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温婉小说by六月浩雪主角白世年温婉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重生之温婉

更新时间:2020-12-27 10:47:58

重生之温婉已完结

重生之温婉

作者:六月浩雪分类:言情主角:白世年温婉

《重生之温婉》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白世年温婉。重生到古代,不仅成为口不能言的哑巴;还是祖母不喜,爹不疼,后母恶毒,克父克母克全家的不祥人。  面对种种艰辛,各种刁难,她迎难而上,一一化解。中毒、暗杀、陷害接踵而来,她也无所畏惧。  她本只想平淡,安静地过一生,可是时不待人。既如此,她再不愿如上辈子一样黯然伤逝,这世,她定要活出风采,创造属于她的传奇。  ...。
编辑伊人笑点评本书重生之温婉最大的亮点就是男女主白世年温婉故事的冲突性,很适合改编电视剧,戏剧性非常的强,绝对是逆天的难度。展开

本书标签:架空历史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姐儿,这是庄头家的娘子,以前嬷嬷进京城,都是她来照顾你的。有什么事,就跟她说,等着嬷嬷回来。”嬷嬷也是万分不舍得。可她自己知道自家事,她撑不了多久了。

  温婉拖着嬷嬷,拼命地想叫别去,可是,就是叫不出声出来。拉着嬷嬷不让走。可自己却被庄头家的婆娘给死死抱着,动弹不了。看着越来越远的嬷嬷,温婉泪流满面。心里念叨着,嬷嬷,你一定要平安地回来啊!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庄头娘子照顾了温婉半天,就说有事要走了。让她的唯一的女儿,叫虎妞的来陪着自己。那虎妞说比温婉大两岁,个头却是好了一个半头。温婉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温婉对她很厌恶,进了房间,把她推了出去,关了门。在屋子里看书。那虎妞气得,恨不能踢了那门。不过,她现在还没这么大胆子,所以仍然老实地呆在院子里。

  到了晚上,听着外面呱呱的青蛙叫、知知地虫儿叫,月光透过窗头钻进屋子里。屋子里有一种诡异的静逸。

  “喂,小姐,你在那看什么?”虎妞这两天一直在跟温婉说话,可是温婉都当她是空气,理都不理她。跟之前喜欢找她玩的那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温婉依旧没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天上那轮月亮,静静地,不出声响地,在那看了半个多时间。看得眼睛实在累得不行,才躺下睡。脸上看不出悲喜。

  “小姐,小姐。”虎妞轻轻地叫着,叫了好几声,还没声响。轻轻讥笑着,还真以为是小姐,也就没一个没人要的哑巴丫头。

  温婉听了声音,眉眼动了动,屋子很安静。

  等啊等啊,盼啊盼,等了十天,都没等到嬷嬷回来。不说人,连个信都没有。温婉知道,嬷嬷,回不来了。

  虎妞这十来天,寸步不离自己左右。温婉试探着要出去,还没到门口就被堵了,说不能出去。一天到晚的,不离自己身边。连晚上睡觉,都要跟她睡在同一个房间里,睡在嬷嬷躺的榻上。温婉前两天就察觉到不对。那感觉就是,监视,对,就是监视

  温婉这几天,其实还是抱着希望。希望是自己的错觉,可是现在都十天了,十天都过去了,嬷嬷还没有消息。瞧着这架势,那两个人应该知道了。嬷嬷估计是,回不来了。

  温婉看着房梁,呆呆的。她已经预测到,自己也是凶多吉少了。只是她真的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会这么狠毒。连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年,跟一个弱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如果是个儿子还怕争家产,可自己是个女儿,最多也就只要一份嫁妆,为什么连这都不放过。

  温婉听着虎妞轻轻的呼噜声,轻手轻脚爬了起来。打开门,来到院子里。今天晚上下着小雨,还带连着风,顺着风吹过来的雨,吹进温婉的嘴巴里,苦苦的,凉凉的,冷冷的。

  “你站在外面做什么,进来,冷死。了”虎妞叫着温婉,温婉还是不理她。虎妞拽了温婉进去,插了门。自行上床睡觉去了。

  温婉去换了一件衣服。其实刚才她是想逃的,可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她怎么去逃。而且,她对这里的环境一点都不熟悉。就是要逃,又怎么能逃得过庄头一家的严密监视。

  温婉上了床,抱着被子,知道自己终究是逃不过的。而且那个庄头跟她的婆娘,打的好算盘。名义上是他的女儿也住在了院子里,美名其曰,陪伴着她。实际是为了监视。那虎妞看着傻哈哈的,其实精着。只要温婉一有什么出格的,就被她制止了。

  与其这样去做没有一丝把握的事情,还不如看看他们究竟接下来怎么对付自己。

  温婉知道,这样的环境之下。自己只能忍耐着。一个六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反抗的余地。那自己干脆就不反抗,降低她们的警惕性。袖子里藏了一把剪刀,也许关键时候就有用了。就这样,煎熬了好几天。

  一天晚上,温婉突然觉得凉,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庄头娘子。温婉张开了嘴,那庄头娘子迅速捂了温婉的嘴。

  “要怪就怪你命不好,谁让你那么早就死了娘,又碍了别人的路呢!”庄头婆娘把温婉简单用绳子缠绕绑着,边绑边说。把她捆好了以后了,抱着她迅速地出了庄子。到了外面,把绑着的温婉扔车子里。温婉看着有过一面之缘的庄头。还没待有任何表示,那庄头娘子也钻进来,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温婉。好象温婉能随事飞了似的。

  温婉看着,想着跳车也是死路一条。静待机会吧!不知道是把自己先杀了埋,还是干脆不杀就活埋。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着,看看有什么解救的方法。可是转了半天,一个方法也是没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温婉就被那庄头,像抓小鸡一般抓起来,大跨步跑到大路边上,把温婉当垃圾一般扔进了河里,借着月色看着人沉下去后,看了大概有一份钟,看着没声响,人就那样沉了下去。

  “当家的,这孩子怎么不挣扎。就这样直直地就沉下去了,一点挣扎的迹象都没有。我怎么觉得有些古怪啊?”庄头娘子不安心。

  “能有什么古怪?她在庄子上住了六年,是什么人你还不是一清二楚。估计着,也没了,走吧,天亮之前必须回到庄里,否则,要惹起别人的怀疑,一旦事泄,我们都得死无葬身之地。”庄头恶狠狠的。

  “回去,回去,立即回去。”夫妻两人赶着车子回去了。

  也是他小看了,不,也不可能猜到里面会是一个成熟的灵魂体。加上温婉一直在庄子上生活,从来没出过门,确实是不可能会游泳。扔到河里,只有死路一条。

  在沉入河底的时候,温婉就憋了气。也是老天保佑,游泳能减肥,所以她的游泳技术非常的棒。一被扔进河,她就憋了气,用手使劲给扭了几下,还好,只是粗浅地绑了几下,很松,一下就睁脱开了。然后蹬了蹬腿,没几下,弹到了对岸边,但也没敢太张狂,只是找这一树木遮掩,小小地露了一下头出来。

  看着马车渐渐远行,温婉松了一口气。还好老天保佑,现在是春上。如果是冬天,估计非得把人冻死。

  温婉爬到对岸后,大口大口地喘气。谢天谢地,老天保佑,好在是沉河,要是给她脖子来一刀;或者直接活埋了;或者给她吃了迷药再把她扔河里;那肯定还得再死一次。

  天还没亮,蒙蒙的,对面迷糊看着像是大路,周围看不到人家。找人求助是不可能的,而且还很容易暴露身份。这会全身湿辘辘的。虽然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了,比寒冬腊月强多了。但黎明时分,温度还是很低,轻风一吹来,禁不住地打了好几个哆嗦。

  温婉缩了缩,知道要这样等着非感冒不可。好在今天的月色很好,借着月光,温婉就在附近找了些干柴火,寻了两块石头,找了一个四处无风的地,敲了半天敲出火星子。点燃了火堆,把衣服全都脱了下来,放在火上烤。

  月光渐渐躲回到云底去了。河面上浮起的雾霭渐渐消散了,甚至看不见一丝微波。河心河岸,到处是一片宁静,这宁静有如死亡带给受尽苦难的人的一种无休止的安宁。

  温婉边烤衣服,边听着周围传来的怪异的动物的叫声。不过她知道动物一般都怕火,倒也不担心动物会袭击他。只是这么一折腾,饿得她前贴胸贴后背。

  温婉坐在火堆旁边想着,以后该怎么办呢!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一个自己认识的人都没有,而且,还很可能是没人认识自己的那种。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找平家,是肯定不行。害了第一次,肯定还有第二次。唯一的出路,就是宗人府了。那里是管着王子皇孙的地方。找他们,应该能有用吧!再怎么样,她的外公都是皇帝。到时候皇帝知道了,就算再不喜欢她,为了面子,也会看护一下她。她其他也不多求,只求能保证自己生命安全,给她一个栖身之处,三餐不饿着她,就足够了。

  等渐渐熟悉了地,再做打算不迟。至于认亲以后,先认了亲再说,人生总是充满变故,更何况在这里,温婉决定还是先不去想那么远了。想得多了,就累了。

  天渐渐亮了,温婉的衣服基本已经烤了个半干。继续烤着,等到天大亮,太阳高高挂起的时候,温婉觉得浑身都舒坦。衣服也干了。决定要走的时候,温婉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玉佩。

  想着自己现在是个孤儿,无依无靠的孤儿;也不知道这里离京城远不远。自己一个孩子,戴着这么贵重的东西,而且还是非常重要,到如今是唯一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可是不能马虎大意了。

  这么想着,温婉忙把贴身带着的玉佩取下来,环顾了一圈。走到一个荆棘丛,爬了进去,在里面挖了一小个洞,把玉佩埋在里面。

  玉佩上面有福徽两个字,可以证明自己是福徽公主女儿身份的东西。可是现在自身难保。这个东西,又是价值千金的高档货,戴在身上就会惹来灾祸,以后找到宗人府,他们需要证物,再带着他们回来寻,这样安全些!现在,最重要的,自然是要保命了。

  仔细观察了地形,定好位置,记得牢牢的。弄完这些,也没再敢回到河里。要是现在过去,沿着路走,那万一那个庄头多了一个心眼,再回来。仔细一打听,不就能打听出来。

  所以温婉决定,还是沿着山路走。古代的山路真不好找,都没路。好在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是路了。温婉这会做了开创者,踩出了一条路来。

  温婉后来才知道,所谓无知者无畏。古代可不比现代,在现代遇见野生老虎跟黑熊,只要没被咬死活下来。没人会说你倒霉,反而会说你幸运,因为他们是珍稀动物。可是在古代,这里凶猛的野兽如老虎黑熊狼什么的,到处都是,很多路人都被攻击过。好在温婉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没在山上碰到什么凶猛的野兽。

  直到后来,温婉听到说老虎进村伤人,回想当初,才惊出一身汗。真的是,出身牛犊不怕虎啊!无知者无所畏惧啊!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辰,温婉那件暗红色袄子都被荆棘、树枝刮得一条一条,好些个洞,露出里面白色的棉花。脸刮了几个印子,疼得厉害,手也不知道被划了多少下,反正都出了血,可是在这荒山野岭的,想要包扎消毒什么的,只能是空想了。唯一剩下的路,就只能是大快步向前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