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爱难求小说by沐尔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一爱难求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2:02

一爱难求已完结

一爱难求

来源:掌文作者:沐尔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讲的是宋茴出生在显赫的宋家,自幼丧母,父亲宋平嘉在她出生后便远走马德里。她由宋老太太带大,虽备受宠爱,但自小生活在堂哥宋世和堂姐宋言的光环下,令她的性格里除却乖张傲慢还多了几分自卑感。遇见汤季辰,爱上他,是她人生中最恣意的事情,他们一见倾心,却得不到祝福,因为他是宋言喜欢的人。他们努力过,挣扎过,最后却变成了她被送走,他赌气娶了宋言。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等待,等待能与她再在一起的机会,然而,她终于回来了,却视他为洪水猛兽,执意要嫁给李其琛,然而李其琛只是为了成全宋言的幸福才会来到宋茴的身边。当一切的纷纷扰扰落幕后,汤季辰终究是用深爱禁锢住宋茴的心,得到了一生的不离不弃。本书作者是沐尔,《一爱难求》,
编辑离别殇点评人物智商全程在线,还有本书的叙述体系也是非常的有意思,有兴趣的务必加入书单。展开

本书标签:一爱难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间,已至六月。

  孟丁丁有一天夜里给宋茴打来电话,告诉她他已经定好机票了,万般叮嘱她到时候一定要去接机,只准早到,不能迟到,因为他不想太过凄凉,回来了连个欢迎的拥抱都没有。

  自从他发给她那封信后,他们就没再联系过,大概两人都觉得有些尴尬。

  时隔多日,即便是现在,只要一想到孟丁丁曾经对她的感觉,她就有些逃避。

  “怎么不说话?”

  “在听你说呢。”

  “我说完了,你答应不?”

  宋茴特别理解孟丁丁的那种感受,这几年他与家里的关系不太好,一年里也不会打几次电话回家,放假了也不会回国陪伴家人,孟伯母倒是来过马德里看望他,不过因着不喜欢柳絮絮的关系,处得也不是那么顺心。孟丁丁虽然是个男孩子,但也会思念,也会自责自己的叛逆。

  宋茴应道:“不管航班多晚到,我都等下去。”

  至少,这座城市里,她永远是欢迎他的。

  电话挂断后,MSN上柳絮絮说:你都跟孟丁丁说什么了?看他笑成那样子。

  宋茴笑了,细长的手指落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击一段话,发送过去。

  “很久不与他斗嘴了,大概他闲得难过。你对他太好了,事事都宠着他,让着他,他这人偶尔会犯贱,找抽讨骂,你看,我骂骂他,他就得意忘形了。”

  宋茴当然不会坦言,因为她无法忽视柳絮絮对她和孟丁丁这段关系的吃味。

  柳絮絮是睿智爽朗的,并不会刻意隐藏她的嫉妒,不会像别的女孩把什么委屈都憋在心里,她只要一感到不痛快就会找宋茴吐槽,宋茴从前并不确定孟丁丁对她的感觉,所以也会偏帮柳絮絮抱怨孟丁丁对柳絮絮不够上心。

  但是如今,她做不到这样的偏帮了,她唯一能为柳絮絮和孟丁丁做的,便是尽自己一切努力远离他们之间的爱情。

  周一,城市的节奏紧张,宋世草草结束中午的饭局,去了公司附近的晴天茶馆,等人。

  古色古香的室内装饰,令人有了穿越时空的错觉,身着汉服的女子在专注地弹古筝,琴音清幽雅致。

  充裕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户倾洒在木桌上,空气的尘埃在翩翩起舞,宋世随意挑了个位子坐下,惬意地享受着这舒适的情调。

  他要等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李其琛,此时,离与李其琛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分钟。

  没过多久,对面的座位传来轻微的声响,宋世抬眼,便看到李其琛那张俊朗的脸。

  “你好,宋总。”

  “你好,很高兴你能来。”

  倒是个沉稳的男人,宋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面的人,宋世便有意与他聊聊宋茴。

  “你觉得宋茴是个什么样子的女孩?”

  “她很有个性,爱自由,不受束缚。”

  不受束缚。宋世在心里细细琢磨这句话,陷入了过去的回忆里,那个时候的宋茴,可没有现在这般讨喜,是个令人头疼的小姑娘。

  “如果太不受束缚就会变得高傲放纵,宋茴很久之前便是那样的人,傲慢、冷血、自私,不懂得表达自己,没有同龄女孩子的温柔。所做的事,也是不计后果,想怎么样就怎样,因为就算出了事,也还有我和孟丁丁替她善后,所以后来她就变得更加有恃无恐,目中无人。”

  “我知道。”

  李其琛无意说了这么一句,惹来宋世一阵不解,“你怎么会知道?”

  李其琛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忙补救,“相亲的时候,她说她没有大学文凭,如果是中规中矩的女孩不会这样。”

  “也许你暂时没有发现,宋茴她很自卑。”

  “自卑?我倒是没有发现。”出身在这样家庭的人会自卑?李其琛感到很意外。

  “时间磨砺了她,要是现在她还不改变,大概也不会回国了。你知道吗?我父亲对我和宋言的要求很严格,他常说凡事能做到第一就不要做第二,我和宋言自小便是被他的争强好胜刺激到,任何事都力求完美。而宋茴不一样,她自幼没得到过母爱,她父亲从小就不在她身边,奶奶很宠溺她,与其说她身边没有一个管教她的人,倒不如说她自己不愿意上进,她怕自己被别人拿来和宋言或我做比较,所以,她不愿意接受正规的教育,拿别人羡慕的学校文凭。她和宋言的关系一度很差,她从前养了一只狗,叫焰焰,她以为自己的小心思瞒得了所有人,却不知所有人都能看透她的心思,只不过我们都随着她的性子,对她厌恶宋言这件事,也选择了包容。其实她很简单,简单得不像宋家的孩子。”

  李其琛有些吃惊,商场上的冷面修罗谈到自己的堂妹时会这样和颜悦色,充满宠溺。他淡淡笑了:“宋总把你们家说得太过冰冷了。”

  宋世脸上出现一抹浅笑,“我们家的人都自私。如果你可以让她幸福,我保证我们会是很好的生意伙伴。”

  “我会让宋茴幸福的。”李其琛郑重其事地说。

  听完这番话,宋世对眼前他妹妹的这位男朋友好感度一下子提高了不少。且不说他到底能不能斗得过汤季辰,就单单让宋茴获得眼前的幸福,他也对李其琛讨厌不起来。

  “希望如此。”

  宋世离开后,李其琛又在茶馆里多坐了一会,心事重重。他突然感到丝丝倦意,厌恶这样摆脱不掉现状的无力感。

  走出了第一步,往后的路硬着头皮也得走下去。李其琛在心里郑重警告自己。

  想起他和宋茴约翘半天班陪她一起看电影的,可眼下这样低落的情绪,并不适合和宋茴见面的,他需要点时间好好调整下自己。

  这边,宋茴刚到电影院门口,李其琛就打来电话。

  “我到了,你什么时候来?”

  “对不起,宋茴,我临时有事去不了了,你自己一个人看电影吧。”

  “哦,好。”

  挂了电话后,宋茴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没有男主角,她也不想一个人孤独地看电影,便想着去附近的商场逛逛,打发下午的时间。

  等到她逛完商场出来后走了没多远,变天了,没有一丝征兆,令人措手不及。

  六月的天,总是有些孩子气,这厢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不稍一会便已是乌云密布、雷声阵阵。

  眼看着雨急汹汹落下来,宋茴连忙拿起包挡在头上,小跑着进入街边一家安静的咖啡屋,上楼,寻到二楼一个视野极好的位子坐下,稍微理了理头发,慢悠悠地点好单。

  宋茴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看着玻璃窗外的色调,这是夏初独有的气氛,外面的雨细细密密,颇为诗意。眼前的世界并不是那么清晰,典雅尊贵的欧式建筑在雨中略显萧瑟寂静,渐渐地将她原本空白的心情渲染成一种孤单情怀。近处,五颜六色的大伞慢慢从眼前晃过,情侣间相互依偎着,脸上洋溢着灿烂幸福的笑容,着实为这苍茫的景添色不少。

  熟悉的旋律安静地流淌出来,令人情不自禁地跟着轻轻哼唱。

  爱尔兰歌手Brian Kennedy演唱的《You raise me up》,浑厚的男声坚定有力,乐曲恬静深远,令人在不知不觉中放松情绪。宋茴的嘴角舒展出一个暖暖的微笑,不经意间地一瞥,竟发现隔壁桌那张熟悉的脸。

  宋茴愣了下,然后笑着点头致意,“Hey,好巧!你还记得我吗?”

  若满没想到会这么凑巧碰到宋茴,她心里藏着事,看着宋茴竟一时之间忘记收回目光,等到她意识到时却发现早已来不及了,宋茴的目光和她的在空气中撞上,滋生出些许不安。当然,若满知道,只是她这般想,因为隔壁桌的宋茴笑容依旧灿烂,若满的语气有些僵硬,连声答:“当然记得,记得。”

  话音刚落,便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若满。”

  宋茴没想到来人居然是宋言,宋言看到宋茴在,也是大感意外。

  “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宋言得体大方地笑着。

  若满暗自注意她们的表情,还真是看不出来,这是一对堂姐妹。

  “是啊,好巧。”宋茴已经收起目光,侍者将她点的咖啡和点心送上,并体贴地带来了一本书,宋茴欣喜地道谢,便专注地翻看起来。

  宋言眼角余光瞥到宋茴的举止后,面露不悦,压低了声音说:“换个地方吧,我突然想到有一家的咖啡味道特别好。”

  “要这么麻烦吗?反正我们今天见面的正经事是谈关于……”

  “哎哟。”宋言突然捂着肚子大叫出声来,打断了若满接下来要说的话,也成功吸引了宋茴的注意力。

  宋茴和若满的视线都落在宋言身上,若满刚要问你怎么了,便被宋言抢先开口。

  “姐,你怎么了?”宋言担忧地问。

  “我没事,就是觉得肚子很不舒服,疼得厉害。”

  若满离开座位,建议道:“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嗯,好。”宋言点头。

  “我也陪你一起去吧。”宋茴有些不放心。

  宋言摆手拒绝,丝毫不领情,“不用,若满会陪着我的。”

  若满扶着宋言离开,在她们身后,宋茴一直看着她们消失在楼梯口,只剩下高跟鞋的嗒嗒声,声音越来越遥远,至消失。

  应该是没有大碍的吧。

  宋茴这样想后心里放心多了,重新回到座位,将注意力放在书上,安心研磨这段时光。

  出了咖啡屋,若满撑起伞,扶着宋言,朝附近的露天停车场走去,雨水很快打湿了她的肩膀。阴冷的寒意令她不自觉地瑟瑟发抖起来,好不容易上了车,若满坐在驾驶座上刚要启动车子,就听见宋言说:“不用去医院了,我是装的。”

  若满转过头,半信半疑,“为什么要装?”

  宋言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手也从腹部离开,大呼了口气,方才的情绪紧绷一下子就消失了,“因为不想让宋茴知道我们的谈话内容。”

  “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宋言言归正传。

  “为什么李其琛会和宋茴相亲?”

  “那你得去问李其琛啊,跟我没关系。”宋言毫不心虚地说。

  “他什么也不肯多说,可我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那样会做出坏事的人。”若满也说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感觉,她很肯定李其琛至今都没有忘记过宋言,又怎么会与宋言的妹妹扯到一起?

  “怎么?你吃醋了?我想起来了,你从前一直暗恋着李其琛。”宋言假装无心道。

  若满感到难受,心里闷闷的,冷了眉眼,“我知道关于我暗恋过李其琛这件事一直都是你心里的结。”

  她特地用了“过”这个字眼,便足以向宋言表示,暗恋李其琛,早已成为了一个过去式。其实,宋言严格算起来并不能算做是她的好朋友,好朋友不会明知对方心思,还要一味故意地在她面前说她和李其琛之间的甜蜜相处,她们只是比较谈得来,各有目的的相处着。

  “那你现在还在暗恋吗?”

  “你说呢?”若满不答反问。

  宋言心里也拿捏不清答案,一笑置之,将话题放在今天的正事上,“宋茴和李其琛之间是我母亲和李其琛的姑姑拉的红线,我了解不多。现在李其琛和我连朋友都算不上,有时候想想,真羡慕你,是他的朋友,这样的关系可是一辈子的。而恋人,过了那段新鲜感后,便离分道扬镳不远了。想要再回头,却已经是咫尺天涯,各在一方,那距离可真遥不可及。”

  羡慕吗?不,她更加羡慕宋言,至少她曾拥有过李其琛无怨无悔的爱。她替自己感到遗憾、难过,多少年过去了,可他还是爱不了她。

  年少的暗恋总带着些偏执。若他未幸福,她必不死心,便是这个意思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