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然成婚小说by唯心尘主角辛然,周晋珩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心然成婚

更新时间:2020-12-21 16:01:17

心然成婚已完结

心然成婚

作者:唯心尘分类:言情主角:辛然,周晋珩女频

故事讲述的是婚期在即,闺蜜却有了未婚夫的孩子,这年头果然是防火防盗防闺蜜,斗小三斗得热火朝天却不想被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求婚,诚没想一纸婚约,却是婚来运转。心然成婚辛然周晋珩小说免费阅读全目录尽在喵喵书城。心然成婚作者是唯心尘
编辑凌修诩点评本书抛开作者独特的感情观,真的是一篇非常细腻的婚恋生活文,作者对剧情的把控能力也是炉火纯青,人物之间的对话,生活细节方面描写都很到位,很有代入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这样的话,辛然收起了所有的情绪,抬手又把墨镜带好,转身往马路对面走。

原来是这样。

枉她自认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原来竟然是这样,她辛然真是瞎了眼睛。

后面于婉婉还在声嘶力竭地吼着你不爱他,辛然,你这种恶毒女人,除了你自己你谁都不爱,谁都不相信……

越发没了多看她一眼多说一句话的欲.望,不过,拦车的时候辛然才意识到另一件事,抬起头冷着脸对追过来的于婉婉说:“你和他睡的那一刻起,我和他之间就再没可能了,这个你最清楚不过,所以别再出现在咖啡店里!”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该说的话终于都说完,再不看一眼于婉婉怎样的神情和怨恨,这时候有辆的士正好过来,辛然坐进去之后才发觉竟然还是刚才的那个司机。

司机这回脸上神情间没了纠结,竟是惊喜欲狂的掉过头的说:“辛医生!你是辛医生!我想起来了……”

辛然握着真丝披肩的手背上青筋一跳,墨镜下的眼里翻涌起惊涛骇浪转眼间消逝又变得平静无波起来,她扬起抹完美的微笑淡淡地说:“你认错人了。”

“刚才那个地方,谢谢。”说完在司机皱眉的表情下别开了脸,看向了外面。

司机见她这么冷淡,又想想几年前的辛医生是如何的亲切和气,小小的年纪受到医院里那么多病人的敬重,但她对待病人和家属永远亲切得像自家的闺女一样……这一张脸,长得是像极了,但这般的冷漠疏离,一个人怎么变,才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呢?

所以,其实还是他认错人了吧。

“真是对不住,您长得和救过我妹妹的医生很像。”司机讷讷地说完,难为情的挠了挠头,转过脸去认真开车。

一路无话。

辛然表面平静,内心翻腾,墨镜下眼角隐隐酸涩泛起了湿意,付过车费下车后她抬手扶墨镜的时候拭了下眼角。眼看离咖啡店的门只有几米距离,在门外看到那个伫立着的人影时,她瞬间改变了主意,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

但苏子凡已然看到了她,这样的夏天,她大墨镜配真丝披肩穿长裙,一丝肌肤都不敢露在外面,走到哪里都是另类的风景线。

引起不少视线。

“然然!”苏子凡再顾不得什么形象跑了几步汗水冒了不少,追上了她。

手腕一紧,辛然脸色已经变了几变,弯腰就在步行街的盆栽边上干呕起来……

后面苏子凡像是被人重重甩了巴掌,一阵头晕目眩心痛难抑之下僵着松开了她的手腕,喃喃地念她的名字:“然然,然然……”

咖啡馆就在前面,路过的行人中难免有认识他们的,就算以前只认识辛然不认识他苏子凡的人,此时经身边人一指点也瞬间知道了他是辛然已经筹划婚事的未婚夫。

最近还被一个住院的女人纠.缠着说和他有个孩子……原来就是这个人。

“确实长了张惹桃花的脸,难怪会把有病的女人都惹上,竟然还臆想有了他的孩子……也真够倒霉的!”

有好事八卦的人就开始议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苏子凡为人最是讲究这些,此时众目睽睽之下这般被人指点,脸色愈发地不好看起来,压低了声线说:“然然,我们找个地方坐坐,求你给我机会解释。”

辛然呕得脸色也难看起来,直起腰的时候轻轻点了点头。

咖啡馆近在眼前,她却从不把自己私事带进去,所以绕了一段路去了附近的星巴克。

苏子凡去点了杯冰水给她,放下的时候目光盯在她的手腕处,见她已经从包包里取了纸巾生生擦破了皮,却还不甘心,还在用力的擦着。

蹙着眉的辛然垂着眼睑,专注地擦自己的手腕,就像多年前手术前认真一遍又一遍洗掉手上细菌那样。

“我那晚喝醉了,应酬的时候公司同事好心打了电话给你,可是接电话的却是她……”苏子凡声音一顿,漂亮的一双眼睛里痛苦不堪,“然然,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了,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辛然停下擦手腕的动作,静静地抬头看向他憔悴异常的脸,抿了抿唇克制着自己立马起身离开的冲动,淡淡地问他:“你在怪我?”

苏子凡的脸青紫交加,错开了她过分镇定的目光。

沉默代表什么?辛然盯着苏子凡的眼睛在心中自问。

“我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我只希望以后你们之间的事不要闹到咖啡店里去。”辛然将擦得带了血的纸巾扔在桌下的垃圾筒里,起身的时候见苏子凡眼底升起激动的情绪来,抢在他前面又道:“别人不知道,但你最清楚不过,我妈妈她那么喜欢你……”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因为再多说一个字,她就怕自己哭出来。

苏子凡在她匆匆走出星巴克的时候,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质问道:“辛然!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辛然脚步一滞,缓缓地回过了头来,那一瞬她眼里的神色像个迷路的小孩找不到回家的路般,充满了迷茫和惶然。

有些苍白的唇蠕动了几下,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还应该说些什么。

还能说些什么。

苏子凡苦涩地笑了笑,也不顾多少视线凝在了他的身上,他此刻到底有多么可笑,走了两步才不不甘心似的说出了心底深处藏了很久的话:“其实只是因为你不爱,所以你连痛都感觉不到,更看不到我的痛苦和后悔对不对?”

“所以你连想都没有想过原谅我对不对?因为你并不愿意嫁给我对不对?”苏子凡每提出一个问题眼里便痛上一分,在离她距离只剩下两米时候停下脚步,满是惊痛地笑起来。

辛然眼里涌了旁人难以察觉出来的疼痛,摇头的动作很慢。

不是这样。

有人拿了手机对着他们一阵狂拍,兴奋的声音令辛然眼角一阵抽痛,她像个失败的人一样匆匆转身跑了出去,越跑越快有些慌不择路,出门后眼前已经是一片模糊不清。

车轮胎与沥青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辛然只觉眼前一黑身上连一丝疼痛的征兆都没有,她就陷入了昏迷。

司机快步打开车门奔了下来,双手一动扶起脸色苍白,身子并没有伤的人,回头间车里的声音正好同时响起。

“送她去医院。”

“是,先生。”司机兼人保镖的江文觉抱起了人往车后里放的时候,动作一僵,就听里面的人漫不经心地道:“放下。”

江文觉对这种命令式的话不敢有半点儿的违意,把人放下后退出半身,关车门的时候忽然瞥见了他以为自己眼花的一幕。

周先生竟然伸出手探了一下那苍白着脸昏迷中的女人鼻下的呼吸。

开了一路的车后,他还是觉得那一幕真真是比世界末日还要令他惊悚,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幻觉了。

果然车子到了医院后,车后面的人并没有下车的意思,也不管他,由着江文觉把人抱下去之后扬声喊着:“医生!救护车呢!”

要办完手续才急救,江文觉也挺自觉,去办手续的时候给周先生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趟医院,开车送周先生去机场。助理一惊忙问他:“先生怎么了?”

江文觉悲催地说:“不是先生怎么了,是我开车的时候有个女人从星巴克冲出来,还没撞到她她自己晕过去了。”暗自又唾了一声,咒了声,“真特么的晦气!”

助理这才放下了心,告诉他离得刚好不远,几分钟后就过来。

江文觉说:“千万别误了周先生飞机,他一会儿要去伦敦的。”

“知道。”

车子一直停在停车场里,车里的人也并不着急的模样,只阖着双眸闭目养神。

助理过来的时候只一眼就找到了那辆不管停在哪里都十分低调的辉腾,抹了把额头冒出的细汗,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上,回头笑了下说:“先生,我送您去机场。”

“不用。”车后阖着双眸的人声线极淡的说。

助理吃了一大惊,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的反问:“那我送您回家?”

既然不去机场,说明今晚是不打算飞伦敦了,那除了回家总不可能是下班之后去公司吧?

谁知后面的人竟然又说了声:“不急。”

然后就不再多说,抬起右腿优雅地搁放在左膝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有节拍的敲了敲膝盖处。

助理讶然间好似明白了几分,推开车门下车,“我去看看大江的事处理完没有。”脚步很快的就往医院旋转门进去了。

并不难找,且不说助理心中也是各种猜测,进了门就打电话问江文觉:“你在几楼?”

江文觉告诉了他楼层之后才奇怪的问:“你问这个干什么?现在都几点了,你不送周先生去机场,他飞机就该误点了!”

才数落到一半的时候,那边电梯一响,电梯里出来的助理又大步流星地往他站的病房走了过来,双眼里有着古怪的神色,劈头盖脸就问:“女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