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归梁小说by胡十九主角凌浅月,萧念,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燕归梁

更新时间:2020-11-22 14:36:48

燕归梁已完结

燕归梁

来源:掌文作者:胡十九分类:言情主角:凌浅月,萧念,

《燕归梁》主人公是凌浅月萧念。燕归梁,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实力推荐。《燕归梁》是作者胡十九写的一本小说,小说讲述的是吞军饷,霸良田,养死士,图谋反!谁也没想到满门忠烈的卫国公府居然会出卫清绝这么个女败类!她死的那天,未婚夫婿三皇子容淮被封嘉荣王,天下太平,同仇敌忾!连三岁孩童都扯着嗓子喊:卫清绝死的好啊!卫清绝死的妙啊!通敌叛国,被屠满门,尤不解国人之恨啊!然而,三年后,卫清绝又回来了,借尸还魂于丞相府凌家一位庶女哑巴身上。背锅、辱骂、食不果腹就算了,还要被抢夫君!额,是可忍孰不可忍!卫清绝拍着胸脯保证,凭她天命凰女之相,定能帮这哑巴扭转乾坤!于是,斗后母,骗亲爹,撕渣姐……十八般武艺用的精打细算……眼瞅着就能手刃渣男,替卫家翻身,半路却遇到一死缠烂打极品妖男……墨色长发三千丝,翻手为云覆手雨。论,当极品妖男成为绊脚石,怎么搬?怎么砸?怎么绕?卫清绝想的脑壳痛,倒是妖男设身处地,“不如,我们联手?”……
编辑沐卿月点评燕归梁的剧情,如果要说特别合理,那肯定不现实,因为总体来讲这本算是爽文,而且算是极品中的极品,适合解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凌夫人的秋月馆昨晚进蛇了,这才初春,哪有什么蛇出来跑,别是又有什么恶仆害人。”

  “蛇头上扎着两根绣花针,要是恶仆害人哪放死蛇啊!”

  “……”

  昨天折腾的太晚,加上这身子体质太差,直到中午她才醒过来。

  阿魏去厨房拿午膳,凌浅月简单梳洗一番坐在兰苑院子里出神。

  几个洒扫的小丫鬟在一旁窃窃私语,在谈论一些有趣的事情。

  “小姐,外面都说秋月馆出事,我们一会儿要不要去看看?”

  阿魏一边摆着午膳一边望向秋月馆的方向。

  凌浅月闷声不语,看着那一碗没有半点荤腥的白米饭陷入了沉思。

  “阿魏,丞相家庶女小姐一日三餐都吃什么?”

  阿魏老实道:“早膳一碗清粥,一碟小菜,午膳一碗混了猪油的白饭,没有晚膳。”

  “就这?”

  “恩,就这。”

  凌浅月震惊了,丞相府和卫家在朝中地位不相上下,卫家虽然没有庶女,但下人的饭食规制她是知道的,丞相府庶女小姐怎么也比卫家下人地位高,怎么过的这么寒酸呢?!

  午膳说是掺了猪油,但凌浅月不是瞎子,这哪里有一点油水?

  境遇这么差,这哑巴小姐发烧早夭算得上稀松平常。

  恩,得考虑一下解决这种处境。

  “阿魏,你以前胆子小我不怪你,但以后你跟着我,眼放亮些,手放狠些,否则,一个听禅就能把你踩在脚底。记住了么?”

  “记住了,小姐!”

  凌浅月点头拿过午膳吃着,脑子里思量着改变现状计划。

  “咦~大小姐脚步匆匆地要去干吗?听说前院嘉荣王过来议事,老爷说了不要后院女眷去打扰的。”

  阿魏好奇地看着大小姐凌闭月带着丫鬟听琴衣衫华丽步履匆匆经过兰苑。

  凌浅月停下筷子眼神微眯,容淮?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我们也去看看。”

  凌浅月拍了拍阿魏肩膀跟着凌闭月就往前厅方向走。

  “小姐,咱们去干什么啊?”

  阿魏不大放心,凌浅月一直不受宠,这种让老爷不高兴的事情还是能躲则躲。

  “能做什么?那自然是唱戏,吃饭!”

  ……

  “不知嘉荣王今日来有何要事?昨日府上闹了火,陛下龙颜大怒,这个节骨眼,王爷还是少来,免得惹陛下不悦。”

  丞相凌阶陪坐一旁,让人上了热茶,一脸的恭敬谨慎。

  容淮摆手,“丞相和本王多年交情,府上出事,本王自然要来看看,替丞相解忧。且丞相过虑了,父皇昨日不过是做做样子打压四方,不是要同丞相过不去。”

  “如此便好,多谢王爷厚爱。”

  丞相凌阶眉头舒展……

  “大姐姐慢行,爹爹说过不准我们来前厅的。”

  凌浅月追上凌闭月,瞧着对方一脸娇羞的模样,心中猜到几分。

  容淮样貌清俊,儒雅彬彬,端方君子,凌闭月待嫁年华,对容淮动心说明她有眼光。

  只不过,皮囊之下的心,容淮是不会轻易展现的。

  凌浅月嘴唇抿了抿,右手死死攥了攥,脸上换了一副假笑。

  “臭丫头,穷酸货,离本小姐远一些!要不是你,昨天听禅也不至于被打断双手赶出府,你闯了祸不好好躲着,居然敢管你嫡姐的事?!”

  凌闭月是丞相府嫡女,从小被捧在手心里宠着,对待凌浅月这个哑巴庶女妹妹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且凌浅月长得貌美,凌闭月对她的讨厌中又多了嫉妒。

  凌浅月自然猜测的到,“嫡姐,世人都道嘉荣王容淮静则似画,动便成诗,除非有天仙之貌,否则没有几个女子能配的上他。嫡姐,你难道不知?”

  凌闭月何时受过这等羞辱,快走两步来到凌浅月面前狠狠地扇了对方一个耳光,“凌浅月!我是你嫡姐!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同我说话?!配的上配不上,你管得着么?!”

  凌浅月被打的侧了侧脸,抬头看向凌闭月,颇为柔弱地红了眼,“嫡姐,爹爹见重要的客人,不喜欢被打扰,我们还是走吧。”

  “你还不知天高地厚!”

  凌闭月气呼呼地打过去,凌浅月被打的后退几步摔倒在地,嘴角火辣辣地疼,一定流了血。

  她眼神暗了暗,随即恢复柔弱模样。

  “凌浅月,你这么没规矩,今天我就替爹爹好好教训教训你!”

  凌闭月恼羞成怒,拔下头上的簪子对着凌浅月的脸就划了过去!

  凌浅月戳中她要偷看嘉荣王容淮的心事,三番两次阻拦,又讽她没有天仙之貌,她就毁了凌浅月的脸,看看凌浅月还敢不敢再说!

  “闭月!”

  簪子还没碰到凌浅月的脸,就被人截住了。

  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凌浅月抬眸,看到那一身浅色,看到那张温润而泽的脸,心跳咚咚作响,却是恨意蔓延,更有杀气腾腾。

  是容淮啊,昔日的恋人和仇人。

  “没事了,别怕。”

  倒在地上的少女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一身素色,唇角带血,眼眶和鼻头通红,似乎是太过于委屈,在他和她对视的时候,容淮看到那少女的眼眶全红了。

  心头一阵震颤,容淮突然有种将那少女护在心间的冲动。

  那动人心魄的眼眸和刺眼的唇间血,那柔弱的身躯和扰乱他心魂的淡淡的清香。

  和那个人完全不同,容淮怔住。

  “闭月,你刚才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扇妹妹的耳光还要用簪子划她的脸?!”

  丞相凌阶疼爱大女儿凌闭月,可他眼睁睁地看到凌闭月连着扇了凌浅月两个耳光,居然还要划破凌浅月的脸!

  女子容貌何其重要,若是毁了,一辈子独守空闺受人指摘。

  刚才凌浅月的话他零零碎碎听到几句,苦口婆心劝凌闭月离开别惹事……

  凌闭月看到容淮之后已经痴了,然而瞧见容淮看凌浅月的神情,目光骤然变冷,豁出去道:“是凌浅月故意说我不能与嘉荣王相配,故意羞辱女儿,女儿这才动手!”

  爹爹同嘉荣王交好,母亲三番两次提过嘉荣王或许有同凌府结亲之意,凌闭月是凌府大小姐,若是同亲王联姻,自然是头一个落在她身上,是以,对待嘉荣王和爹爹,心中想什么便说什么,又有凌浅月从旁相激,越发口无遮拦起来。

  丞相凌阶脸色骤变,瞪了凌闭月一眼,“胡说八道,成何体统?!”

  凌浅月在阿魏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柔柔弱弱道:“爹爹明察,浅月未说此话,女儿只是怕大姐冲撞了王爷坏了规矩,所以才劝了两句。许是女儿说话不谨慎,惹大姐不高兴了。都是女儿的错,请爹爹责罚,将女儿从今往后的午膳像晚膳一样一并免了吧。”

  容淮听凌浅月语气软软糯糯对她越发心疼,听到后面不由瞳眸一震,“凌小姐说午膳和晚膳一并免了?这是何意?”

  丞相凌阶眉头紧蹙,后院小姐的膳食和月例夫人说了算,他是一概不知的,凌浅月这么一说,他脸色不大好看。

  嘉荣王入府竟然看到后院这等腌臜事,联系后院起火一事,不免让人家想入非非,丞相凌阶脸上无光,尴尬一笑,“让王爷见笑,内室管家不周,以后臣一定严加管教。”

  “你们两个今日冲撞王爷,行为不端,都回去闭门思过!”

  “是爹爹。”

  凌浅月毕恭毕敬地朝着丞相和容淮行礼,由阿魏扶着退下。

  容淮目光随着凌浅月的身影动了动,瞧着身影消失,他这才回过神来。

  他多年未曾娶妻,现在似乎可以想想这个问题。

  “小姐,咱们不会被人从兰苑赶出来吧?”

  阿魏压低了嗓子问道,她还是有点不放心。

  凌浅月听到身后的动静,笑道:“放心,以后咱们的生活只会更好,没有比现在更差的了。”

  嘉荣王容淮都看到的事情,丞相凌阶碍着面子也得给她办,好吃好喝地供着。

  如若不然,下次嘉荣王容淮来的时候,她就再演一次。

  “凌浅月,你给我站住!”

  凌闭月冷喝一声,拽着凌浅月的胳膊让对方停下。

  初春,池水解冻,水还是冰凉的很,凌浅月瞥了一旁的小池塘,冷道:“大小姐要如何?”

  凌闭月习惯性地伸手利落地甩耳光过去,手才到半空就被凌浅月捏住手腕拦下,“大小姐身娇体弱,别伤着身子。”

  “好啊,凌浅月,你刚才都是装的,你就是故意让爹爹罚我,勾引嘉荣王是不是?”

  凌闭月察觉到凌浅月态度的变化,心中了然。

  嘉荣王是她的,还轮不到一个庶女抢。

  凌浅月扬眉一笑,“是啊,这倒是个好主意呢,怎么,姐姐不同意?不过,姐姐刚才那般奋勇表明心迹,嘉荣王都没什么反应,姐姐又有什么不同意的呢?”

  嫁给嘉荣王容淮,搜集他构陷卫家的证据,倒是一个不错的复仇方法。

  “我为什么要同意?!你这个贱人!你松手!”

  凌浅月缓缓摇头,没松手,而是道:“姐姐,听琴呢?”

  “你找听琴做什么?难道要像害听禅一样害她么?”

  凌浅月面无表情地盯着凌闭月,右手潇洒地松开凌闭月的手腕,唇角一翘,笑道:“姐姐天真了,听琴和我无冤无仇,我干吗要害她啊?”

  “那你是……”

  凌闭月眉头拧着,半晌睁大双眼,凌浅月扼住她咽喉,将她逼退两步,来到池塘边,“自然是害你了!春水凉,姐姐和夫人一样脑子笨,适合清清神思。”

  凌浅月说完,右手用力一推,将凌闭月推入池水中!

  “救命啊!救命啊!”

  凌闭月奋力扑救,阿魏一脸忐忑。

  “池水浅,还不到膝盖,死不了人,放心。”

  珠钗凌乱,华发染尘污,凌浅月看着大小姐凌闭月脸色苍白挣扎的狼狈模样,想起过去她们对凌浅月的欺凌虐待,眼神一点点变冷。

  这才,哪到哪啊?

  “凌三小姐好手段!”

  凌浅月话音刚落,便有一人拍掌轻笑。

  凌浅月回头,只见定北侯萧念一身玄衣站在不远处,看到凌闭月呼救,一点没有要救的意思,反倒是对她有点兴趣。

  居然又是他!

  对方没带护卫,来了后院,显然没走正门。

  不是向丞相凌阶和容淮试探凌浅月去卫家墓地的缘由,竟然直接来找她,定北侯萧念到底想做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