看到一辆停在路边的自行车,陆西凉将我抱起放到车后,然后骑着车开始沿海岸线向前。

  海风微带着咸腥味儿,我感觉像是到了天堂,阳光,海面,沙滩,伸手抓着陆西凉的衣角把脖子仰在风里,长长的头发被吹得纷纷扬扬,我问陆西凉:“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你也早就喜欢我吧,为什么非得我向你表白。”

  前面的顾西凉笑了,笑声散在风中:“我就是想看你一脸赖皮,又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太可爱了。”

  我从后面掐他,哼着气说:“那要是我不表白呢。”

  “我算准了你肯定会赖皮到底,你要真不说,那就等呗,迟早有一天你会忍不住的。”

  “奸诈,城府,你就是一阴谋家。”

  “错,这叫运筹帷幄!”

  我和陆西凉笑闹着沿海岸不停地来回转,盛夏的阳光白剌剌地晒着,一个下午我俩都黑了好多。

  接近傍晚,海边就陆陆续续有人来戏水游泳,我和陆西凉赤着脚跑到海边,海水一下一下冲着我们的脚,我拉着他的手一直不肯放。

  直到太阳偏西,陆西凉送我到站台,刚上公路就听到后面有人叫我们,我回头就看到一个背着画夹的青年拿着一张画纸朝我们跑过来。

  “同学,这个送给你们。”青年将画纸递给我们。我接过看了一下,是张速写,我和陆西凉手拉手走在海边,两个人都笑得一脸灿烂。

  “同学,我以你们为主题画了两张,送给你们一张,另一张我当作毕业作品,你们不介意吧。”

  速写画陆西凉留给了我,他说要是你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睹物思人吧。我掐着他说以前真没看出来你这人脸皮还真厚,他又说这是被我影响的,遇女不淑。

  我赶在天黑之前回了家,溜进屋刚换好衣服,就听到妈妈在外面叫吃饭,我走出来看到唐落欢也正好从她的屋子里出来,一身米色睡衣,带着些慵懒的睡意,看着妈妈露出笑脸叫阿姨。

  “后天我要代表学校去市里讲堂公开课,你们在家自己做饭,要是不想做就去外面吃也行。”妈妈一边端着汤出来一边说。

  我应了一声,唐落欢也应了声,正好从学校回来进门的唐军看到这幅温馨画面也露出一脸笑容,说家里现在可真是热闹了,真好。

  第二天,妈妈收拾准备去市里讲课的东西,唐落欢很主动地帮妈妈收拾,我却总感觉不对。

  果然,在妈妈出门的早晨出了事。妈妈放在衣柜里的衣服在一夜之间全被老鼠咬了,包括妈妈的学校为参加讲课老师统一订做的服装,无一幸免。

  最后,妈妈只能穿着一件半旧的衣服,在学校同行老师的电话催促中仓促出门去赶车。

  自始至终,唐落欢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看妈妈出了门,她才啪地关掉电视打算起身进屋。

  我犹豫了一下,伸手拦住了她。唐落欢停步看我。

  “你是不是想说你妈妈衣服的事太巧合了?”唐落欢似笑非笑。

  我看着她,没说话。

  “那么我告诉你吧,那只老鼠是我放的。我买回来饿了它两天,昨天放进了衣柜。”唐落欢几乎是带着微笑回答我的。

  虽然我早就有想到了一些,但她说得如此坦荡直白,我不由立马怒气上冲,说:“你知不知道这次的讲课对我妈妈多重要。”

  “那你知不知道我妈妈的衣服有多重要,她凭什么动我妈妈妈东西?还让爸爸打我!”

  “这是个误会。”

  “少来,我早就跟你说过我的底线,可是她还是动了我妈妈的东西,所以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

  “可你不能拿我妈妈的工作来报复,你不能这么不讲理。”

  “你知道吗?就在半个月前,你妈妈和我爸爸领结婚证的那天,我妈妈自杀了,她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这样说,你妈要不要去和我妈妈讲下理?”唐落欢的眼泪落下,眼里瞬间溢满悲伤。

  我一下惊住,不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中间故事,刚才的理直气壮似迅速流失,停了片刻刚要张嘴再说什么却被唐落欢挥手打断,她狠狠地盯着我:“如果我妈妈有事,我也决不会让你们母女好过。”

  我的心为之一蛰,一股莫名的恐惧升起,看着眼前这个美貌的女生,我感觉到了不安和不祥。而事实证明,以后的岁月里,我同唐落欢之间的纠葛的确是再不曾停止过。

  因为妈妈没有按学校要求穿印有校徽的统一服装,虽然讲课很成功,但校长在总结会议上还是点名批评了妈妈,这让妈妈很失意。我试图安慰妈妈,但她却只冲我微笑说没事的,以后还有机会。

  我告诉妈妈是唐落欢将她的衣服弄坏了,妈妈在惊讶中摇头,示意我不要再说,她说:“小歌,你别瞎讲,欢欢不是那种人,这话千万别让你唐叔叔听到,否则误会可就大了。”

  “妈,我说的是真的,真的。”

  “这事以后别提了,衣服会坏是我大意,跟你们没关系,别瞎扯。”

  妈妈再没听我后面的话,极力否定了我,还提醒我要有一个做姐姐的度量,我看妈妈坚持,只好不再多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