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起灵人小说by三江水主角陈信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最后一个起灵人

更新时间:2020-02-06 20:23:53

最后一个起灵人已完结

最后一个起灵人

来源:奇热作者:三江水分类:灵异主角:陈信

《最后一个起灵人》是作者三江水所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叫陈信的小说。主要讲的是:那一夜,陈信梦见已经去世两年的奶奶把小姑的头发撕扯下来,几天后现实中小姑的头发被生生卷掉了一大片。 那三刻,陈信我梦见奶奶打断了小叔的脖子,几天后,现实中小叔出意外,脖子断了。 那午夜,我又梦见奶奶把小堂妹活活咬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难道缠住我手的水草里面,还有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我?想到这,我后背凉飕飕的,额头直冒冷汗,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大伯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的性格,如果不是确定看见有小孩小河了,是不会到处喊人,把事情弄大的。”

可大伯怎么知道我看见的小女孩是何奶奶的孙女呢?我马上问他。

大伯点了根烟,吸了口后缓缓说道:“何婶的孙女叫小萍,那天我跟何婶几个人在打麻将,小萍在旁边吵,何婶就给了她两块钱,让她自己去买糖吃。小萍就跟另外两个小孩一起出去了,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两个小孩跑回来,说有人在河边喊小萍下去玩水,小萍就下去了,一直没起来。我们一听就知道坏事了,等把小萍捞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人也没了。她碰到的情况跟你一样,并且那个地方,六年前,也就是小萍出事的三年前,也有一个人淹死过,那里不干净。”

我心有余悸的晃了晃头,今天也算是命大了,不过对赵爷的说法,也更加深信不疑了。

隔天我便收拾好衣服,去赵爷家住,从今往后的三年里,除了逢年过节,我都要跟在他身边。赵爷看见我手上的鬼手印后,问我怎么回事,我把事情详细说了遍,赵爷解释后,我才知道原来水草之所以会突然断掉,并不是我咬断的,而是我舌头的血溢出来了,舌尖血也叫阳涎血,抓着我的脏东西怕血,所以才跑走了。

我在赵爷家住下来,赵爷教了我不少的理论知识,风水啊,阴宅忌讳啊,想到什么教什么。一个月后,家里来了个女孩,是来找赵爷的。

女孩叫黄娴,今年二十七岁,长的很漂亮,两眼水汪汪,桃花运旺。她之前结过两次婚,但是前面两个老公都在新婚晚上暴毙了,一次可以说是偶然,但连续两次,别人私下就议论她是克夫命,她自己也找师傅看过八字还有家里的风水,都没有什么异常。

黄娴今年又谈了一个,并且准备结婚,虽然男朋友父母执意反对,但是拗不过男朋友的坚持,于是婚期定在了下个月。但她很害怕前面的事情再次发生,想来想去只有她母亲的坟地还没有找师傅看过,于是便打听到赵爷这里。

想让赵爷去看看,她前两任老公都在新婚夜暴毙,是不是和她母亲的坟有关。

赵爷眯着眼睛想了会后,问道:“你跟你男朋友有没有发生过男女关系?”

黄娴脸红了起来,摇着头说道:“我从小跟外婆长大,外婆教我女人要自爱,所以只有结了婚才能发生关系。”

“换句话说,你前面两任老公,都是和你发生关系后暴毙的,对不对?”赵爷又问到。

黄娴脸一下沉重起来,点着头。

赵爷接着说道:“他们是怎么死法?”

黄娴说:“结婚那天都比较累,睡得也沉,两次都是第二天我醒来后,发现老公已经没气了,他们死去的样子都一样,满脸淤黑,睁着眼睛,并且还是笑着的。”

赵爷听完点点头,说:“那多半跟你母亲的尸骨有关了,但具体是有人动了手脚,还是无意造成的结果,要去看了才知道。”

“那现在可以去吗?”黄娴有点急。

赵爷看着我,黄娴又从包里取出一个大红包递给黄爷,说道:“赵师傅,我问过人了,你出一次门是收五千红包吧?完事再给五千红包,对不对?如果、如果我这件事比较麻烦,需要多点钱也没有关系的。”

赵爷并没有接红包,而是示意黄娴把红包给我。

我接过红包后,赵爷说道:“陈信啊,你跟这个姑娘去她母亲坟地看看吧!”

我瞪大眼睛,把赵爷拉到房间里,低声问道:“我去?赵爷,我怕我处理不来啊!”

“不是,你学了那么多,终归要实践啊!”

“可是你可以带着我啊!”

“我已经带过你一次了!”

我有些无语了,上次奶奶的事情居然也算带了我一次。

赵爷拍着我肩膀,说道:“你要相信自己,没事,万一处理不好,我会替你收拾。不过前提是你必须尽力!”

赵爷的态度很坚决,坚持要我自己独立实践一下,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带齐工具后,便骑摩托载着黄娴去她母亲的坟地看看。

路上我大概了解了一下她母亲的情况,她母亲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是病死的,因为死的时辰冲煞,所以不能入祖茔,不能立碑,三十年内后人也不能来祭拜。而之后她父亲又重新娶了一个,黄娴经常被后妈打骂,就被外婆接到家里去,从小跟着外婆长大。

因为她母亲冲煞,所以黄娴从小到大只来过两次,都是前面两次结婚前来给母亲报喜的。

黄娴母亲的坟埋的很偏僻,摩托开不过去,我们下车后走了半个多小时后,黄娴指着一个长满草的土包说道:“那就是我母亲的坟了。”

如果不是她说的话,我根本不会相信那是一个坟,跟一个土包没有任何差别。我忽然想到以前在山上踩过的、甚至在上面解手的土包,其实是一座冲煞的坟。

走近后,我发现坟地两边有很多的藤草,细细小小的那种。顿时瞪大眼睛问黄娴:“你妈妈是怎么死的?”

“病死的啊!”黄娴很坚定的回到。

我连忙拔掉坟上的一根藤草,将其折断,草茎里面汁液很多。可是赵爷之前教过我断坟之法,病死之人的“气”提前耗尽,尸骨气虚,坟地周围的草木呈现败坏之象,汁液较少。

按照赵爷教我的断坟之法,黄娴的母亲不是病死的,而是另一种死法,上吊或者勒死。

因为这种死法的人,“气”结阻在尸骨内,就像打了死结一样,因此尸骨附近会容易生长出缠连的藤草。

难道赵爷教错了?这也不大可能啊,赵爷不是那种半桶水的起灵人,他有名声在外,很多外市人迁坟都来找他起灵。

我犹豫一会后,说道:“娴姐啊,你要不打电话问下你爸,你妈到底是怎么死的。因为我感觉,你妈应该是上吊死的。”

黄娴想了想后,掏出电话质问她爸,一会后便哭了起来,挂掉电话后,说道:“我妈真是上吊死的,他怕我难过,所以说是病死的。”

那这事情就比原本预计的要麻烦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