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小说by月蓝主角苏酒,厉景御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1-04 18:25:58

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连载中

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

作者:月蓝分类:总裁主角:苏酒,厉景御

男女主角是苏酒厉景御的小说叫《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由作者月蓝精心创作,是一部总裁豪门小说,文中讲述谁都知道,厉先生家里有个不受宠的妻子。据说,厉先生不爱她,把她当成仇人。据说,厉先生亲手把她送进了监狱。“离婚吧。”大庭广众之下,苏酒直接将离婚协议甩到男人面前,“我受够了!”平日孤傲冷贵的男人声音柔和,“又怎么了?”“我要离婚!”男人眯眸,直接霸道地将她打横抱起,“要离婚,除非我死!”苏酒暴怒的声音传来,“不许亲我!”众人震惊,说好的不受宠呢?
编辑陌潇尘点评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三观非常的正,主角很正能量,关键还很幽默,而且这本书情节一波三折,主角崛起发展非常的不容易,历经艰难险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母的话,让整个走廊瞬间安静了下来。

林静怔了怔。

原来……苏酒被打成这样,是因为这件事?

“妈。”

厉景御皱了眉,抬腿走过来,扯开林静抱着苏酒的手,将她搀扶起来,“苏酒说,那盒下了药的糕点,是你让她给我送过去的。”

“有这回事么?”

林静抿了抿唇,点头,“是。”

“今天我带着酒酒去了城隍庙……”

“就算那糕点是你让苏酒送去的,下药这事儿,总是她自己做的吧?”

盛母盛气凌人地看着她,“林静,你可别告诉我,你给你自己儿子下药!”

林静脸色灰白。

盛家和厉家,不光是多年的邻居了,也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兼攀比对象。

现在,当着盛瑶瑶父母的面儿,她要是承认了这药是她给厉景御下的,那以后,她在他们面前,还能抬得起头来么?

咬了咬牙,林静摇头,“下药这件事……我不知道。”

在她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苏酒明显地感觉到,厉景御那冰冷的目光,投射到了自己的身上。

即使背对着他,她也能想象得出来,这男人看着她的时候,目光到底有多凶狠。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儿媳妇自己做的!”

盛母得意地拍了拍林静的肩膀,“你还是趁早让她和景御离婚算了。”

“这种女人,除了丢人现眼还会什么?”

说着,盛母又转头看了一眼苏酒,“我要是你,我肯定没脸继续待在厉家,现在就和景御离婚!”

苏酒抬手,抹了一把唇角的血迹,转头看了厉景御一眼,“你觉得呢?”

女人的双眸坚定冷漠。

厉景御冷眼看着她,没说话。

“离婚。”

苏酒深呼了一口气,目光直视厉景御,“我觉得盛阿姨说得对。”

她看着他,声音冷漠,“厉景御,我们离婚吧。”

“我拒绝。”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地,厉景御直接开口,“死了这条心。”

至少,在苏酒入狱之前,他是不会和她离婚的!

苏酒苦笑一声,她就知道。

在别人看来,这段婚姻,是她死缠烂打地不放开厉景御。

可实际上呢?

她苦笑一声,转头看了盛母一眼,“盛阿姨,你听到了?”

“我其实挺想离婚的。”

“如果可以,大家可以帮我多劝劝他,谢谢了。”

说完,苏酒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和泪,转头大步地离开了。  

走廊里安静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楚。

厉景御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眸色幽深不见底。

*

苏酒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上开始飘雪花了。

腿又开始疼了。

连着三年,每年都要在雪地跪上一夜,她患上了风湿。

雨雪天气格外地难熬。

回到家,苏酒草草地贴了点膏药,就躺回到了床上。

昨夜没睡好,再加上膝盖上的疼,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深夜,她被剧烈的疼痛和酒气逼醒。

睁开眼,厉景御正红着眼睛,在她身上大开大合。

“苏酒,你满意了吧?”

“给我下药,不就是为了这个?我给你!”

他显然喝多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凶劲。

苏酒咬牙承受着,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她的隐忍,在厉景御看来,就是一种无声的嘲讽。

他低下头,死死地咬住她的锁骨,力气大得像是要将她的骨头咬碎!

“疼——!”

苏酒终于忍不住地呼喊出声来。

“呵,终于忍不住想勾引我了?”

“这才是你。”

他冷笑着,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按在床上,“装什么清高,装什么冷静!”

“你当初杀了薰薰嫁给我,为的不就是这个么?”

“现在满意了么?满足了么!?”

他的声音一次比一次狠戾,那双眸子盈满了恨意。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苏酒很确定,自己现在已经被厉景御的目光剁成了肉泥!

他借着酒劲,一次一次地疯狂地羞辱着她。

眼前不停地浮现出她之前冷漠地看着他,说出离婚两个字的样子。

他的怒火不断地攀升。

“苏酒,我厉景御的妻子,不是你想当就能当,不想当就可以不当的!”

“离婚还是不离婚,我说了算!”

“就算要离婚,也要等你坐牢了,再离婚!”

苏酒闭着眼睛,不去看他那张她留恋的脸。

她不想承认,面前这个狂妄肆虐的男人,是她当年钟爱的白衣少年。

“你不认罪,我就不离婚。”

“大不了就互相折磨一辈子。”

这是苏酒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她的手死死地揪着床单,苦笑。

互相折磨一辈子?

其实她也不是不想……

只是,下个月,苏薇薰就回来了。

他会知道真相,同时,也会和她走向更疏远的极端。

那时候,她连和他互相折磨的权利都没有了。

*

一夜荒糜。

苏酒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阳光刺眼地照在她身上,也照在了床单的血色上。

看着床单上的血,苏酒忽然记起来,自己似乎很久没来那个了。

犹豫了很久,她还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去了医院。

“你怀孕了,流血是有小产的迹象,以后要更小心一点才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