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妻深入:总裁轻轻爱小说by维维宝贝主角漠成风,盈束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诱妻深入:总裁轻轻爱

更新时间:2019-07-07 16:18:18

诱妻深入:总裁轻轻爱已完结

诱妻深入:总裁轻轻爱

来源:奇热作者:维维宝贝分类:总裁主角:漠成风,盈束

《诱妻深入:总裁轻轻爱》是作者维维宝贝所创作的总裁小说,主角叫漠成风,盈束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人人都说:盈束一笑,胜过伟哥。漠成风说:盈束是只属于他的催情药,其他人即沾即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漠成风是个极淡漠的人,并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情绪外露,这几天却频频发火,高管们早就坐立难安,此时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连气都不敢吐出来,生怕自己会被拉去做了炮灰。

“会议延迟,大家先出去吧。”玄铁最先醒悟过来,道。

高管们巴不得有人发布这样的命令,逃命似地争先恐后出了门。

漠成风缓缓移开了指,低头去揉眉。戾气慢慢敛尽,那个深沉,腹黑,冷酷的森漠老板形象回归。

“会议两个小时后举行!”他命令道,站了起来往外走。

玄铁应了声是,马上安排工作,他拎着外套出了办公室。

漠成风去了附近的孤儿院。

老远,就听到有人在弹贝多芬的《月光曲》,虽然是白天,却依然能感觉到满满的月光泄进屋子里,四处流淌的样子。

他并没有接受过多高的教育,也不懂得这些高级东西。之所以知道这曲子,是因为盈束。二十岁那年,他赢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被邀请参加了一个慈善活动。

具体的情况他已记不清,却清楚地记得浅浅的灯光打在台上的一架钢琴前,那儿坐了一个女孩在弹琴。音乐安静,人也安静,在她的琴声下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下来。

他喜欢那种感觉,于是在听说台上的女孩和仅大五岁的小姨相依为命,可能失学时,支助了她们。

那个女孩就是盈束。

他抬脚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操场上黑压压的小脑袋。台上,那名演奏者穿了白色衬衣,半长的褶子黑裙,普通的波鞋,长发扎起,就像名学生。他一眼便认出来,是盈束!

“漠总,您怎么来了?”院长发现了他,惊讶地迎过来,表情里有着明显的恭敬和无措。

漠成风是大人物,每次来都浩浩荡荡,唯独这次突然而又低调。

“只是随便看看,不要打扰到任何人。”他吩咐道。或许天生的气势不凡,即使软下了嗓子都给院长带来了君王临朝的紧张感,忙不迭点头。

盈束弹得深入,却突然感觉背后有强劲的光束将自己锁紧,背脊不由得紧了一下。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入骨了,她不得不回头寻找,台下只坐了孤儿院的孩子和工作人员,别无他人。

是自己想多了。

知道她害怕孩子,分发糖果等事都由candy和美惠子负责,她只需要表演就好。表演了一曲钢琴曲,再唱了两首歌,她的部分算结束。孩子们都被引去室内发糖果和礼物,她吸了口气,即使只是单纯地演奏她还是紧张了。

不好单独离开,她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试图缓解一下情绪。

突兀地,一根棒棒糖伸到她面前,马上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姐姐,吃糖。”

“啊!”

盈束仿佛又看到了孩子那张肉糊糊血淋淋的脸,甩了手里的东西,捂着脸扭身往外乱跑。

极致的恐慌令她慌不择路,一头不知撞进了谁的怀里。

结实的臂将她抱个满怀,退一步,进入黑暗的工具房。盈束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紧抱着面前的男人。被抱的漠成风脸色一点点变冰,两手将她扯开,“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就要投怀送抱!”

盈束完全听不到他的话,只想依到他怀里寻找温暖,满脑子里全是孩子带血的面孔,头压进来不断地要与他靠近。一种无法言喻的怒刺激了漠成风,他不管不顾,粗鲁地捧起盈束的脸狠狠地吻了下去。

盈束本来就怕,头脑混乱,他这样一来她只会更怕。她极力地扭头想要从他的唇下退出来,他不肯放手,狠劲儿地啃咬她。她的唇瓣被他咬得生痛,血腥味弥漫在唇齿之间。

她只能用手去推他,用脚去推他。他的身体坚硬,她的这些动作无异于隔靴掻痒,毫无作用。虽然吻着她,他的俊脸冰冷绷紧,他的眼里是滚滚怒火,他捉住她一只乱动的脚将身体狠狠贴了过去……

“啊!”

身体一阵绞痛,她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他不是不喜欢随便的女人吗?不是从来不碰被人碰过的女人吗?他怎么可以……

这些突兀的事情将她吓到,完全忘了反抗,也忘了要叫。

身体里像突然长了把刀,疼痛到了极致,她闷闷地吐了出来,“疼……”

想到她无数次在镜头下和别的男人公开做这种事,漠成风的怒火更盛,只想狠狠惩罚她,她越喊痛,他下手越重。他的掌狠劲地掐着她的腰,在上面留下一圈又一圈的痕迹。最后爆发时刻,他狠狠咬上她的锁骨!

一切结束时,她的脚一个劲地颤抖,软软地滑在了地板上。

漠成风半刻都不停留,抽身而去,只留下一副冷漠的背影。

包里,手机疯狂地响动,去了半条命的盈束终于缓过劲儿来,去看号码。是candy打来的。

“去哪儿了?我们要回去了。”

在工具房里将自己收拾齐整盈束才敢走出去。

两条腿像搓了辣椒,火辣辣地疼痛。仅管努力保持形象,走起路来还是有些瘸。

“怎么了?”

Candy看出了她的不对劲,问。

虚弱地摇摇头,“刚刚有点头晕,所以……”

她的脸色极度苍白,还真像病了。Candy没有多问,而是将自己颈上的丝巾围在了她脖子上,“防着点风。”她分明看到了自己锁骨处的咬痕,盈束摸了把痛处,感激地朝她点头。

Candy只是理解地笑笑,一反常态地没有追东追西。

车子没驶出多远,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拾起,看到了熟悉的号码,是玄铁的。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弄到了她的联系方式。盈束感叹着,却没有要接电话的想法。玄铁打她的电话无非是传达漠成风的意思,她没有心情在被他欺负过后还要接受他的命令。

她选择了关机。

“等一下!”经过药店时,盈束出声,推门就要下车。

“我去吧。”candy快她一步,“要什么发信息给我。”

盈束再次朝她投去感激的目光,她总能知道用什么方式帮自己才最方便。点点头,她发了消炎药和事后药两种在candy的手机上,发完删除记录,再次关机。

Candy很快回来。药用黑色袋子装着,递给了她。盈束再次道谢。

“刚刚看到付导从医院里出来,手上扎着绷带,说是被车撞伤了。”candy状似无意地开口,伸手指了出去。

目光所及,付柄昆行色匆匆地走向自己的车子,右手果然缠着绷带。

右手。

胸口撞了一撞,她记得,付柄昆上次握她、揽她,用的正是那只右手。

会是他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