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尸不良妃小说by清酒颂歌主角朱槿溥承颐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妆尸不良妃

更新时间:2020-12-28 19:25:34

妆尸不良妃已完结

妆尸不良妃

作者:清酒颂歌分类:穿越主角:朱槿溥承颐女频

妆尸不良妃,本书简介:21世纪大名鼎鼎的遗体美容师木妍希,在一次接触千年古墓,本该配合考古学家还原尸体容貌却意外死亡。一朝穿越,成了南朝郡公哑女朱槿,眼见要被砍头的她为了自救,不得不答应下嫁暴病死去的七王爷。原以为只是做个有权有钱的小寡妇,没曾想,大婚第一天就被人毒昏扔进了棺材!还碰上了诈尸……前有豺狼后有恶虎,她不得已重操就业,一双圣手,为死者描眉画眼、改容换貌,只为让他们体面的离开人世。破悬案、解疑惑,那不过是顺手之事。“王爷,妾身已经被老太妃休了,求放过!”溥九王:“无妨,那就重金下聘重新再迎娶!”“怕你给不起,我要的聘礼可是这天下。”溥九王:“区区天下,若无你,我要这天下何用!”…… 王府朱妃、貌若西施,天才圣手、喜怒无常。高兴时,蚂蚁的生命也可贵;愤怒时,天下皆蝼蚁。。
编辑花无邪点评妆尸不良妃三观非常的正,主角很正能量,关键还很幽默,而且这本书情节一波三折,主角崛起发展非常的不容易,历经艰难险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槿拿着香囊端详了半天,觉得实在诡异,小心翼翼的打开,眼前又见一片空间,摆满了各类化尸需要的物品。

她在确认这些物品可以为自己所用之后才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哪管得了它为什么会这样,反正能为我所用就行。

劳累了一早上,朱槿刚躺在柔软的床上便睡了过去,正睡得香甜,梦里她正洗着鲜花浴,左有丫鬟捏肩,右有帅哥喂食,帅哥还帮她按摩身体,丝绸枕套都被她的口水浸湿。

忽然被外界重重一声惊醒,心跳加快,擦了擦嘴角跳起来大骂:“哪个王八打扰老子午睡!”

扫了一眼四周,见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蒙着面纱站在眼前。

这不是溥大爷吗?朱槿透过面纱都能感受到阴冷的气氛,下一秒随即改口:“我是骂梦里的人,王爷可千万不要往自己身上套!”

溥承颐没有理会她牵强的解释,嘴里蹦出两个字:“出门!”

朱槿见他打扰自己的“春梦”,现在还趾高气昂的命令她,要是不拿回主动权,以后可有得罪受。想到这,她坐回床上,丝毫没有动身出门的意思,

“你这是何意!”溥承颐刚转过去的身体回过头,见后者一脸散漫,冷冷问道。

“没什么意思呀?王爷要出去可以自己出门,何必叫上我这个下人!”

朱槿话里话外含沙射影。

面纱下的溥承颐眉心微蹙,品不过来这个女人又在玩什么把戏。刚才起,院外黑乌鸟的叫声愈发急促。他只能扔下床上的朱槿,自己转身出门。

朱槿看着他真的转身离去,暗骂:“有本事就不要再找我帮忙!”

溥承颐匆匆赶到门外,见四周没人,以黑乌鸟的叫声回应一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墙外进来,是他的副将沧海。

“王爷,怎么这么久才回应,可是遇到了麻烦?”沧海有些担忧问。

溥承颐想起朱槿那张脸,缓缓摇摇头:“算是吧,你这么着急找我何事?”

这个黑乌鸟联系是他们原先定好在非常情况下的暗号,所以溥承颐才这么焦急出来。

沧海立即解释道:“王爷,李老太死在了狱中!”

“什么?怎么回事?”溥承颐全身一震,在廷尉监狱死了人可不是什么小事,还会加速朝廷派人来监管廷尉府。

沧海苦着脸:“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刚得到消息便赶来告诉王爷。”

溥承颐目光一冷,万想不到会出现这般差错,他在想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想逼迫他现身!

副将见他发呆,轻轻喊了一声:“王爷?”

“嗯,以后大庭广众之下不要再叫我王爷,叫明柳就行!”溥承颐随口提醒道,没有注意到沧海那忍着不笑的嘴角,继续说,“立即去大牢一趟,一定要查明老太的死因!”

沧海缓缓点点头,他见只有王爷跟他独自两人,至也太引人注目了。

“王爷,此事还得朱妃跟随,不然恐引人生疑!”

溥承颐听到“朱妃”二字,面纱下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去叫她出来!”

“王爷……!”

溥承颐见沧海一脸为难之色,自己真是气昏了头,副将哪能进王妃闺房,虽然是做戏的,但毕竟有王妃身份。

他只能硬着头皮回到房间。

房间内,朱槿正悠闲品茶,听到门外有道急促沉重的脚步过来。急忙放下茶杯故意回到床上眯眼躺着。

溥承颐连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来,见倚靠在床边的朱槿,再瞥了眼桌上晃动的茶水。压着嗓子又是两个字:“出门!”

朱槿没有丝毫反应,忽然感受到一阵热气,忍不住睁开眼,看到眼前一张令人恐惧的黑脸贴在她的面前。

啊!忍不住惊叫一声,过了会儿才平复下来,溥承颐重新盖上面纱:“还以为王妃睡死过去了,既然无事,那便出门!”

朱槿见他贵人多忘事便提醒了一句,妩媚的嘴唇贴在他耳边吹着气低声说道:“九王爷,你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吧?我已经帮你在我身边隐藏下身份了,让我做额外的事情是不是需要?”

她的话点到为止,也不能怪她那么现实,是朱家实在太过分了,要她嫁给一个“死人”不说,还一点好处没捞着,嫁妆都没有一分一毫,眼下王府又没到发月钱的时候,为了西苑的用度她只能从这个“冤大头”身上捞钱了。

溥承颐认为拿到了朱槿的软肋,没想到她还是个贪财的主,这就好办了。直接说道:“先办事,事后百两银钱!”

“不行,先结账,后办事!”朱槿也不知道百两银钱相当于现代的多少,总之听着挺大的,万一对方时候赖账怎么办。

溥承颐对朱槿的品行判了“死刑”,他的声音严肃警告:“人命关天,事后本王让副将给你!”

朱槿可见识过这边的人开空头支票的能力,她才不管什么人命关天,自己再不搞钱,明天下面的人就得人走茶凉!

她从嫁妆箱里捣出抿红唇用的红纸,再找了张黄纸,写上:溥承颐赊欠朱槿百两银钱,事后归还!

写完拿着溥承颐的手在纸上摁了个红手印。

后者黑着脸不知朱槿在搞什么,低沉的问道:“可以走了吗?”

朱槿满心欢喜的收起纸张:“好了,走吧,你说去哪就去哪!”

一直躲在外面的沧海心急如焚,生怕被人发现他进了别院,过了一炷香功夫才看到朱槿和溥承颐两人从远处走来,舒缓了一口气迎上前:“我先到外面等候!”

溥承颐微微点头:“注意隐蔽!”

说完,沧海一闪身,离开了西苑。

在过来的路上朱槿已经从晋王口中得知要去廷尉府,但是对方没说什么事情,她也懒得问。

走着出门去,也没有下人敢询问侧妃要去哪,一路无阻碍的和沧海汇合。

半个时辰后一行三人来到廷尉大牢,沧海早已经安排了仵作在牢房等候,摒退了四周的守卫。

“仵作,李老太死因检查清楚了吗?此案是王爷生前所念,朱妃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沧海早就想好了说辞,见仵作目露疑惑,随口解释。

仵作闻言急忙行拜礼:“见过朱妃!”

朱槿轻咳一声:“不必多礼,说案子吧!”

见王妃一本正经,仵作不敢怠慢:“李老太死于窒息应该是自杀身亡!”

“应该?”朱槿眉头微微一皱,她见一位老人面色苍白,死不瞑目。听到仵作不确定的话语,职业习惯亲自上前检查李老太的尸体。

沧海原本想出声提醒她注意王妃身份,只见溥承颐微不可查的摇摇头。目光盯着朱槿的背影,一般人到了这里的环境早就有了反应,朱槿不仅不害怕,反而有模有样的检查尸体。

他的目光不禁露出一丝危险的弧度!

溥承颐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想看看她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身怀绝技”!

所以没有让沧海出声提醒,朱槿的精神集中在尸体上,根本没注意身后之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