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轻相迎小说by任初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有风轻相迎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7:36

有风轻相迎已完结

有风轻相迎

来源:掌文作者:任初分类:校园主角:

本书简介:十六年前,陆暄走失在马德里街头,被收养后取名苏南溪。回来南城,她故意接近母亲周韵的继子陆春晓,她曾经的小哥哥。 她嫁给他,只为报复。 周韵很快知晓苏南溪的真实身份,得知她失去记忆,便找人来冒充陆暄。而陆春晓对苏南溪的身份也产生了怀疑,他找人调查,发现了背后隐藏的真相。 他一直希望苏南溪能够对他说实话,这样他也许就原谅她了,但苏南溪始终都没有坦白,他也像变了一个人,没有了往日的柔情。苏南溪则以为是因为他和前女友旧情复燃才导致如今分崩离析的生活,却不曾想自己从来都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者。 她以为秘密就是秘密,永不被他所知,却不知原来他一直都在沉默中备受煎熬。 而深爱,是把她不知道的故事往心里收,一笑泯恩仇。是作者:任初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小说。有风轻相迎是一部相当好看的青少年类型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
编辑顾璃笙点评有风轻相迎的剧情,如果要说特别合理,那肯定不现实,因为总体来讲这本算是爽文,而且算是极品中的极品,适合解压。展开

本书标签:有风轻相迎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苏南溪以前学过车,但是长久不开,就不敢开了。

她对速度这种东西,天生有些惧怕。

陆春晓觉得她应该要克服心里的恐惧,就给她买了一辆宝马小跑,到周末了就带她练车,一辆小跑车愣是被苏南溪开成了20码,被路过的车主笑话。

陆春晓扶额,悠闲地摸了摸自己的眉毛,“南溪,踩油门,再开快一点。”

“我怕撞啊。”苏南溪怯弱地说。

“你怕什么啊?我都不怕。”

苏南溪紧张地移开眼,看了一眼陆春晓,的确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比较危险。

“不行,我可舍不得你受伤。”

“借口。”

苏南溪嘻嘻笑着。

陆春晓揉了揉她的头发,觉得他这陪练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

“哎呀,别闹,我在开车呢。”苏南溪立刻紧张兮兮地说。

陆春晓无奈地笑了,“就你这速度,我都可以跳车了。”

“哎呀,慢慢来。”

这一天,练车回到家,碰巧Jose过来看望周韵,两人坐在院子里喝下午茶说话。

Jose是来告别的,她想去把中国转一圈。

周韵赞同地说:“这个想法很不错,趁年轻多出去走走,看看美丽的风景,老来也是一份不错的回忆。你的年纪也该处个男朋友呢,路途中要是遇到不错的男孩子,就好好把握住。我也会在南城帮你多留意些好男孩的。”

“谢谢妈。”Jose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问了,“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有受委屈吗?”

周韵笑了,“我很好啊,我能有什么不好?谁都不敢管我。我以前的性子可是很泼辣的,谁都不敢招惹我的,后来嫁人了,我就收敛起从前的性格了,这样不太好,反而给人我好欺负的错觉。我现在活得很自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每天睡到自然醒,听歌看剧看书,偶尔兴致来了,摆弄摆弄花花草草,别提多惬意了。”说到这里,她拿起桌上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烟,夹在手指间,然后放在嘴里,熟稔地用打火机点燃烟,随后吐出白色的烟雾。

Jose相信她是真的能过得很好,也就放心了。

陆威操控着轮椅到她们不远处,他一声喝斥:“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给我滚。”对象自然是Jose。

陆威前几日跌了一个跟头,虽然不服老,但是还是被陆春晓勒令坐起了轮椅,他的房间搬到了一楼,窗明几净,抬眼就能看到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心情都愉快了许多。后来陆春晓让人来把落地窗改成了玻璃拉门,这样子陆威可以自己操控着轮椅直接从房间到花园散心。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出现在他家花园里。

Jose尴尬地起身,大概是知道陆威现在不能受刺激,所以急着跟周韵说了再见就匆匆离开了。

周韵懒得瞅陆威的样子,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揉了揉,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回屋子里看书去了。

陆威看着自己现在的狼狈样子,再看看周韵能走能跑,气不打一处来。

Jose刚走出大门,苏南溪就停下了车子,陆春晓下车来,“来看妈?”

“嗯,我是来告别的。”Jose微微笑着。

苏南溪下车,略微惊讶,“你要走?回马德里吗?”

“不是,我要在中国转转,看风景,大概有很长时间不会再回到这里。”

“哦,是这样啊。”苏南溪点头。

陆春晓说:“我送你回家吧。”然后坐到驾驶座上。

“不用了,好远的。”Jose推辞。

“上车吧。”苏南溪帮着把Jose推上车。

“晚饭不用等我了。”陆春晓对苏南溪摆摆手。

苏南溪笑着应:“好。”

苏南溪进到屋子里,让佣人给她送杯水,她的心情很好,把周韵当作透明人,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戴上耳机听音乐。

周韵瞥了她一眼,怪声怪气地说着:“这个家也就你最好命了。”

苏南溪抬头,视线落在周韵身上,轻笑,“是吗?”

“能够嫁给陆春晓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你要好好珍惜。”

苏南溪拿下一只耳机,笑吟吟道:“我会的。”

周韵觉得她像是在炫耀,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随口问:“你老公呢?不是去陪你练车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去送陆暄了。”苏南溪答。

周韵不动声色地观察她,“暄暄要离开南城了。”

“我知道,方才她对我们说了。”

“你是不是也像其他人一样表面上对我客气但在心里对我鄙视?”

“我没有啊。”苏南溪无辜地眨着她的一双灵动的大眼睛。

周韵冷哼一声,“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你嘴上否认也没用。在你老公在的时候,你喊我妈喊得那叫一个甜,你老公一走,你就把我当作一个隐形人。”

苏南溪装傻,“有吗?对不起啊,妈,我不知道你现在这么敏感多疑呢。我下次一定注意。”

“你少跟我说话,我不稀罕。”

周韵生气地扔下了书,起身上楼去了,留下苏南溪在客厅里笑得花枝乱颤。

车上应景地放着音乐——

“过去像一场大雨

时间的谷底,岁月层层累积

也许不会再相遇

此刻的别离,我们沉默不语

不经世的我们,约好下一个路口等

……”

陆春晓直视着前方的路况,有些心不在焉地问:“是不是在南城发生的事情让你很难过?所以你才想要离开。”

“不,不是的。”Jose有些心神不宁。

她的心里很犹豫,到底该不该说那件事,一直都在困扰着她。

陆春晓停下车,前方堵车了,正值下班高峰期。

两边都是高楼大厦,路是向西的,尽头是霞光万丈。

“那能不能不走呢?我会努力说服爸爸,让你回家的。”

“我已经订好了机票,非走不可了。”Jose笑着说。

夜色温柔,陆春晓把车开到了离玫瑰园不远的西餐厅,两个人吃了晚饭。

陆春晓先放下了刀叉,喝了口果汁,然后问Jose:“还需要点些什么吗?”

Jose连忙摆手:“我已经很饱了。”现在还能吃,只不过是不想浪费。

陆春晓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卡,递给Jose。

Jose愣了愣,拒绝了,“我怎么能要你的卡呢?”

“怎么不可以?我是你哥哥。”陆春晓说得理所当然。

Jose心里有些触动,喝了口水,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

“你先把卡收起来,我想告诉你一些事。”

“什么事?”陆春晓好奇地问。

“陆春晓,我真的很想要做你妹妹,可惜……我不是。”Jose表情严肃地说。

陆春晓笑了,不介意地说:“即便没有血缘关系,我也认你做妹妹,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

Jose紧抿着唇,不想哭却还是没辙。

陆春晓递过来纸巾,心里亦不是滋味,“傻姑娘。”

“可是,我并不是陆暄。”在这一刻,她真的有些羡慕陆暄了,有个这样好的哥哥。

陆春晓感觉自己好像没有听清楚她的话,“你说什么?”

Jose眼神坚定地说:“我真的不是陆暄。”

陆春晓笑了,不相信,“你怎么可能不是陆暄呢?”

“DNA的样本不是我的。”

陆春晓原本端坐的身子一点点地往后移,靠在了椅子上,嘴里发出轻轻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

“周韵买通了侦探,让他帮她找个女孩,在马德里的福利院长大,年纪与陆暄一样的女孩,然后他们就找到了我,让我冒充陆暄。但是后来侦探被别人收买了,拆穿了周韵的骗局,却说我是周韵的女儿,还提供了DNA比对结果。我虽然是孤儿,但是我对自己的父母是有记忆的,我的妈妈绝对不是周韵。可是……可是周韵默认了这件事。她没有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找个假女儿到身边,就索性承认了我是她的女儿,是她和别的男人生下的女儿。”

“那么她那天说的所有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陆春晓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自我克制的平静气息。

Jose轻轻摇摇头,答:“不知道。”其实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那晚周韵说的话应该都是真的,陆暄不是陆威的女儿,而借此机会摆了周韵一道的人大概就是陆暄的亲生父亲,那么陆暄现在在哪里,周韵也必然是知道的,因为她的手里有陆暄的DNA样本。

“希望你能原谅我的欺骗。”她诚恳祈求道。

陆春晓沉吟片刻,继而笑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他的眸光中失去了宠溺,取而代之的是客套疏离。

Jose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那我离开南城就没什么遗憾了。也谢谢你,这几个月对我关爱,我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爱过,我会永远记着这段生活的。”

“希望有生之年我们还能再见面。”

“会的。”

回去的路上,陆春晓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他的心里有太多的困惑了。

陆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能帮他解惑的只有周韵,但是周韵是不会告诉他的,她隐藏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那么,他就只能自己找人去找答案了。

“你到底看没看呐?”

苏南溪一边接电话一边上楼,“我等会就看了。”

“你一定要看哦,你爸可是好丢人的,太放得开了。”苏梓徽在电话那头幸灾乐祸道。

苏平嘉参加的真人秀节目叫《说走就走》,全程都在海外拍摄,穷游异国他乡,感受当地的人文风情,与他同行的人都是歌手和演员,年少与年老的,一行共八个人。

上一期节目中,苏平嘉以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令观众眼前一亮,他的成熟稳重,还有身上的那股子不刻意的绅士风度,受到了同行人的爱戴,加之圈内一直盛传他出身豪门,家世显赫,却在待人接物上平易近人,彬彬有礼,导致所有看这档节目的观众都被他圈粉了。他没有开通微博,但是他的后援会微博的粉丝数目直线上升。后来,眼尖的粉丝发现苏南溪和苏梓徽都关注了后援会,他们欣喜若狂,看来偶像是苏南溪老爸这件事是真的了。

今晚苏平嘉为何丢人,从之前节目组微博放出来的剧透,大概能猜到是钱包丢了,每个人不得不在街头卖艺赚取路费和住宿费。而苏平嘉居然当街跳起了韩国女团的舞蹈,那身姿婀娜得叫人无法直视。这是节目组的安排,就是为了节目有争议,从而吸引更多的关注和人气。

别人或许看到的是欢笑,可苏南溪看到的是苏平嘉背后苦练的辛酸。

他的辛勤付出赢得了周围人的掌声,以及众人的捐献。镜头给了他额头一个特写,满额头的汗水,以及他每次感谢别人时弯得特别低的腰。

苏南溪给苏梓徽打了电话,“你之前不是说在中国你人气比我爸高吗?我觉得你微博下的少奶奶团要抛弃你转投我爸的怀抱了。”

“是是是,他这次也太拼了。”苏梓徽难得不犟嘴,佩服道。

挂了电话后,苏南溪登陆微博,发了一条微博:

“老爸,我为你骄傲。”

苏梓徽随后转发,并附言:“老哥,我也为你骄傲。”

铁粉们很快就领会了其中的意思,纷纷转发,因为这是证明了苏平嘉身份的微博。

而苏平嘉的粉丝们也疯狂转发,一边被他的敬业精神感动一边为他有苏南溪这么大的女儿而失落。大家都觉得苏南溪的妈上辈子真是拯救了银河系了才能嫁给苏平嘉这种极品男人,有脸有钱有才还有礼貌。

苏南溪看到这样的评论时一笑而过,庆幸当年周韵抛弃了苏平嘉,不然让这样的女人嫁进苏家,会把苏家搞个天翻地覆的。

粉丝们纷纷开了帖子,要深挖苏南溪的母亲到底是何方神圣,评论每天都在刷,但基本上没啥有用的信息。不久之后的一次采访中,苏平嘉直言自己处于单身状态,随之而来的是八卦论坛上关于他感情方面的各种猜测。

版本之一:苏平嘉和妻子结婚后一直生活在马德里,因为家族不认同这桩婚姻,后来感情越来越不好,苏平嘉和妻子就和平离婚了,然后回来国内发展。

版本之二:苏平嘉并没有迎娶苏南溪的母亲,因为苏南溪的母亲的身份背景与苏家不相匹配,苏家只接受苏南溪,不接受她的母亲。

版本之三:苏南溪的母亲已经过世,苏平嘉至今未再娶。

版本之四:苏平嘉其实是同性恋,借用了苏南溪母亲的肚皮生下孩子,就是为了隐瞒自己喜欢男人的事实。

那段时间,苏南溪和苏梓徽的微博被粉丝刷屏了,就好像他们一直这样刷,苏南溪和苏梓徽就会出来解释一样。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陆春晓推门进来,就看到苏南溪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笑个不停。

他原先的愁眉不展,也因着见到她的笑颜而消失不见。

苏南溪咳嗽了几声,陆春晓赶紧上前,给她倒了一杯水,让她缓解一下。

苏南溪喝完水,把空杯子递给陆春晓,“谢谢老公。”

“怎么回事?”他紧张地问,“感冒了吗?”

“没有。就是觉得喉咙有些痒。”

“南溪,等苏梓徽过完生日后,我带你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吧。”

“为什么要做全身检查?”苏南溪有些紧张地问。

“你最近总是生病,去检查检查也没什么不好。”

苏南溪乐了,“只是一些日常的感冒发烧,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这是对你负责的态度。”陆春晓坚持。

“好啦。”

南城进入十一月后,秋高气爽,落叶缤纷,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让原本因着寒流到来略显萧条的城市更加狼狈,街上行人匆匆而过,或冷漠或微笑。

打扮光鲜亮丽的富太太们相约四季酒店喝下午茶,谈起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

“听说许家和宋家最近不太平,许老太爷被送进医院抢救了。”

“啊?这么严重啊。我是听我老公说,许易安和宋伊人协议离婚了。”

“哎呀,不是吧?这才结婚没多久啊。”

“听说是宋伊人提出来的。”

“难怪了,宋家好好的家业难道要一直被许家拖累啊。离了好,起码不用被拖下水。”

“那倒也是。”

不远处,许长乐沉着一张脸,隐忍着要撕烂她们嘴的冲动。

她今天约了陆春晓来这见面,自从上次她开车撞了苏南溪后,陆春晓大概就不想再见到她了,若不是她在电话里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他大概是不会同意见面的。

陆春晓准时赴约,路过那些贵太太们的时候,那些人盯着他,窃窃私语起来,想起来之前非常热闹的陆家的八卦,是真是假,竟分辨不出来,大家一直都在等着后续发展呢,可是最近陆家十分安稳太平,再不见爆料。贵太太们在看到陆春晓约见的人后,觉得有些尴尬,终是意兴阑珊地结账离开了。

陆春晓点了一杯咖啡后,看向许长乐,淡淡开口:“听说你要结婚了,男方是个大学老师。”

“是的,我明天的飞机,飞加拿大跟他家人见面。”

“恭喜你啊。”

许长乐失落道:“没什么好恭喜的,你是知道我心里的想法的。我哥不准我再回南城了。”

陆春晓觉得意外,“你哥知道你的事情了?”

许长乐苦笑,“他不知道。但是就凭我把你老婆撞进医院这一点就足够了。”

“你是太冲动了。”

“我哥哥他很爱南溪。”

陆春晓有些无语,觉得很荒唐,沉默片刻后故作淡定地挑眉道:“是嘛。”

许长乐密切注意着陆春晓的表情变化,她知道他的心里是在意的,紧接着说:“南溪也很爱我哥。”

陆春晓冷冷开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我去马德里留学的那四年,南溪深爱着我哥,她追求他,我哥哥却因为想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而一直没有认真对待过南溪,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南溪是苏家的千金。最开始的时候,我哥每年都要去马德里看我好几次,名义上是路过,但是我知道他也是来看南溪的。我们一起去酒吧玩,我撞见过他们在厕所里拥吻,尽管他们事后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后来我哥和宋伊人的事情被曝光后,他就和南溪断了联系,而南溪不死心,想要去挽留,却因为我和她爸发生的事情,和我哥错过了。之后,就是她带着我回国,我们在机场和你见面了。那之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开始疯狂地追求你了。”

陆春晓想起了结婚那晚,他亲耳听到苏南溪承认她跟别的男人暧昧过,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就是许易安,他的朋友。虽然知道这是苏南溪婚前的事情了,但是此时此刻从另一个人口中得知,陆春晓仍旧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宋伊人现在跟我哥离婚,其实是因为我哥哥不小心在他们两人发生关系的时候叫了苏南溪的名字。家里人都当是宋伊人有了喜欢的人,而其实我哥哥才是这场失败婚姻里的罪魁祸首。”

原来他们离婚了。

陆春晓嘴角勾起,“许长乐,你今天特地告诉我这些,是想挑拨我和南溪的关系?”

许长乐得意地笑了,“那么,我成功了吗?”

因着苏南溪,他们许家现在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宋家的资金突然抽走,两家的项目暂停,银行目前对许家的贷款申请卡得很紧,如果没有新的投资人,那么前期投进去的钱就打水漂了,而宋家经得起这样的决策失误,可是许家,之前的流动资金早就被许众贺用来投资海外的矿产。

陆春晓摇头,一扫方才的不悦,信心十足地说:“我知道现在苏南溪爱的人是我,这就够了。”

“她真的爱你吗?还是因为知道我们的父母要撮合我们,她为了报复我,才抢走了你。”许长乐说出自己的怀疑。

“你想多了。”陆春晓面无表情地说。

他起身离开,许长乐望着他挺拔的背影轻轻笑了,她知道怀疑的种子已经埋在了陆春晓的内心,抿了口咖啡后,心情极好。

许易安和宋伊人离婚的事情被大肆报道,离婚的原因被写成许易安对旧情人余情未了,宋伊人无法忍受终提分手。而许易安的旧情人随后也被挖出来,有人在八卦论坛上贴出了两人的合影,照片中两人比肩站立,笑得灿烂,身后是埃菲尔铁塔。虽然帖子很快就被管理人删了,但是这张照片还是被人保存下来了,然后四处传播。

众人才知,原来许易安和苏南溪曾经也有过一段情啊。

记者的电话打到陆春晓和苏梓徽的公司,两边都很默契地回只是普通朋友。

毕竟照片中没有什么劲爆的亲密接触,所以“朋友说”很快就将苏南溪撇清在许易安离婚的原因之外了。

那张照片是许长乐拍的,苏南溪知道爆料的人就是她,但是人聪明,跑到加拿大了,不然她肯定要找人刮花她的脸。她之所以特别生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手中的料能让许长乐的婆家立刻跟她划清关系,但是这事牵扯到自己的老爸,她下不了手,就只能放过许长乐了。

这两天她接到很多电话,都是打来问她和许易安关系的,她逢问必答:我们不熟,以前绝对不是情侣。

本身她就和许易安不是情侣关系,所以她说得理直气壮。

但是她最忐忑的是,陆春晓就好像不知道这件事一样,什么都没有问她,对待她跟以前一样体贴温暖,搞得她都想坦白从宽了,后来转念一想,她决定不要不打自招。

试问如果陆春晓从前跟某个女人暧昧过现在被曝光了,她听到会不会吃醋,心里暗自不爽。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她觉得陆春晓就是在装大度,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生气的,这就能说得通他为什么最近在床上老折磨她了。

苏南溪最近表现得很乖,大概是因为心虚,陆春晓本来想默默消化掉这件事的,奈何“情敌”居然还恬不知耻地打来电话问他要苏南溪的电话号码,若他不给,反倒是他小气不信任妻子的感觉,所以最后他还是故作大方地报了苏南溪的电话号码。

苏南溪接到许易安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花园里折腾她新买来的多肉们,手机响起,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虽然有些迟疑,但是还是接听了。

却没有想到是许易安的声音。

“南溪,是我。”

我知道,我没聋,我听得出来。她在心里恶狠狠地吼着,随后装傻问:“你是谁啊?”

那边似乎没反应过来,一阵沉默后,无奈地说:“我是许易安。”

“哦,是你啊。”苏南溪波澜不惊地说。

“南溪,对不起啊,因为我离婚的事情给你造成困扰了。”

“困扰?有吗?”苏南溪语气中含着讥笑。

“长乐气我把她送走,所以才会给我添乱。”

“这是你们兄妹之间的问题,跟我没有关系。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幸福,希望你们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我们过去的情分真的不存在了吗?”

苏南溪皱眉,嫌恶道:“我只要一想起来我会跟你们认识,我就后悔不已。”过去的那些感情放在如今看只是一场笑话,当初的自己真是眼睛瞎了,才会和许易安牵扯在一起,她的骄傲与自尊被许易安伤到了。

“南溪,你恨我吗?”

“不恨。恨的前提是因为爱啊。”

苏南溪的话有些冷酷,这让许易安有些难以接受。

“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给我了,我跟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苏南溪郑重拜托。

“好,苏南溪你不要后悔。”

苏南溪直接挂了电话,扯,她有什么好后悔的?

傍晚黄昏时分,许易安又给苏南溪打来了电话,苏南溪当时正跟周韵坐在同一张桌上吃饭。

周韵插话:“怎么不接电话?”

苏南溪看了一眼周韵,没理会她。

过了一会,他又打来,周韵抢过苏南溪的手机,就要接听。

苏南溪火大了,“你干什么?”

“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找你啊。”

随即,周韵按了接听键,并按了免提键。

苏南溪有些紧张,作势要去抢,但周韵眼疾手快先她一步把手机拽在手里。

那边声音响起,却不是许易安的声音。

“苏小姐,您朋友一个小时前在HN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抢救,麻烦您过来医院一趟。”初听真像诈骗电话,苏南溪有点懵。

周韵觉得无趣,将手机还给了苏南溪,苏南溪边离开边问:“你们为什么要打给我啊?”与此同时,她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惴惴不安。

想起下午许易安说的那句话,他叫她不要后悔。

不会的,许易安真做傻事了。

“是这样的,我们查到车主名字叫许易安,今天四点十分的时候,你们通过电话。”

“我们不熟,你找别人吧。”苏南溪有些烦躁。

“因为这只手机里只保存你的手机号码,麻烦您到医院里来一下,并通知他的家人。”

苏南溪愣了愣,没法子,“我到医院再跟你联系。”

苏南溪匆匆上楼拿了包,不理会周韵在身后问她是谁出了车祸,冲出了家门,到车库里取车,刚开出家门,迎面和陆春晓的车差点撞上。

陆春晓下车后用力关上车门,冷着脸向苏南溪走来。

苏南溪惊魂未定,就被陆春晓粗鲁地从车里拉了出来,在看到苏南溪安然无恙后,忍不住发火:“练了几次车,胆子就大了,能开夜路了。”

“老公。”苏南溪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

看到苏南溪饱含泪水的眼睛,陆春晓缓了缓语气,问:“出什么事了?”

“许易安出车祸了,生死未卜。”苏南溪小心翼翼地说。

呵……原来是为情敌着急啊。

“你这是在故意气我吗?你和许易安出了那样的新闻,怎么还不知道避嫌呢?”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啊。”

陆春晓分不清楚她到底对许易安是不是旧情未了,还是就只是单纯担心他那一条命。他心里的天平偏向了前者。

他沉默着拉着她的手腕,把她推上自己车的副驾驶座。

“哪家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她不敢看他的眼,低着头说。

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苏南溪一直望着车窗发呆,陆春晓偶尔望向她,心情复杂。

看样子她是真的很在乎许易安,有了这样的认知后,陆春晓心里更加不快了。

苏南溪突然想到了什么,坐直了身子,对陆春晓说:“你打电话通知下许易安的家人吧。”

“警察连这点事都做不了,怎么就知道打电话给你了?”陆春晓语气不善。

“他说许易安手机里就存了我一个人的号码。”

有病。

陆春晓没再说什么,翻到许易安父亲的电话后,告诉了那边许易安的情况。

苏南溪侧过身望着陆春晓英俊的侧脸,有话想说却不敢说。

陆春晓的余光瞥到了她的表情,语气冷漠地问:“你想说什么?”

“虽然你没问过我我和许易安的事,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如今只爱你一个,就跟方青瓷是你的过去一样,许易安也是我的过去,只不过因着他是你的朋友,所以我才会难以启齿、极力隐瞒。”

陆春晓听后,嘴角轻轻上扬,有些抑制不住的开心。

见他不再紧绷着一张脸,苏南溪松了口气,在心里为自己捏了把汗。

许易安的车安全系数高,所以他历经那么凶险的车祸也没死,除了外伤流血多了点,他还断了四根肋骨,但好在没有伤到脏器,被推到病房的时候,意识已经清醒了,给警察做了笔录。看到满脸担心的父母,还有陆春晓,他觉得有些尴尬,他真不是想死,而是真的就是疲劳驾驶,不小心撞到护栏飞出去了,但显然他们都不信。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受惊了。”许易安忍着疼扯出了一抹笑。

陆春晓平静地说:“那么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

许易安的父母感激地送他出去。

陆春晓一言不发地走到护士站领着苏南溪回家。

“他真的不是自杀吗?”苏南溪担忧地问。

“谁知道呢。”陆春晓也不确定。

苏南溪哀叹了一声,“幸好他今天没死,不然我多倒霉,要背这个黑锅。”

看样子,她得换个手机号码了。

“你放心,伯父伯母以后自然会打起精神好好看管他。”

“你饿不饿啊?”苏南溪揉了揉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本来就没怎么吃晚饭,结果情绪还紧张了一晚上,那点晚饭消化得更快了。

陆春晓看了看时间,“要吃什么?”

“肯德基吧。”

“太咸了。”

“不咸啊。”苏南溪辩解道。

最终还是回家吃的。

苏南溪有些郁闷,如果说她之前不能吃太咸的东西是因为肾脏出血,那么现在她都好了,为什么还不能吃?

对此,陆春晓解释:“正常人想要健康,饮食就得低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