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仙不见小说by一叶如来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寻仙不见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2:14

寻仙不见已完结

寻仙不见

来源:掌文作者:一叶如来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讲的是 世人都晓这世上有个蓬莱楼,却不知只有死了的人,才会来到这里——   以魂魄换取遗愿,以完成遗愿为目的,只为功勋录上可以再添一笔。   蓬莱高楼,有仙名扶苏。   这一次入世,她是雇主的女儿。下榻青楼,参选魁斗,涉足陷阱,琴声萧瑟……   他是富可敌国的梦瓷阁当家白言,算尽心机,手段高明,却唯独无法掌控自己。   她无心招惹,却事事牵扯;他本波澜不惊,又因她的出现陷入迷境。   他是卫国第一神医流庭,风流放荡,嗜酒如命,唯独无法医治自己。   他的决绝离去,他的清醒沉醉,他的一切极端表现在她的面前都那样微不足道。她早已看惯世间冷暖,习惯背叛,又何须争辩?   惟愿当真爱过,用尽余生思念。《寻仙不见》是一本青少年小说,作者一叶如来写的这本寻仙不见是一本青少年小说,
编辑青玉案点评作者在人物塑造方面可以说非常强了,入木三分,我还是比较欣赏一叶如来在文里穿插的一些社会现实,人生道理,有兴趣的书友不妨试试看。展开

本书标签:寻仙不见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白言,帮我安排去看流庭。”

  几天后,扶苏一到玉瓷阁就直奔了白言书房。

  房中,一个素衣男子正在低首丹青,闻声抬头,不动声色地收起了桌上的宣纸,浅浅一笑:“扶苏,你很久没有来了。”

  扶苏并没有心思去好奇他藏起的东西,双手一把按上了桌子:“白言,我要去看流庭,我知道你做得到。”

  白言的笑里不觉带上了几分冷意。

  “凭什么少爷要给你安排?”修竹面色不善地看着扶苏,“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居然一见面开口闭口就是那个男人,你知不知道少爷他……”

  “修竹。”淡淡的一声,截断了修竹的话。

  修竹咬了咬唇,不甘地瞪着扶苏。

  也只有这个女人不懂他家少爷的心思。明明是这个女人自己一手害得流庭入狱,却是叫白言为此茶饭不思。近几日来他家少爷根本没叫自己留下多少的闲暇,没日没夜的忙碌,今日难得得了空暇在书房里作画,居然画的还是她!他是真的不懂自家少爷的心,这样的一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在这样带着怒意的注视下,扶苏不禁笑了笑:“或许,我不知道的事的确很多。比如,青冷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里;为什么凭他的能力还会惊动那么多的侍卫;为什么你们会不惜花那么大的价钱来接近我;又为什么那天我回去时,正好是张迟来拿人……”

  明明是对着修竹说,但一字一句无一不是说给一旁的白言听。

  她不是看不透,而只是不想说破而已。

  白言苦笑:“你说的都没错。青冷是我安排的,他故意行刺失败,引着那么多的官兵去了一早打探好的旧迷楼。以流庭的性格,和官兵发生争执是难免的。之后只要发动朝廷御使联名上书,又有丞相在旁接话,皇上当然会下旨抓人。从一开始就都是对流庭设好的局没错,只是,那天没想到你会……”

  他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到了这里,还是没有继续。他也清楚,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再多的解释也无用。

  “我没有想要追究什么。我们这样的女人,本来就没奢望过被平等地对待。”扶苏在白言的这种神色中,不由得瞥开了眼去,“我现在,只是希望白少爷可以通融,让我去见一次流庭。”

  “你看他也没什么用。”

  “我知道。”

  “你也……不会希望看到他的样子的。”

  “我也知道……”

  白言的眼帘疲惫似的垂了下:“既然这样,我替你安排。”

  “谢谢。”

  扶苏欠了欠身,终究什么也没说。她的身影在转身离开的一瞬,好似落入了一层阴霾中,叫人观之心伤。

  “扶苏……”

  她的步子,在一声呼唤下默然一停。

  “爱上那个男人,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这个时候,他能说的也只是这些。

  他可以容许自己得不到她,可以容许她爱上别人,但是——唯独那个人不行。然而,即使已经有过一个白萱,他却仍是无法阻止别人来做这样扑火的飞蛾。

  “我知道……”扶苏微微低首,藏下了嘴角无奈的弧度,“但是,已经晚了……”

  静静地走出白言的视线,走出院子,走出玉瓷阁。没了树木的阻隔,外头的光线显得格外扎眼,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扶苏微微仰头,看着一片碧蓝的天,心里却仿佛有种空荡荡的怅然。

  或许,当流庭这样云淡风轻地让官兵带走的那刻起,有些东西似乎已经微妙地改变了。

  即使知道那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她却已经——没有办法了。

  “快去看,快去看!听说大辛朝的左丞刚刚进城了!”有人吵吵嚷嚷地从旁边跑过,让扶苏一时有些反应不及。

  大辛朝?左丞?

  那不就是……嗣音?!

  她霍然向人流涌动的方向看去,遥遥只见一顶轿子缓缓从大门外驶入,队列逶迤。两个小侍提了铜锣在前方卖力地敲打着,把周围凑来看热闹的百姓轰得一片凌乱,路的两边都有不少的官兵竭力地拦着冲撞的百姓,生怕惊扰了贵驾。

  大辛朝的左丞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但看着那些争先恐后地向前冲挤着的百姓,扶苏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嗣音长得又不像怪物,还不就是一个鼻子两张嘴,有必要这么好奇吗?

  她淡淡的视线划过,掠过人群,最后落在了那顶缓缓驶入的轿子上。

  轿上垂了帘子,栏柱上的雕刻很是精制。里头坐着的人叫人看不清样貌,只隐约留下一处浅浅的轮廓,却有几分飘逸。看得出来那人只穿了一身简单的轻衣,而走在旁边的那些官员反是个个穿金戴银。相比之下,这一身身绫罗绸缎倒是显得难以入眼了。

  恰好这个时候轿子里的人转过头来,两人的注视在空中微微一触。

  嗣音云淡风轻地一瞥,随后便漫不经心地移了开去,就好似这一眼只是一场错觉。

  扶苏对他这种摆谱的模样格外不受用,顿时恨得牙痒痒:“你就装吧,死狐狸!”一声骂后转身打道回府,一颗悬着的心倒也因此放了下去。

  不远处,嗣音的视线却是掠过扶苏的背影,嘴角不易察觉地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周围那些吹奏的鼓乐,多少叫人觉得有些吵闹。他闭目养神,好似分毫没有在意。

  扶苏的事他早已听蓬莱楼的人说过,他入世在这个女人之前,所以具体的情况了解得并不详细,只是——这个没脸没皮的女人居然会真的动了凡心?这倒是让他对那个男人不免产生了几分兴趣……  轻轻吐了口气,嗣音眉目间渐渐地也酿上了几分不一样的思绪。但是感情这种东西,谁又能说得准呢?别说是扶苏了,就连他……不也是一样的吗?

  但凡摊上情啊爱啊这一类东西,即使是蓬莱楼的仙,还不一样都得乖乖就范。只可惜,这些都是麻烦得要死的玩意。

  嗣音正暗暗抱怨,轿子却已经到了宫门。

  一换刚才的散漫,那张脸上已端上了极是温和得体的笑。嗣音抬步下轿,肌肤衬上阳光的一霎仿似透明,他修长的眸视过周围恭敬地候着的官员,轻轻一提长衫,抬步下轿。

  前方正是正殿的大门,红毯耀目。

  为候大辛朝的使臣,齐王桑敖早已带了一干大臣等候在了殿外。

  嗣音上前施了一礼,仿佛对周围过分隆重的排场毫无察觉,微微一笑:“小使奉辛王之旨,向齐王问好。这些只是薄礼,还请齐王笑纳。”扬了扬衣袖,身后的小侍慌忙依次上前,单膝跪地,将礼盒献上。

  桑敖不敢怠慢,差人收下后将嗣音迎入酒宴。

  “劳齐王费心了。”入了席,嗣音浅浅地饮上一口,声色淡淡,“以小使这样的身份,真是当不得这种隆重待遇。”

  一句话说得桑敖几分汗颜。大辛朝的左丞相,深得皇帝凌渊器重,在辛朝是呼风唤雨的一等一的角色,谁敢说他只是一个“小使”?

  面上端起架子,桑傲言语寒暄:“使臣过谦了,既是来使,当然是代表了整个大辛朝,怎敢怠慢。”

  嗣音点头:“这也是齐王看得起我们辛国。鄙国皇上登基不久,很多事情仍未上手,偶尔也需要齐王殿下提点一二。”

  “使臣言重了,有何需要,齐国自然当仁不让。”

  “那……小使来的目的,想来齐王也略知一二的吧?”嗣音笑得温和,漫不经心地理着桌上散落的食盘,仿佛说的只是在闲话家常,但是话过耳边的时候,叫人不禁感到全身一凉。

  桑敖冷汗直冒,只得装傻道:“本王不明白使臣所指何意……”

  “是吗?”人畜无害地一笑,嗣音很“困惑”地抬眸,“难道齐王不知道,贵国当初答应交予辛朝的供奉,自从大辛太上皇驾崩,便已经断交很久了吗?”

  “什么?有这事?”

  “看来,是下面的人中饱私囊了?”嗣音恍然,“皇上原本还以为是贵国欺凌他亲政不久,故而有此作为,既然齐王殿下并不知情,那小使回去也好交代了。只不过……这几年落下的供奉,恐怕还是得挑个时候补上才是。”

  “那是当然。”桑傲当然不认为嗣音会就此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但对方并不想撕破这层脸皮,他也自然乐意顺着往下说。在大辛朝,新帝虽然是凌渊,但所有人都知道当初如果没有嗣音的一手扶持,这个在众皇子排挤下的三王子,根本不可能脱颖而出。这个左丞在大辛朝中的地位,毋庸置疑。

  只是,功高盖主并非什么好事。这次凌渊竟然会叫嗣音来做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使臣,是不是就意味着,两人之间已经开始互相猜忌了呢?

  如果可以,他希望将这个男人拉入自己的国中。凭此人的才华,恐怕更胜十万骑乘。桑敖表面上饮着酒,却是留着主意打量嗣音。

  不论从哪里看,这个人一点都不像一个朝廷命官。

  一身纤净的白衣,没有佩戴任何珠宝,就连长发也不过是用一根发带随意地束在脑后。神色显得漫不经心,远远看去整个人仿佛是纤尘不染。他似乎不是很喜欢饮酒,所以看着摆上的酒杯略有犹豫,但最后还是取起来小小地呷了口。那时眉心稍稍地蹙了蹙,渐渐舒开时脸上已经微微有了抹红晕。

  如果不是谈吐间偶尔带着的威慑,桑敖恐怕会以为眼前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山园隐士,而不是那个在辛朝翻手成云覆手为雨的左丞嗣音。

  嗣音不是没有留意到桑敖的探究,只是不想理会。这些酒都太难喝,若不是顾及齐王面子,他恐怕抵死也不会多喝上一口。蓬莱楼里就数他酒量最浅,而玄墨则是嗜酒如命,现在一边喝着,他依旧感到无法理解玄墨的品位。

  又强咽下了一口酒,他仿似漫不经心地一提:“小使听闻神医家的传人正在贵国,不知齐王可否赏脸安排一见?小使有个朋友也精通医术,所以对这个人物倒很感兴趣。”

  桑敖的神色一时却有些僵。

  嗣音所说的那个人,无疑就是现在被关在天牢的流庭。当初丞相要拿人,他就顺口许了,谁会想到这个时候嗣音竟来插上一手。像这种小事,他又不好拂了这人的面子……  嗣音自然知道他们心里打着的算盘,却是有意扬了一双眸,神色颇是期待。

  这视线叫桑敖极不自在,斟酌许久才道:“使臣有所不知,那流庭前阵子涉嫌纵凶行刺,现在正被关在牢中。”

  “这样啊……”嗣音不无可惜地道,“没想到神医世家的后人也会有这样不识抬举的举动。”

  见他并不追究,桑敖稍稍舒了口气,这时却又听嗣音声色娓娓:“刚才进城时听闻玉瓷阁的少主花十万黄金买了个青楼女子,如果齐王不笑话,小使倒有兴趣见见。”

  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叫桑敖顿觉头昏脑涨。好在一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他当即一口应下。送了嗣音上别院小憩,另一面则派人去找扶苏。

  一路到了雕栏玉砌的珠阁,嗣音在软榻上舒服地闭眸养神,直到隐约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嘴角才轻轻一扬:“哟,扶苏姑娘能够赏脸光临,真叫小使受宠若惊啊。”

  “死狐狸,入世那么久了怎么还是死性不改?”扶苏刚回旧迷楼不久就被拖了出来,自然心情不舒坦。周围没什么人,她干脆往嗣音那一赖,硬是把他往里面挤了挤,舒舒坦坦地占了半边。

  嗣音懒洋洋地抬了下眼:“承蒙夸奖。”

  这算什么?一路来只听人家说什么左丞大人风华绝代,左丞大人英姿绰约,明明就是死狐狸一只,这些人一个两个都瞎了狗眼不是?扶苏看嗣音的视线始终是不爽至极。

  “再这样看我,小心我不帮你。”嗣音闭着眼,却似对她的举动了如指掌。

  扶苏轻嗤一声:“如果我说要你叫齐王放人,你肯吗?”

  “当然不肯。”嗣音答得气定神闲,“入世后蓬莱楼的人都没有义务要帮别人,更何况,帮了你我也没有任何好处。”

  扶苏默然。

  她知道这并不是嗣音绝情,而是事实如此。他以辛朝使臣的身份来到齐国,不论从哪方面来说,被牵涉入齐国内部的纠纷都是极不明智的选择。他在这一世有自己的人生,他的背后还有整整一个大辛朝,这都注定了他不能因自己的任性就肆意妄为。更何况,如果牵涉入齐国国事,辛朝的皇帝凌渊又会怎么看他呢?

  “嗣音,你和那个凌渊,发生什么事了吧?”看一眼嗣音,扶苏忽然这样说。

  嗣音依旧温和地笑着:“是啊……意料中的不是吗,我现在足以威胁他的权势,他开始排挤我了。”

  “不恨他吗?”

  “恨?为什么要恨?”嗣音看她一眼,“你我都是经历过很多世的人,这种最简单的人性难道还不懂吗?功高盖主,不管以前你帮过他多少,会有这样的结局都该是预料中的吧?”

  扶苏不由多看了眼前这人一眼。

  过分的理智,这就是嗣音。她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应该羡慕他:“你难道不会觉得不甘心吗?我们每次都很好地去保护着希望保护的人,但是,那些人却偏偏每一次都要反过来伤害我们。一世是这样,两世还是这样……嗣音,难道你就没有不曾感到过一丁点的——不甘心吗?”

  嗣音的眉心不易觉察地一蹙,一抹异样的神色转瞬即逝,轻轻一笑:“只要一早就做好了被伤害的准备,自然也不会觉得委屈了。入世不过是一场游戏,感情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至于到底是不是‘有意义’,你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吗,扶苏?”

  “是啊,我已经有答案了。”扶苏看着嗣音清冷的神色,反是莞尔一笑,“虽然你不能答应我这么做,但起码还是有办法的,对不对?”

  “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我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嗣音嘴角多了抹狡黠的笑意,摆了摆手,“好了,你进来了那么久,再待下去,恐怕就要有‘辛朝左丞留恋齐国美色’的传闻了。”

  扶苏起身推了他一把,啧道:“去你的,就算是有这传闻也只是会抬高我的身价,至于你的名声,关我什么事。”

  “你就不怕我直接撒手不管?”嗣音笑眯眯地威胁,脸不红心不跳。

  扶苏瞪了他一眼。

  嗣音目送扶苏走远,淡淡地扫了眼房外园圃中不时偷看的人,扬了扬手,陡然一阵风过,恰将门面无声地带上了。风阻断在了门外,发线微微垂了,这时那双眼里的无情才渐渐退去,露出一抹不带分毫神色的空洞。

  不甘心吗……

  他轻轻地一哂,抬头喝尽了那一杯茶,却仿佛微微有了醉意。

  其实如果想要买醉,喝什么都一样的。

  不过,这次扶苏似乎真的是遇到麻烦了。遇到了自己爱上的人,对蓬莱楼的人来说,果然是一个大麻烦。几生几世积累下来的所有疲惫都会在这一刻里爆发,那么多的背叛伤害而筑起的心墙,都只为这一世崩塌。

  明明是最没有资格去爱上任何人的仙啊……  微微地一声叹息,但已经分不清是对自己的,还是对扶苏的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