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面皇后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重生之千面皇后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0:53

重生之千面皇后已完结

重生之千面皇后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小说名叫重生之千面皇后,本站提供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你可曾恨过我?” “从未” “以后印可能挽留你在我身边?” “不可” “我愿以天下为聘” “我愿一生孤独” 她曾经被他温柔以待,却最终失望,在权力交横的年代,他们曾经彼此搀扶向前,可是背叛之后,她以另一种面孔回到他身边,他明白她回来了,却不敢拆穿,享受短暂的相聚,然后东窗事发,一切真相暴露在眼前,他皇后的身份束缚她,用皇宫禁锢她,奢求能够重回当年。 可物是人非,两人剩下的只有怀疑与憎恨,在纷乱中,被动地前进着。
编辑陌潇尘点评女主塑造的很鲜活,还有很多细节部分细腻的处理,剧情的张力,都控制的非常棒。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手,仍旧将兰采薇紧紧拽住,借着酒劲,诸葛安的力气好大,她根本没有办法摆脱。

  而且,诸葛安的一双眼睛,充满了灼热,他拽着自己的手,像是拽着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他都不可能松手。

  兰采薇吐了口气,她并不习惯诸葛安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只会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只能用另外一只手取了蛊虫出来,也没有同诸葛安认真,只是用了一只,稍微威慑。

  蛊虫咬到诸葛安的手臂,他吃痛有一瞬间松开了紧握兰采薇的手,不过再下一刻的时候,又是重新握住。然后眼中灼热更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关系,他已经认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放开握着她的手。

  见得诸葛安仍旧是这幅模样,兰采薇只能让蛊虫继续。但是无论蛊虫如何噬咬诸葛安的胳膊,他都没有松手的打算。他一双眼睛灼热地停在兰采薇的的身上,“你,是她,你一定是她。”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是兰采薇却非常清楚诸葛安的所指。他未必是认出了自己,只是因为酒劲的关系,才把自己和过去的兰采薇重合了吧。

  可是事实上,那个兰采薇真的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借用雪姬身份的她。

  兰采薇只能是一声轻哼,采用强硬的蛊术将诸葛安推开。诸葛安因为站立不稳,跌坐在了地上。因为触碰到伤口的关系,手臂上重新流出血来,却只是皱了皱眉,继续死死地盯着她。

  这一次,他说得无比明确。“你,是兰采薇,是不是?”

  兰采薇咬住唇,思量着诸葛安莫不是发现了什么,可是她一直谨小慎微,诸葛安此前又没有同雪姬打过交道,应该并没有发觉什么异常。所以她一口咬定,“君皇,你再说什么混账话,我是雪姬,兰采薇已经死了,倘若你不信的话,大可以自己去求证。可是你缠着我,这算什么事情?”

  不过她的性子倒真是改了,倘若以前的话,她连解释都不会给诸葛安一句。

  因为,懒得解释。

  诸葛安却仍旧摇了摇头,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眼睛仍旧死死地停在她的身上。“不,你是。我不许你嫁给曲靖,你已经做了朕的皇后。怎么可以嫁给其他人?”

  无论兰采薇如何强调自己雪姬的身份,诸葛安由始至终都是一副不相信的神情。

  “我是雪姬,是平原国的圣女,曲靖是平原国的君皇,我嫁给他,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兰采薇走到诸葛安的身边,十分可惜地开口。就算她是又如何,还不是要继续用雪姬的身份来活在世上。那么她是谁,又有什么重要呢?

  诸葛安抬头看了兰采薇一眼,声音却是突然软了下去,眼睛也失去了焦距,将头低了下去,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如果连你都不是她,她又能在什么地方?”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话语里带着满满的绝望,似乎对周遭的一切,都摒弃了。

  诸葛安苦笑地看着她,很想告诉她他只剩了兰采薇一人,倘若连她都没有了,自己还能剩下些什么。可是骨子里的傲气,却倔强地不能说出这句话。因为就算她是兰采薇,他也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现出自己懦弱的一面。

  她从来不会呆在懦夫的身边。

  兰采薇终于是叹了口气,走到诸葛安的身边蹲下,取出怀中的丝巾,简单给他包扎了一下。手上的功夫很轻,倒是非常难得。若然是换做以前,谁管诸葛安的死活。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他咎由自取。

  诸葛安呆愣地看着兰采薇手上的动作,她包扎伤口的时候非常熟练,且不带丝毫的情感。在她给自己包扎好之后,他突然笑了笑。

  这笑容,听上去竟然比刚才更加绝望。

  兰采薇奇怪地看了诸葛安一眼,不明所以。

  “是了,是了。”他癫狂地笑了起来,话语中是满满的绝望,“你果然不是她呀,她真的已经死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兰采薇瞪了诸葛安一眼,她刚才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他不相信。不过是帮他包扎了一下伤口,他就想明白了?

  “她根本就不会在乎我的死活,甚至于她巴不得我去死呢。”诸葛安看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虽然已经晚了太多,不过他现在总算是醒悟了过来。眼前这人,不过是像极了兰采薇,但是她终究不是兰采薇。

  兰采薇吐了口气,她很满意诸葛安终于相信了自己雪姬的身份,却又因为他怅然若失的语气,觉得有淡淡的心疼。只能缓缓站了起来,十分平静地看了诸葛安一眼。“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告辞了。今晚的事情我不会同任何人说起,我也希望下次见到君皇的时候,你可以对我尊敬一些。”

  她以前不愿意和诸葛安产生关系,现在更是一样。

  诸葛安点了点头,已经确定他不是兰采薇,他当然就不会对她存有非分之想了,轻轻开口承诺了两字,“自然。”

  很简单的两个字,却说明他已经同她划清了界限。

  生疏和远离,她统统从诸葛安的话语中品了出来。却扬起唇角对诸葛安笑了笑,“君皇如此想,雪姬倒是放心了。”

  诸葛安虽然酒醉,但已经收起了刚才那副颓败的模样,恢复到了往日君王的模样,“不过昨日的婚礼,倒是有些仓促,平原君也没有请本君喝了水酒,可是有些失礼。”

  兰采薇对诸葛安笑了笑,就算对此作出了回应。

  兰采薇对诸葛安拜了拜,就算是作别了。然后缓步走到朝曲靖所在的大殿走去,楚歌一直没有动静,让她也有些焦躁。

  诸葛安目送她离开,却是感慨了一句,就算她不是兰采薇,但也和她,真的像到了骨子里。

  这世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会完完全全像另外一个人吗?

  他不知道。

  …………

  兰采薇来到曲靖的寝殿,虽然时候有些晚了,不过凭借她现在的身份,倒是畅通无阻地走了进去。里面昏暗得厉害,也不知道曲靖到底在做什么。

  她只能听到稀稀落落类似于朝拜时候的念诵经文的声音。

  皱着眉头往前走了几步,几日未到的寝宫竟然在里面劈了一间小屋,诵经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的。这走得近了,兰采薇才分辨出,那是曲靖的声音。

  虽然觉得奇怪,但却不想打扰,兰采薇就站在外面,等着里面的声音停下来,而且在诵经声中,她也可以将自己的思绪,简单沉淀一下。

  诵经声却突然戛然而止,知道曲靖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兰采薇便推门走了进去。

  打扰他许是有些失礼,但是她从来不会在这样细枝末节的事情计较。

  曲靖对兰采薇点了点头,倒是不觉得惊讶,刚刚她还未走到大殿,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异常,只是诵经一旦开始就不能结束,这才是任由着兰采薇。

  “这是……”兰采薇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是一处灵位,上面铺着曾经雪姬穿惯的白色长裙,旁边还有香炉台子,分明是个衣冠冢。

  兰采薇皱眉,这是曲靖给雪姬建的衣冠冢?

  因为尸体已经被楚歌带着,所以留给曲靖的,只有这么几件衣服。前段时间处理平原国的事情没有闲暇,而今总算是抽出了时间,便给他做了这么一个衣冠冢。

  以他和雪姬之间的交情,当然应该做到这地步。

  可兰采薇的眉头,却皱得越发厉害。做衣冠冢无可厚非。甚至于她也取了三炷香点上,插在了香炉台子上,然后鞠了个躬。

  她也虔诚地对雪姬说了一声谢谢。那时的她,算是替自己死去。

  可是,等到兰采薇抬头的时候,眼眸却陡然一变。

  她看了曲靖一眼,知道自己有些残忍,浅淡开口。“把这些东西收了吧。毕竟我现在是雪姬,我还活着,做衣冠冢,未免有些不大合适吧。”

  就算这里是皇宫的最深处,也一定有不少眼线在暗中窥伺。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曲靖吐了口气,本欲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妥协的一句。“我知道了。”

  不过,将头低下,似乎心里还是有些不大舒服。

  兰采薇吐了口气,走到曲靖的面前,“我知道你不情愿,但是这也是雪姬的意思。她为什么这样做,我想你远比我清楚。”

  曲靖点了点头。

  看了看这里屋的东西,让兰采薇先退到了一旁,也不是收拾,直接点了一把火,便把衣冠冢给烧了。里面的衣服布料,都是非常容易烧着的东西,所以很快就变成一片灰烬,兰采薇用手弹了弹自己的鼻尖,摇了摇头。

  “你也不留个念想?”

  她不是不让曲靖祭奠雪姬,只是觉得衣冠冢有些太过于招摇,像是留下一两件衣服,她还是会通情达理。

  曲靖摇头,“不过是几件衣服,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我们说正事吧。”

  曲靖一面说,一面带着兰采薇从小屋走了出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