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大掌门小说by左道临主角何方陈诺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阴山大掌门

更新时间:2021-04-07 14:29:26

阴山大掌门连载中

阴山大掌门

作者:左道临分类:灵异主角:何方陈诺字数:54.5万男频

最后章节:第一百九十四章 抢婚[连载中]

何方陈诺小说名字是阴山大掌门,这本悬疑推理讲述的是二叔每砍一次院子里的桃花树,女朋友就会莫名其妙与我分手。直到我遇到个国色天香的女孩,她笑着说,愿做我身边不凋谢的桃花。我眼噙泪水,双手合十,向她念起了法咒。。
编辑歌千尘点评今天推出来阴山大掌门,这部作品也肯定有它的独特之处,很多读者喜欢,这本总体水平还是很不错的,情节爽快,还有各种布局看起来也是非常的爽,推演很有意思,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咬牙,干脆转身,迅疾冲那小人跑去。

小时候,路上遇到狗追,别的家长告诉小孩,只要立马蹲下,狗以为你捡石头砸他来着,会吓得退后。可我发现这招没卵用,因为你一旦再站起来,狗还是会继续追。二叔却告诉我,蹲个屁,只要它敢追你,你转身恶狠狠地向它冲去,摆出与它决一死战的姿态,那畜生必然夹尾巴狂逃。

这招屡试不爽。

身后那小玩意儿,见我转身凶神恶煞般冲它跑去,竟然也吓得调转头,往后面狂逃。但他脚步小,速度慢,我没两步就追上他,朝他狠踹了一脚。

脚底传来非常奇怪的感觉,软绵绵的,就像踢到了空气。

小玩意儿倒在地上,又挣扎爬起来,想继续逃。

我探手将他拎起来,一看之下,吓了一跳。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纸扎人,正四肢乱晃,冲我破口大骂:“色魔,放开我,放开我……”

我吓得手猛地一哆嗦,他摔了个屁股蹲。

小纸人可能摔疼了,双手揉着眼,呜呜哇哇地哭起来:“爷爷……爷爷!”

正在此时,肩膀被人冷不丁地拍了一下。

我猛地转头瞅去。

差不离把我魂给吓没了。

后面不知啥时候站着个家伙,一只眼睛正常,一只眼睛只有眼白,没黑眼珠,穿着身灰布衣服,肩里斜跨个军绿色包,正死死地盯着我。

我吓得甚至连诀都忘打了,妈耶一声,条件反射似地朝他弹出一脚。

那人被踢中,“哎呦”惨叫,身躯趔趄倒在地上。

小纸人见状,也不哭了,从地上起身,踉踉跄跄地冲我跑过来,抱着我的腿,又咬又踢,很是疯狂,边打边说:“坏蛋,叫你打我爷爷,我弄死你!”

但奈何他只是个纸扎人,别说弄死我,弄疼我都没本事,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那单眼人被我踹得狠,在地上不断呻吟,起不来身。

小纸人没完没了地纠缠我。

我干脆掏出打火机,“吧嗒”点着火,威胁道:“再吵死烧了你!”

小纸人一见,脸色大变,双眼惊惧万分,撒开我,疯了一样逃到单眼人旁边,吓得浑身颤抖。

“放了陈诺……”

单眼人从地上艰难爬起,手抱着小纸人,脸色露出对我稍许惧怕。

我这才瞧清他的模样。

他身躯消瘦,看年龄比我还小一点,可那小纸人却管他叫爷爷,真他妈活久见。

我倒听二叔说过,世间奇人颇多,尸、纸、动物、鬼、魔、妖都有人驱。这单眼能驱动小纸人,必然是阴阳师无疑,与我算半个同行。

可他认识陈诺?

如果他们是朋友,一切都好说。

红颜祸水。

自打遇到女记者之后,我感觉一辈子的邪事全碰到一起了,脑子至今转不过弯来,早想把她交还给别人。

二叔斩烂桃花,看来是为我好!

可谁又知道面前这单眼瘦子到底是啥人?

“你谁啊?”我没好气问道。

“我……我不认识她……”单眼有点结结巴巴。

不认识她?

这哥们莫不是来耍我!

他能叫出陈诺名字,咋又会不认识?

忽然。

眼前汽车大灯晃动,呼啦啦开了几辆车,上面下来七八个人。

单眼转头一看,慌忙对小纸人做了个禁声手势,然后将小纸人揣进胸口藏起来。

为头的年轻人,长相俊朗,目光阴鹫,穿戴彰显出奢靡品味,但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病态的邪毒,远远还闻到他身上高档古龙水香味。

其余人全是保镖打扮。

车清一色牧马人。

他阴沉沉地打量我一番,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叠钱,趾高气昂地递给单眼瘦子:“阮小山,你可以走了。”

单眼阮小山接过钱,一声不吭,回头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瘸着脚,深一步浅一步地走了。

我不明所以。

阮小山走后,目光阴鹫的年轻人显得非常不耐烦,向下属一招手:“打死他!”

打死谁?

他身边七八个保镖闻言,哐啷啷全从身后抽出铁棍,朝我冲来。

我简直要疯了。

瞅他们那气势,明显是一帮古惑瘪崽子,可我跟他们无冤无仇,干嘛要杀了我?!

“慢着!”我猛地退后两步,慌忙制止:“兄弟,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咱可从来没照过面!”

一个刀疤脸保镖冷笑道:“小王八犊子,龟爷的女人你也敢碰,简直找死?!”

龟爷?

“哪个会所的龟爷?你们绝对搞错了!我穷得像鬼一样,苏城的会所从来没去玩过。”我连忙辩解。

年轻人闻言,气得脸紫成了猪肝色:“妈拉个巴子,嘴巴还臭!摁住他,先塞包屎给他尝一下!”

话音刚落,一个傻逼保镖竟然放肆地放了个响屁之后,开始现场制造大便。

我一下慌了。

难不成他不叫龟爷,而是……归爷?

卧槽!

造孽!

我竟然一开口就羞辱了他。

这场面我哪儿见过?

还没来得及反应,大腿传来火辣辣的疼,膝盖一弯,差点被打跪下,背上的陈诺也摔了出去。

那群保镖却对陈诺显得非常慌张,赶紧扶住她,生怕她摔在地上。归爷更是急冲冲地走过来,死死地抱着她,嘴里焦急问道:“小诺,小诺,你怎么了……”

我算明白过来。

陈诺是归爷的女人。

我们深更半夜在一起,这小乌龟以为我给他戴了绿帽子。

“误会!全他妈是误会……”

他们完全不听解释,没待我把话说完,周围的拳脚、棍棒像雨点一般,冷不丁地朝我打来。手脚瞬间被他们死死摁住,完全动弹不得,他们押着我,朝着那泡屎拖去。我再开口想辩解,反遭更狠毒打。

混蛋保镖一边狠狠打我,一边嚣张的哈哈大笑。

他们真要让我吃屎!

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受此羞辱?

当年大学之所以会开除我,就是因为我一个兄弟被一个公子哥戴了绿帽子。这货大晚上找我喝酒哭诉,一会儿咬牙切齿说“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一会儿又自我安慰“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戴点绿……”

我被他整烦了,问他到底想咋样。

他愣了一下,猛灌一杯白酒,发疯似的说,干脆弄死丫的!

那一刻我也是酒精上头,拎了块板砖,随他一起埋伏在小树林里,见公子哥在树林里搂着兄弟女朋友情深深雨朦朦,上去给他来了一下。

没曾想那货不经打,一板砖下去,立马成了血葫芦,吓得我们赶紧跑了。

第二天酒醒之后,以为没人发现,结果公子哥的权势父亲带人把我从被窝里拎了起来。关了几天放出来后,得到两个消息,一是我被开除了,二是主动举报我的是那被戴了绿帽子的兄弟。

遇人不淑,我认栽。

可今晚我明显做好事来着,他们竟然要灌我吃屎?

忍不了!

人被逼急了,往往会爆发惊人的力量。何况,我二叔常说,打仙桩属于江湖艺,必须有拳脚傍身,从小逼我站桩和练些拳法套路,身体素质没得说。

我乘他们不备,一个耍手肘,撞翻一个,探手猛抓,将另一个摁住我哈哈大笑保镖的颈脖子扯住,用力往地下狂摁。

他正狂笑呢,结果整个脸糊在大便上,呛得直咳嗽。

全场保镖都疯了。

铁棍像狂风骤雨朝我猛砸来。

我挨了几下撕心裂肺的痛楚,反手夺过一根铁棍,朝他们反击。

这一来,七八个保镖人仰马翻,脸色既恼怒又显得不可思议。回过神后,纷纷爆喝,朝我猛烈攻击。这些王八犊子虽全都是练家子的,可我在极度愤怒下超常发挥,手脚疯狂攻击,打得他们四仰八叉,哀嚎连天。

我本想装逼到此就算了,再打下去我指定熬不住。但那群王八犊子从地上趔趄爬起,冲到车边,拎出明晃晃的砍刀,极端愤怒地冲我砍来。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我哪儿见过这阵势,转圈逃。

归爷脸色狰狞扭曲:“嘶……没想到遇上这么厉害的货色,可惜你完了。杀了,别留全尸!”

我边抵抗还想边解释,后背已经被划了两刀,鲜血直冒,几近晕厥,格挡了一会儿,人已被彻底砍倒在地。

归爷目光阴毒,大喝声:“让开!”

随后,抬手指了指脸上挂满大便的保镖:“你,刚才受他羞辱,捅了他!”

那保镖早就恨不得一刀捅了我,抡起刀就朝我胸脯猛扎来。

我难以动弹,寻思完了。

正在这时,耳听一声娇喝:“住手!”

陈诺醒了。

她满脸焦急,厌烦地从归爷身边挣扎开,猛地推开那执刀的保镖,扑到我身上,转头冲归爷骂道:“归南鸣,你有本事把姑奶奶一起杀了!”

“小诺,你……”归南鸣顿时气得语塞。

众保镖全不敢动了。

“我什么我,限你们一分钟之内消失,否则你休想跟我结婚!”陈诺俏脸愤怒至极。

归南鸣脸色无比阴沉,指着我问道:“他是谁?”

“关你屁事!”陈诺回道。

归南鸣顿了半晌:“行,小诺,你跟我一起走!”

“凭什么?你再不滚,我死给你看!”陈诺猛地捡起地上一把砍刀。

归南鸣显得非常无奈,腮帮子狠狠咬起,阴毒地扫我一眼,嘴角轻蔑上扬:“你等着,爷爷记住你了。在我眼里,你现在已经是死人!”说完,他招招手,带着众保镖开车离去。

我心中憋闷的快要炸了,不顾一旁陈诺关心我伤口的言语,忍痛艰难起身,蹒跚往回走。

陈诺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慌忙追来。

我猛地转身:“姑奶奶,你别跟着我,算我求你了!”

“你受伤很重,我陪你去医院。”陈诺急道。

去医院?

让一群鬼鼓掌欢迎我入伙么!

陈诺之所以有金铁血灾,肯定最近气势低迷,易招惹脏东西,绝对粘不得。而且,她是归爷这种大哥的女人,我只是一打仙桩的小混混,咋惹得起?

“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但凡想给我留个全尸,让我走。”

“你……结婚了?”陈诺俏脸疑惑,竟然略显一丝遗憾。

有没有结婚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我不顾她怔在原地发呆,撒丫子就跑。

跑了一会儿,发现已经彻底把她甩了。

血流过多,身子疼得要麻木,我昏昏沉沉,脚步踉跄。再不包扎伤口,估计要死在这里。只得咬紧牙关,硬撑着往前挪。本来就要到大路口,却发现归南鸣一帮人,把车停在路边,嘴里叼着烟,面目阴冷,手里拿着砍刀,在等我。

真你妈狠!

眼前就这么一个出口,我往前要被砍,回去要血尽而亡。

实在没辙了,我只得掏出电话打给二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蜡烛漂亮2021-03-15 00:51:07

    我来到阮小山铺子,小阿虎正跟阮小山在下飞行棋,见我进来,小阿虎委屈巴巴地说,干爹,爷爷耍赖悔棋。

  • 楼房想人陪2021-04-06 20:51:54

    我想了想:会所其实就是澡堂子,到处都是水,你确定要去。

  • 壮观闻猫咪2021-03-09 19:30:06

    陈诺油门踩得很急,压根不顾红绿灯,径直往医院奔去。

  • 小蘑菇发嗲2021-03-29 22:08:48

    我孤独地走在巷子里,前面突然看到两个奇怪的人。

  • 尊敬迎心锁2021-03-17 23:18:13

    可他走之后,觉得很不放心,回头看到我们打架一幕,心里非常内疚。

  • 超短裙柔弱2021-03-09 15:06:11

    我猛地转身:姑奶奶,你别跟着我,算我求你了。

  • 世界漂亮2021-03-14 10:48:55

    一个只有半个脑袋的家伙,像医院领导似的,冲着他们嚷道:来新人了,大家鼓掌欢迎。

  • 网络温柔2021-04-07 01:29:19

    说完,我将外套猛地脱了,露出一脸淫邪状,作势要向她扑去。

  • 敏感用紫菜2021-03-15 05:32:30

    刚出门,回见他醉醺醺地来到院子,手执那柄木剑,像疯了一样又在砍小桃树,嘴里还念念有词,今晚又开烂桃花,砍掉,通通砍掉。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